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的沙雕光环》涩青梅 ^第1章^ 最新更新:2020-01-08 23:35: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顾总又发飙了。
      
      公司最受顾总器重的陆总都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时,这位素来以温润笑脸迎人的陆总都丧了。
      
      此刻,时钟已经走过12这个数字了,要是以往,这个时间点的顾氏上下应该是在楼下的食堂齐聚一堂的。
      
      然而,今天大家都不太敢,尽管早已习惯了这个点投喂的众人都饥肠辘辘了。倒也不是有人禁止他们去吃饭,主要是总裁办公室里的那位大佬今天的气压太低了,他们害怕。
      
      为了不被这位大佬的无名火殃及到他们这些可怜的池鱼,他们只好小心翼翼地献着谄媚,营造出一副“看,大佬,我们在努力工作。”的假象。
      
      十二点四十五分,总裁办公室的门终于传来了响动,躲在文件和电脑后面偷吃东西的小姑娘们赶紧把东西扔进了垃圾桶,挺直背坐好,双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高跟鞋的鞋跟和地面每亲吻一下,就发出一阵扣人心弦的”哒哒“声。今日的“哒哒”声十分急促激烈,从未有过的急促激烈,让听到的人愈加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直到这声响远去了,坐在办公桌前的众人才敢抬头往总裁电梯看过去,看着载着大佬疾驰而下的紧闭电梯,众人俱是拍着胸口呼气:
      
      “我艹,终于活过来了。”
      
      “女魔头今天太恐怖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得了吧,她哪天不恐怖。”
      
      “嗨,以前发飙,好歹还有陆总给咱们打个圆场,瞧瞧今天,陆总都丧了。”
      
      “心疼我们Eva小姐姐……”
      
      “心疼我们Eva小姐姐……”
      
      “……”
      
      与此同时,这位众人口中被心疼的Eva小姐姐正小心翼翼地跟在大佬身后,猝不及防地一连打了两个喷嚏,随着大佬的一个侧目,她又赶紧捂着嘴,硬生生把即将出口的第三个喷嚏压了回去,“顾总,对不起,我失态了。”
      
      “有病去治病。”大佬正眼都没甩她一个,把手伸向了她,“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
      
      “啊……好的。”Eva赶紧会意,把手里的提包小心翼翼地挂在了大佬的手心上,“顾总下午是有什么其他……”
      
      “离婚。”大佬接过包,就翻出墨镜戴上,甩给她咬牙切齿的两个字,然后拉开车门上车,像一阵风一样地消失在了Eva的眼前。
      
      Eva在风中凌乱了好一会,才掏出手机给今日那位被骂得狗血淋头的陆总打了一个电话,“陆总,冒昧问您一声,您今天是为什么被顾总骂了吗?”
      
      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受伤,“我能说,顾总骂我,是说我笑起来难看吗?”
      
      “啊?”Eva以为自己听错了,斟酌了几秒,又谨慎措辞:“陆总,您今天是不是会错顾总的意了?”
      
      “我还没到耳背的程度。”电话那边的男人有些恼怒,沉默了片刻,又用一副生无可恋的口吻道:“她说我笑起来特别像奸夫……”
      
      “????就因为这个,顾总在办公室里冲你发了半个小时的火?”
      
      “不然你以为?”
      
      Eva想着刚刚听到的两个字,在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和人说,女魔头琢磨不透,像他们这等小职员,还是少探听为妙。
      
      她不说话,电话那边的陆嘉和又起了八卦心思了,“顾总是不是又到了女人那几天了?也不对啊,我记得其他人议论过,她那几天是在月初,这都是月中了。Eva,你跟在顾总身边,难道你这次也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Eva是真不知道,把今天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的事都想了一遍,稍许,才想起一件事来,“对了,顾总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出去了一趟,但没让我跟着。”
      
      “所以……顾总今儿是把从别人那里受的气发我身上了?”
      
      “怎么会?陆总可是顾总最器重的人。”Eva不敢苟同她的话,跟在大佬身边这么久了,她还是挺注重自家大佬的形象的。
      
      电话那边的陆嘉和耸耸肩,跟着这位大佬是他心甘情愿的,毕竟大佬除了脾气有点阴晴不定,平日行事作风像个女魔头似的,其他方面还是个明君,值得他跟随。
      
      “不说这些了,我现在只求顾总这顿气早点发完。”
      
      Eva想到大佬那风风火火开车离去说是去离婚的驾驶,就忧心忡忡,“怕是难。”
      
      “嗯?”
      
      “没什么,打扰陆总了。”
      
      另一边,气势汹汹离开公司的顾潇潇把车直接行驶到了自己岳母家门口,把放在包里的一个牛皮纸袋拿了出来,黑着脸下了车。
      
      “哎哟,潇潇过来了,吃中饭了没有啊,正好咱们准备吃饭了。”一进大门,顾潇潇刚把自己在车上酝酿了一路的狠话吐到嘴边,结果正在院子里修剪花枝的丈母娘就热情地迎了上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尤其还是丈母娘。
      
      顾潇潇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把准备好的狠话咽了下去,“妈。”
      
      “哎。今天怎么这个点过来了?漫漫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乔老夫人今年才五十八岁,脸蛋儿倒跟四十岁女人一样年轻,但头发全白了,每每笑脸迎人时,给人一种十分新奇的亲切感。
      
      听到“漫漫”两个字,顾潇潇就生起一阵咬牙切齿的愤怒,但面对慈眉善目的丈母娘忍住了,“公司没事,就来看看您和爸。”
      
      “真是个孝顺孩子。”乔老夫人拍了拍手,拉着她进去了,“果然漫漫的话说得没错。”
      
      “嗯?”
      
      “你们当初要结婚,我家那老头子不太乐意,说你这性子太冷太霸道了,怕漫漫受委屈,但漫漫就劝啊,说你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好着了。”
      
      顾潇潇停了下来,“她是这么说我的?”
      
      “对啊。”乔老夫人眨了眨眼,偏头看向她,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点什么,“潇潇,你和漫漫闹矛盾了?”
      
      “没……”顾潇潇低头想了一下,又抬头看向她,“妈,她没跟您说什么吗?”
      
      “说什么?”
      
      顾潇潇又赶紧摇头,捏紧了手里的牛皮纸袋,走到了客厅门口,又突然道,“妈,我想起公司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急什么,你不是还没吃饭吗?吃了饭再走吧。”
      
      顾潇潇摇头,转身欲走,结果一转身就看到自家的小娇妻,身后还跟着一个笑的十分春分和煦的男人,她立马又把手里的纸袋攥紧了,转身看着乔老夫人,“行,那我吃了饭再走。”
      
      乔老夫人刚纳闷了,一看到自家女儿了,立马明白了,朝乔简漫打着招呼,“你们妻妻俩今日倒是十分有默契。”
      
      乔简漫看了顾潇潇一眼,没搭理她,笑着应道:“妈,我今天遇见了一个老朋友,他送我回家,我便邀请他来家里坐坐了。”
      
      羞涩推荐一下梅梅专栏的小短篇……【不朽】
      一篇民国向的姐妹悲情文,有点小虐……可以先试阅一章:
      
      四月的清晨,下过一场小雨,潮湿的空气满是泥土和青草香,小巷处传来小孩子卖杏花的叫喊声,间或夹杂着小孩子“卖报卖报……”的嚷嚷声。
      肖染染这一觉睡得很是不安稳,揉着泛疼的额角幽幽转醒时,朦朦胧胧间看到床边坐着有人。
      “醒了?”
      波澜不惊的两个字,肖染染立即清醒了过来,坐起身子看着眼前的人,眉头皱起老高,“你来做什么?”
      眼前的男子唇角牵了将手中的报纸一把甩在了她的脸上,“肖染染,能耐了啊?我绝色的舞女竟然靠这种下作事上报了?”
      肖染染不为所动,慢悠悠地揭下报纸,一眼就瞥见了版面上的大幅插图,黑白照片不算清晰,但照片上的人还是不难辨认。
      她瞥了一眼,稍稍在那照片上的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停了几秒,随即放下报纸,从旁边的床柜上拿下水杯,含了一口水,这才支着头看向正努力压着怒火的男子,不愠不火地说道:“我倒是希望那上面的人真的是我。”
      果真,眼前的男子又被她噎得不行,但一听她这么说,他紧绷的神情倒是松了下来。
      肖染染看着他像小孩子一样被她噎的手足无措,不由含了笑意,身子往一边移了移,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过来。
      “萧绝,我这次又被人当枪使了。”
      “谁?”
      肖染染涂得血红的指甲指了指照片上窝在旁边男人怀里笑得温婉的女子,“她。”
      “嗯?”
      “肖柔柔。”
      萧绝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厌恶,修长的手指在那张黑白照片上刮了刮,随即又从床头柜旁边扯出一节纸巾,擦了擦手指,这才目光切切地看着肖染染,幽幽地憋出一句:“她没有你好看!”
      肖染染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垂下眸,神色看不真切,“那当然啦,她比我大了七岁,就论年纪,她也不是我的对手……”说着,眼角的余光又瞥到了报纸上那张黑白照片,似叹又似讽:“可是,他宁愿要我这个残花败柳的姐姐,也不要我。”
      
      肖染染料得确实不错,她确实是被肖柔柔当枪使了。
      在这上海滩,无人不知的绝色歌舞城,肖染染作为台柱子,小到卖报的小童子都能给人详细描述肖染染的一张脸。
      所以,不用只言片语,仅一张黑白照片就能让人耀武扬威。
      
      顾瑶瑶是三日后才带人来绝色闹事的,穿得珠光宝气的大小姐双手抱胸站在大门口,朝台上正唱歌的肖染染挑衅地看了一眼,艳丽的红唇轻呼一个字,“砸!”
      身边的人拿起斧头四处窜开,靠近门口的客人立马直奔门口。
      肖染染带着镂空蕾丝手套的手轻轻一抬,旁边的伴奏人员立马停了下来,她自个儿却是神情慵懒地哼完了歌曲的最后一句,这才看了看台下站成一排的保镖,唇角微扬,“去,帮林太太一把,先给我挑着最贵重的砸了!”
      话一落,一众保镖立马散开,操起椅子直往厅正中央的水晶吊灯砸去,“哗啦”一声巨响,吓得顾瑶瑶那批人发了怔。
      肖染染却轻笑出声,“这声音真好听!”随即走下台,尖细的高跟鞋径直从碎了的水晶灯上踩了过去,看得旁边的侍女胆战心惊,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时,穿着风衣的萧绝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人捞入怀里,“过火了啊!”
      这声音三分责怪,七分宠溺。
      顾瑶瑶的手指却掐进了手心里,盯着肖染染的眼睛怨气不可遮掩。
      肖染染却浑不在意,任凭萧绝抱着她走到了一旁的沙发,还好心情地招呼着,“来,林太太,咱们这边坐。”
      顾瑶瑶不为所动,涂着艳红指甲油的手指指向肖染染,眼神却直直地盯着萧绝,“这样的女人你也护着?萧绝,她凭什么?”
      萧绝的眉头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并不是因为顾瑶瑶的话,而是眼角的余光瞥见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正在费力扯高跟鞋上沾着的碎玻璃。正欲弯腰下去帮她把鞋脱了时,低着头的肖染染却昂起了头。
      “凭什么?顾瑶瑶,你怎么不问问勾引你丈夫的女人凭什么,凭什么抛夫弃子,凭什么勾搭了别人的男人还能这么耀武扬威地出现在报纸上?而你,凭什么来指责我?凭什么理直气壮地来我的地盘闹事?”
      如果这世间事事就要讲究凭什么,她肖染染也想问问。
      顾瑶瑶被肖染染近乎咄咄逼人的气势给唬在了原地,僵了半会才反应过来,尖着嗓子问道:“照片上和林青宇十指相扣的女人不是你?”
      “我绝色的人的手可是人人能扣的?”萧绝风衣一甩,艳丽的脸庞闪过一丝冷笑,“回头告诉林青宇,染指我绝色里的人他也要有那个能力,即使是借脸也不行。”
      即使看了很多次,顾瑶瑶还是被萧绝那抹冷然的笑意晃得心生荡漾,呆了呆才敛了情绪,也冷笑一声,“你就不怕你精心护着的人就是水性杨花的人?”
      萧绝垂下眼睑,水性杨花有时也比专情来得好,他倒是宁愿她肖染染是个水性杨花的。可惜,肖染染不是。
      
      萧绝说到做到,打顾瑶瑶闹事后的隔天,他就让码头断了给顾家米行的供给。
      肖染染对此事知情,但不置一词。对于她这默认的态度,萧绝打压的手段更是雷霆,不出三天,顾家的十几间米铺都断了货。
      林青宇求上门来的时候,肖染染正在大厅专心致志地描画,泼墨的山水画在她这个娇女子的笔下冷峻又磅礴,那恢宏的气势更像一个男子的手笔。
      自打肖柔柔嫁人之后,林青宇其实有好些年没有与肖染染正面见过了,这乍一看,不由愣了神。
      “林老板今日上门,有何贵干?”
      待回神之际,林青宇才发现肖染染不知何时已经让人撤了笔墨,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如此一看,林青宇才惊觉,肖染染虽与肖柔柔在长相上如出一辙,但气质却是相去甚远的,肖染染的眉目清冷,却添风流,肖柔柔却是不胜娇羞的柔弱。
      “我是来给萧老板赔不是的,我到今日才知瑶瑶去绝色闹事了……”
      “呵呵……”肖染染娇笑着打断了林青宇的话,“林老板的消息也太落后了些。”
      肖染染说的直白,林青宇倒也不觉得难堪,“不管如何,给萧老板添了麻烦,都是我的错,理应登门道歉。”
      “那可真是不凑巧哦,萧绝不在,林老板还是改日再来吧。”说着,肖染染朝一旁的侍女吩咐道:“阿梅,送客。”
      林青宇这才急了,朝肖染染走近了几步,“染染,我就是来求你的。”
      “哦?求我什么?”
      “那……”林青宇踟蹰了片刻,“你能不能不要登报解释那日报纸上的人不是你,你知道那是你姐姐,你若是解释了,你姐姐往后日子怕是不好过了……眼下她又离婚了,先不说瑶瑶会去找她麻烦,旁人的唾沫星子就怕能淹死她……”
      “哦?林老板说说,这是什么道理?”
      “你姐姐毕竟是良家妇女……”
      “我今儿算是知晓了,原来在林老板眼里,所谓的良家妇女都是这般,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
      实在是有求于人,即使肖染染这话说得粗鲁直白,林青宇也只得生生受了,“染染,你就看在你姐姐曾有多加照拂你的份上,就当帮她一……”
      “行。”肖染染状似无意摸了摸脖颈间的项链坠子,抬头看向林青宇,“你回头告诉我那良家妇女的姐姐,这个婊!子的名头我替她担了,但过往的恩情也好,怨恨也罢,都一笔勾销了。阿梅,送客。”
      “染染,你……”在肖染染的目光下,林青宇索性一鼓作气,“整个上海都知道,萧老板最听你的话,您能不能让他不要断了我……”
      “凭什么?萧绝愿意听我的话是因为他宠我。那你呢?林青宇,我凭什么帮你?难道是因为你是她的情郎,还是……”
      沉默片刻后,肖染染深吸了口气,“我可以帮你……但是,两件事只能二选一,要么选择肖柔柔的名声,要么选择码头的货。”
      “那你就当我后一件事没有说过。”
      林青宇走出大厅后,肖染染抬手抹了抹眼角,却又笑了。
      肖柔柔,她可真遭人嫉妒。
      明知她狠不下心不理的,明知的……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