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 ...

  •   瑞斯达族的元帅之女在琳亚拍卖会以天价拍下一个垃圾星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萨塔。
      
      有人说这次瑞斯达是想借拍卖会的名义炫耀自己的财力,给达克里斯族一个下马威。也有人说是被拍下的垃圾星曾经是风暴的天才——被风暴抛弃的人,瑞斯达族却高价买回去了,是打风暴的脸。
      
      瑞斯达边缘星系RSD-E058近日发现了大量的稀有金属,58星系临近达克里斯族的统治星域,刚好风暴分族的舰队驻扎在隔壁星系,当时就开着军舰和采矿船过去,说按照以往历史来看,这片地方应当是风暴族的领地,被瑞斯达占领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该还了。
      
      双方对峙到现在,每日互相扯皮,争议至今还没解决。
      
      抛开这些政治经济因素不谈,城里流传的最广的说法还是元帅之女看上了垃圾星,一掷亿金包养下了对方,说垃圾星原本是元帅之女的白月光,暗恋多年,如今拍卖场相遇,天雷勾地火……
      
      故事的主角还包括还没追求成功就头顶泛着绿光的萨塔天才诸野,以及和元帅之女竞价,求爱不得的诸灵。
      
      这个版本显然香艳得多,也讨论地最火热。
      
      姜月皎拍下凌燃之后,连诸野后面替她安排的游行节目都没有心思再看,毫不犹豫地叫人将凌燃带回了停靠在太空港的私人高级跃船上,然后关闭了访客申请通道,无论是谁的请求都一律拒绝。
      
      因为她的身体原因,姜臻替她安排的高级跃船上搭载了高级的医疗舱,她不喜欢和这里的人族相处,跃船里除了驾驶员之外全都使用的是机器人,以及全自动化的机械操控。
      
      球球启动了医疗舱的高级功能,她原本想和凌燃呆在一起,但为了方便他的治疗,只有先回休息舱等结果。
      
      凌燃的伤势很重,最需要急切处理的是身体上的多出外伤,医疗舱在对他进行全身扫描的时候也会自动进行清洗和麻醉,并完成骨骼矫正。
      
      在扫描完成之后,还会生成最佳医疗方案。
      
      姜月皎坐在温暖的大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等待结果的过程很煎熬,一想到韩让没有死,她的脑子就乱成一团,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凌燃的发色和瞳色都偏金色,韩让却是黄种人。
      
      但姜月皎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人,那张脸……
      
      在台上见到他抬头的一瞬间,她的心里就莫名响起一个声音。
      
      是他!
      一定是他!
      
      韩让的模样,她永远不会忘!
      
      因为是基地的维修人员,姜月皎知道很多视野很好的地方,每次韩让巡查基地外围的时候,她都会坐在废物小楼的屋顶上,双手扒着生锈的铁栏杆,看着他从楼下走过。
      
      他握着保护基地的枪-械,认真的侧脸轮廓坚毅,有时候微微抬头环视四周,也会吓得她把小小的脑袋从栏杆里缩回去。
      
      只要远远地看着他,就够了。
      
      在惶惶不可终日,不知死亡何时来临的末日里,对她而言,韩让,是一种近乎奢侈而珍贵的安心。
      
      ……
      
      如果她能够在死后穿越到这个世界,韩让为什么不可以?
      
      他没有死……
      他没有死!
      
      这个念头占据着她的整个大脑。
      
      访客请求嘀嘀响个不停,姜月皎没有别的心思来应酬这些人,干脆关闭了通道。
      
      从宽大的床上坐起来,她急切地问:“球球。”
      
      透明的圆球从地板上漂浮起来:“主人。”
      “他们之前说凌燃的共生星球怎么了?”
      
      球球投射出一个星球的数据:“虽然医疗舱的最终扫描数据没有出来,但是根据初步的资料分析以及球球调取的风暴族星球库资料来看,凌燃的共生星球是一颗类地岩星,具有成为神级星球的潜力——”
      
      姜月皎听着新名词有点绕:“等等,什么是神级星球?”
      
      球球:“……”
      主人失忆的跨度有点大,怎么连小学时候学的常识都忘光了。
      
      它正要解释,就听见主人的声音:“等有空在解释,你先说重点。”
      
      球球继续道:“在战争当中,这颗星球遭受到了巨大的灾难,并且透支了潜力,现在的状态很差。即便将凌燃的外伤治好,共生星球的环境恶化情况也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永久而持续性的伤害。”
      
      “我不是有星球改造系统吗?有那个东西,应该可以慢慢治好他吧?”
      
      说实话,从她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在吸收这里的文化知识,将接下来的目标定位机甲船舰操作之后,了解的更多的是机械方面的知识,生成的星球改造系统,更是从来没去看过。
      
      球球说的比较委婉:“之前也有人试图治疗凌燃的共生星球,但它受到的创伤实在太大了,即便是优先级的系统,也很难成功。”
      
      看着主人暗淡下去的眼神,球球立刻补充道:“不过主人的系统潜力巨大,有可能达到S级,或许可以试试。”
      
      ……
      
      凌燃不是第一次躺在这种高级医疗舱里。
      
      在对抗虫族的战争当中,他总是冲在最前面,也是进医疗舱次数最多的高级指挥官之一。再后来战争结束,他带着唯一的幸存舰队回到联盟,那个时候也有很多人冲上来,鲜花,安慰,哭泣……
      
      然后,他从医疗舱里醒过来,看见自己的共生星球从天堂变成了炼狱。
      
      风暴族使用了大量的资源维持他的生命。
      
      之前为了提前参加战争,他从生命模拟系统当中抽取了一半的计算力提前苏醒,剩下的一半的计算力将在五百银星年之后释放回归,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一次的计算力回归能够治好他的伤。
      
      然而结果令人失望。
      
      大量涌入的计算力不仅引发了共生星球上更加强烈的风暴,还令他的精神陷入时刻暴走的不稳定状态。
      
      就在这个时候,谣言铺天盖地地将他淹没。
      
      ——是他害死了整个风暴舰队。
      ——是他带着舰队去打一场明知道回不来的战役。
      
      ——所有高级指挥官都死了,凌家的人都死在了战场上,但他没有死。
      
      非但没有死,还苟活着回来,享受着种族最好的治疗。
      
      他是废物,是种族的耻辱。
      总之,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代表着种族最高荣耀,千年祭上接受万千星系星人祝福的少年。
      
      死去军人的家属视他为恶魔,大量的星人聚集在风暴族的首都,抗议游行,要求驱逐他。
      
      他像是个垃圾一样,被人迫不及待地扔到了古继分族,又因为多次精神暴乱摧毁城市,被判为奴隶。
      
      从那之后,他得到的便只有厌恶、憎恨、嘲笑。
      像她一样干净而充满希冀光芒的眼睛,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整个医疗舱呈优美的半球形,中间是柔软的纯白色扫描床,凌燃的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物。
      
      结疤的手指触碰到柔软的床料,他半阖上眼。
      
      如果是梦,
      他宁愿不要这么温暖的梦。
      
      因为醒来,现实没有鲜花,没有光芒,没有安稳,只有无尽的黑暗,精神暴虐的痛苦。只能像引水沟里的老鼠,蜷缩在恶臭而漆黑的牢笼里,抬头仰望着一点点泄露进来的微光。
      
      被人厌恶,毒打,当做货物一般卖来卖去。
      
      又或者拿着干净的食物放在他面前,在他伸手的时候一脚踩下去,然后露出快活神情大笑着走开的人族。
      
      直到高级昂贵的药液在治疗舱里挥发进入空气,被他慢慢吸收,温暖的感觉从四肢流淌进入心脏,凌燃才猛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她在做什么?!
      
      他只是一个残废的星人,就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精神紊乱,随时可能伤害到她,共生星球早就废了,根本不能给她任何的回报。
      
      不管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最后只会失望。
      到那个时候,她也会像以前那些人一样,迫不及待地将他扔掉。
      
      像是极其令人厌恶,不愿意多看一眼的垃圾一样扔掉。
      
      【滴——】
      
      舱门口忽然响起通讯声。
      
      少女的声音软软的,带着点紧张和激动,还有小心翼翼的试探。
      
      【请问,】
      【请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凌燃甚至能想象出她站在门口,勇气一点点消磨,最后语调只剩微不可查的一点点尾音。
      
      高级精神稳定药液只能暂时稳定他的精神紊乱情况,喉咙里依然是一片灼热,声带嘶哑,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姜月皎在门口站了半天,没有回应,整个人像是丧气的小仓鼠,耷拉着头,咬了咬下唇,问:“球球,他是不是现在不想见我啊?”
      
      球球:“他应该在治疗舱里,没办法开门,而且凌燃的声带严重灼伤,也无法说话。”
      “啊?那我要等在门口吗?”
      
      球球飞到门禁处,扫描了一下:“球球拥有门禁权限。”
      
      她说话的时候还按着通讯器,忘记关了,小小的声音透过通讯器扩大到整个舱间里。
      凌燃还靠在床上,听见她在门口小声地说着话。
      
      【球球,他是不是现在不想见我啊?】
      
      绵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他暗金的眼瞳,修长的手指捏紧了手里的东西。
      不是,只是不想让她看见现在自己这个废物的模样。
      
      【啊?那我要等在门口吗?】
      
      带着点委屈,好像被关在自家门口的小可怜,想进去看看,却又不敢打扰里面的人。
      
      舱门哧地一声打开了,姜月皎一眼就看到坐在房间里治疗舱中的凌燃。
      
      和在奴隶场上看到的不同,他换了身干净的衣物,洁白的衬衣领口半开着,露出好看的锁骨,肩峰端隐没在干净整洁的衬衣领下,骨侧依稀可见风暴形状的黑色图案,像是性感的纹身。
      
      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床边,从袖口露出的苍白肌肤上,还隐约可以看见结痂的伤口。
      
      凌燃侧对着她坐在洁白的床上,金色的卷发微微弯曲,柔和地贴在他的脸侧,察觉到少女的存在,他偏头看了过来。
      
      狭长的眼眸带着璀璨的金光,卷发在眼底投下淡淡的阴影。
      
      姜月皎的心,就在这一眼当中,急促地跳动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小皎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帅了救命我男神看我了!!!!呜呜呜他太好看了!阿伟又要死了呜呜
    关于男主的问题,文案也写的1v1,所以大家可以放心,两个人都是彼此的而唯一。
    一切误会都是纸脑斧,后面我会慢慢写出来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