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位[娱乐圈]》萝卜兔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面试从早上八点开始,四位面试官争分夺秒地删选最后能参加节目的练习生人选。
      
      说实话,毫无新意,选得眼花、头疼。
      
      这里面很多都是娱乐公司送来的,如今大大小小的娱乐公司那么多,不少练习生唱跳训练长达一年到两年之久,无论从台风、舞蹈还是唱歌,都没有太多差距。
      
      那一张张脸从面前闪过,给人留不下任何印象,看到最后,大男孩儿们就跟都长着一张脸似的。
      
      偶尔有几个不太一样的面孔,面试官看了才能有点精神。
      
      可大家几乎都化妆,有的还是大浓妆,面试官评分的时候暗自都嘀咕,这到底是气质的关系,还是妆容的关系。
      
      直到,他们等来了165号,江湛。
      
      看到资料的时候,几个面试官也都看到了备注。
      
      哦,这是齐制片送选的人,再看照片,哟,小伙子这几寸的证件照拍得挺精神。
      
      趁着人还没进来,几个面试官中途休息了片刻,顺便聊了聊。
      
      “齐制片前几天不是还在楼下嚎嗓子,说节目要完么。”
      
      “那是前几天,你没看他今天的‘鸡冠’都染红了吗。”
      
      “哟,看来有戏。”
      
      “这个165什么来头?”
      
      “不知道,早上问他,说是艺术学院的老师推荐的,纯素人。”
      
      “25了啊。”
      
      “嗯,25出道,是有点大了。”
      
      “唉,人来了。”
      
      面试间很大,因为是正式的公开选人,有摄影有录像还有灯光。
      
      几个面试官老师就坐在灯光设备后的一排长桌后,灯光焦距的地方,就是选手的固定站位。
      
      又因为灯光设备摆放的位置的关系,几个面试老师看不到门口,面试的选手走到灯光前,他们才能看清。
      
      江湛亦是如此,进门的时候,没人看他,走到整个室内最亮的那处,众人的视线才焦距到他身上。
      
      江湛一时不适应光线,眯了眯眼,帽子也没摘。
      
      听到有人提醒一声“帽子”,他才摘掉。
      
      然后——
      
      从灯光到录制到摄影再到面试,所有的老师全部都精神了。
      
      咔咔咔的拍照声停都没停,录制的摄像老师直接端着设备凑过去,上来就是一个卡血的大特写,面试官低头,重新扫视简历。
      
      江湛第一次参加这种面试,以为所有选手都是这个待遇,没多想。
      
      他在灯光前站了几秒,见没人开口,决定先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再清唱自己事先准备的歌,忽然一顿——
      
      不对,没话筒。
      
      他看向身前不远处坐着的几位面试老师。
      
      没话筒就直接说?
      
      但齐萌之前教过他,说面试是需要话筒的,拿到话筒再说话。
      
      所以……
      
      现在……
      
      嗯?
      
      江湛扫视面前,没说话,微吊眉锋,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看看面试官,看看凑在自己面前的镜头。
      
      并不知道,这是个专业设备,录制的画面不止有端着设备的人能看到,连接设备的监控器也同样能看。
      
      而面试官侧前方,某个打光设备后,就有一架监控器,监控器的屏幕上,江湛不久前的微表情一帧一帧记录得一清二楚。
      
      看到监控器的面试官:“!!!”
      
      齐萌!
      
      你哪里挖来的宝贝!!!
      
      几个面试官都惊了,纷纷对视,对视了好几秒,几人才重新看向灯光汇聚的地方。
      
      其中一人拿起话筒:“江湛?”
      
      这个时候,才有人想起来,把选手的话筒递给了江湛。
      
      江湛接过话筒,举到唇边:“是。”又道:“要先自我介绍吗?”
      
      面试官A:“不用不用,我们先问你一点问题。”
      
      江湛:“好。”
      
      他并不紧张,就是太多的灯光打过来,他眼睛有点难受,还很热。
      
      面试官B:“没签公司?”
      
      江湛:“没有。”
      
      “25?虚岁吗?”
      
      “不,整岁。”
      
      “之前有接触过娱乐圈或者选秀之类的综艺?”
      
      如果p图算的话。
      
      江湛摇头:“没有。”
      
      想到p图,他唇角轻轻牵动。
      
      他这一笑,全场又惊了。
      
      江湛的五官,简单形容,就是好看,精确一点,就是个适合屏幕的脸。
      
      他脸窄、下巴尖,下颌有棱角,这令他长相不至于过分阴柔,反而带几分凌厉,眉骨形状饱满、眉毛浓密,鼻梁挺直,年轻男性的气质凸显,眼睛很漂亮,眸光清澈干净,少年感足,25岁,看着亦十分年轻。
      
      不仅如此,头身比完美,脸小,头也不大,而头型足够包住脸,腰短腿长,肩膀不宽。
      
      镜头是个灾星,总在丑化人类,明星也不能免俗,因此无论圈内圈外都公认,明星现实里永远比镜头前好看。
      
      所以要想当明星,普通好看是不够的,最好是精确到黄金比例的身材和无可挑剔的完美颜值,才有可能撑得住镜头。
      
      而江湛,他撑住了镜头。
      
      他刚刚那一笑,眸光澈亮,气质尽显,像所有女孩年轻时幻想中的邻家哥哥。
      
      灵,实在太灵了。
      
      可怕的是,他这还是素颜。
      
      25的圈外人,素颜,什么都没做,笑一笑,众人就已经挪不开眼。
      
      等他握着话筒清唱:“河边的风,在吹着头发飘动,牵着你的手,一阵莫名感动……”
      
      面试官:感动!捡到个宝!我们才是真感动!
      
      唱完了,面试官没有就这首歌多点评,所有的话题全部围绕在江湛本人的身上。
      
      “你今年25,之前没接触过这个圈子,能说说你之前都在做什么吗?”
      
      江湛:“在国外,因为家人生病,一直在照顾家人,也没正经做过什么工作,最近才回国。”
      
      “才回国?那你学校国外上的?”
      
      江湛:“国内。”
      
      “考过大学吗?我看你学历一栏没有填,本科毕业?”
      
      江湛:“是。”
      
      “哪所大学?”
      
      江湛:“A大。”
      
      “??????”
      
      “什么?!”
      
      江湛:“A大。”
      
      “本科?”
      
      江湛:“嗯。”
      
      “高考考进去的?”
      
      江湛:“是。”
      
      “你多少分?”
      
      江湛想了想:“具体不记得了,就记得我是那年的理科第一。”
      
      所有人:“?????!!!!!”
      
      震惊得无法呼吸!
      
      无法呼吸!
      
      怕江湛吹牛,面试官里当场有人掏手机出来搜索。
      
      关键词:A省 理科江湛。
      
      搜索的词条里,第一条赫然是“XXXX年,A省理综状元,江湛”。
      
      众人:“!!!”
      
      这下大家更精神了。
      
      “你A大的,出国怎么也没找个工作?”
      
      江湛刚刚有提过,对方再问,他便又重复了一遍:“家人病重,我一直在照顾。”
      
      “这样啊,你大学念完了吗?”
      
      “念完了。”
      
      “学的什么?”
      
      “金融。”
      
      “怎么会想起来参加选,哦对,介绍来的。”
      
      “你觉得你的A大名校背景是你参加选秀面试的一个大优势吗?”
      
      这个问题又把江湛给问笑了。
      
      他想了想:“文凭和选秀没什么关系吧,我的优势,不是脸吗?”
      
      众人:不错,有梗。
      
      “但你也得知道,选秀要唱还要跳,这两方面,你好像都不会吧?”
      
      江湛没被这个问题问住,反而自如地回了一句:“不会可以学。”
      
      “要是别人一学就会,你怎么学都不会?”
      
      江湛从容地回:“有这种可能,我尽量对得起自己的文凭。”
      
      众人:灵!太灵了!
      
      长得好、镜头感好,文凭高,毫不怯场,思路清晰,对答的话里还能有梗。
      
      这是个宝!
      
      齐萌到底哪儿挖来的!
      
      面试官们当场给了四个10分,全票通过,这里面自然包括了兰印辉的那个熟人。
      
      人情就算了吧,人情再大能大过节目?
      
      兰印辉可没这个面子。
      
      @
      
      江湛从面试间出来,回味了一下,觉得这面试挺简单的,唱首歌,聊了几句,就过了。
      
      想了想,心里感叹:其实还是命好,命好才有这么帅的脸。
      
      谢谢爸妈。
      
      江湛重新扣上帽子。
      
      齐萌这时候再次出现,他脑袋上的“红冠”有点冲天的迹象,脸色也十分红润,看起来心情极好。
      
      他直夸江湛:“表现得不错。”
      
      江湛对自己的顺利通过还有点没消化过来,问:“选秀只看脸?”
      
      齐萌:“当然不只是这样,关键还是镜头前的感觉。”
      
      江湛脱口而出:“镜头前的感觉不都是玄学吗?”
      
      齐萌一愣:“这你都知道?”
      
      江湛顿了顿,他当然不知道,都是王泡泡这个前站姐告诉他的,声称明星会不会红、什么时候红、怎么红、用哪个姿势红,都是玄学。
      
      齐萌没在意,接着道:“你今天表现真的很好,颜值气质在线,对答自如,还有梗,我都不知道你原来A大毕业的?我就记得老韦有个亲戚的孩子当年考了第一,原来就是你啊。捡到宝,捡到宝,真的捡到宝了。”
      
      江湛这趟面试就是等得时间长了些,面试过程非常顺利。
      
      齐萌亲自送他下楼,肉眼可见对他非常重视。
      
      他告诉江湛,手机保持畅通,随时联络,后续鹅厂这边可能会提前有点安排。
      
      有点安排?
      
      江湛猜测应该和签约公司有关。
      
      他本来想先回去问问韦光阔,想了想,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先说清楚。
      
      江湛:“才面试,我现在就是抓瞎,很多事不清楚。如果是签约公司,我可能需要谨慎地想一想。”
      
      又直接问:“参加选秀,是一定需要有公司?”
      
      齐萌这么多年在业内,保持清醒地做节目,咋咋呼呼与人相处,被别人忽悠,也忽悠别人,遇到新人,基本一哄一个准。
      
      江湛他很看好,又是韦光阔的亲外甥,他没想过忽悠,真要到谈艺人合约的地步,肯定是好好地谈。
      
      他就是惊讶江湛看得这么透彻,半点没被面试结果忽悠过去,脑子这么清醒,真不愧是名校毕业的。
      
      齐萌拍拍江湛的肩膀:“放心,不会忽悠你。你是老韦家的孩子,老韦和我这么熟,我能忽悠你?你今天回去,好好休息,唱歌跳舞什么的,让你舅舅给你找人先练一练。有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联系你。选秀的问题你也别担心,签公司未必是坏事,你舅舅也会帮你参考,不至于让你吃亏。”
      
      说着说着,两人到了一楼。
      
      江湛去前台还临时吊牌,齐萌刚好接到一个电话。
      
      “淘汰?”齐萌看了眼江湛的方向,压低声音,走向一旁:“为什么?都已经面试通过了!这是个宝,你们不都认可了吗!”
      
      电话那头也在急:“我也不知道啊,说是高层直接下的通知,现在领导还在争取,往上面探口风,问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又道:“我觉得你也最好问问江湛,他是不是得罪了谁,一个素人,既然之前没接触过这个圈子,怎么会惊动上头的高层。”
      
      @
      天兰文化在今天的面试通过了两个人,这个结果兰印辉还算满意,他下午还有事,没在鹅厂大厦多逗留,驱车离开。
      
      路上,他给公司合伙人打了个电话,问:“搞定了?”
      
      合伙人:“嗯,鹅厂高层出面,应该是行了。”
      
      兰印辉嗤了一声:“要不是为了姚玉非,也不用动这么大的关系。”
      
      提起姚玉非,兰印辉问:“姚玉非有没有说什么?”
      
      合伙人:“说什么?他今天休假,没来公司。”
      
      姚玉非这才想起来,他有点不放心,说:“知道我为什么想把那个165踢走吗?前几天我在舞蹈房,看到姚玉非盯着前男友的照片,我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就怕他脑抽,给我来个旧情复燃。”
      
      合伙人:“不会吧。”
      
      兰印辉吊了吊眉梢,一脸冷漠:“谁知道。”
      
      兰印辉猜错了,姚玉非没想过旧情复燃。
      
      他就是觉得愧疚,对不起江湛。
      
      尤其是兰印辉发来的那句“没事了”。
      
      他们这边没事,就等于江湛那边有事。
      
      至于江湛回国后为什么突然参加选秀,姚玉非都来不及深想,更没工夫去打听。
      
      他就是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他是了解公司和兰印辉的,兰印辉要做点什么,一定能做成。
      
      江湛既然参加选秀,有关系吗?背景呢?后台?
      
      姚玉非是希望有的,韦光阔是艺术学院的教授,人脉一大把,肯定有关系,可想起江家的落败,江湛又是才回国……
      
      姚玉非纠结迟疑半晌,忽然拿起手机,紧紧地攥在手中。
      
      他点开联系人,翻到了某个号码,久久地没有动。
      
      这个人,他有点怕,也不熟,就以前高中的关系来看,这人应该是看他非常不爽的。
      
      但几年前,也是这人让他在选秀上翻了身,将一个重要的机遇送给了他……
      
      姚玉非这么多年,始终不明白那人当初为什么会帮他。
      
      或许是看在老同学的情谊?
      
      姚玉非很多年没有想起高中时代了,捏着手机迟疑的这一刻,他脑海里走马观花略过很多从前和过往。
      
      忽然,一个画面定格住。
      
      是高二的教室,最后一排。
      
      教室里吵吵嚷嚷,各种打闹,江湛趴在桌上打瞌睡,一个男生从后门走进来,目不斜视,手里抓着件校服。
      
      走到江湛身后,男生不知道怎么想的,校服直接往江湛脑袋上一丢。
      
      江湛睡得沉,什么反应都没有,脑袋上盖着校服,反而睡得更安稳了。
      
      那个丢校服的男生走回座位坐下,旁边凑过来一个男生,嘻嘻哈哈:“他没醒,你要不再扔本书?照着脑袋那种。”
      
      男生掀了掀眼皮子,手里转着笔,漫不经心:“你试试!?”
      
      那句“你试试”,姚玉非后来品味了很久。
      
      是怂恿?让那个男生去吵醒江湛。
      
      亦或者是,警告?
      
      很早以前,姚玉非不疑有他,觉得一定是怂恿,可现在——
      
      姚玉非按下了那个号码,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嘟……嘟……嘟……嘟……
      
      “什么事?”
      
      低沉漫不经心的嗓音一响起,姚玉非心头一紧。
      
      这么多年,老样子,还是怕。
      
      可现在不是怕的时候,姚玉非收拢心神:“柏,柏天衡……”
      
      电话那头很静,柏天衡的声音带着几分冷:“说。”
      
      姚玉非:“江湛,回来了。”
      
      电话那头顿了顿,柏天衡:“重点。”
      
      姚玉非觉得自己昏头了,平常兰印辉说他为人处世很差,他还不相信,现在是信了,连话都不会好好说。
      
      姚玉非克制着自己的无措,努力组织字句:“是这样的,我有个综艺……”
      
      话刚开了一个头,电话那头直接换了人,柏天衡的经纪人笑得客气:“什么综艺,有什么你和我说。”
      
      姚玉非:“……我不是找你们帮忙。”顿了顿,“不是,是要帮忙,但不是帮我,是江湛。”
      
      姚玉非是真怕柏天衡,这人高中的时候他就怕,后来同在娱乐圈,柏天衡地位天然高,气场又强,他什么都不是,就更怕了。
      
      打这个电话,他真的鼓足了勇气,不为自己,就为了江湛,可如果柏天衡根本不搭理他——
      
      姚玉非豁出去了,不管电话那头是谁,径直道:“我参加的那档综艺,江湛今天去试镜了,有人要动关系淘汰他,我没办法,想问问你能不能看在以前同学的情谊上,帮帮忙,所以才打的这个电话。”
      
      姚玉非一鼓作气地说完,词穷了。
      
      电话那头没有动静。
      
      姚玉非小心翼翼:“还……有人吗?”
      
      柏天衡的声音乍然在耳边响起:“哪个综艺?”
      
      姚玉非:“《极限偶像》,鹅厂的。”
      
      柏天衡:“知道了。”
      
      电话挂断。
      
      保姆车上,柏天衡挂了电话之后,沉默地看向了车外。
      
      助理在后排,经纪人在副驾,车子平稳地驶离,后视镜里,机场航站楼越来越远。
      
      柏天衡出了会儿神,这才重新拿起手机,拨了个号。
      
      电话那头有点惊讶:“天衡?”
      
      柏天衡:“听说你们公司最近有个节目,叫《极限偶像》?”
      
      前排的经纪人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电话那头:“啊,是啊,怎么了?”又道:“不是还cue过你当大导师吗,你又不来,你经纪人说你没空。”
      
      柏天衡:“我正要跟你说,现在空了。”
      
      经纪人:“???”
      
      电话那头:“啊?!”
      
      柏天衡语调随意,视线还注视着窗外,完全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别啊了,合同和节目流程一起发过来。”
      
      对方犹豫着:“柏总,你喝酒了?醉了?”
      
      柏天衡不理这茬:“还有练习生名单,一起发过来,我听说你们今天还有一场面试,把面试名单也一起发过来,我先看看。”
      
      经纪人:“???”
      
      电话那头:“……”
      
      柏天衡:“这样吧,我刚好才下飞机,这会儿有空,去你那儿坐坐。”
      
      经纪人:“???”
      
      那头终于反应过来,满嘴执意人生的口吻:“呃嗯,行啊,好啊……嗯,我泡好茶,等你过来。”
      
      这次电话挂掉后,副驾的经纪人终于没憋住。
      
      “柏总,”经纪人情绪稳定的时候都是喊的天衡,一般只有在崩溃和崩溃之前会这么喊,“能问问吗,你这是为了姚玉非?还是那个江zhan?”
      
      柏天衡脸不红心不跳:“我是那种会为了同学情谊,参加综艺的人吗?”
      
      经纪人:不是。
      
      柏天衡躺回去:“当然是为了事业的发展,为了在转型之前,多一点综艺节目的经验,为将来的幕后工作奠定基础。”
      
      经纪人:“……”
      
      can you说人话?
      
      

  • 作者有话要说:  经纪人:我的命,好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