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八抠肚脐眼》李哑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7:15: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二章 ...

  •   人们使用两个词语时,我会感到惊讶。一是遥遥无期;二是如梦似幻。第一个使我想到距离和时间原来在某种维度上是统一的(而尤其在主观体验之中);第二个,人们对于自己生活的散乱和荒诞不经的清晰认知令我刮目相看。虽然如此高高在上,我却只是一只王八。我要点题了。王八既然是王八,怎么能妄议人类?尤其是当我是一只想抠自己的肚脐眼的王八。抠肚脐眼,是童幼人类的本能,即使身为一只王八,我还是不能够免俗。从我开始拥有想象力直到如今,我的梦想有二,其中一个就是抠上自己的肚脐眼。想象一下吧,在我青白的薄薄的甲壳背后。那里有一处柔软而敏感,由于生来隐蔽而安于黑暗,它藏污纳垢而对于清污除垢避之不及。你把手指伸进去,太大了,笨重,你得找点工具,冰冷的,刺激得它战栗,仿佛是腹部朝下,从高处——碰也碰不到底,你只是悬挂着,冷风一阵阵地让你的隔膜感到恶心。
      每次想到这里我都觉得恶心,这种恶心让我觉得肚脐的存在更加真实了。我甚至想象每一只王八都有它的肚脐,由于出生时种种特殊性,肚脐外观千奇百怪,甚至生出美丑之分。尽管作为一只王八是看不见肚脐的,看不见,可还能分出美丑,这是凡有思考能力的动物居高临下而懒惰的思维迁移。算了,就这样吧。当我看见其他王八时我开始暗自揣度了,他们的肚脐是什么样子的呢?他们是否知道自己有肚脐呢?……他们会不会有肚脐呢?然后我陷入了自我怀疑。
      如梦似幻,如梦似幻。如果我觉得一样东西如梦似幻了,必定是因为我曾经梦见过。梦,虽然是零零碎碎的,可是它的零零碎碎,是一条线段的不堪接驳;生活的零零碎碎,是沙漠的零零碎碎。所有的沙子都在这,这里却没有一整片沙漠,没有足以称之为整体的东西,人的悲剧开始,就开始于想要抓住一个整体,想要看见万应的臬律。错了,完全错了。看见整体假如有其意义,其意义就是失去。回光返照,然后作为一个整体的,断开,和你分离,除了这个,人们还在幻想,幻想,为什么不能是找寻的一种方式呢?所以我也在幻想,但是正因为幻想,更逃不离如梦似幻的生活了。如梦似幻。
      然后是遥遥无期。当一只王八说,我的梦想有二,其二就是遥遥无期时,要怎么猜度他的意思呢?也许我们可以猜一猜,随意地解读一下。他是在说旅行吗?或者等待?一厢情愿的等待之类的。这样说吧,当一只王八说,活着真没意思时,他也许说的是有意思遥遥无期。又或者王八死了,他的朋友们哀悼他,说,他的归来算是遥遥无期了。假如我们温情脉脉,充满人文关怀,充分立足当下,我们自然而然地认为,死亡关乎死者周围的人,什么“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呀,什么“永存我心”呀,可是终究还是没人厚脸皮地说一句,“朋友们的王八得被忘了”,人们还是违心地说,“王八走了”,再心有不甘地加上一句“我们会想念他的”。死亡遥遥无期,因为死亡早已错过。这种意义上的死,王八想着,不如让我远走高飞。只要时间到位,效果等同。这大概可以说,死亡是社会关系的消逝之类说法,其实描述的是死亡的替代品,其实似乎在明目张胆地宣告死亡不在于死者。正因为此,死亡也遥遥无期。
      
      我的梦想有两个。我的全部人生理想,在于构想一个弱点,再用构想击打它,直到我过瘾地感觉到它的脆弱,再放它一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