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宫里宫外》小桥豆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29 09:26: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博赫此时内心有些烦躁,自己只不过是路过这里,被人群推搡间,腰间挂的玉佩不知被谁扯了去,最后却出现在这个卖身葬父的女子的手上。还扬言是自己给她的买身钱,非要跟着他回去。
      
      可是另一边,却一直有个长相富态的公子在喋喋不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舅舅可是姓佟,这个小娘子是我先看上的,识相的就赶紧闪开,也不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就敢来半路截胡。”
      
      博赫倒是巴不得能赶紧走,可是那块玉佩上有他们西林觉罗府的标志,若是寻常玉佩丢了就丢了,可是这块却不能随意落入他人手中。
      
      “这位兄台,在下实在无意与兄台争抢,在下只是路过此地,玉佩不知怎的掉落了,却被这位姑娘拾了去,还请这位姑娘将玉佩归还,在下还有要事,事后在下定有重谢。”博赫拱了拱手。
      
      这素衣姑娘眼眶立刻便红了,哭的梨花带雨的:“这明明是公子给小女子的买身钱,公子怎能因为害怕得罪这位公子,便说话不算数了呢?”说完又嘤嘤的哭泣起来。
      
      此话一出,周围的吃瓜群众也都一个个讨论起来,有的还劝说博赫要言而有信云云。
      
      在二楼的顾聆等人将这一出看的真真切切的,要不是立场不同,顾聆还真想给这个姑娘鼓掌,这演技,都能给颁个影后奖了。
      
      一旁的顾睿安看到这里,就要冲下去为他的好兄弟帮忙,却被顾荣安拦了下来。
      
      “大哥,你为什么要拦我?”顾睿安有些错愕的问道。
      
      顾荣安一脸淡定的说:“你下去有什么用,直接让你的小厮去官府报官处理吧,遇见这样的人有理你也说不清。”
      
      顾睿安眼前一亮,就要吩咐自己的书童去报官,顾聆却开了口:“二哥稍安勿躁,去报官的时间,指不定等他们来的时间,这姑娘都能赖到博赫哥哥家里去了,恐怕就算报了官也为时已晚。”
      
      顾睿安更心焦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顾聆眼珠子转了转:“我倒是有一计,若是哥哥们信我,我便让夏橘去办这件事。”一旁的夏橘表情有些愕然。
      
      顾荣安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应了。
      
      顾聆将夏橘招到跟前,示意她低下头贴耳过来,便在她耳边殷殷嘱咐,夏橘的表情先是从惊讶再到一脸懵,最后明白过来之后又露出兴奋和跃跃欲试的表情。
      
      顾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没挑错人:“听明白了就去办吧,事成之后你姑娘我重重有赏。”
      
      夏橘听了这话有点上头,脸红扑扑的道:“奴婢一定不负姑娘厚望,奴婢这就去办。”说完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等夏橘走后,顾显安好奇的问:“妹妹,你和她说了什么?”
      
      顾聆一脸坏笑:“嘘,稍安勿躁,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顾显安还要再问,就被顾聆打断:“喏,来了。”听了这话众人都往街上看去。
      
      街上的热闹还在继续,经过这素衣姑娘这么一出,那位富态的公子也开始不耐烦,正要发难,就在此时,远远的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一脸焦急的高呼着“少爷”,一边冲进人群。
      
      夏橘奋力的扒开两边看热闹的人,一边往里边挤,见了博赫才一脸放心的表情,急匆匆的说道:“公子,奴婢可算找到您了,家里的老夫人病重,您今儿说要出来当玉佩,奴婢见老夫人实在病的难受,您又久久不归,就只能出来找您了。”
      
      博赫先是一脸疑惑又惊讶的表情,越看越觉得这个丫鬟眼熟,突然想起来,这是顾家的丫鬟,于是往周遭瞧了一圈,果然在对面茶楼的二楼看见了顾家兄妹。
      
      知道了这是顾家的下人,博赫才放心的配合夏橘演戏,也跟着夏橘一样露出一副焦心的模样:“本来是能准时归家的,路上出了点状况。”
      
      夏橘正想问出了什么事,眼角却扫到了素衣女子手中的玉佩。惊讶的叫喊出声:“这不是我家少爷的玉佩吗?怎么会在你手上。”说完还劈手将玉佩夺了过来。
      
      素衣女子见夏橘这泼辣的模样,有些吓着了似得,小声的说道:“小女子今日在此自卖自身,这玉佩是这位公子给奴家的买身钱。”
      
      夏橘听了这话冷笑一声:“你今日即是自卖自身,为何不在西市,为何能在东市待这么久却没有监市来赶你?再者说,这玉佩可是我家老夫人的救命钱,我家少爷怎么可能用它来买你?这玉佩值多少钱?你又值多少钱?”
      
      “今日你若是想赖上我们家少爷,那是断断不可能的,大不了咱们就是报官,让青天大老爷来给咱们审一审,判一判。”夏橘说完,后边的人群嗡的一下讨论声音散开来。
      
      路人甲:“哎哟,怎么都忘了这东市是不许有这人口和牲口的买卖了?”路人乙:“我就说这公子瞧着不像是言而无信的人,这可是人家家里的救命钱,这姑娘心怎么这么黑,亏我之前还觉得她可怜。”一众路人都附和:“对啊对啊!”
      
      这素衣姑娘见大势已去,能屈能伸的又哭起来:“原来是一场误会,都是小女的错,万不该有人将玉佩塞给小女就误以为是公子身边的下人给的买身钱。今日小女子给公子磕头认错了。”说着就砰砰砰磕起头来。
      
      “嘶”顾聆在楼上看她磕头那架势倒吸了一口凉气,顾荣安见此,给人群中的夏橘一个眼色,示意她尽快了结此事。
      
      夏橘明白了大爷的意思之后,连忙拦住这姑娘:“行了,这误会解开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素衣姑娘眼睛红彤彤的点点头。博赫等人才转身离去,吃瓜群众们见没有热闹可以看也散去了,那位长相富态的公子因为站在人群的中间,离去的时候倒是坠在最后的。
      
      这素衣姑娘也是个能人,叫住了他,面不改色的说道:“公子方才说要买下小女,不知还算不算数。”
      
      这男子虽然不聪明,但是也没傻到这个地步,家里丫鬟多的是,想买这姑娘也是瞧着新鲜,如今知道是个圈套还往里跳,真当他是傻子了,朝这姑娘嗤了一声,挥了挥袖子:“晦气。”便扬长而去。
      
      这厢博赫向夏橘道谢:“方才多谢姑娘相助,此间事情才能这么快了结。”
      
      夏橘见博赫态度真诚,倒有些惶恐:“公子实在不必如此,奴婢也只是听从主子的吩咐而已,再者这主意也是我们姑娘想的,公子要谢的话一会儿去谢我们姑娘吧。”
      
      博赫听了这话才是真的惊讶了,顾聆才几岁就这么聪明?但是博赫倒是很相信夏橘的话,可以说这次的事情,真是让博赫对顾聆刮目相看。
      
      **********
      
      二楼雅座,顾显安眼睛瞪的圆圆的:“这样就解决了?”顾聆看他的样子觉得好笑极了:“哈哈哈,不然三哥你以为呢?”
      
      看顾显安还是很不明白的样子,顾聆只是说了一句话:“三哥,你要记住啊,以后只要是有关女孩的事情,就让女孩去解决就行了。”
      
      顾荣安和顾睿安听了这话倒是思考了一下,认可的点点头,顾显安虽然还不明白,但是也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此间话了,博赫就从转角楼梯上来了,顾家四兄妹连忙站起身迎他,博赫满脸带笑:“今日让几位看笑话了。”
      
      顾家四兄妹连连表示没有这回事,落座后顾睿荣大大咧咧的说:“今日你就是不走运才碰上的,日后小心就是了。”
      
      博赫非常认可的点点头,又转过头来,认真的对着顾聆说:“今日多亏了顾妹妹的主意,才让我得以脱身,在此多谢顾妹妹了。”
      
      顾聆洒脱的笑了笑:“我这个只是雕虫小技,想来没有我帮忙,博赫哥哥也能脱身的,另外我还得向博赫哥哥道歉,刚刚只是事急从权,实在不是有意冒犯令堂。”
      
      博赫表示能理解,顾聆说没有她的办法也能解决,这个话倒是没说错,只是男人处理这样的事情大多不会太周全,也不会这么快速的了结。博赫听了这话对顾聆的评价又往上了一层,聪明又细心,为人还谦虚有礼不自傲,实在是难能可贵。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顾聆等人也没了逛下去的心思,博赫也还有要事要处理,几人约了下次再见,便各自分开归家了。
      
      等顾聆他们走后,用屏风隔开的隔壁雅座,一位看上去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笑着说:“女人的事情就让女人去解决?有趣,有趣。梁九功,去查查是谁家的孩子,小小年纪倒是字字箴言。”身后面白无须的下人应是。
      
      中年男人站起身,摇了摇扇子:“以后德妃和宜妃的事情都让她们去找太后,走吧,回去吧。”
      
      梁九功眉毛都没有动一下,颇为沉稳:“嗻”
      
      最后只留下雅座分毫未动的热茶,昭示着这里有人来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