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8-08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姜闻三个女人要出门,人自然是要带齐全了的,不过他们家下人就那么几个,也不可能全都带出去,所以护卫她就在扬州专门雇了些人,一路护送她们到金陵。
      
      金陵姜家的老宅一直都有人看护,但许久未住人,现打扫也不会比当初扬州城外的院子好到哪去。更何况薛氏的娘家就在金陵,薛家人自从得知三人要过来,早早的把一切都准备妥当,又派了下人在码头等着。
      
      而下人见到她们,立即便喜气洋洋的按照家中老爷的吩咐把人接回了薛家的宅子。
      
      近乡情怯,薛氏随着女儿定居姑苏,又因为外孙求学多年来难得能回来几次,如今听着这街边熟悉的乡音,再看着这些陌生的摊铺,心中实在是五味杂陈。
      
      “娘,咱们这次回来可以多住一段时间,您开心点儿。”
      
      薛氏依然有些感伤的看着马车外,“上一次回来,还是你外祖母去世……”
      
      薛父薛母都已去世,薛家原本兄妹三人,薛氏的二姐早些年丧夫,后来留了一个孤女便走了;薛氏自己也没了夫君只生了一个女儿,她有时候想,也不知道她们姐妹两个是不是真的像人家说的是克夫命……
      
      薛家大哥倒是家庭和顺,但薛氏大侄子的女儿前两年寻夫婿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也受到了她们姐妹的影响,拖到十六岁才定亲成婚,婚礼她甚至都不敢回来,生怕又让人联想到什么影响了孩子的婚事……
      
      姜闻对这种情况也没有办法,她是可以不在乎人言,她也可以保护家人,但是她们没办法堵住别人的嘴不去说,所以上次舅舅家的侄女大喜,娘说不去,她也没有劝着她去。
      
      摇摇头,姜闻拍了拍自家娘亲的手,轻声道:“娘,您别想那么多了,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
      
      徐氏与薛氏算是同病相怜,最是明白她的感受,接收到儿媳妇的眼神,立即便拉着她询问金陵的美食和游玩的去处,以此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因为她们一直在看着外面,马车还没到薛家门口停下,两个人便看见了等在门口的薛家人。薛氏很激动,直接便在车窗口冲着大哥大嫂挥手。
      
      待到马车停下,姜闻率先跳下马车,然后又扶下娘和婆婆,转过头就见娘和舅舅舅母全都眼圈通红,赶忙道:“久别重逢可是好事儿,千万莫要哭了。”说完就去舅舅舅母还有两位表哥表嫂问好,又把徐氏的身份介绍给众人。
      
      舅舅薛德明和舅母燕氏生了两个儿子,皆比姜闻大,大表哥薛锐娶妻甄氏,生了两子一女:长子薛虹娶妻田氏,儿子薛阳今年三岁了;次女薛宝琪是他们这房唯一的女孩儿,已经出嫁,不在这里;三子薛蚒跟林琛同岁,还没定亲。
      
      二表哥薛锦娶得妻子是舅母娘家的侄女,都叫她“小燕氏”,两人只有一个独子——薛蜂,今年十四岁,同样未订亲。
      
      因为先头要为薛家的老夫人守孝,如今才出了孝期,家里的人全都在,所以此时倒是一应不落的全都在这儿迎她们。此时听到姜闻劝几人,纷纷开始插话引着他们开心一些。
      
      家里这么多人,这一句那一句的,什么情绪都给打没了,就只能招呼着赶紧进去。
      
      姜闻走在后头,边冲着侄子家的薛阳伸出双手,边略有些心酸的问:“姑祖母抱抱好不好?”古代就是这点不好,岁数还小的就都当了娘,觉得还年轻的时候又要变成奶奶辈儿了,她现在就是这样。
      
      “阳儿这孩子沉。”田氏笑着提醒了一句,随即就直接让奶娘把孩子递给姑姑。
      
      薛阳这孩子看着是挺圆润的,但姜闻抱起来十分轻松,还在怀里颠了颠,逗得这孩子咯咯直笑。姜闻看的有趣,便笑着对田氏说:“阳儿这孩子性子好,大方不认生。”
      
      自家孩子被长辈称赞,田氏眼睛都弯了起来,回道:“若是阳儿能像琛表弟这么聪明,我们夫妻这一辈子都别无所求了。”
      
      姜闻不喜欢这样的话,望子成龙大家都会,但是拿别人来比较自家孩子,等到孩子懂事儿之后定是会心里不舒服的。她又是长辈,直接便道:“我托大说一句,孩子都是好孩子,好好教导就没问题,但你们做父母的没道理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如人,对孩子不好。”
      
      田氏不过是随口说一句,没想到姑母这么认真,顿时便有些尴尬的笑着。
      
      姜闻这人确实是有些毛病总是改不过来,说了话之后难免又觉得自己多嘴,可是话已经说出去,收又收不回来,再说她也不觉得自己说得很错,便故意十分淡定的与薛阳道:“阳儿,跟姑祖母说,念书了吗?”
      
      “念了,会背诗。”
      
      姜闻一听,立即语气夸张道:“真的吗?哇!阳儿好厉害!可不可以背给姑祖母听?”
      
      薛阳便奶声奶气的背起来,只不过他刚启蒙没多久,记得不是很熟,吭哧吭哧的脸都涨红了,后来大概是觉得尴尬,眼圈儿也开始通红,憋着嘴就想哭。
      
      姜闻抱着他又颠了几下,毫不吝啬的称赞道:“阳儿这么小就会背这么多了!真聪明!姑祖母教你一首诗好不好?”
      
      “好!”薛阳重重的点头。
      
      “真好!”姜闻看他这个小模样不自觉的就想到林琛小的时候,那孩子确实是聪明又懂事,不用催促就用心读书,倒是让她觉得省心的同时少了许多乐趣。
      
      “您真厉害!平时让他读书都委委屈屈的不愿意,今儿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田氏一直在旁边看着,见到自己儿子在姑母这儿这么乖巧,顿时忘记之前的尴尬,认真的去看姑母怎么与阳儿相处的。
      
      姜闻一个体育老师哪里有什么教育手段,但这年代的孩子早的三岁便开始启蒙,家里要求严格,想来温柔鼓励都是有效的,林琛那么聪明的孩子如果被她称赞了都会劲头更足呢!
      
      不过说要教背诗,姜闻脑子里可没多少存货,她又向来不爱接触这些,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教什么比较好,一时间便有些哽住。
      
      姜明一在旁边见她那表情,顿时便知道这人话说出去自己却露怯了,翻了个白眼施施然念了一句诗给姜闻听。朗朗上口十分容易理解,姜闻转而就教给薛阳,两人一人教一人学甚是融洽。
      
      前头长辈们听到了,全都回头看了一会儿,然后薛家舅舅赞道:“到底是闻儿会教导孩子。”
      
      薛氏心说那是没看到她不靠谱的时候呢,但面上还是与有荣焉道:“别看闻儿在孩子们面前一点儿长辈的样子都没有,但是林家那些孩子可听她的话了!亲家母可以作证。”
      
      旁边徐氏听了,眉头一跳,随即自然的跟着薛氏点头附和道:“当初我们住在姑苏的时候,族中的孩子可不是全都听闻儿的话吗?”
      
      至于具体是不是因为姜闻会教孩子,反正小孩子都是欺软怕硬的,那时候虽然经常被族中各家找上门,但是只要儿媳妇不是收拾她的孙子,徐氏是很乐意装傻充愣的。
      
      一行人到了正厅,小孩子感兴趣的时候记东西快,一首已经背的大差不差了,姜闻便让他背给长辈们听。薛阳也不怯场,小嘴哒哒的就开始背,虽然中间会卡壳,但是只要稍一提醒就能顺下去。
      
      其他人见了,纷纷开始学着姜闻刚刚的样子称赞起他,顿时便让平时经常受父亲责备的薛阳开心的不得了,缠着姜闻继续教他。
      
      “姑祖母哪里会那么多东西,不如阳儿明天好好跟先生学过之后来教姑祖母如何?”
      
      薛阳一听,爽快的答应下来,直拉着她要她说话算话。
      
      姜闻却是一歪头,道:“明天白日姑祖母要出门,等回来之后跟阳儿学好不好?”
      
      薛阳撅噘嘴,略有些勉强的说:“那好吧……”
      
      姜闻冲着家里的下人挥了下手,下人立即递过来一个盒子。姜闻接过来之后塞到薛阳怀里,道:“这是姑祖母给咱们阳儿的见面礼,阳儿好好收着。”
      
      田氏见儿子立即抱在了怀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即对儿子说:“还不谢谢姑祖母?”
      
      薛阳奶声奶气的道了谢。姜闻看得可爱,揉了揉他的头。
      
      他们还给薛家其他人带了礼物,姜闻与小薛阳聊得开心没工夫管别人,薛氏和徐氏便开始把礼物分发给众人。
      
      薛家舅母客气了两句,随即问道:“闻儿明日要去哪里?”
      
      “我准备回姜家老宅看看,这次我们呆的久一些,叨扰几日我们娘三个就去那边住。”
      
      薛家舅母一听,反对道:“你们好不容易回来,直接住在家里不就是了,哪能让你们三个女人去外头住?”
      
      哪里是普通的三个女人,这是三个寡妇呢。
      
      虽说自家亲戚不会忌讳,但是她们自己有地方住,没道理还要住在舅舅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