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苏温瑜懵逼了半天,才绝望地朝黎承昱低吼:“你害死我了。”
      
      黎承昱摸了摸鼻尖,眼神飘忽闪躲,小心翼翼地说道:“指不定他真跟你离了,那样一半财产到手了。”
      
      苏温瑜真想拿起旁边的哑铃捶爆他的脑袋,连白眼都懒得翻给他。
      
      黎承昱又不怕死地凑近苏温瑜,嬉皮笑脸地问道:“该不会真对柏业动情了,舍不得离了吧?”
      
      “黎承昱,你再说一句试试?”
      
      黎承昱收敛起那副玩世不恭的嘴脸,难得认真地说道:“柏业虽然感情冷淡,但是作为丈夫,我认为他还是不错的。”
      
      苏温瑜玩味地一笑:“他做过你丈夫吗?说得信誓旦旦。”
      
      黎承昱红润的脸色嗖地一下变得死白,逗得苏温瑜哈哈大笑:“行了啦,傅柏业那么高贵大方,怎么会跟我们这种小人物计较对吧?”
      
      这话说了不到半小时,傅柏业就如帝王般莅临了健身房。
      
      这间健身房私密性很好,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入会的,苏温瑜对傅柏业的生活了解不多,但是清楚他并不是这里的会员。
      
      黎承昱惊悚地瞪圆了眼睛,担心受怕地说道:“这么快杀到也叫高贵大方?”
      
      苏温瑜擦了擦额间的细汗,也觉得这件事情的走向成迷。
      
      看着傅柏业渐渐地靠近他们,她的心神依然淡定,举起右手挥了挥,露出浅笑跟他打招呼:“这么巧啊,来健身?”
      
      傅柏业的眼神轻飘飘地来回扫视了下,鼻间冷哼了声:“你们俩倒挺清闲的。”
      
      黎承昱见傅柏业如刀锋的目光停留在他的手上,马上识趣地撤离苏温瑜的肩膀,笑着打哈哈:“一起吗?”
      
      周特助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今天不了,我们来这里有正事要谈。”
      
      黎承昱立刻侧过身子,伸出双手让道:“那您请。”
      
      傅柏业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沉声说道:“你跟我一起。”
      
      苏温瑜跟黎承昱面面相觑,也不知道他口中的“你”是指他们两个中的谁,傅柏业又指了指黎承昱,说道:“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不要了吧?”黎承昱抗拒的表情如同吞了苍蝇般。
      
      “你还要得过且过到什么时候?”
      
      黎承昱本能地惧怕傅柏业的威严,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动步伐。
      
      傅柏业又看向苏温瑜:“等我一会儿,一起回家。”
      
      “哦。”苏温瑜淡淡地应了句。
      
      周特助走在最后面,跟傅柏业拉开了点距离,迅速闪到苏温瑜身旁,小声说道:“BOSS体温又升高了,还没来得及给他买药,就来了这里。”
      
      那眼神仿佛急迫地在说“该你表现的时刻到了”。
      
      她看起来是个会照顾病患的人吗?不怕她荼毒他英明的BOSS吗?
      
      周特助见苏温瑜不声不响,急得头发都多掉了几根,语重心长地劝道:“太太,拜托了啊。”
      
      这位周特助被傅柏业这个无良老板压榨得连假期都没有,苏温瑜对他多了几分同情,勉强应下来:“要是不怕我整得他病情更重的话。”
      
      “谢谢您啊。”
      
      “你快去吧。”
      
      苏温瑜趁此坐下来歇歇,却不想冤家路窄,看见顾之岑人模狗样地走过来,简直出门不利。
      
      她起身要走,却被顾之岑叫住。
      
      苏温瑜嘲弄地问道:“不知道顾先生有何指教?”
      
      顾之岑的眉宇之间难掩憔悴,声线黯哑地问道:“幼琪是不是在米拉小镇?”
      
      苏温瑜面不改色地笑了笑:“原来顾先生还记得生命中出现过幼琪这个人啊?”
      
      “我明天去找她。”
      
      “随你。”
      
      顾之岑眉头紧皱,他从苏温瑜脸上看不出什么想要的线索。
      
      苏温瑜一转头,笑容就消失在脸上,低头给沈幼琪发了微信。
      
      她回得很快:没事,我也正准备回来了。
      
      苏温瑜是看着沈幼琪如何倾心于顾之岑,也是看着她如何被他所伤,所以对于顾之岑,她是一丝一毫的善意都没有,看一眼心情就糟一分。
      
      洗过澡出来,苏温瑜坐在静谧的茶吧休息,轻缓的音乐流淌在耳畔,让人忍不住身心放松下来。
      
      傅柏业之前打过电话来,问她在哪里,所以看见他走来时,苏温瑜并不意外。
      
      不过当看见他身后随后而来的顾之岑后,苏温瑜脸色立刻拉了下来,不用问也知道傅柏业今天来这里要跟谁谈事情了。
      
      傅柏业几乎是立刻注意到苏温瑜的情绪变化,停住脚步,还未开口,顾之岑率先说道:“看来我并不受欢迎,先走了,合作的具体事宜等我回来再谈没问题吧?”
      
      傅柏业点了点头,黎承昱刚才就警告过他别让苏温瑜看见顾之岑。
      
      苏温瑜眉头轻蹙,身上的怒气不言而喻:“你跟顾之岑这狗东西谈事?”
      
      傅柏业还是第一次看见苏温瑜如此气急败坏地骂人,不由多嘴问了句:“他怎么了?”
      
      苏温瑜很想理直气壮地叫他立刻停止跟顾之岑合作的项目,可是又很清楚地知道她没这个权利,傅柏业所做的决定要为君诚集团的每个员工负责,不能因为她跟顾之岑那点私人恩怨而任性要求。
      
      所以她心态有点崩,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回家途中,傅柏业靠在椅背上,看上去并不舒服。
      
      苏温瑜的心情因为顾之岑的出现而烦躁,但还是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所以经过一间药店时,让司机去买了退烧药跟消炎药。
      
      傅柏业唇角微不可闻地勾了勾,苏温瑜恰好看见了,仿佛她做了什么臊到极致的事情般,脸上有些不自然的晕红,没好气地说道:“是周特助太唠叨了。”
      
      “我什么都没说。”
      
      “你也不要多想。”
      
      司机买药回来,就面色凝重地说道:“BOSS,有狗仔队,相机在这里。”
      
      傅柏业的司机是他重金挖来的,无论是身手,观察力,还是车技都过人。
      
      “拍你还是拍我?”苏温瑜一顿,又说道,“好像没什么区别。”
      
      无论拍谁都能拍到对方,她都不知道被造谣多少金主了,多一个傅柏业也无所谓。
      
      傅柏业将相机递给她,她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一个女星最在意的就是自己在镜头里的形象。
      
      但是看完后,苏温瑜很抑郁,这个狗仔竟然没把她一半的美貌拍出来,倒是将傅柏业拍得衣冠楚楚,活像她是个倒贴的二百五,于是气急败坏地将照片全部删了,又将相机塞回到了傅柏业的怀里。
      
      傅柏业淡笑:“把你拍得很丑?”
      
      倒是了解她,苏温瑜没好气地腹诽了一句。
      
      回到御景湾,苏温瑜收拾完行李出来,发现傅柏业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鼻息声粗重灼热。
      
      终究抵不过良心的谴责,拿了家里的耳温枪给他测了测体温,39.2度。
      
      她真是佩服他的意志力,都高烧到这程度了,竟然还面不改色,是人吗?
      
      她将耳温枪递给他自己看,不解地叹息:“你怎么扛得住啊?”
      
      “还好,我上楼睡一觉。”
      
      “39.2度啊,是睡一觉就能解决的吗?我打电话叫家庭医生。”
      
      检查结果是细菌感染,要挂三天点滴消炎,刚挂上点滴没多久,傅柏业就睡着了。
      
      苏温瑜不得不承认老天爷太眷顾傅柏业了,精雕细琢般的五官,底蕴深厚的家世,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啊,想当初看见他跟苏亦凝出双入对时,她还骂过他瞎了狗眼。
      
      不过知道娶她,还不算真正的瞎。
      
      苏温瑜刚吃过晚饭,就接到了苏鸿儒的电话。
      
      她冷眼看着亮起的屏幕,佣人以为她没看见,还特地提醒了她一句。
      
      闭眼又重新睁开,眸底一片平静,她接起电话,淡淡地问了一句:“爸,有事?”
      
      “明天有个慈善拍卖会,想让你陪爸一起出席。”
      
      苏温瑜勾起唇角冷笑,不禁想起了曾经梁婉仪对苏亦凝说过的话,她说苏家只有一位小姐,就是苏亦凝。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的确只认苏亦凝这一位苏家小姐,根本不知道她苏温瑜也是苏家的女儿,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任何场合,苏鸿儒都没带苏温瑜出席过。
      
      今天什么好日子,会想到她?
      
      估计是苏温瑜久久没有回答,苏鸿儒又问了句:“不愿意?”
      
      自然不愿意。
      
      苏温瑜不疾不徐地说道:“爸为什么想到我?往常不是有阿姨跟姐姐吗?”
      
      “爸知道这些年委屈了你,是爸做得不好。”
      
      要是时间倒退十来年,她听了这话可能会有点触动,现如今这种虚假的把戏在她面前完全不够看。
      
      这时候傅柏业缓缓地从楼上下来,没打扰她打电话,而是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
      
      “明天什么时候?地点?”
      
      “晚上七点,我让人来接你。”
      
      “我现在在御景湾,别让司机跑错地方了。”
      
      挂掉电话,傅柏业问道:“你爸?”
      
      “嗯,让我陪他出席一个慈善晚会。”
      
      “为什么答应?”
      
      傅柏业问得直接,知道她不愿意应付苏家那几个人。
      
      “为什么不答应?他既然有他的目的,就算这次不答应,还会有下回,不如早点解决。”
      
      “我想是谈那块地皮的事情,我答应了跟顾总合作,你爸应该得到风声了。”
      
      这个消息对苏温瑜来说并没什么值得高兴,顾之岑跟苏鸿儒两个人,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丘之貉,全是践踏别人感情的人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