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宫里宫外》小桥豆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17:44: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果然,比赛一开始,顾睿安就疯狂针对这个小伙子,因为频频的从他手底下丢球,他的队员们都产生了不满,其中一个少年嚷道:“安春,你今儿个怎么回事?不行就把球传给队员,别自己死撑。”其他队员也纷纷附和:“就是,就是这个道理。”
      
      安春心里也暗暗叫苦,他根本就没见过顾睿安,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其他队员接到球也没见他这么拼命,但是只要球到了他棍下,顾睿安势必要将球抢走,如果他知道“自闭”这个词的话,应该很符合他当下的心情。
      
      因为队友们的不满,安春都不太敢去接球,就怕顾睿安这个疯子又来抢球,他可不想再被队友们说是因为他频频丢分了。
      
      只是天不遂人愿,就在安春游走在赛场边缘,压根不敢进去掺和的时候,马球被直直的冲他这边刮来。安春因为事发突然还有些发愣,他的队友怒吼:“安春,愣着干嘛?还不快抢球!”
      
      安春这才回过神来,骑着马挥着马球棍,眼看就要接到球了,半路杀出了另一支马球棍,将球半道截走了,安春抬起头一看,是一张略有些眼熟的面孔。
      
      博赫冲他一笑:“兄台,多谢承让了。”话一说完,球棍一挥,进球!
      
      “呼~呜~”场外的观众们因为博赫进球,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不论男女老少,今天都可以自由自在的欢呼雀跃,这也是两家书院马球比赛的盛况之一。
      
      茂林书院这边的马球队少年们纷纷互相击掌来庆祝又得了一分,顾睿安骑马到博赫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朗笑道:“你小子可以啊!”
      
      博赫还是和往日一般,温温和和的没有半点骄矜之色:“都是队员们配合的好,不然我一个人也拿不到这个球。”
      
      而观澜书院这边的气氛却有些严肃,少年们纷纷用指责的眼神看着安春,让安春心里压力很大,就在这时他终于想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博赫了。
      
      安春心里骂骂咧咧的,不就是在街上一点小冲突吗?他最后也没怎么他,怎么今天就让他朋友这样针对自己。安春咬了咬牙,心里暗暗发誓一会儿也要还回去,来挽回自己的颜面。
      
      而观众席这边呢,西林觉罗太太因为儿子进球,激动的已经不能言语了,顾聆也在那里跟着群众们一起欢呼,齐佳氏也不管她,反正今天就让她乐个够,要不是自持身份,得要稳重端庄,齐佳氏也想跟着吼几句呢。
      
      新一轮的比赛继续开始,顾睿安在场上的表现可以用精彩来形容,和博赫两人的默契配合,其角度之刁钻,能从重重包围中突围出来,让人们为他们的精彩表现连连喝彩。
      
      就连在贵宾席上坐着的四贝勒和十三阿哥都对他们赞不绝口:“四哥,你瞧那个三号,打球打的还挺生猛的。有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
      
      四贝勒点点头:“是有股子狠劲儿,就是不太懂得用策略,倒是和他旁边那个小子配合着这个缺点倒看不太出来了。”那个小子说的正是博赫。
      
      茂林书院这边打的不错,观澜书院那边也不服输,安春到了后半场也和拼了命似的往前冲,倒是让他的队友们消了些火气下去。
      
      两队的比分一直咬的很紧,茂林书院这边以三分暂时领先,眼看比赛时间没多少了,观澜书院有些急切,反倒又丢了一分。心态越差,状态就不好,在比赛的最后的半刻钟里,顾睿安将马球击进球网,结束了这场比赛。
      
      一时间赢了比赛的少年们相互拥抱欢呼,甚至还把顾睿安抬起来往天上抛起来,场外也是一片喝彩声。庆祝完毕后的少年们,最后还和观澜书院那边的学子相互拍肩鼓励后,就退了场,两家书院的院长还一起出来给茂林书院这边的马球队颁了奖,颁奖之后比赛圆满落幕。
      
      齐佳氏和西林觉罗太太看着各自的儿子站在领奖台上,热泪盈眶,觉得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看不的地方已经长成了这么优秀的少年。
      
      还有一些场外观看完比赛的姑娘朝这群少年,扔绢花荷包,其中博赫被砸中最多,谁让他长得好看呢。
      
      就这样,一年一比的马球赛落幕了,场外有观众已经起身往山下走了,有的却还坐在原地,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刚才的比赛。
      
      顾聆难得来茂林书院一趟,当然是想观摩一下自己的哥哥们上学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和齐佳氏央求了一下,齐佳氏就答应了,只是让顾聆不许撇开身边伺候的人,自己乱跑。
      
      顾聆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离开了齐佳氏的视线之后,就撒欢似的跑,这次跟着出来伺候的秋兰和秋杏两个,见自己姑娘一溜烟就没影了,吓得赶紧去追。
      
      ————————————————
      
      顾聆停下奔跑的步子,喘着气往身后看,发现两个丫鬟没跟上来,呼了口气,在原地歇了歇,不喘了之后,就开始哼起了小调,悠哉悠哉的走在这条林荫小道上。
      
      顾聆正自得其乐呢,突然肩膀上一疼,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顾聆回头一看,一棵树旁边正站了个小男孩,瞧着和自己一般大的样子,顾聆瞪着他:“你干嘛砸我?”
      
      这小男孩却嬉皮笑脸的不说话,又捡起一块小石头,就朝顾聆这边砸了过来,顾聆躲了一下,没砸中,但是顾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老虎不发威,你当姐是吃素的?我就不信今天教训不了你这熊孩子。
      
      心里这么想着,顾聆怒气冲冲的几步冲过去,像个小炮弹似的,直接就把这男孩冲倒压在地上摩擦。
      
      胤禑有些懵,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把自己压在地上打过,当下就要反击,可是顾聆多贼啊,同样的年龄,男孩儿的力气就是比女孩儿大,顾聆看胤禑想要使劲反击,就立刻饶他的痒痒肉,让他没力气起来,胤禑就这样被她逼的,一会儿痛叫,一会儿疯笑的状态。
      
      胤禑有些受不了了,一边断断续续笑的说:“你,哈哈哈,爷,哈哈哈哈,命令你哈哈哈哈哈,停手。”
      
      顾聆见今儿个这熊孩子被自己教训的差不多了,拍了拍手:“知道错在哪儿了吗?”
      
      胤禑不吭声,被人揍就算了,居然是被一个女孩儿揍了,丢不起这人。
      
      顾聆见他不出声,故意又伸出魔爪:“看来有些人还不知道错在哪儿呢,嗯,肯定是教育的不够。”
      
      胤禑见她又要来,这次吱声了:“小爷知道错了,错在拿石头砸你。”说出来的话是在认错,但是这吼的音量和人吵架似的。
      
      “一口一个小爷的,你很拽嘛。”顾聆说着揉了揉被爆音攻击的小耳朵。胤禑虽然不知道拽是什么意思,但是听顾聆这语气就不是好词。
      
      小霸王表示吃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吃亏:“有本事就报出家门,小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顾聆被气乐了:“哟呵,还想报复回来啊?你这么说我就更不好轻易的放过你了。”说着又开始教胤禑做人。
      
      胤禑只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本来只是看顾聆走在路上得意的样子,想逗哭她,没想到最后自己被她逗的有点想哭了。欲哭无泪的胤禑本来想认输算了,男子汉能屈能伸,只是这疯丫头却突然停了手。
      
      顾聆站起身,拍了拍手,轻咳了一声:“告诉你,本姑娘的舅舅可是姓佟,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说完在胤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屁颠屁颠跑远了,留下胤禑一头雾水的留在原地。
      
      而顾聆一边狂跑,脑海里也是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方才饶胤禑的痒痒,突然从他身上掉下来一块玉佩,别的样式顾聆能认错,可是龙佩是说什么也不会认错的,这能用龙佩的熊孩子是谁家的不言而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啊。
      
      顾聆一边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倒霉,一边回顾方才有没有透露其他的信息,确认过没有破绽之后才放下心来,只是乐极生悲,脚底下被小石子绊了一下,周围没有可以扶手的地方,顾聆将双手撑在身前,向前倒去,都做好了手掌和膝盖被擦伤的准备。
      
      这可真是前脚打人,后脚摔跤,报应来的太快了。
      
      双眼一闭,没想到后颈衣领感受到一股拉扯的力量,保持双手前撑动作的顾聆半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自己离地面还有段距离才呼了口气。
      
      紧接着就是被后颈那股力量拉扯着站好,顾聆回头一看,一张脸庞映入眼帘,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唇线微勾,天生就是一张带笑的脸。
      
      顾聆头往后倾了倾,这不就是博赫嘛!凑近了看都让人认不太出来了。
      
      博赫见眼前的小姑娘一副迷糊的样子,笑了笑:“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不记得我了?”
      
      顾聆摇了摇头:“怎么会不记得,你是博赫哥哥嘛,咱们上次见过的,你还给我送了礼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