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顶级流量的私生饭(5) ...

  •   第二天早上,穆采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他抓过一旁的手机,发现已经早上八点了,估计对方是来喊自己起床的。
      
      因为莫恒清的父亲,这个家的作息一直很养生。平常晚间十点以后就不允许有大的走动声,每天早上七点半左右,就会有人来喊吃早饭。
      
      今天因为参加晚宴在其他房子过夜的莫父和夫人还没回来,他们几个又是年轻人,起得晚,估计早餐就推迟了一点,现在才来叫自己。
      
      穆采从柔软的被窝里爬出来,踩着拖鞋,有些迷迷瞪瞪,头重脚轻地前去开门。
      
      房门一开,外面站着的竟然是林嘉译。他一看见穆采,就没好气地说:“别赖床了,起床吃饭。”
      
      少年人苍白的脸上还带着没睡醒的困倦,柔软的黑发胡乱翘着。一身松松垮垮的衣服挂在他身上,衬得他的身形更加瘦削。
      
      对方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从鼻腔中轻轻压出一声“嗯”,就乖乖转过身去卫生间洗漱了。
      
      林嘉译没想到穆采这么听话。他喉头滚动了一下,突然无比庆幸是自己上楼来喊对方起床。不然这样乖巧的,一点起床气都没有的穆采,岂不是要被别人看了去?
      
      现在想一想,穆采好像脾气是挺好的。昨天自己那样说他,对方也没有口出恶言,而是自己憋着气,苍白的脸涨得通红,犹如一颗熟透了的樱桃。
      
      尝起来一定很甜。
      
      林嘉译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想得更深些,就感到眼前的光线忽然一亮。林嘉译抬起头,看见穆采把卧室里的窗帘给拉开了。
      
      金色的阳光倾斜而入,给少年人的周身都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明亮的光线照得他皮肤晶莹,发梢微黄,乍一看去,如同降落人间带着圣光的天使。
      
      林嘉译微微眯了眯眼睛,这才发现整个房间看着好像空旷了很多。昨天那满墙的顾允琛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现在全部都没有了,露出大片雪白的墙壁来。
      
      他的心情不知为何,就像这骤然拉开窗帘的房间一样,在瞬间阳光明媚。
      
      林嘉译看着已经开始往脸上涂涂抹抹的穆采,面上装作无意,实则语调的尾声都要飞扬起来了:“今天的墙壁敞亮了很多啊,顾哥都不见了。”
      
      穆采正在努力涂抹的手一顿。
      
      糟糕,他早上都睡迷糊了,完全忘记了这件事,直接就把林嘉译这么放进来了。
      
      他痴迷顾允琛的人设岌岌可危,有面临崩塌的危险!
      
      一想到这里,穆采连忙补救,他微鼓着脸颊严肃说:“我把它们都收起来了,放在盒子里。”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样就不会落灰,也不会被别人看见。”
      
      林嘉译听到这里,心情瞬间就跟晴转多云一样,总觉得心里乌压压的十分不爽,最后只能憋出一句:“就会做无聊的事。昨晚搞这个,一定很累吧?!”
      
      穆采眼见对方丝毫没有发现,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就不理对方了,专心涂涂抹抹。
      
      唉,混娱乐圈就是这点不好,每天保养都要好多功夫,真累!
      
      林嘉译见穆采不理他,心里更憋屈。
      
      就这么宝贝顾哥?连几张海报和照片都舍不得沾点灰尘?都舍不得让别人看?
      
      他越想越觉得没意思,无数能打击能膈应到穆采的话在心头转悠,最终还是没舍得说出口。
      
      还不是因为昨天穆采那样哭得他心烦!这人的耳垂那么小,又那么容易充血,看着就跟个小小的血滴一样,就知道招人心疼!
      
      林嘉译有气不敢发,只能憋着在屋里转悠。他转到穆采另一边床的时候,一不留神,脚上就踩着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林嘉译低头一看,就见原来是他昨天在穆采床上看到的那个等身抱枕,现在掉到床下来了。
      
      他看着等身抱枕上印着的顾允琛禁欲冷淡的脸,头一次对着他表哥这副神情升起了些许烦躁感。林嘉译回头看了看穆采,见对方仍然在抹东西,便连忙回头,有些鬼使神差地伸脚在那抱枕上多踩了两下。
      
      胸中的憋闷顿时消散了不少!
      
      林嘉译觉得这效果真神奇,同时心里忍不住泛上点自我怀疑。
      
      他这是怎么回事儿?踩了顾哥的等身抱枕几脚居然这么高兴?
      
      正好这时候穆采终于折腾完了脸上,他一边收拾桌面上的东西,一边头也不回地说:“我弄好了,我们下去吧。”
      
      林嘉译连忙收回脚,往旁边站了几步,做贼心虚地装作不耐烦般大声嚷嚷道:“怎么这么慢,等你好半天了,饿死我了!”
      
      穆采有些不解。对方这么饿怎么不早点下楼,在这等他干嘛?
      
      面对少年人苍白面色上茫然无辜的神情,林嘉译更加心虚了。他生怕穆采看到那个掉落抱枕上的脚印,连忙先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露出急切的神情拔腿就走:“快走了!”
      
      穆采只好乖乖跟着对方,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把手机捎带上。
      
      两人一路拉扯着下了楼。
      
      直到来到餐厅,穆采才挣脱了林嘉译的手,有些气喘吁吁的。
      
      餐桌旁已经坐了人。顾允琛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冷淡,又低下头去查看手机上的文件。倒是莫恒清看见他俩这幅模样,眉头一挑,开口道:“坐下来吃饭吧。”
      
      四人一起吃了个早饭,莫父就带着妻子回来了。
      
      莫父态度和蔼地和自己儿子的两个朋友,还有妻子的儿子打了声招呼,又寒暄了几句,就放几个年轻人自己去玩了。
      
      穆采跟着林嘉译他们外出遛狗,那只萨摩耶好像特别喜欢他,总喜欢冲着他歪头微笑,被他摸的时候还会主动蹭来蹭去。一旁的林嘉译看着好玩,连着拍了好几张照片。
      
      就连莫恒清都有些惊奇,穆采以前基本不跟着他们出来玩,因此他也是今天才发现,自己这个弟弟还是个招动物喜欢的体质。他试图让这只愚蠢的白色大狗想起谁才是它的主人,却只能得到萨摩耶摇晃着尾巴的屁屁。
      
      唯有顾允琛站在一旁,冷淡地看着他们围着一只狗转。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穆采坐在那张离其他人都有点远的椅子上。
      
      原身的母亲王丽特别热情地招呼大家:“没想到你们会来,真是招待不周。”
      
      林嘉译看着满桌子的菜,心直口快道:“王姨说的哪里话,这么多菜,吃都吃不完。”
      
      王丽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在莫父动过第一筷子之后,大家才开始纷纷吃起饭来。
      
      这个餐桌是长方形的,穆采坐在莫父对面的位置。这个位置刚好是长方形窄一点的那个边,所有的菜都离他有一定的距离。
      
      穆采夹菜不是很方便,就只好吃最靠近他的两个菜,这样可以免去不停站起来的尴尬。
      
      莫父左手边坐的是王丽,右手边坐的是莫恒清。林嘉译和顾允琛顺次下来分坐两边,都离穆采更近一些。顾允琛目不斜视,只顾吃自己的,偶尔应答一下莫父的几声询问,或者和身边的莫恒清交流。
      
      林嘉译却一直悄悄关注着穆采。
      
      他见坐在餐桌边上的人一只细白的手握着双筷子,就只吃面前的那两道菜。那两片湿润的嘴唇上下开合着吞咽,唇边沾了点油光,愈发显得那张嘴唇嫣红光亮,像是抹了唇膏一样好看。
      
      林嘉译看得有些入迷,心里面十分好奇,那两道菜就那么好吃吗?
      
      他禁不住也伸出筷子,跟着穆采一起夹。对方夹哪道菜,他随后也跑去夹,有时候还偷偷使坏,从对方的筷子底下抢。
      
      穆采十分郁闷,不知道林嘉译又想干嘛。这小少爷就这么缺这口吃的吗,还非要跑到他这边来抢,菜都快被他抢光了!
      
      林嘉译却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自认为和穆采玩得正欢,却忽然感到有人凑过来。头顶一片阴影落下,随即原本放在穆采那边的两盘菜都被端到了他的面前。
      
      王丽有些尖锐的嗓子他耳边响起:“嘉译啊,你是不是喜欢吃这两盘菜?来来来,放到你面前,你快吃吧!”
      
      林嘉译惊愕地转过头去,就看见王丽那张都快笑出褶子的脸。他转头去看穆采,就见对方默默地扒着白饭,也不看他。
      
      穆采喜欢吃的被自己抢了。
      
      林嘉译连忙推拒道:“不用,穆采喜欢吃就让他吃。”
      
      他本来并不是喜欢吃这个,只是喜欢看穆采因为他的举动露出一些气鼓鼓或者无可奈何的表情而已。
      
      王丽却阻止了他,继续笑道:“穆采不用管他,没有这个,他还能吃别的。你喜欢就你吃。”
      
      林嘉译有些不高兴了:“我不爱吃这个,就放穆采那边。”
      
      然而王丽却还往他面前的碟子里夹了几筷子菜,笑着说:“没事儿没事儿,不用客气,别管他。”
      
      林嘉译听着这人的话心里不舒服,为什么不管穆采?就算他们是客人,也不用把穆采那边的菜全端过来吧,用碟子盛一点儿就行了。
      
      他平日里虽然看着大大咧咧,我行我素的,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这会儿王丽对自己这么热情,林嘉译哪里看不出来她这是想巴结自己。
      
      要是放在平日里也就算了,他说不定还会看在莫伯伯的面子上卖对方一个人情。但是现在穆采喜欢吃的被抢走了,他就一点也不想搭理这个女人。
      
      亏她还是穆采的妈妈!就这么对待穆采!
      
      林嘉译正想发火,对面的莫恒清适时开口了。
      
      他说话慢条斯理的,很有些优雅:“王姨,这不是嘉译喜不喜欢的问题。你把这两道菜端走了,你让穆采吃什么?”
      
      王丽的脸上一僵。
      
      林嘉译本来还在疑惑莫恒清为什么这么说,就算穆采喜欢吃的被端走了,也不至于没有吃的啊。
      
      结果他转头一看,就见穆采面前空荡荡的,离得最近的菜盘子都得对方微微起身勾着腰去夹。林嘉译很生气,但是莫伯伯在这里,他不便发作,但说话的语气已经透露了他的怒火:“这怎么摆的盘子?穆采坐这根本就吃不到菜!”
      
      王丽的脸上现出一个讪笑来:“是我没考虑周到,我把这菜给他放回去。”
      
      她说着就要站起身。
      
      莫恒清看了眼穆采,却见少年人长长的睫毛低垂着,遮住了他眼底的情绪。他的面上无悲无喜,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
      
      习惯受了委屈也不说,反正平常也没人会管他。
      
      莫恒清心底一动,莫名有点心疼这个精致苍白的少年人。
      
      他心里掂量了一下,还是准备继续追击。虽然这样在莫父面前,可能会有点僭越:“王姨,你不是没考虑周到,你是考虑太不周到了。”
      
      王丽刚刚坐下的身子又是一僵。
      
      对面的莫恒清却并没有就此打住,一双眼睛望过来:“穆采平常在公司干什么,你知道吗?”
      
      王丽的脸上现出尴尬的神色来,她支支吾吾地说:“嗨,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嘛。穆采一向很听话,他就在公司里训练嘛。”
      
      莫恒清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她的谎言:“采采进公司之后,有半年多没有去过公司的训练室。”
      
      王丽不敢再说话了。
      
      穆采倒是抬起头来,莫恒清刚刚喊他什么?
      
      采采?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莫恒清感觉到穆采的注视,心情莫名有些好,他继续道:“王姨,身为一个母亲,平常连孩子都不关心,那还能关心什么呢?”
      
      他话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了。其中的未尽之意留有许多,就看别人怎么看了。
      
      王丽背后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这个莫恒清,她平日里看她低调谦逊,没想到这么难缠!她再看穆采,眼中不由得带上几分怨毒。
      
      这个拖油瓶,当初就不该生下他!
      
      要不是怕未来的丈夫觉得她太狠心,她也根本不会把这讨债鬼接到身边来!
      
      王丽迅速调整好情绪,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丈夫。谁知对方看都不看她,只是慈爱地看着穆采,道:“穆采之前没有去公司训练吗?能告诉伯伯为什么吗?”
      
      没想到话题突然被甩到自己这里,穆采有点懵。他想了想,迅速想出一个应对方案,说:“因为刚开始有点不适应,我谁都不认识。他们都有基础,我什么也不会。”
      
      少年人微微抿起嘴唇,一双漆黑的眼睛黯淡下来。他一只苍白的手有点用力地握紧筷子,看着似乎有些无措。
      
      莫父知道这孩子平常挺内向的,可能跟王丽几乎不关心对方有关。
      
      他平日里是懒得管这种小事的,但是现在看到穆采这个样子,他不知怎的连声音都忍不住放缓了一些:“那你可以多问问你哥哥。你们在同一家公司,你有难处,就让他多去看看你,同事之间,只要熟悉起来就好了。”
      
      穆采抿了抿嘴唇,低头道谢:“谢谢伯伯。”他说完,想了想,又朝着莫恒清说了句:“谢谢哥哥。”
      
      对方刚刚还帮了他,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说句谢谢不算崩人设!
      
      莫恒清愣了下,随即面上露出一个有些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莫父又想起什么似的,继续问穆采:“那你最近有没有适应一点?你在公司待了半年多了,我觉得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动参加了。你经纪人是谁?”
      
      穆采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旁忽然响起一个冷淡的声音:“他半个月后参加《星星新秀》。”
      
      这声音极有辨识度,众人抬头望过去,就见果然是顾允琛。
      
      这下莫恒清和林嘉译都惊讶了。
      
      他们都还不知道这个消息,顾允琛是怎么知道的?
      
      坐在长桌旁的男人扇子似的睫毛轻轻一抖,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就抬起来。他神色冷淡,语气平静地说:“这个节目的评选邀请我去当评委,前几天我在节目单上看见了穆采的名字。”
      
      莫父点点头,随即像想起来什么,转过头看着莫恒清:“你是不是也要去这个节目来着?”
      
      莫恒清自然答道:“是。”
      
      莫父闻言,慈爱地看着一脸懵逼的穆采,又对手边的两个小辈道:“那你们两个可要好好关照一下穆采了。”
      
      莫恒清点点头。
      
      顾允琛微微颔首,难得多说了一句:“我会的。”
      
      然后穆采就看见对方望过来,那双无波无澜的眼睛瞥了自己一眼。
      
      其中的神色十分冷漠,仿佛高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冻得人有些发寒。

  • 作者有话要说:  盘子:不!我不要离开采采!快把我放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醉生梦死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