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一月底的温城寒风萧瑟,难得飘起了皑皑白雪,葱翠的松柏在迷雾中影影绰绰。
      
      四面八方涌来的潮水席卷着苏温瑜,冰冷的感觉一寸寸地侵蚀着她的神经,她双眸紧闭,终于失去了意识,陷入长久的晕迷之中。
      
      “卡!”
      
      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苏温瑜才从水面上浮出来,她的嘴唇已经冻得青紫,身体也发颤得厉害,哆嗦地问道:“导演,OK吗?”
      
      “很好。”
      
      苏温瑜面露笑容,在剧组人员的帮助下,才艰难地从搭建的水池中出来。
      
      她浑身湿透,经纪人杨旭池立刻拿了棉大衣将她包得严严实实。
      
      “所有戏份正式杀青。”导演拿着扩音器大声宣布。
      
      “终于在大年二十八杀青了。”杨旭池庆幸地说道,“快去换衣服,就你这身子骨,非要亲身上阵演这一幕。”
      
      “我敬业啊。”苏温瑜笑了笑,在小助理的搀扶下去了换衣间。
      
      等到剧组的工作完毕,刚坐上保姆车,正准备闭目养神,苏温瑜的私人电话就响了。
      
      她半阖着双眸,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神态恹恹,等铃声停止,再响起的时候,才勉为其难接了起来。
      
      “小芙。”
      
      苏温瑜听着对话那头对自己的昵称,扯出一丝冷笑:“什么事?”
      
      “明天的团圆饭别忘记回来吃。”
      
      这么快又要过年了,苏温瑜淡淡地应了声:“知道了。”
      
      “柏业那边是你自己通知还是我打电话给他?”
      
      苏温瑜原本慵懒地靠着椅背,明眸嗖地张开,捻着一把好听的嗓音说道:“姐姐,柏业是我老公,就用不着你费心了。”
      
      “每逢爸妈让你叫柏业回家,你不是说他忙就是忘记通知他。”
      
      所以你就准备越俎代庖?苏温瑜冷哼了声:“他前阵子去了国外,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赶回来。”
      
      “啊?你还不知道?柏业今早就到了国内。”
      
      “哦,我在闭关拍戏,行了,我会通知他的。”
      
      苏温瑜气恼地挂掉电话,才结束疲惫的工作,就给她添堵。
      
      她踢了踢前排的座位,质问道:“胖胖,傅柏业今早回来,你怎么不告诉我?”
      
      杨旭池体格微胖,苏温瑜就给他起了这样一个爱的昵称,本来他还不喜欢,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现在周围所有人都只知他是胖胖,真名反而知道得少。
      
      “大小姐,今天最大的新闻就是君诚太子爷傅柏业回国,全温城恐怕就你不知道,还做人老婆呢。”
      
      “shut up!”
      
      苏温瑜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逞口舌之快,答应下来。
      
      此刻只能硬着头皮去翻看手机里的通讯录,不过翻了几遍都没找到傅柏业的号码,她又问杨旭池:“胖胖,我给傅柏业的手机备注叫什么?”
      
      “江湖传说。”
      
      “我也记得是这个啊,怎么找不到号码了?”
      
      杨旭池侧过身,有点惊讶地说道:“你半年前手机不是丢了吗?重新换了手机,所以通讯录里的号码都没有了,于是联系一个存一个,别告诉我,这半年来你们夫妻还没通过一次电话?”
      
      苏温瑜摸了摸下巴,思忖片刻说道:“似乎还没真没有过,你也知道他是个江湖传说,岂是我等凡人能轻易碰触的?”
      
      “你们是夫妻吧?”
      
      “如假包换。”
      
      “有名有实?”
      
      苏温瑜连白眼都懒得翻给他,继续翻找通讯录,然后拨了个号码。
      
      电话接得很快,但是声音太过嘈杂,吵得苏温瑜眉头紧蹙:“黎承昱,大年二十八了你还在外风流快活啊?”
      
      “泡芙妹妹,什么好日子啊你主动打电话给我?”
      
      苏温瑜原名叫苏盼芙,听着太像泡芙了,进了娱乐圈就改了名字,此时也懒得跟黎承昱计较,直截了当地说明目的:“把傅柏业的号码给我下。”
      
      “你是我泡芙妹妹吧?没记错的话,柏业是你丈夫,你找我要他号码?这事听着还挺有趣。”
      
      为了配合这段话,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阵阵笑声,听那动静,人还不少。
      
      苏温瑜不耐烦地说道:“笑完就给我号码。”
      
      “其实不必那么麻烦,你找的人就在我身旁,柏业,老婆找。”
      
      苏温瑜气得肝疼,这黎承昱故意陷害她吧?
      
      “找我?”
      
      这略带低沉的声音不是傅柏业是谁,简直尴尬得想撞墙。
      
      “嗯。”苏温瑜饱含心虚地应了声,欲盖弥彰地解释,“我前阵子手机丢了,所以号码没了。”
      
      “泡芙妹妹,你这手机丢得有些频繁啊,我记得你半年前才丢过一次,怎么又丢了啊?”
      
      苏温瑜听着黎承昱嘶声呐喊的声音,想爆他的头,是嫌她跟傅柏业的夫妻情还不够塑料?
      
      没一会儿,耳边嘈杂的声音不见了,猜测着傅柏业应该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磁性低沉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明天苏家吃团圆饭,你能来吗?”
      
      “没问题。”
      
      “哦那好,就这件事,那我挂了。”
      
      “今晚我回御景湾,明天一起出发。”
      
      “哦,知道了。”
      
      “139XXXXXXXX。”
      
      “你报我手机号码干嘛?”
      
      “11位数的手机号码并不难记。”
      
      苏温瑜知道了,这是记恨她记不住他的号码吧?
      
      谁能记得一年都没联系几次的号码啊?她那精明的脑子是记台词的好吗?
      
      但始终有些理亏,闷声问道:“你号码多少?我记下。”
      
      凭着惊人的记忆力,苏温瑜将傅柏业的号码存到手机里,在“江湖传说”前面加了个定语“爱记仇的”。
      
      让司机将她送到跟傅柏业的婚房御景湾,给他发了个大红包,让他回去过年。
      
      别墅里的佣人都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傅柏业让他们回去过年了,她肚子饿得厉害,想找个人弄顿吃的给她都不行,只能洗了个澡睡觉。
      
      苏温瑜睡得正香时,感觉床垫下沉,一阵凉风侵袭,紧接着又是暖意缠绕,一股沉重的力量压得她喘不过气。
      
      床头灯发出暖色的光晕,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就见一张英俊的面庞在眼前,刚要开口,所有的言语都被吞入了唇齿之间。
      
      一室旖旎过后,苏温瑜气若游丝地喘着,身上黏腻不堪,睡意被撞得烟消云散。
      
      水汽氤氲的双眸嗔怒地盯着餍足的男人,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空气中漂浮着未散去的暧昧气息,房间里静谧得能清楚地听见彼此的喘息。
      
      偏偏此时苏温瑜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缱绻的氛围顷刻间消失了,傅柏业喑哑地问道:“想吃什么?”
      
      恨不得吃了你,扰人清梦。
      
      苏温瑜动了动绵软的四肢,没好气地说道:“我要洗澡。”
      
      满足了男人的口腹之欲,他整个人看起来平和许多,先去浴室放好了水,又过来拦腰抱起她。
      
      偌大的浴缸即使承载着两人,空间依然很大,温热的水很好地缓和了疲倦的身体。
      
      可能良心发现,傅柏业竟然纡尊降贵地给她按摩,这样的福利她自然不会拒绝,指使着他将紧绷的部位通通按了个遍。
      
      洗过澡,傅柏业又将她抱回到床上,说道:“煮面给你吃吧?”
      
      “嗯。”
      
      傅柏业下楼后,苏温瑜看了看时间,正好午夜十二点。
      
      她开了电视,百无聊赖地换着台,随便找了个音乐节目当背景音。
      
      然后上了微博,看见剧组的官博艾特了她,放了她的杀青照片,于是顺手转发了一遍。
      
      下面很快有评论,便跟粉丝互动了起来。
      
      傅柏业上来时,正好看见她笑得开怀的样子,两人相处时,她几乎不会有这样天然的状态,开口问道:“看什么?”
      
      “跟粉丝聊天呢。”
      
      “先别看了,吃面吧。”
      
      苏温瑜放下手机,食物的香味扑鼻而来,咽了咽口水,立刻开动起来。
      
      饱餐了一顿,心情也变好了,又跟粉丝说了一会儿,就重新钻入被窝里。
      
      平时都是一个人睡,今天身旁多了个人,苏温瑜还有点不习惯。
      
      反而傅柏业自然得很,一躺下,就将她的身体捞到怀里。
      
      背靠着他温热的胸膛,耳畔还是他濡湿的气息,苏温瑜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竟奇迹般睡得很好。
      
      翌日醒来,一缕阳光漏入室内,形成一道光影散落在地上。
      
      苏温瑜伸了伸懒腰,发出一道嘤咛。
      
      “早。”
      
      乍听到这声低沉的男声,苏温瑜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半晌才响起昨晚跟傅柏业睡在一张床上呢。
      
      “早。”苏温瑜干巴巴地回了一句。
      
      傅柏业掀开被子,两人身上未着寸缕,苏温瑜后知后觉才发现,慌乱地重新掀过被子,将身体遮挡得严严实实,一副防备的样子瞪视着他。
      
      傅柏业看了眼反应颇大的苏温瑜,淡漠地说道:“你哪里我没看过?”
      
      那不屑的眼神仿佛在说她矫情,苏温瑜拽紧了被子,忍住想杀人的冲动,冷静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麻利地滚。”
      
      昨晚就不该让他得逞,拔吊无情的男人,那短暂的温柔果然是错觉。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骄纵?我宠的》,苏温瑜儿子跟沈幼琪女儿的故事,可点进专栏预收。
    温城的上流圈子都知顾南奚是顾家跟傅家捧在掌心的宝贝,性子骄纵,没人敢惹,除了——
    傅以曜。
    身为傅家唯一的继承人,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傅以曜,人生的道路被安排得妥妥当当,生活对他而言乏味寡淡。
    要说唯一的乐趣就是捉弄从小一起长大的顾南奚,每次看见她气得炸毛,他的心情就能好一天。
    顾南奚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位嘴上喊着她妹妹,却处处跟她作对的傅家少爷。
    她恋爱时,他打击她;她失恋时,他奚落她。
    偏偏这人最擅长伪装,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骄子。
    直到有一天,顾南奚第一次看见傅以曜生气,一向骄傲矜贵的他,满身戾气,双眸嗜血地将一个人踩在地上,语气冰冷地说道:“我都不敢伤她一根寒毛,你算什么东西敢动她?”
    --
    富丽堂皇的酒店正举办着一场盛大晚宴,只因这天是傅家少爷傅以曜跟顾家千金顾南奚的生日。
    顾南奚漂亮得宛若不沾凡尘俗物的公主,笑意盈盈。
    傅以曜将她拐到灯光晦暗的角落,委屈地说道:“不准对别人笑,我吃醋。”
    顾南奚踮脚,一个柔软的吻落在他的唇角,娇声开口:“只吻你,行了吧?”
    表面温和实则冷漠大少爷X明艳骄纵大小姐/欢喜冤家/双C/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