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的沙雕光环》涩青梅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1-21 08:20: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装潢奢华又雅致的西餐厅内,轻快悠扬的钢琴声漫泻其中,稀稀散散的几桌客人错落其中,绝大部分客人的表情都是闲适的,使得整个餐厅都透着一股子冬日的慵懒来。  
      
      顾潇潇选了一个靠窗的桌位,把刚脱下的外套递给服务生之后,就自己快一步拉开了椅子,拒绝了霍知瑾的绅士风度。
      
      霍知瑾挑挑眉,倒也没表现出什么尴尬,缩回替自己拉开了椅子,落座前,把整个餐厅扫视了一圈,收回视线时,正好看到顾潇潇身后那一桌的男女正腻在一起拥吻——场面稍稍让他有些不适。
      
      短暂的神色微变之后,他又恢复了自然,坐了下来,瞥了一眼正低着头看菜单的顾潇潇,不期然地看到了她那微蹙的柳叶眉以及柳叶眉下那双垂着的丹凤眼。
      
      平心而论,是个美人儿。
      
      不过……
      
      霍知瑾很快收回思绪,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柠檬水润了口,“顾总,您第一次约我就约在这么……嗯,让人遐想的地方,我倒要怀疑你是不是对我别有所图了?”
      
      “啊哈?”顾潇潇是真懵了一下,但霸道大佬的人设不允许她过多地表现出其他女人的娇态来,所以她很快又冷了脸,挑眉看向霍知瑾,“如果你的别有所图是「我想你死」的话,那大约是的吧。”
      
      “顾总可真会说笑。”霍知瑾笑容未变,用眼神点了点坐在他们周围的几桌顾客,在顾潇潇跟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时,他一边用手轻叩着桌面,一边轻哼着流泻在餐厅内的《致爱丽丝》这首钢琴曲,然后才笑着道:“我赶打赌,这里面的客人除了咱们,其他人就算不是情侣,也是正走在情侣路上的人。”
      
      顾潇潇身子微微僵了那么一下,自从她把G城酒楼最好的厨师高薪聘去顾氏食堂了,她约合作伙伴都是约在自家高大上的食堂,对外面这些酒楼餐厅还真不太熟。今日只是不想在“奸夫”面前输势,她才挑了这么一家看起来高大上的餐厅,哪知这家餐厅竟然是这种调调?
      
      顾潇潇心中虽尬,但看向霍知瑾时,神色依旧端得高冷,冷红色的唇勾了勾,“动物若是到了发情期,便不会分地点场合发情了。霍总,这春天还没到了。”
      
      大约男人对美丽的女人有着天生的包容力,虽然霍知瑾更多的是把眼前强势的女人当劲敌,但并不反感,相反对她的自信和骄傲反而带着几分赞赏。
      
      是以,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冒犯到,反而饶有兴致地打趣了回去,“有位大诗人不是说过吗?冬天到了,春天还远吗?”
      
      顾潇潇的手微微紧了紧,又重新看向霍知瑾,女人的直觉向来不会错,尤其是在觉察情敌时的直觉——这个男人,是个强敌。
      
      那在强敌面前,那些拐弯抹角或是冷嘲热讽都没有太多意义。顾潇潇把手中的菜单推了过去,索性就开门见山了,“霍先生孤身一人回国开辟战场,我可否问一句,霍先生是图什么吗?”
      
      霍知瑾修长的手指在菜单上一连点了三下,确认服务员都记下了之后,合上菜单,这才好整以暇地看着顾潇潇,“看来顾总对我的事知道的还挺多,不过,顾总对我的所图不是知道吗?”
      
      这在顾大佬看来,无疑是挑衅。
      
      若是以顾大佬本来的脾气,这会该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了,但面对温文尔雅的情敌,顾大佬觉得自己不能输势,对方温文尔雅,那自己就一定要更加优雅大方。
      
      于是,顾大佬莞尔,“年轻人有激情是好事,不过,在我的地盘,我还是劝霍先生学会知难而退。”
      
      “那可如何是好?我这人就爱迎难而上。”
      
      顾大佬深吸一口气,“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也没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啧啧,霍先生可真是一副不太聪明的亚子了。”
      
      听冷艳美人嘴里吐新潮的网络词儿,这感觉还真是别致。霍知瑾忍俊不禁,“顾总可真是个妙人儿。”
      
      谈判桌上,最恼火的敌人就是这种四两拨千斤的了。
      
      顾大佬装不下去了,手中的刀狠狠地插在霍知瑾面前刚上来的点心上,“乔简漫,我的女人,我劝你不要生出什么非分之想,不然日后下场,你,就有如此糕。”
      
      霍知瑾眨了下眼,笑意渐渐敛去,“既然顾总打开天窗说亮话,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是喜欢简漫,也一直想娶她为妻,但如今她是你的妻子,若过得好,我自然会祝福她。如若过得不好,我也不介意与顾总一较高下。”
      
      “霍先生还真是一个温柔的人。”顾潇潇冷笑,收回自己的餐刀,又优雅地用纸巾擦了擦,“我觉得霍先生现在就可以回到你的大洋彼岸去了。”
      
      霍知瑾也拿起餐刀擦了擦,“据我所知,顾总和简漫的婚姻快走到尽头了吧?”
      
      顾潇潇手中动作一僵,心里千头万绪飘过,再次开口时,依旧是高冷的霸总,“我竟不知,霍先生具有狗仔的潜质?”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那我打赌,霍先生从前得不到的,往后定然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咱们拭目以待。”
      
      一来一往,这位“奸夫”都应付自如,顾潇潇何曾吃过这样的瘪,这顿饭自然是不欢而散,离去时更是闷了一肚子气。
      
      闷着气没处发,她就想找几个人出来浪一浪,结果打了几个电话都被人拒了,她愈加气恼,开着她这招摇的豪车漫无目的地晃悠了一圈,又鬼使神差地回到了丈母娘家。
      
      在门口正犹犹豫豫间要找个什么借口时,就眼尖地看到乔简漫从里面出来了,她这下也不犹豫了,立马下了车,“你要去哪?”
      
      “潇潇是来接漫漫的吧?”乔老夫人许是送人出来,听到她的声音,率先接了话。
      
      顾潇潇没做声,只是看着乔简漫,语气也跟着缓了下来,“你现在回家吗?”
      
      “我要先去买个东西,晚点再回家。”当着自己老母亲的面,乔简漫不好冷酷到底,不冷不热地应了话,睨了顾潇潇一眼,又耐着性子补充了一句,“你先回去吧。”
      
      顾潇潇没应,过了一会,才道:“你要买什么,我陪你去。”
      
      “不用。”乔简漫也憋着一肚子起,现在压根就不想和她共处一室,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不用什么?你没开车,让潇潇带你去,不方便?你这孩子真是的,人家潇潇日理万机,特地抽空陪你,你还不乐意了。”
      
      顾潇潇还来不及发火,知情识趣的乔老夫人就赶紧替她训上了。
      
      自己老母亲的话,作为乖乖女的乔简漫还是听的,不情不愿地走向了顾潇潇的车,拉开后座就坐了上去,“那就麻烦顾总了。”
      
      顾潇潇眉目微动,然后和丈母娘告别,就利落地上了车。
      
      车内一片沉默,直到看不见身后的大院了,顾潇潇才率先开了口,“你要去哪里,买什么?”
      
      “回家。”
      
      顾潇潇瞬间压不住气了,“乔简漫,你什么意思?”
      乔简漫慢条斯理地回怼了过去,“顾潇潇,你今天又是什么意思?”
      
      “呵!我还没对你那青梅竹马做什么了,你就这么沉不住气了?”
      
      “顾潇潇,你永远都是这样……”虽然早就对人失望透顶了,但乔简漫心中还是不可遏止地生出一股无力感,“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很快就是桥归桥,路归……啊……”
      
      一个急转再加一个急刹车,没有一点点防备的,乔简漫的身体猛烈地晃动了一下,额头也撞了一下,这突如其来的恐惧让乔简漫也彻底失态,“顾潇潇,你有病啊?”
      
      “不用装的那么委屈。”顾潇潇面无表情地转头看着她,在看到对方抬手揉额头时,她下意识地伸出了手,但很快又缩了回来,随即别过头,犹豫了两秒,还是把那牛皮纸袋拿了出来,把里面的照片一股脑地扔在了乔简漫身上,“离婚是你的早有预谋吧?”
      
      乔简漫只觉莫名其妙,顺手捡起掉落在自己大腿上的照片,待看清照片上的人时,她的眼睛微微一缩,一字一句道:“顾潇潇,你派人跟踪我?”
      
      顾潇潇没理会她的话,而是看着她手里的那张照片,微垂的凤目里带着不让人察觉的期待,“乔简漫,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解释?”乔简漫笑了,捏着照片晃在顾潇潇的眼前,“顾总这不是都眼见为实了吗?还要我解释?”
      
      “乔简漫,我们还没离婚了。”
      
      乔简漫把照片砸在了她的脸上,撩了一下那头栗色的大波浪卷发,“顾总千万不要跟我说,你现在后悔了,不想离婚了。”
      
      顾潇潇瞪大眼睛看着她,仿佛不认识眼前的人一样,她们结婚五年了,在她的印象里,她的妻子温柔娴静,但眼前这个女人,牙尖嘴利的刻薄,可偏偏又带着几分风情万种的冷酷,让人一时有些爱恨不能。
      
      “怎么可能。”她骄傲惯了,脑子还来不及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理不清,嘴已经脱口而出了。
      
      “那就好。”乔简漫笑了一下,垂眸,笑意又缓慢淡去,又重复了一遍,“那就好。”
      
      后一句比前一句低沉,拖长的腔调恍若叹息,顾潇潇听出了点其他的意思,她唇瓣蠕动,踟蹰着要说点什么,可最终出口地却又是冷嘲热讽,“和我离婚,你以为人家还会那么宝贝你?乔简漫,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后悔了,我还能……”
      
      “顾潇潇,你贵人事忙,离个婚抽不出时间没关系,离婚材料我都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民政局见。”
      
      乔简漫的打断,对顾潇潇来说,无疑是盆冷水,胸口憋的快爆掉,握着方向盘的手攥的发白,隔了好一会,她才咬牙切齿道:“好。”
      
      乔简漫也攥紧了手,随即仰起头,静默片刻,“既然都决定好了,那咱们也别耽误时间,今天周五,下周一就去把婚离了吧。”
      
      顾潇潇黑着一张脸没有说话,车内的气氛诡异地安静又沉重,稍许,她才启动车子,平稳地开向了顾家老宅。
      
      她是顾老爷子的老来女,顾家名副其实的掌上明珠,她出生的那一刻起,顾老爷子就对着顾家众人宣布,这套如今价值两个亿的仿园林式的老宅就是属于这个掌上明珠的。
      
      如今,顾老爷子八十有二的高龄,自顾潇潇接管顾氏,为了方便搬出去住之后,老宅就更显冷清,顾老爷子就耳提面命地让这个幺女周末必须回家陪他这个老头子。
      
      老爷子年岁大了,虽然看着还是个硬朗的老头,但岁月还是掏空了他的底子。
      
      对这样一位老父亲,这对妻妻还是会照顾一下的,下车之后,两人就十分有默契地调整好了情绪,就当先前的争锋相对不存在过,和和气气地一起进了屋。
      
      顾大佬是个大忙人,虽然是周末,但也并不得闲,因此周末同处一个屋檐下,小两口还算相安无事。
      
      大约是在老宅相安无事地相处了两天,两人都有些沉迷在和谐的假象中,周日晚上吃过晚饭的回家途中,两人还难得心平气和地聊了些趣事。
      
      自打半个月前提出离婚之后就没有好好相处过的两人在约好去离婚的前一天,反而迎来了一次大和谐,包括在老宅都是偷偷摸摸分开睡的两人当天晚上还睡在了一张床上。
      
      气氛该死的暧昧。
      
      身旁熟悉的女人香在禁欲了半个月之后,显得更加撩拨人心了,顾潇潇有些蠢蠢欲动,被子下的手小弧度地动来动去,最终在越来越激荡的心跳中终于豁了出去,拉住了旁边的手。
      
      乔简漫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但并没有躲开。
      
      顾潇潇心中暗喜,又慢慢靠近了点,温热的纯【这个字,你们懂的】有意无意地在乔简漫的耳畔四周擦拂而过。
      
      这是乔简漫最敏感的地方。
      
      这种撩拨,对早已食髓知味的女人来说,十分要命。
      
      几个回合下来,乔简漫就有些受不了了,“你干嘛呀?”
      
      刻意压抑着某种情绪的声音更加引入遐想,顾潇潇趁势翻身,半压着小娇妻,声音又高冷,又带着几分轻佻的痞气,“你想要我干嘛?”
      
      一如既往的闷骚傲娇做派。
      
      乔简漫打开了她的唇,“我困了。”
      
      “呵,你哪次不是这样嘴硬?”
      
      乔简漫:“……”
      
      顾潇潇又偷偷摸摸地开始动手动脚。
      
      气氛正浓,乔简漫原本想半推半就算了。
      
      然而,顾潇潇却不知怎地,就心生感慨了一句,“你明明就舍不得离开我,为什么要跟我说离婚?你说我们好好的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这句话犹如一道晃眼的闪电,径直劈下来,乔简漫的那点意乱q迷立马消散,她一把就推开了顾潇潇……
      
      

  •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19-11-13 09:48:02~2019-11-15 23:53: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三思而后行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慕琳达、公园不管饭、小栗子、旺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郎君 14瓶;可乐鸡翅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