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妹妹的病娇日常(清穿)》宝路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7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胤禟走了以后,老宫女咕哝着:“怎么不向其他人要呢?”
      柔琳啥都不说,找了本书躲在屋角阴凉处坐着。冰需要省着用了,只能是心静自然凉。
      胤禟,拿了冰,朝自己额娘宜妃住的宫殿里去了。
      
      翊坤宫里
      
      宜妃和长子胤祺说着话。
      外头次子胤禟忽然走进来,冲着她喊:“额娘,儿臣给您送冰来了。”
      宜妃和胤祺齐齐看向他,眼里带着惊讶。宜妃问:“你跑哪里去了?”
      “和八哥去骑马了。”胤禟往自己母妃旁边的位置上一坐,让人把柔琳叫人送来的冰糖水放到身旁的案桌上。
      “瞧你这一身汗,也不回自己屋里先换个衣服。”宜妃心疼儿子说,看到有人抬进来冰,道,“我这里够,不用,你挪回自己屋里用。”
      “额娘,不是我的,是柔琳孝敬你的。”胤禟说。
      “五公主?”宜妃眨眨眼。柔琳不是她亲生的,怎么忽然说要孝敬她了。
      
      坐在对面的胤祺看出弟弟的门道,轻咳一声嗓子道:“你四哥气着你了?”
      胤禟不回答自己亲哥的话,转头埋头喝起从柔琳那儿拿来的冰镇糖水。
      经由长子这么一说,宜妃明白了是出了什么事儿,对次子哭笑不得道:“你四哥气着你,你就去欺负你四哥的亲妹子。”
      “额娘,我没有欺负她,她也是我妹子。”胤禟张大着声音为自己辩护说。
      “乖,把冰给柔琳送回去。”宜妃哄哄次子道。
      
      胤禟闷着一张脸。
      冰刚从柔琳那儿拿过来,转身要他送回去,不是打他自己的脸吗?
      不干!
      他就想气着那个人怎么了。
      
      宜妃见他不动,对抬冰的两个太监说:“给五公主送回去,说我这里有,不用了。她的心意,我记着了。”
      “额娘!”胤禟跳了起来,不让两个太监走回去,指挥道,“抬我屋里去,你们不用,我用!”
      宜妃到底是宠这个次子,没说什么,只等胤禟自己气先消了再说。况且在她看来,这个老四胤禛也有错儿,怎么把弟弟气成这样,当哥哥的不得让着弟弟吗?
      
      胤祺摇了摇头晃了晃脑。
      胤禟端着柔琳那碗糖水回自己屋里喝着凉快着。
      
      外面跑进来一个太监对他说:“八阿哥要九阿哥您过去一趟。”
      八哥要找自己,胤禟抬脚就走。
      几个哥哥里头,就属八哥人最好,到哪儿都顾着弟弟妹妹。
      
      来到八阿哥胤禩的阿哥所,胤禟大声喊:“八哥你找我?”
      刚换下骑马装的胤禩转回身,斯文地卷起两截袖管,对他说道:“把冰送回给柔琳。”
      胤禟一惊:“八哥啥时候知道的?”
      “看看你自己做的什么事,九弟。”胤禩语气温柔地说着,哪怕说着弟弟的不是都是那样态度温和,谦谦有礼。很难看出他只是比胤禟大两岁而已。
      
      相比之下,胤禟是像一个没完全长大的孩子,发了小孩子的脾气说:“我做了什么事,我做的好事儿。四哥说自己没做错,我就给他看看,看看他妹子做的和他做的对比看看,是不是他抠门了,是不是他小心眼了。与他借个东西而已,他把祖训都拿出来了训我?!”
      “你四哥那时候是说话急了些。”胤禩走过去,拍拍弟弟敦厚的肩膀,叫人端来水给弟弟喝着消消气。
      胤禟摆摆手道:“我刚喝了柔琳送我的糖水。”
      
      胤禩温和的形象,都似乎忍不住被阿九一逗,笑了起来:“你这个九弟,当人家哥哥的,拿了妹妹的冰,又蹭了人家吃的喝的。”
      “是又怎么了?”胤禟就是胸口里堵着被老四气着的一口气。
      “我陪你过去柔琳那儿,你要是把她那个冰用了,从我这里拿过去一些还给她。”
      
      “八哥!”
      胤禟简直不敢相信,胤禩何必做到这个地步。
      这是干嘛了?非要讨好那个抠门老四吗?
      “我和你说。”胤禩揽着胤禟的肩头往外走,“这事儿是你做的不对。你四哥的事是你四哥做出来的,和柔琳无关。你再怎样,怎么可以变成欺负妹妹去?倘若被皇阿玛知道了怎么想你?赶紧去澄清,说只是和妹妹开的一个玩笑,没啥意思。”
      胤禟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听到自己八哥提到皇阿玛时,是忌惮了下,不再反驳。
      
      两人朝太后住的宁寿宫走去,后面跟着两个抬冰的太监。
      胤禟说:“八哥,等会儿我让我的人抬冰还给八哥。”
      “不用。我的就是你的。”
      听见胤禩这样说,胤禟更是感慨,气愤得拿手抽了下自己大腿道:“瞧瞧我八哥这个气概和四哥那个小心眼。”
      
      柔琳躺在榻上翻着书,翻着翻着,夜色落幕了,有点儿凉快了。
      她打了个呵欠,有些昏昏欲睡。
      小宫女夏竹往外看到了一行人影过来,紧张地喊道:“有人来了。”
      “谁呢?”老宫女从柔琳身边起身走到门口一看,喊,“八阿哥,九阿哥。”
      两个哥哥来了?柔琳揉着自己出眼屎的眼睛,坐起身。
      老宫女急急忙忙给她整整衣服,好让她出去迎客。
      
      话说九哥不是在她这里拿了冰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莫非冰不够?
      柔琳心里想着再不够,把屋里的冰全给胤禟搬过去。
      没想到,走到门口,见两个太监抬着一箱子冰冲她屋里来了。
      
      “这——”老宫女惊讶着。
      “柔琳。”
      
      听这个温玉般的声音,柔琳转头看过去。
      门口的灯笼光照着一张玉质般的少年白脸,
      白里透红的肌肤像那池塘里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瓣儿,散发着与世隔绝的芬芳。
      少年笑的时候,如同杭州西湖里随风扬起的水花儿,
      明亮的,斯斯文文的,似那举着水瓶出水芙蓉的女神。
      
      柔琳听着跟在一旁的胤禟叫了声八哥,才恍然大悟这个漂亮的少年是那个传说中著名的八贤王胤禩。
      “刚睡着了吗?”看着她好像有些愣着,胤禩没有怀疑到柔琳体内是换了个魂儿了,伸出手在她头发上温柔地摸了一摸,轻声问。
      八贤王对谁都是好,随和亲切。
      柔琳点点头,对着他行了个礼,道:“八哥请进。”
      
      这个老四的妹妹,就是和其他皇宫里的公主不太一样。
      很温柔。
      像是一湖水。
      连行个礼举手投足都没有其他孩子被大人教出来的矫揉造作,指尖上泛着好像无骨的柔气。
      
      胤禩愣了一愣。
      想着要不是胤禟忽然出的这一招,他应该是很久都没有和这个妹子说过一句话了。
      毕竟,柔琳是住在皇太后娘娘宁寿宫里唯一的皇室公主。
      平日里只陪着皇太后足不出户的。
      平常哪个皇子皇孙敢随便跑太后的宁寿宫呢。除非像胤禟一样今日气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
      
      于是除了皇室重大节日所有皇子公主必须齐聚一堂时碰上一面,但是在那种庄严肃穆的场合私下要说上话是不可能的。
      不要说他这个非同母亲哥哥的八哥,据说老四平日里想见到妹妹一面一样很是艰难。
      一个皇子总跑太后的宁寿宫,难保连皇上都会猜忌着这个皇子想干嘛。
      
      柔琳在大家的印象里,于是乎,只剩下知书达理几个字。
      都听说她读书多,但是真的是不是多,谁也说不好。
      如果真要论读书多,公主肯定不比皇子。
      皇子是可以跟朝中最好的老师各种大文儒学习,公主没有这个条件。
      
      反正,在大家的心底里,说柔琳好,不都是看着皇太后的面子上给说的,讨好皇太后为真。
      
      胤禩想着这些,再看眼前这个十三岁的女孩,举止间那种别具一格的柔气真叫人吃惊,心头一惊道:之前自己怎么没有发觉?
      
      估计是女大十八变,十三岁的柔琳逐渐要从女孩子变成女人了。
      在古代,女子十三岁是可以出嫁的年纪了。再想阿哥们娶的福晋,十三岁都有。
      
      胤禩想着想着陷入了一丝沉思。
      柔琳亲自给两个哥哥端上茶来。
      胤禩喝着茶,对她说道:“你九哥和你开个玩笑,你心里别过意不去。我说他了,他知错了。”
      
      胤禟别过脸哼一声。
      
      柔琳看出了些什么,不动声色,答着:“我这个屋里凉快,其实冰不用。九哥今日为了皇阿玛和朝廷练骑术,满身大汗,柔琳也做不了什么可以帮到哥哥的忙。”
      
      听完她这话,胤禟生气的脸突然变红,有些羞愧起来。
      胤禩温文的笑声响了起来,戏笑道:“你九哥要脸红了。”
      
      胤禟举着袖管给自己脸上扇扇风,吃惊的眼神往柔琳脸上瞥了下:这个妹妹貌似也没有那么蠢的。
      
      外头一阵风过来,院子里又出现了一行提灯笼走来的人。
      老宫女惊讶着今晚上来的客人真多,走到门口再细看一眼大吃一惊:
      “四阿哥!”
      
      亲哥哥来了。
      柔琳愣了一愣。
      
      四阿哥胤禛来妹妹这里确实次数不多,难怪这里的人都很诧异。
      坐着的胤禩和胤禟均站了起来整理衣冠。
      柔琳跟随两个哥哥走出门。
      
      给四阿哥在前头提着灯笼的苏培盛停下来脚步,喊一声:“奴才拜见八阿哥、九阿哥、五公主。”
      “四哥。”胤禩向胤禛抱手作个揖。
      胤禛的眼神从他温和谦谦有礼的面孔上扫过,落到了站在他后面的胤禟脸上。
      胤禟登时一个兵荒马乱,退后一步差点自己绊着自己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四爷:老九,你——
    ————
    居然有人留言了,受宠若惊——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