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宋子遇年方十八,在今年中了秀才,如此年轻的秀才在清河县其实也少见,宋遇一心苦读,在母亲问这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想过要娶妻生子。
      
      “徐容绣那姑娘你觉得如何?”田氏瞅着儿子的傻样,越发觉得徐容绣那模样的姑娘和儿子登对,“娘跟她接触过,不像外头传言的那样,是个好姑娘。长的好看又是能干的,和子遇站一块看着就养眼。”
      
      宋子遇呆了呆,想起常年站在肉铺里抡刀砍肉卖肉的姑娘,模样的确出挑,听说名声不大好。可他对他娘又信的过,毕竟他没接触过并不知徐容绣性子到底是何,倒是她娘都说好了,他便觉得徐容绣兴许当真是被后娘给坑了。
      
      毕竟这年头可没几个做后娘的是真心为前头子女考虑的,尤其前几年徐家闹那一出,如今想来徐容绣性情大变也是因后娘想将她嫁给镇上老财主家的混账儿子。若换个位置他是徐容绣,恐怕也不会比她好到哪去。
      
      而宋子遇想了想,他与徐容绣有交集也只有在买肉的时候,偏偏他每次买筒骨的时候徐容绣还会多给他称一些,算起来他对她的印象除却外面的传闻和吓人的刀法当真不错。
      
      宋子遇想了片刻温声道,“这事先不急,总得知晓人家姑娘心意,总不能咱们剃头挑子一头热,到时候让她觉得咱们是她继母故意请去的就不好了。”
      
      听见儿子如此说,田氏心下了然,宋子遇看似软和脾气好,实际上性子也有执拗的地方,若不然她瞧上哪个姑娘就直接上门了,哪会像现在这样先和儿子商议一番。
      
      如今听儿子这意思,他似乎也是赞同这婚事的,田氏微微放心,想着过几日便去打探打探徐容绣的口风。
      
      而另一边,徐容绣最终还是知道了罗氏在张罗给她相看的事。
      
      那日正是卖肉最多的时候,有两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一副大爷的模样晃晃悠悠过来,两人站在不远处对着徐容绣指指点点。
      
      起初徐容绣也未留意,还是徐容恩发现,瞧瞧扯了她衣服道:“大姐那边俩人在看你。”
      
      徐容绣抬眼望去,正巧与那两人看个对眼。
      
      与徐容绣的名声齐名的还有她的美貌,城中多少儿郎暗地里肖想徐容绣,若非迟梅宁名声不好,性子彪悍,来徐家提亲的定然不少。
      
      陈祖庭前两日听闻徐家放出风去要为徐容绣选夫家便动了心。昨日又传出徐屠户曾经考虑过他却被徐容绣拒了,陈祖庭被小伙伴嘲笑,脸上挂不住,便叫了城中有名的混子黄大坤一起过来了,目的就是瞧瞧传说中的恶妇到底如何恶。
      
      哪知黄大坤一眼瞧上徐容绣那模样,盯着就挪不开眼,陈祖庭拿胳膊捣了黄大坤,“美人儿瞧你了。”
      
      黄大坤定睛瞧去,朝着徐容绣就吹了一口哨。
      
      徐容绣脸色一变,对着买肉的人交代一句,提上杀猪刀就出了肉铺。
      
      买肉的人回头,正瞧见陈祖庭和黄大坤,赶紧拽着旁边的人躲到一边儿去。
      
      有热闹瞧了。
      
      黄大坤犹不自知,觉得一美貌小娘子手提大刀也毫无威胁之力,还调笑道,“小美人儿,叫声哥哥。”
      
      一旁的陈祖庭瞧着徐容绣一脸的来者不善,心下顿觉不好,未等他开口,就见徐容绣提着杀猪刀就举了起来。
      
      “找死!”徐容绣从牙缝里挤出俩字,直接朝黄大坤砍去。
      
      陈祖庭见事不好拔腿就跑,心道徐容绣母夜叉恶妇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以前的时候只道徐容绣厉害是有名的母夜叉,却从未真正领教过,这回亲眼瞧着对方一弱女子扛着三尺来长的杀猪刀坎过来,顿时后悔不已。
      
      他跑的快黄大坤反应也不慢,一个侧身躲了开去,可心里却惊诧又惊恐万分后悔听了陈祖庭的撺掇跑来调戏美人。刚刚杀猪刀带起的风声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听便知徐容绣当真想砍他,一点不留余地。
      
      这就是个不要命的婆娘!
      
      黄大坤心中对徐容绣做了判定,哪敢与不要命的疯婆子纠缠,大喊一声,“不跟你一般见识。”转身飞快逃跑。
      
      两人不见了踪影,瞧热闹的人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啧啧,俩男人真是不抗打啊。
      
      徐容绣默不作声提刀回到肉铺里头继续给人切肉,一刀下去,要多少有多少。
      
      买肉的人看她切肉迅速又精准,不免把手摸摸脖子,要是一刀切下去,脑袋也就没了吧。
      
      待买肉的人走了,徐光宗突然气喘吁吁的跑来,徐容绣对两个异母弟弟没什么意见,俩孩子对她也尊敬,便问道,“跑什么?”
      
      徐光宗已经十岁,该懂的都懂,他对他娘的做法并不能认同,但阻拦不住只要通风报信,他撑着案子道,“有人上家里提亲了。”
      
      龙凤胎顿时惊恐。
      
      徐容绣眉头一挑,“谁家知道吗?”
      
      徐光宗道:“城南李茂成。”
      
      “李茂成不是有婆娘吗?”徐容菲惊诧道。
      
      徐光宗,“他婆娘被他打死了,现在娶续弦。”他颇为不好意思的瞅着徐容绣,“大姐,你快回去瞧瞧,这人知道你名声也不怕,怕是有把子力气不怕你能在他手里翻出水花来。”
      
      徐容绣抿唇,嘴边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罗氏,好的狠。
      
      到了家门口,徐容绣果真听见家里头传来说笑声,徐容绣提着把带着猪血的刀默不作声的进到院里,然后就听见罗氏与媒婆说话的声音。
      
      “王嫂子您放心,我这继女啊,就是表面硬,谁怕了她李茂成也不能怕她啊。”
      
      “是是是,这可是顶好的一门亲事,这李家啊家境也好,郊外还有二十来亩地呢。”
      
      罗氏夸张的笑了起来,“哎呦,那感情好,我们大姑娘嫁过去就等享福了。”
      
      徐容绣越听脸越青,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扭头一瞧却是徐屠户回来了。徐容绣一把拉住他,低声道,“爹,等等。”
      
      徐屠户眉头微皱刚想说话,便听里头一男人道,“晚辈最擅长调.教不听话的人了。”
      
      “哎呦,要的就是这句话。”罗氏的笑声带着欢愉和轻松,“这丫头拧的很,嫁去李家那就是李家的人,还不是随便姑爷怎么□□?”
      
      徐容绣瞧着脸色铁青的徐屠户道,“这就是爹说的好继母。”
      
      徐屠户眉头紧皱瞥了眼大女儿,只见她眼中带着讽刺的笑意还有毫不在意的冷然。他抬腿刚要进去,就听里头罗氏道,“不知这聘礼……”
      
      李茂成当即就道,“聘礼不成问题,二十两如何?”
      
      罗氏脸上笑意一敛,“我家容绣就值这点银两?”
      
      闻言,李茂成一咬牙,“五十两。”
      
      媒婆拍手笑道,“这还不错,徐太太,你觉得呢?”
      
      罗氏矜持的点点头,目光一抬就瞧见门口一黑,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罗氏先是一惊,接着站起来袅袅婷婷的靠过来,“当家的,你……”
      
      话未说完,一个巴掌先落了下来,罗氏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屠户,声嘶力竭道,“你打我?”
      
      徐屠户打完,看着罗氏脸上起来的巴掌印抿了抿唇,心里有点不舍。
      
      罗氏余光一瞥,却见徐容绣进来,罗氏双目怒瞪,咬牙切齿,“是你!”
      
      徐容绣:“是我。”
      
      一旁的李茂成和王婆子被徐屠户这一巴掌吓到了,转而便道,“徐屠户,这,徐太太也是好意……”
      
      “好意卖闺女?”徐容绣手里的大刀没有放下,径直到了王婆子跟前,“王婆子,想试试刀锋利不锋利?嗯?”
      
      王婆子目光在杀猪刀上溜了一圈,双目瞪的老大,脑袋也不自觉的摇头,“不、不!”
      
      徐容绣笑了笑,转头看向李茂成,“还是你想试试?”
      
      李茂成对徐容绣早有耳闻,知道她名声不好也知道她长的好,可没想到见了真人发现的确是美貌,那日不过远远瞧上一眼便觉心花怒放,如今人站在跟前拿把大刀的样子都让他觉得美极了。
      
      “徐姑娘,在下李茂成,是你……”李茂成尚未说完,徐容绣冷笑,“是我什么?”
      
      李茂成见她如此,心下不悦,心想等日后成了亲定要好生□□,他皱眉朝罗氏道,“罗婶子,我们俩的事儿不是早定了?”
      
      罗氏眼泪一擦,眼神决绝,“对,庚帖都换了,这婚事就定了。徐容绣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不是说着玩的。”
      
      徐容绣瞥了她爹一眼,徐屠户也不知想些什么竟一声不吭好似默认了这亲事一样,徐容绣心中一冷,提刀直接砍在几人跟前的桌子上,四方桌瞬间成了两截。
      
      罗氏和王婆子的尖叫声随之而来,王婆子眼皮一翻瞬间晕倒过去,罗氏似乎早就有所感,软软的靠在徐屠户身上也倒了下去。
      
      徐屠户扶住罗氏皱眉道,“你还要闹什么?”方才罗氏做的不对他已经打了她,况且这婚事他没点头就是没成,这女儿到底还想怎么样?
      
      徐容绣好似听了什么好笑的话,“是我在闹吗?你们不逼我,我会闹吗?徐保宁,你拍着你胸口问问自己,你对得起我娘,对得起我们姐弟三个吗?”
      
      徐容绣双目通红,一刀劈在李茂成跟前的凳子上,凳子哗啦一声碎了,李茂成眼睁睁瞧着徐容绣的目光落在他的头上,李茂成打婆娘行,可也得是个软和婆娘,为了眼前这美人儿把命搭上就不合算了。
      
      “我、我不娶了,不娶了。”李茂成说完撒腿就跑,跑之前还不忘将带来的聘礼带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