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宫里宫外》小桥豆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9-08-17 09:36: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顾聆疯狂的向前跑着,头也不敢回,可是奈何左脚受伤,实在是拖累了她的速度,一路上就跌跌撞撞的忍着左脚传来的痛感,头发和身上的衣服都被枝桠刮的凌乱不堪。
      
      再快点,再快点,顾聆一直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只要跑的再快一点就能多一分希望。
      
      跑到一个小山坡处时,脚下打滑,顾聆一声惊呼,滚下了山坡,经过这次,顾聆的左脚是真的一点劲儿也使不上了,她狼狈的趴在地上,还是想要翻滚到一旁的灌木丛中,以期能躲过追赶。
      
      天不遂人愿,顾聆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顾聆回头一看果然是剩下的那个地痞追过来了。
      
      顾聆内心凄凉,这是天要亡我?
      
      地痞老.二狞笑一声:“跑啊,你倒是跑啊?今天你伤了我大哥,还想走?原本只是想和你乐呵一下就完事了,但今天这事儿不能就这么了了。”说完,地痞老.二拔出了匕首,就往顾聆走去。
      
      顾聆紧张的握紧手中的匕首,心里盘恒着要怎样才能逃过此劫。
      
      地痞老.二一边靠近,一边也在防备顾聆,这娘们身上有利器,得小心被暗算,果然美丽的花都是带毒刺的,今儿个不将她送下地府,他王老.二的名字就倒过来念。
      
      随着王老.二的距离越来越近,顾聆开始大喊起了救命,以期望有路过的人能救一救她。
      
      王老.二满脸狰狞的道:“别叫了,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救你。”说完就举刀扑向顾聆。
      
      说时迟那时快,在王老.二扑过来的那一刻,顾聆就穷图匕见,将匕首划向王老.二脖子的位置,可是没料到这王老.二反应很快,用胳膊挡了一下,王老.二的胳膊被划了一个口子,捂着伤口痛叫着后退了一步,顾聆有点可惜错过了最后一次翻盘的机会,王老.二看向顾聆的眼神阴沉的可怕,痛骂一声:“臭娘们。”就用脚踢向了顾聆拿匕首的手,顾聆一时吃痛,匕首掉在地上。
      
      王老.二不给顾聆反应的机会:“去死吧!”就将匕首刺向了顾聆。
      
      顾聆瞳孔睁大,那匕首近的仿佛要扎进自己眼里一样,那一瞬间顾聆还能心里苦笑一声:吾命休矣。
      
      千钧一发之际,“碰”的一声巨响,震的顾聆耳边嗡嗡的响,而前一秒还在顾聆面前的王老.二已经倒在了地上抽搐着身子,像极了临死前还在扑腾的公鸡。
      
      顾聆有些茫然的盯着王老.二的尸体,知道自己死里逃生后紧闭着眼睛,双手捂着心口,张着嘴大口呼吸。
      
      博赫见顾聆完好无损,方才仿佛被紧攥的生疼的心脏才好受一点,将木仓丢在地上,就大步走向顾聆,看她受惊的样子,伸出手想抱抱她,却又不敢唐突,红着眼眶颤声说道:“聆儿,别怕,博赫哥哥来了。”
      
      顾聆听到博赫的声音才睁开眼,看他比自己还难过的样子,还是没忍住,鼻子一酸,扑到了博赫怀里嚎啕大哭,这世上,有人能感同身受你的委屈,才会让你忍不住将委屈发泄出来。
      
      博赫看着在自己怀里哭着的女孩,滚烫的泪水仿佛透过衣服砸在了他的心上,烫的他心脏一阵一阵的发疼,这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姑娘,舍不得她摔了碰了,最不忍心看她哭,只恨不能捧在手心里连路都不用她走,他们怎么敢?怎么能这样对待他珍宝?
      
      博赫的眼睛红的好似要滴血,内心的怒火都控制不住要涌了出来,只恨不能把那些始作俑者全都碎尸万段,低头看到顾聆时,却又柔和了声音,轻抚着她的背道:“没事了,有博赫哥哥在,聆儿乖,博赫哥哥带你回家。”
      
      顾聆在博赫的细心安慰下,才平复了心情,见博赫正在安排手下收拾王老.二的尸体,犹豫的开了口:“山上溪边还有一具。”说完就不安的看着博赫。
      
      博赫心里一窒,内心更痛恨始作俑者,看顾聆红肿的眼睛,不安的看着自己,有点好笑但是更多的是心疼,揉了揉她的脑袋:“博赫哥哥很庆幸你今天出门带了把匕首,只是以后我再也不想让你遇见这样的事情了,都怪博赫哥哥来晚了,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顾聆摇了摇头,表示博赫没有来晚,博赫背对着她蹲下身,回头道:“来,我背你下山。”
      
      顾聆扫了一眼周围,博赫带来的都是小厮,没有仆妇丫鬟,便爬到了博赫的背上。
      
      博赫背着顾聆,尽量走的稳一些,避免颠着她,顾聆趴在博赫的背上,好奇的问道:“博赫哥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我与你已经一月有余没见了,听说你今天会来玉芙山,我便想着来了也许能见着你,方才在山脚下,正好碰见了你身边伺候的两个丫鬟,她们告诉我只有你一个人在山上,我就觉得大事不妙,赶紧带着人往山上赶,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博赫说到最后还是止不住的后怕。
      
      顾聆趴在博赫的背上,仿佛能感觉到他说话时的震颤,抿了抿唇,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博赫哥哥,谢谢你。”
      
      博赫笑了笑:“傻丫头,说什么谢谢,你叫我一声哥哥,那我就得像保护妹妹一样保护你啊。”
      
      博赫内心里一阵苦笑,其实他多希望她不要只把他当哥哥看待。
      
      等了好一会儿,博赫都没有听到顾聆的回话,歪头一看,顾聆已经在他背上睡着了。
      
      顾聆今天又是落水,又是逃命还要想方设法和两个地痞周旋,早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在博赫的背上,感觉到一阵心安,便睡了过去。
      
      博赫看了看顾聆的睡颜,眯眼笑了笑,又开始赶路,他多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能背着她多走一段也是好的。
      
      ————————————————
      
      顾家后院,顾聆被丫鬟抬着进府的时候,齐佳氏心急如焚,连连问顾聆的两个丫鬟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人走着出去的,怎么回来就不省人事了。
      
      两个丫鬟不敢隐瞒,将知道的全说了,但是她俩被绑走后发生了什么却是不知道了。
      
      齐佳氏盛怒之下,罚了两个丫鬟的板子和月例,吩咐秋兰和秋杏务必要照顾好顾聆便去了前厅,或许博赫知道的更多一些。
      
      前厅,顾家的男人们都齐聚一堂,听博赫说了当时的场景,各个都怒不可遏,尤其是博赫说山上还有一具地痞的尸体时,顾睿安的暴躁脾气当场就要提刀去找十五阿哥算账。
      
      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还是顾施翰喝令一声,大家才静下来:“今日多谢贤侄救了我家闺女,大恩不言谢,改日顾某必定携礼上门感谢,家中如今混乱,招待多有不周,还请贤侄见谅。”
      
      博赫听顾施翰这么一说,就知道他要送客:“顾伯父不必多礼,我也是把顾妹妹当成自己妹妹看的,想必顾伯父家中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贤侄就先告辞了。”
      
      顾施翰顾不得客气,带着三个儿子亲自送博赫出了门。
      
      等一家子回了前厅,顾睿安忍不住道:“阿玛,这简直是欺人太甚,妹妹自小千娇万宠长大,何曾受过这样的苦楚,阿玛,这次,咱们不能就这样算了。”
      
      顾显安和顾聆年纪相隔最近,关系也更为亲密,他已经气愤的红了眼眶:“二哥说的是,要不是博赫哥哥今日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顾荣安虽然没有说话,可是手里的茶杯都被捏出了裂痕,顾家三兄弟就这么看着顾施翰,齐佳氏在屏风后听完了前因后果,红着眼眶走出来:“爷,妾身就生这么一个闺女,她是我的心头肉啊,从小到大我都没让人动过她一根手指头,我一想到今日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我的聆姐儿,只恨不能跟着一起去了啊。”齐佳氏声泪俱下,声音中的悲戚,惹得顾家几个男人都红了眼眶,顾显安更是哭了出来。
      
      顾施翰想起平日里贴心又活泼的闺女满身是伤的被抬回来,心里何曾不难过,就连要强了一辈子的妻子,今日也凄然落泪,另顾施翰动容不已:“这件事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得徐徐图之,夫人放心,我必定会让背后之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齐佳氏得了顾施翰的保证后,才稍稍心安,只是心里还有一股子火憋得难受,回了后院,带上仆妇丫鬟,就往老夫人的院子赶去,同样是一起出去的,凭什么顾茵就能完好无损的回来,自己的女儿如今还昏迷不醒。
      
      老夫人见齐佳氏来了,还关心的问道:“聆姐儿怎么样了?”
      
      齐佳氏生硬的回答道:“请的大夫还没到,如今聆姐儿正昏迷着呢。”说完齐佳氏就将锋芒对准了顾茵:“茵姐儿今日可是和聆姐儿一道出去的,怎么能不管妹妹死活就自己回来了呢?都说姐妹情深,看来是大嫂没教好,既如此,选秀之前,茵姐儿就在自己院子里学学女德女戒,没学好之前就不必出院子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