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正文 ...

  •   玄穆帝二十五年 月昭国 云水城外
      
      弯弯曲曲的官道上,有一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马车。为啥这么说呢?是因为这马车乃是月昭国中千金难买的华楠木所制,而这华楠木生长于绝崖岭之上,极难砍伐,更不必说这华楠木对气候要求极高,只生长于绝崖岭了。
      
      马车在官道上慢悠悠的晃着,车上风钤轻响。微风掠过,吹起轿帘,露出了马车内的人的睡颜:薄唇轻抿,如蝶翼般的睫毛微微颤动,脸颊因为睡眠微微泛红,在洁白的皮肤上异常明显。当然,这幅样子很美。但前提条件是忽略了嘴角的晶莹……
      
      忽然,马车停下了。车内的少年因这阵颤动睁开了双眸,这双眼睛极其漂亮,蓝色的双眸因为刚刚睡醒闪着泪光,外面刺眼的阳光让这个少年的眼睛又微微闭上,浑身散发着惰懒的气息,整个车内的空气都因为他而变得温暖舒适。
      
      “少爷,该起身了,咱们到了。”突然,车外服待的小厮说道。
      
      “唔,到了吗?嗯啊,这城外的空气可比那云水城内舒适多了呢,怪不得娘亲在这檀香寺里不回家了。”少年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说道。
      
      墨竹望着这檀香寺山门前的台阶略略有点绝望,他转头问跟在身后的小厮:“阿九……这台阶……呃,一共有多少阶呀?”
      
      阿九思考了一会儿,回道:“唔,大概是有一千三百一十四阶,传说啊,走完这个阶梯的有情人能幸福一生一世呢,每到檀香寺庙会的时候,有好多公子小姐来这儿上香拜佛呢,都是为了向上天求祝福,求姻缘的呢。”
      
      ‘作为一个找娘亲的乖宝宝,不然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只希望自家老爹能给点辛苦费。呜呜’墨竹心道。
      
      进入檀香寺后,阿九找了位洒扫的小师傅帮忙带路。在向小师傅说明来由之后,小师傅向主仆二人行了佛礼 ,然后侧身一步在前方带路。二人回礼道谢之后,就跟在小师傅身后向殿内走去。
      
      殿内 ,墨竹发现自家娘亲正在礼佛,便长腿一跨然后跪在自家娘亲旁边,口中念念有词,演的有模有样。
      
      一段时间后,墨老夫人停下手上的动作,看也不看他就问道:“玉儿,你来此所为何事啊,若是为你爹求情,那你就回去吧。”
      墨韫玉傻笑了两声,说:“娘,怎么可能啊,玉儿永远都是您的宝贝疙瘩,怎么会帮爹不帮娘呢,对吧。”
      
      墨老夫人握住墨竹的手,缓缓的站起来。墨竹不明所以,只得跟上他娘。
      
      墨老夫人走到抽签算卦的地方,向那儿的老师傅行了个佛礼,转头对她儿子说:“玉儿,今日你来的正好,正赶上虚影大师在此,你啊让大师为你卜上一卦,为你算算姻缘,娘也好为你操办婚事。”
      
      “娘,我才十七岁啊!是不是太早了些啊!”墨竹无奈的喊道。
      
      “瞧你说的,不就剩几年了吗,早些张罗也无防。大师,还请为我家小儿子算算,毕竟还有几年就弱冠了。”墨老夫人娇呻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对于虚影说。
      
      相亲这种事情乃是墨家四个孩子中最可怕的事,遇到这事除了跑还有什么呢?那就是躲啊!
      
      墨.小可怜.竹认命的摇了摇签筒,在掉了一签之后痛苦的捂着肚子,为了增加表演效果,墨竹狠拧了自己的大腿,顿时眼闪泪光。他眨着漂亮的蓝眼睛望着他家娘亲,好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墨老夫人很无奈的翻了自家儿子一眼,然后摆摆手让她家儿子滚了。
      
      老夫人望着自家儿子远去的背影,随后又转头看向虚影,问道:“大师,我儿子……”虚影看了看刚才墨竹掷下的竹签,笑着答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得到解放的墨韫玉慢悠悠的走向后山,因为传闻这檀香寺后山有一片墨竹林,根根挺拔,一入竹林宛若误闯仙境一般。而这墨竹则是墨韫玉生平最爱之物,也不怪他把自家可怜小厮忘在脑后了哈。
      
      正当墨竹观赏这竹林兴致正浓之时。突然,前方传来了一声独属于女子的尖叫。墨竹运起轻功前去查看,发现一白发女子倒在地上正揉着脚腕,口中似乎还念念有词,不知道说的什么。
      
      白书本来是和婢女玉罗一同来檀香寺为即将回家的二哥来还愿的,而小玉罗贪凉吃坏了肚子,就让她在后山的凉亭里等着她来找白书,可她偏生是个闲不住的,就独自在后山瞎转。而她又是个极品路痴,出了家门就回不来的那种,然后……她就很荣幸的迷路了。
      
      传言道:祸不单行,用在白书的身上简直不要太合适。
      
      她在这片竹林中绕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找不到路。就在她抓耳挠腮之际,突然掉下来一只蜘蛛在她眼前摇摆,吓得她大叫一声。然后,然后就很不幸地崴到了脚。
      
      而墨竹此时看到的就是这番情景。他上前一步,伸出一只手,说:“姑娘,需要帮忙吗?小生这就拉你起来哦。”
      
      白书听到声音回头一看,顿时看呆了。
      
      面前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头戴银冠,束着高马尾。肤若凝脂,面若桃花。蓝色的眼眸仿若深潭,让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右耳带着与他眼眸一般颜色的宝石,在斑驳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身上穿价值连城的轻罗纱,衣摆处还画着几株墨竹,脚踩流云靴来到她面前。
      
      “姑娘,姑娘?”白书突然回神。随后墨竹扶起白书,将她带到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然后向她行了一礼,说:“在下姓墨名竹,字韫玉,云水城人氏,不知姑娘家住何方,在下也好送姑娘你回去。”
      
      白书笑着摇了摇头,说:“多谢公子好意,公子只需帮小女子送到前方的凉亭中就好。不过公子的名讳听着好生耳熟。公子可是墨家家主墨韫玉?小女子白书,字子英,想来墨家主也该知道小女子吧。”
      
      墨竹心下了然,从第一眼见到这女子时就觉得异常眼熟,原来竟然是白家家主白子英,女子及笄取字,倒也是天下第一人。
      
      “原来是白家主,幸会幸会。听闻白家主是个路痴,没想到竟是真的。不过,能有幸帮助白家主,也倒是三生有幸呢。”墨竹笑答曰。
      
      “既是三生有幸,那墨家主不如带小女子出去,我家的婢女许是要着急了。”白书说。
      
      突然,墨竹扶起白书,在她的耳边轻声说:“这个好说,不过嘛,白家主可不要后悔呀。”
      
      白书的脸顿时红了,不过呢是气的,但她现在还要靠某人出去,算了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好女不跟男斗。
      
      等到他二人出去的时候,果然外面的玉罗已经哭成了小泪人。一看到她家小姐就如同猎豹觅食一般扑上去,边哭边喊:“小、小小姐,你去哪儿了呀,明知道自己,嗝,自己、自己是路痴你还乱跑,你要是不见了玉罗、玉罗可怎么办呀,呜呜呜。”
      
      白书见状便就将玉罗搂进怀里,一边拍背一边低声安慰她。而旁边的阿九也想扑他家少爷,可是他家少爷早早的就把他嫌弃的丢到了一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嘤嘤嘤。
      
      阿九收拾好情绪之后对他家少爷说:“少爷,老夫人说让咱们先行一步,她明日就回府,顺便让咱们从集市上带一把新的搓衣板给老太爷。”
      
      墨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白书说:“白家主,在下先行一步,来日再相见。哈哈哈”说罢摇着折扇转身就走了。
      
      玉罗从白书的怀里抬起头,对她家小姐说:“小姐,那位是……”白书眼睛微眯,眼神凶狠且凶狠的说:“呵呵,那就是个无耻且无赖的地痞流氓。”
      
      小玉罗瞅着她家小姐的眼神,后背一阵凉意,心道:‘这位公子怎么惹的她家小姐了?’
      
      而另一边回程的华楠木马车内,墨竹把玩着手中的羊脂白玉,轻笑着说:“白子英吗,呵呵,我们很会再见的呢,小路痴。”
      
      今日的太阳真好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因家中有事断更,时间不定,望各位看官老爷见谦。
    呜呜呜,熊孩子什么的真恐怖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