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清大是国内一流的综合大学,不仅有着双A大学的美誉,更是多年被评为全国最美校园之一,古董级的教学楼可是不一栋两栋。
      
      俗话说得好,六月的天,娃娃的脸。
      
      刚刚还烈日炎炎,热得人直冒汗,这会黑云席卷而来,一时之间,天空黑压压的一大片,一副风雨欲来之势,迎面而来风带着一股凉气,随着狂风舞蹈的还有一朵朵的凤凰花。这会儿正值凤凰花开放的季节,鲜红的凤凰花爬上了枝头,颇有几分金凤展翅之姿。
      
      凉亭里,青年正慵慵懒懒的倚着背椅,白色的衬衫松开了两个纽扣,领带松松垮垮的系着,慵懒味尽显,这换做别人,可能会被当成不学无术的二流子,偏偏在青年身上恰到好处,慵懒的装扮搭上他那张清秀儒雅的脸庞,倒是透着几分雅痞的意味,他这会正慢条斯理的支着下巴,手中捧着一本泰戈尔的诗集,若不是天公不做美,指不定小姑娘们一个个都要扑上来,拉着他问这个问那个,喋喋不休得就像叽叽喳喳的小鸟似的。
      
      “温池。”
      
      一道急促的喊声,唤回捧书神游的青年。
      
      温池定了定神,看了看眼前的小平头,询问道:“柴鸣,你怎么来了?”
      
      柴鸣是他的舍友,两个人平日的关系不错。
      
      柴鸣指了指天,不满道:“我不来给你送伞,你想一会回去的时候,淋成落汤鸡吗?”
      
      温池这人吧,一看书就喜欢走神,这不,他这泰戈尔诗集看来看去都是第一页,估计连第一页都没有囫囵看完呢。
      
      他这一走神,连天变了都没有注意到。
      
      柴鸣这一提,他才意识到。
      
      温池讪讪的赔笑道:“我这不是忘了吗?”
      
      柴鸣把包里的蓝色折叠伞往他怀里一塞,督促道:“得了,你赶紧带伞出去,我一会还得跟会长去确定吃饭的地儿,一会给你发吃饭地址,你别给我迟到了,得准时到场啊!”
      
      这是温池最喜欢柴鸣的一点,什么事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柴鸣是宿舍里不折不扣的奶妈子。
      
      要知道在男生宿舍这种臭袜子搁个十天半个月的地方,像柴鸣这样的老妈子相当的吃香!
      
      他们刚来那会正值军训,一个个都是刚从家里出来的“小皇帝”,哪能六点钟起床,柴鸣更是凭借着一己之力叫醒了全宿舍,连带着他们的豆腐块被子都是柴鸣叠的。
      
      “我知道了。”
      
      温池一向都是吊儿郎当的,开学那会心血来潮报了一个学生会,结果,去报道的次数少得可怜,几乎是在被开除的边缘疯狂的游走。
      
      偏偏他长得好,人家女孩子就吃他这一套,会长明里暗里都帮他遮掩了好几次。
      
      柴鸣本着有资源不能浪费的原则,这不,在招人那会就把他拽过去当吉祥物。
      
      温池拿他没办法,捧着一本书就在那儿明目张胆的走神,偏偏人家还看不出来,以为他在招生之余还在刻苦学习,明明长着一张桀骜不驯的脸,却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乖宝宝,反差萌有没有!
      
      是的,温池持靓行凶,他光光是那儿坐一下午,招收到的新生都达到柴鸣坐几天招收人数的总和……
      
      柴鸣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温池是这次招人的大功臣,这回会里好不容易弄到经费,便想着带会员出去聚餐一下,联络一下感情。
      
      考虑到这回都临近放假了,人来得稀稀拉拉的,想要回家的回家,要复习的复习,想要聚个餐可不容易。
      
      这不,柴鸣这会马上献祭出了大杀器—温池。
      
      要知道,温池可是清大的校草之一。
      
      之所以说是之一,除了他以外,校草还有另一位,名叫秦清。
      
      如果说温池是带着几分狂放不羁的雅痞,那么秦清便是那长于天上之巅的高岭之花,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让人只敢远远的观望。
      
      两个人各有各的特色,在清大的校草评比上,温池常常以一票之差,惜败秦清,令人扼腕不已。
      
      温池本是不在乎这些的,只不过,老是听着周围戏谑的调侃声,再加上这万年老二的排名,着实是让人感觉憋屈,这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温池虽然长着一张桀骜不驯的脸,但是,偏偏他是一个乖崽崽。
      
      高中那会,他一直在踏踏实实的学习,连个小姑娘都没有谈过,本以为上了大学就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恋爱了。
      
      万万没有想到!
      
      “对不起,温池,我喜欢的人是秦清学长,我不能够接受你的表白。”
      
      温池:“……”
      
      他的爱情之花还来不及开放,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了。
      
      于是,两个人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
      
      明明两个人都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秦清却成了温池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聚餐的地点定在明月,算得上是一个中档次的酒店,这里的地方宽敞,明亮,他们这么一大帮人进去,倒也坐得下来。
      
      温池在回去的路上,天就下起了雨,虽说他手上有着雨伞,但是,雨势不小,他淋湿了一半。
      
      来的时候迟了一些,他来的时候,包厢里的座位几乎是坐得满满当当了,仅剩下的一个位置刚好就在秦清的旁边。
      
      嗯,秦清也来了。
      
      青年棱角分明,五官深邃,骨节分明的双手交叠在一块,腰板挺得直直的,仿佛他来参加的不是一个私下的聚会,而是在参加什么高端的学术演讲。
      
      明明他是冰山禁欲美男那一款的,偏偏他的五官格外的张扬,走的却是当红邪魅小生勾人心魄那款的,这两种气质结合到一块,那简直了……
      
      谁都知道清大校草秦清长着勾人心魄的脸,但是,他却是个清心寡欲的“僧人”,不仅没有交过女朋友,而且连看内涵片都会被他批为低俗,大家一度猜测秦清是不是性冷淡,这生命大和谐怎么能称为低俗呢!
      
      温池这一来,更是把气氛推到了高潮。
      
      “温池,快坐快坐。”
      
      “温池,你来晚了,快自罚三杯。”
      
      “就是就是,这酒可不能不喝呀!”
      
      说着,起哄的人群就把他摁在了秦清的旁边,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这事还是会里的女生想出来的,谁都想坐这两个人身边,可是她们其中谁坐过去,她们自己都会不舒服,再加上这个位置之争,免不了要大大出手,这坏了感情就不好了。
      
      还不如,让他们坐一块!
      
      两个校草坐在一块那是何等的赏心悦目。
      
      既能够满足她们这帮颜控的审美,又能够不引起争执,简直是两全其美呀!
      
      被迫坐在秦清身侧的温池:“……”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呀!
      
      秦清端正的坐着,目不斜视,仿佛把他当成透明人似的。
      
      温池本就对他不满,见此,情绪更是在肚子里翻江倒海。
      
      这两个人仿佛就像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温池看着众人目光聚集的焦点,心里酸得不行,他没有记错的话,他表白失败以后,他的心上人就跑去跟秦清表白了,结果对方得到了秦清一句拒绝。
      
      “对不起,我目前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正所谓得不到的都在骚动,温池求而不得的人,却这样轻易的被秦清拒绝,他能不酸吗?
      
      为其是当事人就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更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不满。
      
      俗话说得好,苦酒入喉心做痛。
      
      他这啤酒一杯杯的往下灌,跟喝白开水似的,毫无顾忌。
      
      秦清轻扫了他一眼,摆弄着手机。
      
      温池一度在心里扎起了秦清的小人。
      
      包厢里的温度越发的灼热,温池拉了拉衣领,露出了光洁的颈项。
      
      兴许是坐太久的缘故,秦清起身去了洗手间。
      
      温池分分钟钟化身成为秦清搜索机,跟着走了过去。
      
      这个晚上,秦清只是浅尝了几杯啤酒,点到为止。
      
      不像温池,他都喝了一地的瓶瓶罐罐了,走路起来更是摇摇晃晃的。
      
      温池憋了一肚子的气,借着酒劲正欲向秦清发作,他大步走了过去,气势汹汹道:“秦清!”
      
      青年眉梢微拧,疑惑的看着他。
      
      温池大步上前,想要拎起秦清的衣领,给对方一个教训。
      
      哪里想到洗手间地滑,他这一走急,脚打了滑,直接迎面往对方身上扑了过去,红唇直接贴上了对方的薄唇,本应该是拧起对方衣领的手,变成紧紧攥着对方的衣角。
      
      温池:“……”
      
      秦清:“……”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温池的计划。
      
      那人的唇柔软得不像话,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温池愣住了片刻,迅速挣扎着站稳了起来,耳根子火辣辣的烧,他主动亲了秦清……
      
      做为一名钢铁直男,他……
      
      只见对方慢条斯理抹了抹唇角,目光将他从头到尾扫了一遍,温池心虚得不行,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直视秦清的眼睛。
      
      下一秒,大掌扣上他的颈项。
      
      男人的薄唇覆盖了上来,那股淡淡的薄荷香迎面而来,夹杂着啤酒的小麦香,带着一股涩涩的味道,一时之间,温池竟不知用什么来形容口感。
      
      男人磁性而又低沉的声音响起,“这是礼尚往来的回礼。”
      
      温池:“……”
      
      这算哪门子的礼尚往来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小天使垂怜,求收藏,求订阅呀,给小天使们疯狂笔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