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重组家庭》张佳音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09:19: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捉虫) ...

  •   姜家老宅好歹修缮得这么好,姜闻也不忍就那么荒废,托舅舅家帮着照看后,三人就踏上了回姑苏的船。
      
      她们要回姑苏的事儿之前倒是说过,但是姑苏族人知道的时间还是年底,所以此时她们提前回来并没有人来接。
      
      临时让人去雇了几辆马车,由护卫一路护送回林家的地方。
      
      姑苏林家也是大族,这一片都是林家族人的住所,但是族人与族人之间也是有区别的,无论是从家底还是在族中的地位各房都不同。
      
      有三房算是比较有实力的,老族长一房,林家二老太爷那一房,再就是徐氏夫家这一房,姑且称作三房。
      
      三房是唯一父母在世给底下两个儿子分家的一房,当初闹得也不算太好看,但后来姜闻是带着婆婆儿子出来单过了。
      
      她们家在林家的宅子之所以大小还算可以,一方面有当初分家得的一点财产,一方面也有徐氏和姜闻的嫁妆支持,这才在这条街最外围离祖父林庞和祖母老魏氏最远的地方买了这处宅子。
      
      唯一不太好的便是每次回家或者家里来了什么人,除非绕一个圈子从另一边走,否则都要穿过整个林家族人才能到家,有点儿什么事儿分分钟就被人快速得知了。
      
      现在她们的马车一停在家门口,几乎整个林家堂族都知道她们回来了……
      
      而此时得知她们回来的林家人都并不平静——
      
      林家堂族三房。
      
      老魏氏一脸不满的对丈夫林庞道:“咱们这大儿媳妇和孙媳妇着实不孝,走去哪里不与咱们说一声,这回来了也连个音儿都没有!真是不像话!”
      
      林庞坐在那儿泡脚,并不说话且把她的话完全当耳旁风。
      
      “我明天非得去教训教训她们什么叫长幼尊卑不可!”老魏氏双手叉腰在地上来回踱步,气愤道:“不然这林家族妇还不知道怎么笑话我!”
      
      “已经笑话了。”林庞嘬了一口酒,慢悠悠的说:“分出去的曾孙反倒成了族人都羡慕的少年天才,谁不笑话?”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后悔了是吧?!”
      
      林庞遗憾肯定是有的,但绝对谈不上后悔,只淡定道:“渲儿也是好孩子。”林渲是幼子林智的独子,孝顺又有礼,在林庞看来这个孙子比儿子是强多了。
      
      提起孙子林渲,老魏氏也是一脸疼爱,随即又有些憋气的说:“咱们渲儿这么好的孩子,什么样的姑娘配不得,就你老糊涂非得如了他的意娶个姓薛的姑娘,我看你们都是被那母女两个下了降头了!”
      
      “显然比你坚持娶进来的儿媳妇强多了。”林庞随口说了一句对儿媳妇小魏氏的不满,在老妻脑起来之前,又说道:“亲家母肯定也一起过来了。”
      
      “……”老魏氏一听,反倒情绪更恼火,“过来就过来,怎么,还想给渲儿家的撑腰啊?她一个寡妇住在女儿家里,她还敢跟我对着干了?!”
      
      说的好像没有对着干过似的!
      
      林庞招呼小丫头进来添了点儿热水,对于自己老妻总学不会教训实在是不能理解。他也更疼爱小儿子,但现在眼瞅着老大家的琛儿要出息了,就算为了幼子幼孙态度也要好些,怎么就不明白呢?
      
      然而老魏氏要是那么容易就转过弯儿来就不是当年胡搅蛮缠的老魏氏了,虽说后来碍着各种原因她找茬少了,但是由始至终她都觉得自己作为婆婆祖母的尊严被侵犯了,自然是对一个鼻孔出气的老大家十分不满!
      
      此时丈夫说的话明显就是瞧不起她,她心里更是憋了一股气儿,非要让这些人看看,她是如何让老大媳妇她们低头的!
      
      老族长家。
      
      老族长夫人老李氏给丈夫倒了一杯温水,然后道:“倒是没想到徐氏和姜闻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之前说再问一下林如海那件事,准备怎么办?”
      
      老族长只稍微抿了一口,便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十分泰然道:“以林如海对林琛的看重,必定是对我这个提议很动心的,我只要再递一个台阶给他便是。”
      
      “也不知道你为何非要把姜闻和林如海凑做一堆儿,林琛是咱们堂族的子孙,眼瞅着就要出息了,你这不是给推到那边去了吗?”
      
      “妇孺之见。”老族长轻轻捋了一下胡子,老神在在道:“林如海既不想再娶,自然就只有一个女儿,林琛虽说是义子,受益依然是有限的,但若是成了林如海名正言顺的继子,到时他不是更用心的为林琛铺路?”
      
      “他们一家这么多年不在族里,早就疏远了,就算出息了你就知道林琛会愿意回报族里了?”
      
      “非也。继子跟直接过继并不相同,咱们林家堂族的小辈儿不少又与林琛当年一起读书,情分尚在,以后相互扶持,林家才可蒸蒸日上。”
      
      “反正总是你有道理。”
      
      老族长露出有把握的笑容,这件事儿对林如海和林家堂族算是双赢,想必林如海绝对不会也不舍得拒绝,反倒是说动姜闻更麻烦一些……
      
      而姜闻此时并不知道自己被这么多人惦记着,当然,可能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这世上确实有些人身不由己,但她认为是绝对不包括她的。
      
      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姜闻把钱结给了护卫们,又让下人去跟老族长说明日拜访,这才简单吃了点东西早早躺下休息。
      
      从来长途跋涉就很累,一家人躺在床上没多久就全都睡得香沉,根本不管外边儿有何是非。所以第二日,一家三口全都起晚了。
      
      她们家自家人又不用晨昏定省,自然是没人在意到底什么时候起来,只不过她们这边不起来,倒是有人等不及早早的便过来敲门。
      
      “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来!”
      
      “我怎么有你们这么懒得儿媳妇孙媳妇?!我们林家上辈子欠了你们了吗?”
      
      “我的儿子和孙儿死的好惨呦,有这样的媳妇可不得活活气死!”
      
      姜闻的屋子娘和婆婆前头,自然是没一个字儿都清清楚楚的进到了耳朵里。人处于睡眠中的时候最烦有人打扰,更别说一听这声音她就知道是谁了。
      
      虽然好几年没听见了,但是那老太太的嗓音她估计这辈子都忘不了,甚至一听到就下意识的暴躁,真是天敌一样的存在。
      
      猛地掀开被子,姜闻快速的穿好衣服,拿起梳子快速的数了几下头发,取了一个发带在头上缠了个简单的发髻便推门走了出去。
      
      “奶奶,您醒了?!”雀儿和燕儿十分惊喜的看着她,赶紧走过来道:“老夫人一大早过来,奴婢们也不好拦着不让进,只是一到正厅没见到你们过来迎便开始发脾气了。”
      
      其实不用解释姜闻也知道她是个什么德行,想要找茬的时候自然哪里都看不顺眼,更别说这年代睡懒觉确实是让人很看不惯的行为。
      
      此时正厅里的两人也看见了姜闻,老魏氏声音倒是没那么大了,但是依然不高兴的说:“我这个祖母都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你倒是才起来!”
      
      姜闻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吩咐丫鬟去伺候娘和婆婆,这才散步似的走进去,淡淡道:“毕竟人家的长辈都是等着晚辈去登门拜访的,像您这么上赶子来晚辈家里找存在感的着实少见。”
      
      老魏氏怒目而视,食指指着姜闻气怒道:“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你还有没有点儿长幼尊卑了?”
      
      姜闻却不理会她,转而看向比自己才不过大了两岁的小婶小魏氏,勾起唇冷笑道:“我在林家堂族混不吝的名头你们还没记在心上吗?怎么?以为现在林渲大了,我就不能替你们教训他了?”
      
      “你敢!”老魏氏和小魏氏同时想到了当初姜闻总把林渲打哭的事儿,纷纷横眉怒目的看着她。
      
      “我有什么不敢的?”姜闻直接呵呵了两声,走到两人面前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茶壶,随手拎起来,道:“想来您二位也不是来喝茶的,这茶我就不请你们喝了。”
      
      老魏氏和小魏氏都气得直喘气,可来的时候想的好,真的面对姜闻的时候她们脑海里立即便想起了她当初嚣张的样子。
      
      林智算是老魏氏的老来子,又从小聪明伶俐会疼人,她自然是偏宠,到了后来有了小孙子,也是一门心思的疼爱。对大房夫妻俩畏畏缩缩的样子就更是打心眼里瞧不上。
      
      可这个孙媳妇,娘家母亲来闹得他们家分家没脸不说,她呢,但凡她们做长辈说了她一家什么,她回头就借口教育晚辈把林渲揍一顿,若是来找她兴师问罪,她就反过来拿她们当初教训她时说的话压回来。
      
      偏就是找族人或者拿各种事情压她都不管用,这人实在是横的很,那些年哪家不是对她怨声载道,每每想起老魏氏都觉得丈夫当年是瞎了眼,不然怎么娶了个丧门星回来!
      
      要知道没这个儿媳妇的时候,老大那一家三口,什么时候敢对他们出口顶撞过!
      
      

  • 作者有话要说:  堂族是指同宗而非嫡系的亲族,按照设定一个沿袭数代的家族,就算林如海嫡支不丰,林家远一些的族人也是众多的,本文堂族中比较重要的有三房,其他都一带而过。
    老族长一房,二房,以及姜闻夫家这一房。辈分的排序是从最长的广字辈开始,顺延下去的日、氵、王……
    下面是姜闻夫家这一房的人物关系:
    林庞(妻:老魏氏),生两子。
    长子林昉(妻:徐氏),有一独子林渊(妻:姜闻),生独子林琛。
    次子林智,老来子,只比林渊大两岁,娶妻小魏氏,生一子一女。长子林渲(妻:薛心怡),两人育有一女林秋爱;女儿林木槿,还未订亲。
    还有关于继承权的问题,古代我不是很了解,但是现代义子如果不是有遗嘱是没有继承权的,而继子有
    对于这一点请不要深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