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8-19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林二老太爷也懒得拉着外孙女婿多教训,说到底他自己亲外孙女处事儿也不咋地,她要是有姜闻那两下子,谁敢欺负到她头上去?
      
      不过现在荷花在姜闻家呢,全林家都知道姜闻那臭脾气,估计吴忠过去少不了被数落,他更没必要为了这么个东西气坏了自己。
      
      而吴忠不知道啊,虽然被说了两句,但对他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既然得知了妻子在哪儿,立即就去找人了。
      
      这两天许荷花被外祖父拦着不许回去,便都赖在姜闻这里磨磨唧唧,薛氏和徐氏都对她试图把继女往她们家塞得行为十分不满,根本不待见她,来了也不出来见。
      
      姜闻呢,好在还有个秋雯招人喜欢,完全无视这人存在的时候还有个小姑娘可以逗。不过许荷花这种人还是奇葩,瞧着好像懦弱没主意,脸皮还挺厚,赖上真是撕都撕不下来。
      
      下人进来汇报说吴忠来了的时候,姜闻正拉着齐秋雯灌输一些有的没的,这时候听说来人,一边吩咐人把他领进来,一边对许荷花道:“家去之后别再来我这儿了,回扬州之前这短暂的时光我还想愉快点儿呢!”
      
      许荷花一脸委屈的看着姜闻,就那么欲语还休的让人头皮发麻。给姜闻造成这种不适的是许荷花,转头她就把发泄对象变成了吴忠。
      
      所以吴忠进来礼貌十足的跟她问好之后,姜闻脸上连个笑模样都没有,冷漠道:“既是随荷花叫我一声嫂子,那我就要实话实说几句了,希望表妹夫不要跟我一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这……渊嫂子请说。”吴忠有些预感,看了一眼许荷花,见她十分没眼色的一点儿为自己解围的意思都没有,便只能躬身等着。
      
      此人看着倒是一副正派的样子,但是做的那都叫什么糟心事。要是不到她面前,姜闻也根本不想管,偏他们一个两个异想天开,连个年都不让好好过!
      
      “按理说我是不该对别人家的事儿多嘴的,但是,你自己的女儿教不好那是你的事儿,不要影响了我们秋雯的名声。”
      
      吴忠扯了扯嘴角,似是有些不解道:“渊嫂子,这是从何说起,我对雯儿一向是视如己出,她们姐妹也友爱……”
      
      “停!”姜闻就像叫停许荷花那样直接叫停了吴忠的话,“别跟我说那些虚的,二老太爷把你儿子送进林家族学了,你要是聪明的,自然该知道为了自己儿子打算,你那个女儿,我不管是真友爱弟妹还是装腔作势,以后她都必须是个好姐姐,否则,就凭她也想嫁到好人家去?你当那些夫人都是瞎子吗?”
      
      之前林二老太爷并没有与吴忠说他儿子进林家族学读书的事,所以此时一听姜闻的话,他极为惊喜,也顾不得她对自己女儿带有贬低之意的话,直接看向妻子欣喜道:“程儿进林家族学了?”
      
      许荷花也高兴的点头,对夫君道:“昨日外祖父带咱们程儿去拜访的那位族叔,他说程儿很有天赋呢!”
      
      “真的吗?!那咱们回去之后需得准备些拜师礼送过去。”说完,吴忠激动的抓住许荷花的手,“荷花,谢谢你……”
      
      “夫君……”许荷花也感激的回视着对方。
      
      好了伤疤忘了疼,姜闻被两个人恶心到,原本要继续说出口的话实在是说不出来了,表情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即弯腰低声在齐秋雯耳边道:“有这样的娘,你辛苦了。”
      
      齐秋雯看着母亲一下子就哄好了,咬咬嘴唇到底没有说什么。
      
      姜闻却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继续在她耳边小声说:“我烦你娘归烦你娘,但是她这人确实是没有太大的坏心,不过脑筋不好是改不了了。你自己学会给自己打算,有事儿别憋在心里,将来的婚事去找你外祖他们做主,别让他们瞎搞,知道吗?”
      
      齐秋雯一听,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婶婶。”
      
      “乖。”
      
      等到许荷花母女被吴忠接走了,薛氏和徐氏才出来。又扫了一眼门外的方向,薛氏嫌弃的问:“走了吧?不会再来了吧?”
      
      徐氏也看不上许荷花帮着别人惦记自己孙子,所以此时薛氏说完了,她还跟着点点头。
      
      “反正我是让她不要再来了。”至于到底好不好使,腿长在人家身上,姜闻也控制不了。
      
      许荷花搞这事儿自然也是瞒不过老族长的,他对林琛寄予厚望,之前林琛的婚事他从来没有担心过,是因为他相信姜闻是不会脑子糊涂的。
      
      可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事儿太多了,当然知道很多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可更多的却是人心难控,世事难料……
      
      “来人!给我准备一下,我出去一趟!”
      
      老族长的发妻老李氏被丫鬟扶着走过来,问他:“你这时候要去哪儿?”
      
      “去姜闻家一趟。”换好了衣服,老族长看向老妻,道:“有些事宜早不宜迟,趁着她们还没回扬州去,我还能仔细跟她们讲清楚利害关系。”
      
      “那你也可以把她们叫过来,何必要亲自过去?”老李氏想起他因为风寒未痊愈,祭祖都是儿子主持的,便有些埋怨道:“自己多大岁数了不知道吗?瞎折腾什么?”
      
      “你也说我都多大岁数了,还能为林家筹谋几年?”老族长心中是有些期望的,“林渲还有林琛这一辈儿的几个孩子有天赋又刻苦,眼瞅着林家起来的日子指日可待,我自然是要在能做的时候尽可能的多做一些。”
      
      老李氏怎么不了解夫君,而也就是因为了解,她也只能担心的念叨几句,始终无法下狠心去阻拦。
      
      也正是因为这一份全心全意为族中考虑,为人又公正无私,林家堂族中人皆十分尊敬老族长,姜闻婆媳包括薛氏也是如此。所以虽然奇怪他老人家为何来此,还是十分热情的招待着他。
      
      “别忙了,我此番前来是有事与你们商量。”
      
      姜闻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视线定格在徐氏身上,徐氏便只能暂代发言人的工作,恭敬的问道:“族长,请问是什么事劳烦您亲自过来?”
      
      老族长也没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道:“是关于姜闻还有琛儿的,也是关于你们一家的。”
      
      “这……还请您解惑。”
      
      老族长摸摸下巴上的胡子,认真的看向姜闻,道:“咱们林家再姑苏这一片儿虽说也是大族,但是一直以来除了嫡支已经几辈儿没有品阶高的官员了,所以我对林琛寄予厚望。”
      
      姜闻点点头,这一点她是知道的,本来老族长对他们家就照顾,待到林琛读书上的天赋显露出来之后,老族长就越发关照他们家了。
      
      于是便也给他老人家吃颗定心丸,说道:“琛儿如今在京城跟着大儒学习,下一科高中的几率还是十分大的,您大可以放心,他一个人也不会有丝毫懈怠。”
      
      “不够。”老族长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甘心,“就算琛儿名次极好,他一个背景比不过高门大族的年轻进士,要比别人辛苦百倍才能得到应有的回报。”
      
      姜闻倒不觉得什么,很是豁达道:“他已经比很多贫穷学子有优势,将来需要面对的所有一切都会变成他的阅历,我不觉得辛苦一点有什么关系?”
      
      “若是辛苦之后得到回报微乎其微,甚是根本没有呢?”
      
      姜闻沉默片刻,随后抬头看向老族长,问道:“您到底想说什么?”
      
      老族长双手握着拐杖,对姜闻道:“你有没有改嫁的想法?”
      
      “改嫁?!”姜闻张大双眼,惊讶之情溢于言表。“老族长,为何突然说起此事?”
      
      相对来说薛氏和徐氏虽然也惊讶,但是她们两个早年也是劝过姜闻的,心里对于姜闻改嫁没有反对的意思,所以此时听了老族长的话,立即便追问道:“可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姜闻即将出口的拒绝被直接扼杀在口中,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娘和婆婆,暂时闭嘴准备等一下其他时机。
      
      而老族长却是不慌不忙的给她们扔了一个大雷,“是嫡支的林如海。”
      
      “林大人?!”姜闻一听,立即摇头道:“太荒唐了!甭说林夫人刚过世半年多,林大人不想再续娶的事儿咱们都知道,两家之间又是这样的关系,您这人选也太荒唐了!不行不行。”
      
      薛氏与徐氏面面相觑,随即也对老族长道:“琛儿当初确实说过林大人没有娶继室的打算,您怎么会有此想法呢?”
      
      老族长极为淡定的说:“当初如海写信给我说要收琛儿为义子的时候,我便有了想法。且不说你们一个丧夫一个丧妻并无不合规矩之处,我也不是无的放矢之人,在与你们开口之前便已经与如海提起过……”
      
      “林大人能同意?”姜闻不相信。
      
      老族长对姜闻打断他的话并未生气,而是继续道:“我第一次写信过去的时候,如海委婉的拒绝了,但年前我第二次去信,他并未再拒绝。”
      
      “哈?!”
      
      薛氏拍了姜闻一下,气道:“稳重点儿,一惊一乍的。”
      
      而徐氏不管闹起来的母女两个,仔细的询问老族长:“若是林大人着实是个好人选,只是他怎么改变主意了?”
      
      “自是因为琛儿。”老族长喝着徐氏亲自奉给他的茶,慢悠悠道:“如海一片爱女之心,想要收琛儿为义子便是想要名正言顺的给他女儿找个依靠,而义子又如何有继子更名正言顺,更顺理成章?”
      
      姜闻听后,却是直接冲着无人处翻了个白眼,直接道:“我不干!我又不为别人活,我自己不想改嫁,谁说也没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