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妹妹的病娇日常(清穿)》宝路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17:39: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本想这事儿是有惊无险过去了。
      后来柔琳才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切的开始。
      
      那晚上,消息立马传到了她的生母德妃那儿。
      德妃一晚上夜不能寐了。
      想想吧,事件的中心人物,其中有她大儿子,有她女儿,后宫里发生的鸡毛蒜皮都能变成大祸临头的引火线,她能睡得着吗?
      
      十四阿哥胤祯凌晨三点前,来到德妃这里拜见过后准备去读书。
      皇子们读书的地方在乾清宫东南侧庑房。乾清宫是康熙帝理政的地儿。康熙帝这样安排,当然是便于随时检查自己儿子们的功课。
      
      德妃一夜没睡没什么精神,但是不忘再三叮嘱小儿子这几天切记不要生事。
      胤祯点了头,带着小太监出发了。
      
      半路上,胤祯忽然转了个弯儿,转去太后的宁寿宫。
      
      天未亮,去书房的时间尚早。他故意起的早,德妃没有察觉。他是把昨晚有人给德妃报信的消息都听进了耳朵里。
      
      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同他不一样,没有在德妃膝下长大。和哥哥和姐姐他见面次数都极少,只知道德妃很挂记这两个人。这两个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德妃心头要跳跳。
      显然,两位是不称职的哥哥和不称职的姐姐,才让德妃整天提心吊胆。
      八岁的胤祯心里头这么想着。
      来到宁寿宫他姐姐柔琳睡着的闺房门外。
      
      屋里头,由于昨晚哥哥们送的冰堆满了柔琳的寝室,一夜冰风宛如空调似的,让她彻底地从头凉快到脚。
      没想到穿越来的第一晚上能睡得这么香。
      柔琳压根儿不想起来,趴在床上打呵欠。
      
      守夜的老宫女见着外面来了人影,打开门一看,惊声道:“十四阿哥。”
      哥哥们来完以后,轮到弟弟来了。
      柔琳从床上坐起来,在半夜三更里洗把脸。
      
      古代皇室的起居时间不太叫现代人适应,半夜都要起床了。
      
      与此同时,胤祯进了屋里,坐到了她屋里八仙桌旁边的凳子上。
      柔琳洗漱完出来时,看着一个矮她有一个脑袋的男孩坐在那儿。
      
      男孩穿着皇子的深蓝色长褂常服,
      脑后勺一条黑油油的麻花长辫,
      肃眉肃眼,
      乍一看,竟是比她二十一世纪的老父亲都要显得严肃。
      
      老气横秋,是八岁的十四阿哥的代名词。
      
      柔琳吩咐老宫女到御膳房去拿吃的来。弟弟来了,未免馋嘴,姐姐肯定先给点零食。
      胤祯听她说,正儿八经端着小脸拒绝道:“我吃过早饭了。”
      说完,胤祯老气横秋的眼睛往她脸上一瞥,仿佛在说:我这个弟弟都上学了,你这个姐姐还在睡懒觉?
      柔琳自然是没有把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孩子的瞪眼放心里头去,温柔地笑道:“没事儿,你这个年纪长身体,再吃点可以的。”
      
      看她这个亲弟弟,身材瘦瘦的,和她亲哥哥四阿哥一样。这种身材,怎么吃都别想胖。
      果然应证了一句,是一家人,不像才怪了。
      
      老宫女按照柔琳吩咐从御膳房拿来了小吃。
      那是一碗酸梅汤。
      
      刚闻到酸梅那股酸溜溜甜丝丝的味儿,胤祯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吸起了一口水。
      
      靠~
      都听见了自己吸口水的声音,胤祯别过脸去。
      
      犟得像头牛时的十四阿哥,和四阿哥如出一辙。
      
      柔琳亲自接过老宫女手里的小碗,走到十四阿哥背后,一只手柔和地抚摸弟弟的头。
      
      胤祯挣扎了下,本想甩过头去不睬她。
      没想,姐姐的手如此温柔,比他额娘德妃的手更说不出的柔软细致。
      德妃摸着自己儿子脑袋,手指上戴着象征身份的扳戒假指,嗑到孩子的头皮时十四阿哥未免觉得硬邦邦的。
      柔琳的手指上素然无物,柔柔软软,什么硬物都没有。
      
      被姐姐温柔的手摸着摸着,胤祯不动了。
      
      “喝一口吧,喝完再去上学。”
      柔琳用勺子舀起一勺酸梅汤,亲自放到十四阿哥面前喂道。
      
      这十四爷,是让她想起了她前世的弟弟了。自然而然,她把当年对弟弟的感情移植到十四爷身上了。
      
      胤祯怔怔的眼珠子看着她的脸。
      他们三个其实和德妃长得都不像,要说像,像他们彼此。
      血缘关系造不了假。
      胤祯突然脸有些红。
      
      这个耿直的八岁爷儿,从没有这样正视过自己的姐姐,从没有被姐姐这样摸过头,喂过糖水。
      一瞬刻,心里难以形容的滋味惹得他脸红了。
      
      “我自己能喝。”胤祯猝然伸手拿过柔琳手里的勺子,自己一口一口赶紧喝下去,这样可以适当掩盖他的害羞。
      酸梅汤真是好喝。
      虽然知道她是从御膳房拿来的,御膳房的酸梅汤他以前不知道喝过多少次了,可今早上喝的就是不一样。
      
      喝完酸梅汤,他抬起袖口刚要往自己嘴上一抹。
      柔琳手里早备好了手帕,先于他的手帮他擦着嘴角。
      胤祯感觉自己嘴巴边上全红了。
      
      “你——别擦了——”胤祯忍着红脸道。
      柔琳仿佛没有察觉他的异常,给他擦干净嘴巴再三检视。因为阿哥们去上课,服装仪表也是一项要务,衣冠不整,肯定要挨老师骂的。
      
      等她擦完,胤祯摸下自己的额头有些烫,急忙起身要走。
      “等等。”柔琳叫住他,叫夏竹提了把灯笼出来。
      走出去到门外,她自己一只手提着灯笼,一只手牵住他的手。
      
      半夜里没灯没火的,路黑漆漆的。给弟弟十四阿哥打着灯笼,免得弟弟摔着了。
      
      这种活儿本来应该底下的人做的。她屋里的宫女和十四阿哥屋里的太监,均很惊讶。
      “公主,奴才来!”
      几个人争着想给她提灯。
      “没事儿。”
      柔柔细细的声线,仿若无骨似的,竟是令那些想来争灯笼的人一个个自动退了下去。
      十四阿哥胤祯的目光仰落在姐姐柔琳的脸庞上。
      不知道是月光或是宫灯的光线打过来,给柔琳洁白无瑕的脸上洒下金色的光斑,仿佛上了一层粉色的珠光粉似的,亮晶晶的。
      姐姐细细长长的眉毛,柔柔如水的眼波儿。
      胤祯望着望着:完了,他脸又要红了!
      赶紧低下脑袋去。
      
      柔琳牵着他的手前往乾清宫。
      姐姐的手,握在他的手掌心上,姐姐手心的皮肤光光滑滑的,手指头纤细如葱。
      胤祯感觉到自己手心热出了层汗。
      
      低头见着地上,光线把他们姐弟俩在皇宫里的土地上拉出了两道斜影。
      胤祯看着那地上的倒影,眼珠子像是定格在了那儿。
      
      前头是乾清宫了。
      柔琳知道按照宫内的规矩,自己不能再过去了。
      她蹲下身,仔细给弟弟的衣服打理好,嘱咐道:“十四阿哥,天热,记得多喝点水。知道十四阿哥为了皇阿玛读书辛苦,但是身体一样重要。”
      “嗯。”胤祯重重地应了声。
      
      当他抬起脚要走,回过头看着她站在那儿一直目送着他。
      胤祯的喉结里滚了下,迟疑的那半句声音终于溢出了口说:“公主请先走。”
      
      听他说到公主两个字时,柔琳一笑,是心里有些惋惜,她是想听他叫她一声姐姐。
      不过不能勉强,因为是在皇宫里,身份不与普通百姓家相同,叫法也不能相同。
      即使如此,柔琳举起手,向他摆摆,示意着他先走。
      
      灯光照着她娉娉袅袅的身影,却宛如她自身发着光,是万丈的柔光。
      胤祯一路走过去,才发现,看着他姐姐的人不止是他一个。
      不知何时起,来上学的阿哥们都发现了柔琳来送他来上学了。
      年纪与他相仿或是比他小的阿哥,看到柔琳牵着他手来的那一刻,没有一个不是看痴了眼的。
      “十四弟,她是谁?”十二阿哥胤祹上前一步问他。
      “五公主。”胤祯答。
      “五公主,莫不是柔琳姐姐?”胤祹说。
      听到胤祹这话,胤祯崩了脸:他都没有能叫她一声姐姐,这个十二阿哥凭啥直接叫她姐姐了。
      话说,他刚才是不是应该叫她一声姐姐的——
      
      站砸他俩身边的十岁少年,一条□□花辫子搭在脖子上,一双烁烁好像猫一样的眼睛望着柔琳越走越远的背影:姐姐……
      
      在这皇宫里,姐姐,妹妹,都仿佛与阿哥们关系不大的。因为公主不上课,公主们并不是和阿哥们住在一块,没有几个公主能和阿哥们一起被生母抚养长大。
      公主们的命运没有比阿哥们好多少。
      有同母姐姐或妹妹的阿哥,和姐妹亲近的日子寥寥无几。
      
      像柔琳这样,牵着弟弟的手送弟弟上学,简直是——估计在这皇宫里史无前例。
      难怪一众阿哥们围着胤祯看痴了眼。
      
      感觉到柔琳这个姐姐挺疼胤祯的。
      几个阿哥有些羡慕地叹气,他们也想有温柔的姐姐。
      
      胤祯从他们众人中间走出去:哼,是我的姐姐,不是你们的——
      
      柔琳送走胤祯后,转身回自己的住所。此处乃乾清宫,康熙帝的地盘儿,据说是后宫女人们都不可以随意逗留。
      走着走着,她好像感觉到一道目光望过来到她背上。
      
      

  • 作者有话要说:  ps:胤禵:我不是来骂姐姐的吗?完,忘了——
    谢谢各位亲的留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