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世子忙于追妻》暮阿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22 00:23: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 ...

  •   从纪王府回来后,父亲孟侯爷从宋氏口中得知了发生的事,照婉婉的话说是,贪玩不小心把自己挂在石尖上了,纪世子帮婉婉解开,反而还撕坏了衣裳,闹了这个笑话。
      
      孟候听后,反倒还笑出了声,低首问孟婉道:“婉婉可喜欢纪世子啊?”
      
      孟婉蹙了蹙眉,小身子撇到一边去,道:“不喜欢纪世子。”
      
      孟候夫妇只当她是小孩害羞,便不再调笑了。
      
      转眼不过两日,孟侯爷家千金刚入临城第一天就被纪王府世子弄破了衣裳这事纷纷传开来,不过是小孩趣事,成了饭后茶余的一道乐子。
      
      孟婉此刻可没有闲心听这些人的打趣,坐在屋门前的小板凳上,手里拿着糕点,这是张乳娘今早刚坐的糕点还温热着呢。
      
      孟婉粉嫩的小脸正深沉着,追忆往事,五岁的记忆过于久远,她始终想不起来爹爹是哪天与娘亲提二房的事,只记得那天娘亲回来之后病了一场。
      
      思索许久,依然毫无头绪,她不免扶额,屋子里还传来了张乳娘的声音,正叫唤着她。
      
      早上时,张乳娘说用轻纱给孟婉做件粉色小襦裙,这春日马上过去,酷夏炎热,穿了凉爽些。
      
      这回叫她恐怕有是想找找尺寸吧。
      
      孟婉刚脆生生地回了屋里人一声,忽然春雷响起,她一惊,望了乌云密布而来的天空。
      
      连忙吃掉手里最后一口糕点,提着小裙摆,进了房。
      
      春雨连绵,轻柔地落在庭院里的花草上。
      
      侯府长廊之中,孟婉小小的身子抱着一把油纸伞跌跌撞撞跑着,雨声惊起了她的记忆,难怪清早没见到娘亲。
      
      犹记得娘亲与爹爹外出,最后是娘亲独自回来的,娘亲淋了一身的雨,大病一场。
      
      一个月后,爹爹将二房娶进门。
      
      孟婉一路赶到府前时,只见一个柔弱的身影入府而来,衣衫尽是雨水,她神色黯淡着。
      
      孟婉心间一沉,“娘亲!”
      
      宋氏本是愁容,见孟婉跑来,散去怅然,蹲下身来轻轻一笑,摸摸婉婉的发顶。
      
      孟婉却一眼见到了她眼底的哀愁,低下了眉,将怀中油纸伞递出:“娘亲为何不乘步辇,不带纸伞。”
      
      “来时匆忙,又想走走。”宋氏淡淡一笑,她低下目,接过孟婉的油纸伞,“谢谢婉婉。”
      
      孟婉轻瘪嘴,她应该记起来的,她就不会让娘亲与爹爹外出的,抬起小手轻轻擦去娘亲脸上的雨水,“娘亲别难过。”
      
      宋氏一怔,尽管自己掩饰愁容,还是被这个小女娃看出来了,她沉默半晌,轻叹了一声:“婉婉,可能不久后府里要来个二娘了。”
      
      孟婉蹙了下眉头,果然是今天,爹爹与娘亲提了娶许国公之女的事。
      
      “娘亲莫怕,婉婉会保护你。”
      
      听着孟婉的童语,宋氏笑了笑,顺着她的话道:“有婉婉在,娘亲不怕。”
      
      说罢,宋氏牵着孟婉入府中,手里提着油纸伞,葱白的手指捏紧伞柄。
      
      他曾说今生有她和婉婉就够了,可如今还是将他人迎进门,不能为他生下一子,便是妻之过。
      
      孟婉握紧宋氏冰凉的手指,她不会让娘亲和上一世一样,病逝在她十五岁那年。
      
      回了东苑里,宋氏换下尽湿的衣衫后,便半卧在美人榻之上,轻阖双目,身躯玲珑有致。
      
      孟婉见此,脱鞋也爬上了榻,钻进宋氏怀里,抬起小手掌探了探她的额头试温度,可却是凉凉的,怕是淋了雨身子还没暖过来。
      
      “娘亲冷不冷。”孟婉抱紧宋氏的腰。
      
      宋氏见女儿暖心的动作,心里泛起涟漪,轻声道:“我不冷。”
      
      孟婉埋进宋氏柔软的怀里,“娘亲得去看大夫,会生病的。”
      
      “娘亲没事,只是有些疲累,睡一觉便好了。”宋氏轻抚孟婉的细发。
      
      孟婉抿了抿唇,见娘亲不依,小脸绷得紧。
      
      果然到了下午,一直守在身边的孟婉,察觉到宋氏烫得发慌,连忙下了榻,哒哒迈着小步,跑出来找到了管家。
      
      待宋氏醒来时,只觉得昏昏沉沉的,轻轻揉了下太阳穴,不一会,入门而来的大夫让她一愣。
      
      直到大夫为她诊起脉时,张乳娘才说了是孟婉让她去妙医馆请的大夫,看着婉婉乖巧的模样,宋氏眼里起了水气,泪水在眼里打转。
      
      孟婉扬了个笑,小酒窝极为可爱。
      
      尽管如此,这日过去,宋氏还是病倒了,一连几日喝了好多药,仍旧不见好转。
      
      孟候爷得知后,连忙赶到东厢房,孟婉见着了还与他生气,可陪了宋氏不过两日,爹爹又鲜少再来。
      
      看着面色微白,掩嘴轻咳的娘亲,孟婉心里难受得紧,她知道,爹爹开始在忙二房嫁进门的事,几次都是赶去了许国公府,东厢房便冷清了起来。
      
      很快,纪王府世子生辰也快到了,孟婉压根没把此事放心上,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想去。
      
      可当天纪王府李管家果然过来请人了,想起楚修那句让人来接她的话,孟婉不禁缩了脖子,却趴在病未好的宋氏身旁,并无动静。
      
      宋氏见她不愿去,从榻上撑起身子来,咳了两声,“不是答应纪世子了吗,婉婉怎么不去。”
      
      孟婉抬起脑袋轻摇,“娘亲病未愈,婉婉不想离开你。”
      
      宋氏摸摸她的头,“娘亲没事的,婉婉去玩吧,让乳娘带你去。”
      
      孟婉却一头埋进她怀里,哭闹起来:“不去不去,婉婉要陪娘亲。”
      
      只见她气呼呼的蹬着小脚,宋氏哑了口,怕是在执意让她前去,婉婉会气得地上打滚吧,若去了也闹个不快。
      
      宋氏只好无奈,容了孟婉,“好了,那便不去,可是婉婉总要让人给世子哥哥稍件礼物去,以免纪世子不高兴。”
      
      听言,孟婉抬起粉嫩小脸,低吟了一下,转身越过珠帘,她从屏风后的桌面上把布老虎拿来,道:“这个送给世纸好了。”
      
      宋氏见那缺了个耳朵的橘色布老虎,无可奈何地轻笑了一下。
      
      李管家在厅堂里等许久,东厢房那边总算来了消息,侯府的丫鬟恭恭敬敬向他行了礼,说是孟家千金体弱染了病,去不了生辰宴。
      
      说罢,那丫鬟将一个老虎布偶递在李管家手里:“这是我家小姐送给纪世子的生辰礼,还请世子多见谅了。”
      
      听到这话,李管家不免紧了眉头,看着那布老虎,只好从侯府离去。
      
      纪王府一片祥和,清荷园中,正摆宴款待,临城各类达官贵人齐到,都借此机会与纪王府沾近几分关系。
      
      那清逸少年彬彬有致,行过成童礼,他谢过一个又一个的贺词。
      
      皇帝与纪王爷乃同母所出,关系向来亲密,自然也会命人为纪世子送来贺礼,一队为首的太监高念长词,楚修跪首谢过。
      
      待一切结束,宴桌之上,楚修望着一众友人,那张温润的容颜低下眉头,眸中掠过一丝失落,如此之久,他盼的人儿还是没有来。
      
      心细的纪王妃很快察觉到儿子的变化,扬了下眉稍,探身过来:“别着急。”
      
      楚修抿着唇,将目光投向游廊尽头,前世婉婉来了,所以如今她应该也会来吧。
      
      坐于一旁的白衫少年,抬起桃花眼打量过楚修,一早就发现这家伙心系长廊之外,他将手臂放在楚修肩膀上。
      
      “是这宴上的菜肴不好吃,还是孤送给纪世子的亲笔字画不好看?你这心不在焉的,想啥呢。”
      
      楚修侧首睨了眼那少年,将他的手从肩上拿下来,淡然道:“没什么。”
      
      这少年便是当今太子楚川,为燕容皇后所生,也是皇帝的独苗苗,金贵得很,比楚修年长半岁,平日里课业结束后,二人就爱混在一起踢个蹴踘,溜个弯什么的。
      
      今日楚修生辰宴,这位小太子自然也会到场。
      
      面对此人,楚修有种不好说的感觉,毕竟他们之间恩怨复杂。
      
      楚川挑了挑眉稍,稚嫩的脸庞扬起笑:“话说今儿怎不见那位孟候家千金,前些天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不会在念着她吧。”
      
      楚修蹙了下眉,沉默着。
      
      “我还没见过呢,临城唯一的千金,有意思。”楚川说着,将一颗提子放入口中,眸子微转,又道:“也不知长什么样,要不咱俩比比谁更讨她喜。”
      
      见楚川颇有兴趣的样子,楚修稍沉了脸:“杨太师下的功课你做完了没,小心皇上饶不了你。”
      
      楚川一下子被扫了兴,蹙眉道:“啧,哪壶不开提哪壶。”
      
      正在这时,李管家越过游廊匆匆而来,可他身后无人。
      
      李管家拱手行了个礼,来到纪世子身旁,“世子,孟侯千金着了病,正卧床不起,来不了。”
      
      这下楚修是彻底郁闷了,一旁的小太子还不忘说上一句:“哦豁,还真是不巧。”
      
      接着,李管家将孟婉给的那个缺耳朵的布老虎拿出来,“不过孟家小姐让奴才把它送来,说是给世子您的礼物。”
      
      算是有了些安慰,楚修接过那布老虎,缓和了神色,看得出是孟婉贴身用过之物,是婉婉的心意。
      
      楚川低眸看了一眼那物,临城纪世子生辰,在座哪个达官贵人送的不是金贵之物,这个缺了耳的布老虎,噫……
      
      “修啊,你是不是…被讨厌了。”
      
      楚修脸微僵,侧首冷瞧楚川一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