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了渣攻总裁之后(重生)》月东庭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21 21:55: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天没解 ...

  •   沈聿修的电话挂断没两分钟,乔湛就接到了秘书徐礼的电话,对方表示会开车在停车场接他。
      
      乔湛根本来不及无语,沈聿修这是怎么了?消失了半个月怎么突然想起来找他了??
      
      他越想越气,这样安安静静多好,就继续保持不联系,给双方留点距离美不好么?
      
      他能不去么??
      
      乔湛越想越烦,恨不得能玩一把失踪。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他除了乖乖去赴约,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于是他揣着一股气来到了停车场,赫威大楼C区的停车场属于公司高层领导的专属停车区域,这里闲杂人等少得很。
      
      进停车场之前他很不情愿地到去卫生间整理一下仪容,沈聿修约他的话带他去的地方向来都是高级餐厅高档场所。而他现在却穿了一身破洞裤休闲装,一会儿如果被见到,不用沈聿修开口,沈聿修身边的秘书徐礼就得劈头盖脸数落他一通。
      
      诸如“先不说身为艺人必须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就说如今捧你的人是沈总,你现在的衣着打扮甚至是出席媒体活动代表的都将不止是你一个人。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沈总的颜面,请你好自为之。”这类的奚落话语。
      
      说到这个徐礼,乔湛前世接触的并不多。除了偶尔觉得对方莫名其妙对他有些阴阳怪气,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无意中得罪过他,其他再没有别的认知。
      
      不过徐礼很受沈聿修器重就是了,徐礼不仅是沈聿修多年的得力助手,更像是挚友。从工作到生活,徐礼为沈聿修安排得井井有条无微不至。
      
      徐礼脾气也直,沈聿修在他也不怕,当着沈聿修的面也敢怼人奚落人。重点是沈聿修从来都反应淡漠,对自己这个挚友很有容忍度。
      
      收回思绪,乔湛来到C区停车场的卫生间。这里和普通停车场卫生间的装潢也完全不一样,一砖一瓦都因为使用人群的身份而抬高了一个档次,装潢大气讲究多了。
      
      乔湛站在镜子前用水浸湿了发尾,练习结束后他澡也洗得仓促,不仅素着一张脸,穿着也太随意。真要去高档场合的话,他尽量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颓废。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洗了个手,用一次性纸巾擦干手后将纸团成团扔掉,正欲离开之际,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待会儿我去接个人。”
      
      “就我上次跟你说的,我们老板签了个十八线小艺人,长得很像陈子潞那个。”
      
      乔湛的脚步猛然顿住,转身,发现这声音从是卫生间里面的隔间里传来的。
      
      那声音很轻,似乎被刻意压低怕别人听见。只可惜这卫生间乃至这C区的停车场的人都少得可怜,再加上乔湛耳力极好,那声音再轻他也能听个大概。
      
      “也就仗着有几分像陈子潞才被老板看上的吧,本身没才没艺,唱起歌来像杀猪一样难听。”
      
      隔间里的声音再次响起,乔湛眉头一皱,这声音听上去有些像徐礼!
      
      “对啊,全都是托陈子潞的福才能傍上我们老板。呵,他找我们老板也很简单,还不是为了钱。”
      
      “真心喜欢老板?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只可惜下场都一样,这么久的时间我还从未见老板对陈子潞以外的任何一个人上心。”
      
      这句话充满了讥诮嘲讽,乔湛眸色一冷。未避免被撞见,他轻手轻脚地走向另一侧隔间悄悄打开门藏了进去。
      
      “除了人性格单纯乖巧,没有一处能拿得出手。”
      
      “对啊,单纯乖巧嘛,我们老板就喜欢这款。”
      
      “说实话哪个男人不喜欢像猫一样柔顺乖巧的。不过像这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估计老板玩个几天就给笔钱打发走了。”
      
      “毕竟不是正主嘛,替身还想要什么?要感情?傻不傻!”
      
      “皮肉交易长久不了。”
      
      徐礼突然不说话了,一时间不大的空间里安静得仿佛掉根针都能听见。乔湛侧耳倾听,生怕漏掉一句话。
      
      良久,隔间里再次传来徐礼的声音,只不过这次的声音隐隐透着股疲惫与无奈:“我嘛……”徐礼突然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就不想那些有的没的,能陪在他身边就好。”
      
      “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聿修,所以我比谁都清楚,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
      
      乔湛的心头陡然一惊……他缓缓睁大双眼,原来徐礼对沈聿修还有那层意思?
      
      前世的他和徐礼打交道不多,还真没注意过徐礼对沈聿修有过非分之想。印象中的徐礼一直是一副鼻孔看人的高傲姿态,对他也一直不冷不热,经常公事公办。工作能力强,是沈聿修的得力助手。
      
      结果也是个弯的,还弯向了沈聿修?
      
      乔湛瞬间明白前世的徐礼为什么对他阴阳怪气了,怪不得刚才暗地里说了他这么多坏话,看到自己能和梦中情人在一起,每天都得气死了吧?
      
      乔湛一瞬间有些接受不住,徐礼对沈聿修?太TM惊悚了!
      
      不过乔湛也是气笑了,真的,沈聿修到底有什么好,徐礼喜欢谁不好,偏偏要喜欢沈聿修这个渣男?
      
      莫不是对沈聿修不够了解?不对啊,他不是说这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沈聿修吗,沈聿修这么无情霸道他会不知道?
      
      真真是一件怪事!
      
      一时间乔湛对徐礼少了份仇视多了份同情,他对这个痴情于渣男的可怜男子深表同情。
      
      须臾,他听到了卫生间隔间门的声音,以及徐礼似乎在洗手擦手的动静。
      
      “嗯我知道,不说了,我还有正事要干。”
      
      “回聊。”
      
      洗完手的徐礼将擦手纸潇洒一扔便出了这卫生间,过了好久,乔湛才从隔间里出来,表情复杂。
      
      一些过往回忆再次钻入脑海,不冷不热的态度、冷嘲热讽的暗示等等。他也实在有些粗心,竟然从来未曾细细品味过徐礼那语气中的微妙含义。
      
      现在想来,原来自己身边一直都有一个隐形敌人在仇视自己。得知自己成为沈聿修情人的那一刻,徐礼一定愤恨死自己了吧。那些冷嘲热讽的话语若是能化成尖锐的刀子,自己应是早已被徐礼戳死了无数次。
      
      毕竟这是身为输家唯一能做的无用功了,不是吗?
      
      乔湛的唇角不由扬起一抹笑意。
      
      ————
      
      等乔湛重新回到停车场时,停车场里的车更少了,他站在空旷的拐角处显得格外显眼。
      
      蓦地,一亮黑色的加长版凯迪拉克停在他面前。车窗降了下来,驾驶席上的徐礼拉下墨镜语气冷淡地吐出了两个字:“上车。”
      
      乔湛乖巧地“嗯”了一声,拉开车门便坐进了车子前排。
      
      正在开车的徐礼通过后视镜见到乔湛恬静的面容,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乔湛一番,发觉对方身上穿了一件休闲衫,下面还是破洞牛仔裤。徐礼的目光不仅变冷,还带了几分嘲讽:“乔先生,身为沈总的首席秘书,有件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冷嘲热讽来了!
      
      乔湛眨了眨眼,一脸无辜道:“好的。”
      
      徐礼专心开车,试图委婉道:“我不求你能多有品位,但是你身为一个艺人,是否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门面?”
      
      乔湛佯装一脸单纯道:“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
      
      徐礼的脸色有些阴沉,心想乔湛莫不是是个傻子,居然连这点话都听不懂吗?这样想着,他眼中的嘲讽更深了几分。
      
      “就是衣着打扮,你好歹是一个艺人不是吗?”徐礼又道。
      
      乔湛低头看了看自己,抬起头无辜道:“我的打扮怎么了,很正常啊。”
      
      徐礼对乔湛本来就没有什么耐心,乔湛这么一发话,他顿时忍不住了。他的目光虽然游走在车外路况,但是嘴上却再也不留情面:“你之前是十八线二十线艺人时我不管,可你现在是沈总的人了,花点心思研究一下自己的行头能有多难?我记得沈总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穿得还很规矩很讲究,怎么今天就这么非主流了?”徐礼说着,手上转着方向盘打了个弯,车子拐入弯道,他紧锁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乔湛的眸子顿时冷了几分,初识沈聿修时会那样穿的确是为了迎合沈聿修的口味。毕竟率先动心的是他自己,对沈聿修一有好感他就开始暗中研究沈聿修喜好。沈聿修喜欢什么风格,他就向那个风格靠拢,沈聿修忌口什么调料菜品,他一一背了下来一个都不会误点。
      
      当时的他就连自己的穿衣风格都改了。沈聿修不喜欢宽松幼稚不体面的风格,他就再也没穿过自己以前的私服。沈聿修提了一句他穿白衬衫很好看,他的衣柜就再也没有过别的颜色的衣服。
      
      他甚至有一个写了上千字的人设小本本——专门讨好沈聿修的人设。
      
      当然,这个傻逼操作乔湛如今回想起来,只怪自己人傻眼瞎。
      
      在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超级傻逼的滤镜作用下,乔湛不仅不觉得沈聿修他妈的就是个事儿逼,他竟然还觉得沈聿修真的很有品味,很有逼格!
      
      神他妈的有品味有逼格,乔湛在心中暗骂道。
      
      见乔湛没有反应,徐礼不由向后看了一眼,嘲讽意味更加十足道:“我不求你能多有品味,但求你多少注意一点。认识沈总之前你爱怎么非主流怎么非主流,爱怎么杀马特怎么杀马特,没人管得了你,但是现在不行。”
      
      徐礼顿了顿,以为乔湛低头不语是在反思了。他不由别有深意地继续道:“还是因为今天沈总不在,你就原型必露,穿得如此懒散随性?不过我能理解你,毕竟喜欢沈总的人很多,你会讨好沈总很正常,没人会嘲笑你。”
      
      徐礼的这番话无疑是戳到了乔湛的痛点。乔湛的确是故意迎合那个渣男的,为了沈聿修他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生生放弃自己的喜好他也愿意。可如今呢?他明明是恨不得撕碎沈聿修那张脸!
      
      想到徐礼冷冷嘲热讽与看轻自己的样子,乔湛心中的怒火就更加热烈。他深吸一口气,轻笑一声,带着知道徐礼暗恋沈聿修的报复意味,他从容不迫慢条斯理道:“可惜徐秘书你错了,我从未刻意迎合过沈总,我穿衣服从来都是那种风格。”
      
      他指了指身上的衣服,脸不红心不跳道:“这件衣服是跟别人借的,之前练舞换洗的衣服还没干,今天走得急就随便借了一件。”
      
      “我好歹当了这么多年艺人,自然知道注意自身形象,无需别人提醒。我本人其实也是非常保守的人,平时很注重个人形象。”
      
      徐礼再次看了乔湛一眼,这一眼带着满满的鄙夷轻视,像是完全不相信乔湛的话,觉得这人真JB装。
      
      乔湛说着说着,突然莞尔一笑:“其实说到穿衣风格,我觉得我和沈总真的是好有默契,不管是吃东西的口味还是衣品都惊人地相似。这真的好神奇,和他相处起来特别舒服,从来不会出现意见相左的时候。尤其最近我发现我俩就好像心有灵犀一般,我想说什么想做什么,他都会知道。”
      
      “我以前从来不相信缘分这种事,可自从遇见了沈总,我发现我不得不承认世上真的有缘分这种东西的存在。”乔湛顿了顿,继续道,“和沈总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那么甜蜜,他是那么的完美迷人,对我也特别温柔体贴。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每一次的亲密的接触都让我脸红心跳,沈总,就是我的缘分!”
      
      乔湛自顾自说着,幸福的脸上仿佛洋溢着“我爱沈总,沈总爱我,我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样的粉红泡泡。
      
      徐礼的脸色越来越沉,摸着方向盘的手指也不由得用力。他告诉自己没什么感想,就是觉得血压有点高。 
      
      

  • 作者有话要说:  沈聿修: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过亲密接触?
    乔湛:因为你老年痴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