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学第一天就对校草告白是否做错了什么》岫青晓白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30 19:41: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04 ...

  •   chapter 04
      
      医院。
      白墙白色天花板,日光灯和窗户外透进来的日光都白晃晃,唯一颜色不同的是悬挂在墙壁上的电视屏幕,没开机,黑漆漆的,和周围形成鲜明对比。
      谢翡坐在床上,和顾方晏四目相对。
      
      “虽然但是,你怎么在这?”谢翡刚醒,假性发情的症状已经完全缓解,但他四肢还是有些无力,说话语速很慢,神情透出点儿恍惚茫然。
      顾方晏倚着墙,挑挑眉道:“当时那情况,你直接倒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给你下了药。”
      好巧,我也是这么以为的。谢翡暗地里腹诽,不过表面上还是维持住了礼貌:“谢谢你送我过来。”
      “不谢,既然你醒了,我就……”
      顾方晏抬腿想往外走,这时候,医生拿着一份检查报告,大步流星走进来:“25床病人醒了?正好,跟你和你家属说说情况。”
      
      家属?我和他很有兄弟相?
      谢翡瞥了顾方晏一眼。
      后者也因医生的出现,生生顿住脚步。
      
      医生根本不给他们眼神交流的时间,直言道:“病人曾因信息素紊乱在我们医院住过一段时间院,对吧?”
      谢翡不由蹙眉:“复发了?”
      “这倒没。”医生摆摆手,“我和你之前的主治医生简单开了个会。你的体质出现了一些变化,具体表现在Omega腺体对抑制剂的抗性上。你晕倒,也是这个原因。”
      “你现在,信息素抑制阈值激增,对抑制剂的抗性很高,市面上所有的抑制剂都对你无效,不仅如此,还会出现四肢无力、恶心想吐、昏迷休克等副作用。也就是说,要想安全无痛地度过发情期,必须通过Alpha协助。”
      
      通过Alpha协助度过发情期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谢翡感到窒息,他盯着医生手里的报告看了会儿,转头对顾方晏说:“家属,快掐我一下,我怀疑我在做梦。”
      顾方晏乍然听见这种病情,出于礼貌应该回避,但目前状况不太允许,只能别开脸,听到谢翡这声“家属”,瘫着脸看回去,“你没有,这是真实的。”
      
      “没办法治疗吗?”谢翡把视线挪到医生脸上。
      医生:“目前还没研究出针对这类情况的治疗方案。”
      说着推了推眼镜:“你现在处于向成熟期过度的发育期,发情期并不固定,建议每月做一次体检,根据身体情况提前做准备。就是这些,现在可以办理出院了,回家后记得把这件事告诉给你们父母,并且千万不能使用抑制剂。”
      
      医生把手里的报告递给谢翡便离开。谢翡坐在床上,盯着地板思考人生。他呢喃:
      “都9102年了,为什么Omega还要跟动物一样发情。”
      “发情期是人该经历的吗?当然不是。”
      “Beta就不发情,也不受别人发情影响。我为什么不是Beta?我要是个Beta该多好……”
      
      顾方晏看他这副傻样,没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醒醒,别做梦了。”
      谢翡不为所动。
      
      “我先走了。”顾方晏收回手,看了眼手机,转身朝外。
      
      “等等!”谢翡终于把自己从思考人生的状态里□□,对顾方晏伸出尔康手。
      “嗯?”
      谢翡认真脸:“顾同学,在走出这间病房前,我们希望我们能该签一份保密协议。”
      继而平举手掌,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威胁:“如果你把今天在这间病房里听见的事情泄露出去……哪怕说出去半个字,你都将成为我刀下的亡魂。”
      
      顾方晏转着手机,微眯眼道:“我记得某些人,昨晚上拿着喇叭在天台上念诗。”
      “这不冲突。”谢翡说得理直气壮面不改色,“夫妻都能相互坑杀,何况我们现在处于我单箭头喜欢你的阶段。”
      
      这并非顾方晏第一次被人当面说喜欢,但这种语境还是第一次,他忽然觉得夏路说得很对,谢翡的确有点意思。
      他有点儿想笑,不过绷住了,看着谢翡淡淡道:“我不会说出去。”
      但谢翡很坚持:“签保密协议。”
      顾方晏看着他,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谢翡可能立刻提刀过来,只能点头:“……好。”
      
      顾方晏把谢翡的书包一并带来了,挂号、办手续需要用到的身份证就是在里面找到的。谢翡从里面拿出纸和笔,上网找了个模版,抄了两份,然后捏出一支红笔,叮嘱顾方晏:“签完字后要盖手印,不过没有印泥,我们就拿红墨水将就一下。”
      “……”顾方晏,“行。”
      
      顾方晏和谢翡签完“保密协议”就离开,谢翡慢条斯理去给自己办出院。他在这里住院一年,对周边很熟,挑了家比较喜欢的餐馆吃完中午饭,回学校刚好踩着上课铃。
      语文课,老师比较随和,谢翡在桌上堆了一摞书,借此遮挡,把手机放到桌面上。
      他昨天就把那个失恋者联盟群屏蔽了,但架不住群里的人艾特他。最疯狂的时候他昏迷着,没注意到,经过一上午的沉淀,艾特隔几十分钟来一次,跟报时鸟似的,他有些犹豫要不要直接退群。
      
      谢翡手指在屏幕上横向滑动,“标记已读”和“删除”两个选项不断出现又消失,突然的,一条新消息跳出来,是班上某个同学发的。
      “大课间校草过来帮你拿包,然后你们俩消失了一上午的事,被校霸认的那个妹妹知道了,估摸着要喊人来堵你,你晚上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儿,千万别落单。”
      
      这年头还兴认妹妹?
      谢翡回了句谢,没怎么放在心上。
      
      抑制剂的副作用还在,整节课,谢翡都昏昏沉沉的。打了下课铃不久,班长来到他座位前:“谢翡,敏姐找你。”
      “啊?”谢翡抬头,下一秒想到可能是因为上午不在学校的事,又“哦”了声。
      
      办公室里老师不多,陈敏让谢翡坐在旁边,没有预想的严厉询问,她态度很温和:“上午去哪儿了?”
      谢翡:“医院。”
      陈敏早料到,点点头:“下次遇见这种情况,记得提前跟老师请假。”
      “嗯。”
      办公室里光线明亮,男生坐在凳子上,眼睛轻垂着,脸上看不见血色,连唇都有些发白,看得陈敏很心疼:“我看你脸色还是不好,医生怎么说?”
      “就是中暑,医生让我多喝热水多锻炼,少吹空调。”谢翡弯起眼,笑得很有礼貌。
      
      陈敏又问了他一些相关的事。谢翡起身离开前,蹙眉犹豫了一阵,问:“陈老师……你联系我家长了吗?”
      “联系过,但你爸爸没接电话。”陈敏说。
      意料之中的答案,谢翡“哦”了声。
      “如果还是不舒服,别强撑,可以请假回家。”
      “谢谢老师。”谢翡又笑。
      
      谢翡睡了一个下午加晚自习,放学后,尤琛听说了一些传闻,执意送他出学校。
      一中门口就是公交车站,等车的学生很多,但尤琛并不放心,单方面做主把谢翡的交通工具换成了出租车。
      
      临江这个城市,除了半夜三更和年节,其余时间没哪一刻不堵,谢翡回家的时间和昨天没什么区别。
      家里可移动的活物依旧只有定时启动的扫地机器人,这傻子还撞了墙,卡在角落里出不来。谢翡过去解救它,跟在它后面慢吞吞走。
      不过并非所有的房间,谢翡都会跟进去,他只在客厅、饭厅、厨房和自己的卧室遛弯。
      
      倏然之间,门口传来声音。
      女人、男人还有男孩的说话声,接着一声“滴”,门上的密码锁开了。
      
      男人和女人本来都在笑,但看见站在客厅里的谢翡,立刻收了声。
      最先进门的是那个男孩,十一二岁,身后背着个琴盒,一见谢翡就笑,非常刻意:“哥哥,我参加完比赛回来了。”
      谢翡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没作声,拿着手上的可乐转身。
      
      “你弟弟拿了二等奖。”
      谢翡上次拍的CT片还丢在门口鞋柜上,男人直接将手里的购物袋压上去,沉着眉换鞋、走进客厅,“老师说,和第一名的差距在琴上。反正你现在不拉琴了,就把你那把给弟弟吧。”
      “想要琴啊?”谢翡笑起来,漫不经心,“那把既是名琴又是老琴,市场价50万。看在亲戚的面子上给你打个九折,45万,给钱我就卖。”
      男人立刻黑了脸,谢翡又是一声笑,笑完直接回去卧室,啪的一声反锁门。
      
      卧室顶灯柔亮温黄,窗户玻璃映出谢翡那张漂亮但没什么表情的脸。
      他盯着自己看了两秒,走过去拉上窗帘。
      飘窗上堆着各种游戏机,最边上竖着一个深黑色琴盒,谢翡轻轻碰了它一下,转身拿出一台Switch,选了个游戏戴上耳机。
      
      那把琴是母亲留给谢翡的。
      谢翡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离异,前几年母亲去世,他现在跟着父亲,但论感情,还没有和那傻子扫地机器人来的深。
      谢锋明他二儿子也学小提琴,问谢翡要那把琴也不是一次两次,谢翡从来都是冷笑。
      
      他沉迷游戏至深夜,第二天理所当然起晚了,到学校的时候刚好第一节课下课,开始大课间操。
      他没凑这个热闹,借了前桌的笔记,补昨天落下和刚才的课程。
      教室里就谢翡一人,他不紧不慢抄着《琵琶行并序》的注解,倏然之间,掩上没锁的后门被人哐当一脚踹开。
      来的有两个人,身高都不高,一个瘦得像猴,一个皮肤特别黑。
      
      “谢翡是吧?”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教室,黑皮坐到谢翡斜后方那张桌子上,翘着腿问。
      “校霸那个妹妹喊你们来的?”谢翡想起昨天收到的那条提醒,转着笔抬头。
      
      “看来你很清楚自己做过的事。”黑皮冷笑,“敢和金姐看上的男人勾勾搭搭,活腻了。”
      “哦,年贵妃和年羹尧的戏?没想到甄嬛传能演到学校里来。”谢翡一脸感慨,说着说着,露出疑惑的表情:“就是不知道两位在宫里是个什么地位,贵妃娘娘的打手太监?”
      
      瘦猴被这话激怒,眼一瞪,三步两步来到谢翡面前:“你他妈——”
      黑皮拍了拍瘦猴肩膀:“学校里不方便办事。”他尚且有几分理智,接着转头对谢翡说:“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晚上八点一刻,来……”
      
      谢翡笑了声:“你们这么讲礼貌的吗?打架还约时间,放学后小树林见?”
      说着他站起来,把笔丢到桌上:“我看别挑时间了,就现在吧。后面的监控没开,地点也别选了,就在这里。”
      
      话音落地,他快准狠出手,抓住黑皮的手臂,把他一下子从桌子上扯下来,再飞快绕到身后,对着他腿弯一踹。
      黑皮吃不住力道,咚的一声跪地,旁边的瘦猴赶紧来帮忙,谢翡按住他肩膀,用巧劲儿往下一拽,帮他脱了个臼。
      再踢了他的腿一脚,让两兄弟滚到一起。
      
      操场上。
      千人跑圈的环节结束,各班站好队列,整整齐齐跳起僵尸舞。夏路站在倒数第二,兜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好奇心趋势他放下双手,点开那个几分钟内刷了几百条消息的微信群。
      紧接着一声卧槽。
      “林旭君那两个跟班去10班了,好像是要教训小谢!”夏路转身扯住顾方晏胳膊。
      
      顾方晏垂眼:“谁?”
      “林旭君,就高三那个校霸!不过去的是他的跟班。”夏路翻了个白眼,“准是他那个妹妹搞的鬼,这女的是傻逼吗?谢翡中暑昏过去了,当时你正好路过,你送他去医院不是很正常?要我路过我也这么做!”
      
      Omega假性发情时溢出的信息素不至于让整栋楼都受影响,当时大课间,三楼靠近洗手间那边就顾方晏一个人留在教室,所以谢翡的状况,只有顾方晏清楚。
      昨天上午他不在学校,夏路发微信过来问,他扯了这样的借口回复,夏路对此深信不疑。
      
      顾方晏眉心几不可闻蹙起:“谢翡在教室?”
      “群里是这样说的。”夏路说,“噗,他们说以前你谁都不理,所以后宫一片平静,现在突然出现一颗吸引你注意力的石子,就有傻逼发疯了……”
      “要不要管?不管的话不就给那傻逼女的长了脸,指不定以后以正宫自居。再说谢翡还生着病呢!这事到底是因为你,谢翡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Omega,现在一定很害怕!你不去不是人啊!”
      顾方晏表情很淡:“话都被你说完了。”
      夏路:“那还不快走!”
      
      两个男生并排走向操场门口,遇到检查纪律的值周生,对方愣是没敢拦。
      他们很快回到三楼。
      高二10班后门大敞,顾方晏先一步进去,没想到教室里三个人,就谢翡一人站着。
      
      瘦猴靠着桌腿,一脸不敢相信:“卧槽!我被一个Omega打了!妈的,我一个Alpha,被Omega打了!”
      黑皮仰头看着谢翡:“哥们儿……不不不爸爸!您以前混哪片的?还收小弟吗?”
      
      那个预料中应该“弱小可怜又无助”的Omega嫌弃地“啧”了声,余光瞥见教室里又进了人,撩起眼皮看过去,先是一愣,旋即笑起来:
      “哟,皇上您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皇上:看来我不用来了
    我想,肯定没人猜到我会在怂小谢进医院后搞签保密协议这种剧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