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拾骨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8-02 21:28: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回到古代当书生18 ...

  •   其实杜颐南找邵宴还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听七皇子孟珉提了一句,说邵宴为了烧制瓷器挺辛苦的,甚至几天都没合眼。
      
      杜颐南关心小师弟,知道他最近两天要回来,所以叫过去问问,关心一下。
      
      “听闻你那玉骨瓷烧制成功了?”看着府里的大夫给邵宴把脉,杜颐南问道。
      
      “嗯,这段时间的工夫总算没白费,玉骨瓷烧制的很成功。”邵宴道。
      
      他虽然没有跟杜颐南说过他烧制的是玉骨瓷,不过也没有要瞒着的意思,再加上那瓷器工坊本来就是孟珉的,所以对于杜颐南知道邵宴也并不奇怪。
      
      “也幸亏成功了,不然老爷子都该着急了。”杜颐南瞪了邵宴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没等邵宴开口,大夫已经把完脉了。
      
      “大夫,我师弟身体怎么样?”杜颐南问道。
      
      “邵公子身体没什么问题,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休息不足外加饮食不规律所以有些气血有些亏损罢了,不过公子底子好,因此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这段时间好好休息补补就好了,连药都不用喝。”那大夫道。
      
      “这就好!”杜颐南松了一口气道。
      
      “多谢大夫了。”邵宴无奈,跟大夫道了声谢。
      
      “听七皇子说,你几天几夜没合眼?”送走大夫,杜颐南瞪了邵宴道:“你说你这么拼命做什么?老爷子已经喝了你的拜师茶了,那所谓拜师宴也就是个过场而已,只要你有心,哪怕只送一张纸老爷子都高兴。他老人家什么没见过,什么都不缺!”
      
      “我知道老师和师兄关心我,只是能拜在老师门下已经是我的荣幸了,若是在拜师宴上连像样的拜师礼都拿不出来,岂不是连累老师跟着我丢脸。师弟我别的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偶然间得到的几个配方还算得上珍贵,自然要倾尽全力一试的。”邵宴轻笑道。
      
      “你呀!”杜颐南抬手指了指邵宴,叹道:“老爷子之前都已经给你准备好拜师礼了,只是听说你要自己烧那什么玉骨瓷,这才没跟你说。如今听说你为了烧个瓷器几天几夜没合眼,心里难受着呢。”
      
      “我知道老师关心我,其实熬夜不算什么,师兄你也知道我出身农家,虽说没怎么下过田,可身体比一般人好多了,两天不睡罢了,算不得什么的。”邵宴心里一暖,随即笑道。
      
      “这话你去跟老爷子说吧。”杜颐南听大夫说了,自然知道邵宴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心里也放下了不少,摆手道。
      
      邵宴自然是要去老爷子那走一趟了,尽管心里做好了准备,但真正面对杜老爷子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的。
      
      不是说老爷子和杜颐南小题大做,这个世界条件本就比不得现代,人的身体素质也普遍比较差,特别是那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书生,更是弱鸡的很。
      
      君不闻每一届会试都有很多因为身体太弱连几天考试都坚持不下去的书生,其中很多人甚至文采极佳,然而却被身体拖累只能止步会试。
      
      其中有很多人就算是勉强坚持下来了,出来也要大病一场,甚至就此一病不起并且一命呜呼的也大有人在。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邵宴一个看起来就相当文弱书生,跑去瓷器工坊忙活了十多天,最后还熬了几天几夜不合眼。
      
      就这工程,换了个体弱一点的,半条命都下去了,当然大多数人根本就坚持不下来,这怎么能不让杜老爷子担心。
      
      其实就算是换了原身过来,也肯定是做不到的。但邵宴不同,他灵魂因为契约的关系本来就被主神不断强化,再加上如此每天都在修炼精神力锻炼法,就算有世界等级压制,他的身体仍旧受了很大的影响,就算比起习武之人也丝毫不差。
      
      若不是因为这样,邵宴也不敢这么折腾。
      
      不过这些不论的杜老爷子还是杜颐南,包括七皇子都不知道,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忧心。早早就叫了大夫等着,邵宴一过来就把脉,生怕他有什么不对。
      
      杜老爷子早在大夫诊断过后就知道邵宴身体极好,累了这么多天,连药都不用喝,高兴地同时,对邵宴那是更加严厉了。
      
      老爷子不愧是被当今皇上奉为帝师的存在,口才那是不用说了,就算是骂人也是引经据典,说了足足一个时辰都不带重复的。
      
      而作为被骂的对象,邵宴只能可怜巴巴的低着头挨训,连反驳都不敢。直到杜颐南感觉邵宴被教训的差不多了跑过来救人,老爷子这才停下来。
      
      不过看坐在那喝茶的老爷子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邵宴难得的苦了脸,他觉得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怕是不会好过了。
      
      果然,临走的时候,杜老爷子让邵宴每天都道杜家一趟,除了跟着杜老爷子学习外,每天都会被老爷子训上个小半个时辰,直到拜师宴前一天老爷子放过他。
      
      老爷子训起人来可是厉害的很,杜颐南只敢偶尔来救救人,便是七皇子孟珉过来的时候也都要小心翼翼的,毕竟老爷子那可是连当今皇上都敢训的主。
      
      拜师宴前一天,邵宴和邵义拿着之前按照留香墨、玉骨瓷茶具量身定做的木盒到小库房去准备拜师礼。
      
      “五儿,老爷子身份那么尊贵,我们就送点瓷器、留香墨能行吗?”邵义看着邵宴将一套精致如冰似玉的茶具小心翼翼的装进木盒中,有些担忧的问道。
      
      来京城这么久,邵义早就弄清楚杜老爷子的身份地位有多高了,这段时间一直因为拜师礼的事情忧心。
      
      “义哥你不用担心,不论是顶级的留香墨,还是这玉骨瓷都只有我这里有,虽不能称得上独一无二,却也是珍品,足够了。”邵宴笑着安慰道。
      
      “可这不就是瓷器吗?”邵义对瓷器什么的并没有什么了解,在他看来,就算再怎么漂亮,也就是土烧的而已,也比不得那些金银玉器。
      
      “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这玉骨瓷的奇异之处。”邵宴闻言,拿起一个玉骨瓷的酒盏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