《福气包的七零小日子》林阿律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24 19:45: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生个孩子只要几块钱,可刘桂芬大出血又在医院住了两天,这次得花十来块。
      
      刘桂芬刚到家,崔凤菊就在院子里叉腰怒骂:“生个赔钱货还花老娘那么多钱,你咋不死在卫生所呢?日你娘个卵,生个赔钱货,我掐死你!”
      
      这年头能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十几块钱是大多数人家攒好几年才能攒到的。
      
      崔凤菊四个儿媳妇,生孙子的时候都不要花钱,刘桂芬生个赔钱货还花了十来块,她简直气的要命!
      
      崔凤菊嘴里骂骂咧咧地冲进去,一把抱住了还在襁褓里的婴儿,伸手就要往她脖子上掐。
      
      刘桂芬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所以见崔凤菊进来的时候没有紧张,反而松了口气。掐吧掐吧,反正这又不是她亲闺女。
      
      除了刘桂芬之外,希望崔凤菊动手的还有姜宝珠。
      
      姜宝珠是刘桂芬的二闺女,今年刚满两岁。此时她坐在床边晃荡着脚丫子,双眼紧紧盯着崔凤菊的手,心道:掐啊,快掐啊,把她掐死了我就能把上辈子属于她的一切都抢过来了!
      
      姜宝珠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自己重生了的,上辈子她过得十分凄惨,而她这个假妹妹最后却回到了城里的有钱人家里,嫁给了云城的首富,彻底过上了好日子!
      
      她觉得不甘心,凭什么亲妹妹能在有钱人家过十几年的好日子,凭什么跟她一起长大的假妹妹能嫁给那么优秀的男人?
      
      想起那个男人,姜宝珠心里恨的抽抽。
      
      这辈子,她要把那些都抢过来!
      
      可是崔凤菊却没有真的掐下去,或者说她一开始的确想要掐死这个赔钱货的,可是当她抱起她的时候,这孩子竟然睁开眼睛朝她笑了!
      
      谢文秀说的不错,这孩子长得实在好看,大眼睛高鼻梁,额头上还有颗米粒儿大小的朱砂痣,将来肯定是个俏丫头。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丫头朝崔凤菊一笑,她整个人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了,准备掐脖子的手改成抚摸孩子嫩嫩的脸蛋儿,没忍住还在她脸上香了一口。
      
      谢文秀原本正在冲凉,听见崔凤菊说什么要掐死赔钱货,可把她给吓坏了。急急忙忙地冲进来,就看到了这副场景,提起来的心这才放了下去。
      
      她走过去说道:“娘,瞧这孩子多喜欢你,竟然对你笑了。这么小就会笑,将来肯定是个有出息的。”
      
      现在大家的营养都不好,生出来的孩子大都连眼睛都睁不开,哪里有一出生就会笑的?
      
      崔凤菊听了这话,心里免不得有些得意,心想这小赔钱货倒是比她两个姐姐强了点,长得是好看,还知道在这个家里最该讨好谁。
      
      可这也不能熄灭她损失十几块钱的痛,她把孩子王谢文秀怀里一丢,骂骂咧咧地出去了:“赔钱货能有啥出息!”
      
      屋里吵吵闹闹的,屋外大房和四房的也在嘀嘀咕咕。
      
      冯翠珍是姜家大儿媳妇,她同姜爱国俩夫妻都有点小聪明,知道坏事情要让别人冲锋陷阵,好事情自己才能带头。
      
      比如今天二房生孩子花了十几块钱的事情,她觉得就得让老四媳妇王建红去说。
      
      她压低声音说道:“四弟妹,你听见妈说的话了,二房这次没少花钱,你家解放也去了矿场,我估计这回他们三兄弟的钱都要拿去还账。”
      
      王建红是个头脑简单,一点就炸的炮仗。一听这话气的要死,撸起袖子就嚷道:“那可不成,我家解放累死累活挣来的钱凭啥让二房花了啊,我得找娘把事情好好掰扯掰扯!”
      
      崔凤菊一出来刚好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咋的?老四家的,你想跟我掰扯啥?”
      
      见了崔凤菊,王建红想起她平日里的雷霆手段,心里还是有些怕的,可是一想起自己男人的钱要花给二房,就梗了脖子说道:“娘,解放的钱不能给,要还账就拿二房和三房的还,反正解放的钱一分都不能给!”
      
      甭管崔凤菊打算用谁的钱来还账,整个姜家一直以来都是她管的,还轮不到王建红来教训她。
      
      她怒了,破口大骂:“你才嫁进来没几年,就想到我头上拉屎放屁了?解放是我儿子,他的钱就得给我,轮的到你来指手画脚的?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我就撕烂你的嘴把你赶回娘家你信不信?”
      
      这事儿崔凤菊还真做得出来,王建红被骂哭了,转身跑走时还在念叨着:“反正不能把解放的钱给二房花……”
      
      冯翠珍没想到王建红这么快就被骂哭了,也不知道该说王建红的战斗力太弱,还是崔凤菊的战斗力太强。
      
      她装作和事佬说道:“娘,你也别怪四弟妹,这二房花的钱却要另外几个兄弟还,的确有点不公平。”
      
      崔凤菊眼睛一瞪,嘴皮子叭叭的:“不公平?你要公平是吧?成啊,你家里三个半大小子都在读书,另外几房的孩子还小都还没念书呢,要不然你那几个就别读了?你看这样公平了没?”
      
      崔凤菊几句话的工夫,就把冯翠珍堵的一句话说不出来,蔫蔫的干活去了。
      
      **********
      
      屋里头,谢文秀抱着孩子,见她朝自个儿笑的可欢了,还伸出小手捏住了她的一根手指头。婴儿的小手软乎乎的,谢文秀喜欢的不得了。
      
      她一边逗着孩子一边问刘桂芬:“二嫂,这孩子的名字起好了没?”
      
      刘桂芬没精打采地说道:“还起什么名,娘不是叫她赔钱货么?咱们就赔钱货的叫着呗。”
      
      谢文秀:“……”
      
      那你前头那俩闺女妈也叫赔钱货啊,咋不见你管那俩闺女叫赔钱货呢?
      
      谢文秀发现刘桂芬对这个孩子格外的不喜欢,生前头那俩孩子时,虽然也是个闺女,但刘桂芬还是挺喜欢的,咋到了老小这儿,就这么不待见了呢?
      
      “那三婶给你起个名字好不好?”总不能真叫赔钱货,谢文秀决定自己给这孩子起个名字,“你笑的这么甜,咱们就叫甜笑好不好?来,小甜笑给三婶笑一个~”
      
      谢文秀刚说完,小甜笑果真笑了起来,还发出‘咯咯’的笑声,清脆动听,如同银铃一般。
      
      “二嫂,你快看呐,咱们家小甜笑多可爱呀,你说她是不是听得懂我说了啥?我让她笑,还真笑了。”谢文秀抱着甜笑喜欢的不得了。
      
      可刘桂芬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神情冷淡。
      
      谢文秀不知道,可她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亲闺女。她心里头惦记着自己的闺女,想着现在她在哪,睡的好不好,吃的饱不饱。
      
      谢文秀手指上一热,才发现甜笑抓着她的手伸进嘴里了,估计是饿了。
      
      她赶紧把甜笑递给刘桂芬,说道:“孩子饿了,二嫂你快给她喂点奶喝。钱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二哥他们这次在矿场干了五天,一人一天能拿两块钱,肯定够还卫生所的钱。”
      
      她哪里知道,刘桂芬对甜笑冷淡并不是因为钱的事情,完全是因为甜笑不是刘桂芬的亲闺女。
      
      刘桂芬当着谢文秀的面倒是给甜笑喝奶了,可谢文秀一出去,刘桂芬赶紧不让甜笑喝了,她朝二闺女姜宝珠招招手说道:“来,珠珠,快过来妈这儿喝奶。”
      
      母乳的营养可是十分好的,刘桂芬不想浪费了给别人的闺女,就叫姜宝珠来喝。
      
      姜宝珠的身体里虽然是个成人的灵魂,根本做不到去喝刘桂芬的奶。可是她一看甜笑因为喝不到奶了而不自在的动来动去,心里想着要是自己把她妈的奶都喝光了,甜笑岂不是就喝不到奶了?
      
      她要是喝不到奶,就会饿死!
      
      姜宝珠恶毒地想着,赶紧凑过去喝奶。可是她刚喝了一口,突然就吐了。吐完了就开始肚子疼,哪哪都不舒服。
      
      刘桂芬还想给大闺女姜爱梅喝,可是大闺女今年已经四岁了,不肯喝她的奶了:“妈,我不要喝,你还是给妹妹喝吧,妹妹这么小小的,要多喝点才能长大!”
      
      没办法,刘桂芬涨的难受,只能给甜笑喝了。
      
      不同于姜宝珠的恶毒,姜爱梅还是很喜欢甜笑这个小妹妹的。
      
      姜宝珠坐在床上看着喝完奶睡过去了的甜笑,想起将来甜笑长大后好看的样子,嫉妒地说道:“甜笑可真丑。”
      
      姜爱梅也在旁边看小妹妹,听见姜宝珠的话,摇头道:“妹妹明明很好看,长得白白胖胖的比你小时候可爱多了,还那么听话,一点都不吵。你小的时候最喜欢哭,每次晚上都吵的我睡不着。”
      
      相较于性子不好的二妹,姜爱梅更喜欢这个新妹妹,要不是她还抱不动妹妹,肯定要好好抱一抱才行!
      
      姜宝珠被她大姐的话气的要死,心里想着你个蠢货,竟然帮一个外人,我才是你的亲妹妹!
      
      可是她却不能把这话说出来,只能在心里想想。
      
      她肚子痛过了之后就想要上茅房,可是下床的时候却摔了一跤,额头上磕破了一个口子,疼的她当场大哭起来。
      
      刘桂芬想要去看看她,但一动身上就痛,只能让她赶紧去找崔凤菊擦点药。
      
      姜宝珠哭哭啼啼地出去了,崔凤菊正在纳鞋底,见她过来说要给额头上的伤口上药,二话不说就抓起一把石灰抹在了她的头上,嘴里说道:“赔钱货用啥药?”
      
      受了伤抹石灰是乡下人的法子,有说能治好的,有说不能治好的,全看运气。
      
      而姜宝珠想起来,她这伤本来是上辈子她三岁的时候因为抢甜笑的煮鸡蛋吃摔了一跤而留下的,崔凤菊就在她的伤口上抹了石灰,最后感染了,后来还化了脓,留下一大块疤。
      
      眼看着自己就要重蹈覆辙,她赶紧迈着小短腿跑出去,想把伤口上的石灰洗干净。可是她人太矮了,够不着水缸,只能拿起旁边的几块红砖垫在脚下,这才能抓起水瓢舀了一瓢水开始洗伤口。
      
      她心里骂着:都怪甜笑,等我好了非要去教训她不可!
      
      可是她的伤口刚沾到水,突然觉得皮肤上一阵灼.热,接着就闻到了烧焦了的味道。头上疼的她大叫一声,脚下一滑就从红砖上面摔了下去。
      
      头上痛,摔伤的地方痛,姜宝珠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痛的快要死掉了。
      
      而崔凤菊听到动静,赶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搬来,准备留着以后拿来盖砖房的红砖碎了,气的一咬后槽牙,冲过去揪住姜宝珠的耳朵就是一阵掐。
      
      “你个赔钱货,竟然敢糟蹋我的砖!”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每天都在担心亲妈会黑化》/金双刃
    文案:
    姜苒一觉醒来穿成书中的小女娃。
    文中她有个宠女狂魔的女配妈,还有个和她失散的傻白甜爸。
    她的妈妈将是文中死的最惨的黑化女配,而她也只是一个即将惨死的炮灰,为了不这么刺激,姜苒决定掰正还未黑化的老妈,让她回归正道,顺便撮合一下傻白甜爸和她妈。
    但姜苒万万没想到,她不仅要操心她爸妈,还要照顾身边这个拽的上天的小屁孩?!
    唉,怕了怕了,谁让小屁孩会是未来大BOSS?
    为了将来的好日子,她要和大BOSS在幼年建立革命友谊!
    只是小屁孩画风似乎不太对?
    姜苒:男孩子要善良,不能随便动手,知道吗?
    秦锦:不动手,动嘴可以吗?
    姜苒:???
    特么你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