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来的男太太》五行八卦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13 22:00: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民国来的美男子 ...

  •   第一章:
      
      2016年1月18日,农历2015年十二月初九。晴,最高温度零下5度,最低温度零下15度,北风3~5级,空气质量质数——优。
      
      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的天气,在首都龙城实属难得。
      
      赶上过生日,汪泽的心情也非常明媚。作为由民国身穿,又生生年轻了好几岁,还拥有所替代之人记忆的他,血液里,骨子里,灵魂里都是挥之不去的老封建。
      
      就算他的生日是在寒冬腊月,他也希望这一天不要下雨,不要下雪,不要是阴天……。因为按照祖母活着时候的说法,人过生辰的时候,如果是大晴天,代表他下一年必定是福星高照,红红火火,事事顺心。
      
      汪泽,原清末太医院太后亲封正三品院使嫡长孙,从小做御医培养。琴棋书画御剑射样样精通不说,还懂得洋文。若非大清朝灭亡,以他在宫中的隆宠,不说宫里御医的位置肯定有他一席之地,怕是太医院的未来院使他也可以去争上一争。
      
      只可惜大清国在他十五岁那年,在他于宫中任六品医士的第三年就迫不及待的灭亡了。
      
      他八岁得太后隆宠随五大臣出洋,在精于中医的基础上学习西方医术;九岁在洋人医院实习,得洋人赞扬,视为医学神童,十一岁参与西方医学研究和医学研讨会,十二岁归国,得新帝与摄政王大赏,之后随祖父出入宫中做医生……。
      
      可惜——
      
      再多的隆宠和天赋,都在大厦倾倒之后不复存在。
      
      作为依附皇朝的封建家族,曾经辉煌一时的汪家,也在之后短短一年的时间,因为各种原因家道中落。而他不是伤仲永,也成伤仲永。
      
      皇朝覆灭,军阀四起,战乱频繁的民国三年。继祖宅被卖之后,汪泽这个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嫡长子,也因为长得漂亮被鸦片鬼亲爹,以一百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当时北平最有名的戏班梨园班。
      
      或许是从小的教育,温吞的性格;也或许是几年的纷乱生活已经彻底压倒他作为天才的骄傲,在烟鬼父母的大孝压制之下,他随波逐流没有反抗。
      
      乱世之中,人若草芥。除了站在巅峰的那些人,又有谁能够安平于世?汪泽觉得自己看得很清楚,所以无所谓。
      
      战乱时候的戏班,多数班主都是挂着羊皮卖狗肉的掮客,龟公。梨园班同样,否则对方也不会花一百两银子买他一个已经十七岁的少年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继承了母亲和祖母的容貌,又天生骨骼纤细修长,从小养的也好,看着满身贵气,活脱脱传说中的贵人模样。遇上好男色的,上千大洋也有人舍得。
      
      可惜大概是他和梨园班班主犯冲,在他进入戏班的第二天,班主就因为冒犯了某位大人物,被一群端着汉阳造的小兵枪杀在梨园班的戏楼里,就连脑袋都被提走了。
      
      接任的二班主是个一心想要唱戏的老实人,偶像是梅兰芳,孟小冬,徐东来那样的大家。于是自小练习家传养生武学,又从未间断过护身剑法的汪御医就从原定的暗娼人选,变成了新梨园班里的新武生。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越是战乱的时候,醉生梦死的娱乐越是多。烟鬼也好,沉迷于戏剧电影酒会,养小妾,养瘦马的文人商人也罢。其实都不过是国之危难之际的衍生物。而有这些衍生物的存在,自然会滋生许多相应的行业。比如戏班等。
      
      新梨园班在失去暗娼这一生财之道之后,又没有名角撑场子,很快便被北平城几十上百的戏班子淘汰出去。
      
      为了生存,一些有出路的,只想混日子的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梨园班。汪泽是个懒散的人,只要有书看,便不愿意挪窝。最后便在班主的建议下开始学习吹拉弹唱,以及生旦净末丑的表演。反正是缺什么,他得会什么。
      
      至于汪御医的身份,多年世家贵公子的修养,都被他慢慢的隐藏到了骨子里。
      
      慢慢的,新梨园班多了个嘴巴很会说,很会做人,又很能打的小武生。梨园班的生意也有了起色,人数又渐渐多了起来。
      
      按照班子里不少人的说法,他很有可能是下一任的班主。
      
      可惜二十九岁那年,梨园班在前往奉天途中,碰上了小鬼子抓矿工。他当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英雄气概,或者是心中一直以来存在一股对于侵略者的怨气,憋着一口气杀死了二十多个小鬼子。
      只是等待他的不是英雄赞歌,而是随后而来的一群二鬼子汉奸的乱枪扫射。
      
      再睁开眼睛,汪泽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近百年之后的2013年。身上的枪口没有了,身体回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脑海中多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他成了一名刚刚参加完高考,填写完志愿的16岁学生……。
      
      不过事实证明他与继承‘遗产’什么的真没什么缘分。重生到百年之后同样如此。
      
      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他这一世唯一的亲人,就在所谓的拆迁中被一群地痞打伤去世。作为捡来的孤儿,他除了被村支书硬塞了五万块钱以外,还失去了他原本应该去的重点大学的机会。
      
      一身浅灰色中长羽绒服,格子西服裤的汪泽,抬头仰望面前高五十一层,造型带着巴洛克风格的建筑。这样风格的建筑在他以前的时代,比比皆是。但这样的高度,却是百年之前的华国所没有的。
      
      或者,除了紫禁城,以及不远处的恭王府,郡王府等几大王府的大体轮廓,这里早已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一百年,仅仅是一百年,这个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百年前的太后,皇帝,亲王,大臣,军阀,新青年,商人,农夫……,他们能够想象百年后的龙国是现在的模样吗?
      
      一阵风将灿烂的冬日刮进了乌云中,整个世界瞬间冷了好几度。老迷信老古董汪泽汪御医打了个冷颤的同时,心里瞬间咯噔一下。盯着那团乌云,看了很久很久。
      
      记忆里,似乎也出现过类似的场景——
      
      “走吧。”徐少润将汽车钥匙交给一名身着紫红色礼服的门童,潇洒的走了过来。本想伸手揽住汪泽,却被对方一个闪身躲了去。
      
      “……汪泽,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你知道吗?”徐少润脸色一僵,继而黑沉下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你连碰都不让我碰?搞得像是我身上有病毒似的。”
      
      汪泽好笑的看过去,一双明亮的眼睛,仿佛能把人看穿似的,让被看的人——徐少润很是不自在。
      
      “你,你看什么?”徐少润眼神飘忽。
      
      汪泽微笑:“我之前说了,私下里我们可以亲密一些,公众场合就算了。毕竟,你只是试用期。”还是脚踏几只船的试用期。
      
      “呵。”徐少润一时间被气的无话可说,没好气道,“私下里亲你一下都不干,也叫亲密?还有那什么试用期,又不是男女朋友。还要分订婚,结婚。既然你答应交往,我觉得我们还是认真一些的好。有时候我真怀疑,你特么是不是远古时代穿越过来的老古董。”
      
      “我是。”
      
      “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徐少润一副没脾气的打断了汪泽,“反正你想要的那些,我给不了你。冲着你这张脸,我就当是投资好了,万一什么时候你红了,发了,哥哥也能蹭点热度。”
      
      “……”汪泽苦笑的摇摇头,“有我在,你身边多了那么多俊男美女,还不够?”
      
      “噗!”徐少润想到什么,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对,你说的对。跟你在一起我亏不了。你看明明我身边有你这么一位优质国民大美人在,怎么反而忽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你说怪不怪?”
      
      汪泽瞥了对方一眼,笑了笑没说话。对方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社会虽然好,但却是典型的利益社会。因为他的高冷,正好成了某种反面教材。将面前这位——一个三线城市官二代烘托的有钱又有权。学校里那群动不动就想找干爹干妈的,还不就跟狗见了肉似的。
      
      “记住我的好。”汪泽说,目光在徐少润的脸上停顿了一下,很快挪开。其实从他答应对方两人试试开始,他就后悔了。
      
      前世他活了二十多岁,见惯了风花雪月,却一直没胆子尝试过。重活一世,综合了两个人的记忆,在不想伤害女生,又看到这个世界对男人爱男人的宽容时,以及不少学生可以纸上谈兵的谈谈恋爱,他就想尝试尝试。
      
      只是他选择的这个对象,貌似是个只想吃肉的。
      
      “这里会不会太豪华了?”推开水晶似的旋转大门,走进酒店大厅,汪泽就被眼前金碧辉煌,尊贵高雅的奢华刺激的一顿。
      
      一座进门的大厅都能用上了真皮长毛地毯的酒店?
      
      还有大厅中心巨大华丽的水晶灯下,那座占地面积二十多平的缩小版仙雾袅袅中‘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祥云银河入凡尘的仙境喷水池。那质地细腻的上等白玉祥云,水晶银河,珊瑚假山,翡翠玛瑙玉树,钻石水晶的点缀。汉白玉,羊脂白玉的亭台楼阁建筑等等。无不在极尽奢华的彰显着这里的不一般。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虽然当年的圆明园是如何如同仙境,他没有真实的见过。但是曾经出现在那里的什么珍禽异兽,什么天材地宝,珠宝玉石等等,在他三岁的时候,就跟着与太后同为镶蓝旗的祖母在皇家秘密宝库见识过。
      
      甚至,他家里还有一卷关于那座皇家园林的写实图册。是由他的数代祖先联合完成。画册中真实的记载了当年那座皇家园林的盛景。据说汉白玉,水晶,玛瑙,翡翠,玉石,黄金,白银什么的,不是极品根本不会出现。
      
      他两岁就记事,两岁半开始认字,长得又好,非常得老太后的喜欢,末代王朝的各种奢华场面没少见。
      
      八国联军侵占北平之后,慈禧太后西归宴请洋人,那时候的帝王之家貌似也感觉到气数将尽,真得的是事事极尽奢华。大清皇宫的富丽堂皇可不是现在故宫里的那个模样。
      
      还记得当年太后那个让万人唾弃的大寿,整个紫禁城都布置的跟仙界一般。
      
      八岁那年,他随五大臣出国游历,同样见识到当时各国的皇族繁华……。
      
      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的他只能算这个和平世界里的九等平民。除去一张脸,一个五流大学生的身份,就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根本不适合这种奢华的地域!这里也不是他这种人应该来的。
      
      有一句话,他前世二十多年深刻领会过。
      
      那就是物极必反。当你的身份,和你所处的环境相差太大时,也就意味着灾难即将降临。别去做什么灰姑娘和王子的美梦,除非你运气逆天。
      
      “当然豪华,这里可是世界首富赫连家的产业,我跟你说……”徐少润矜持又骄傲的说道,仿佛这里是他家的产业一样。
      
      “两位客人,非常抱歉。”一名挂牌为大堂经理的三四十岁男人快步走了上来,打断了徐少润的‘荣耀’,“可否麻烦两位先在那边的休息区坐坐。”
      
      徐少润与汪泽对视一眼,这才发现在他们停留的这一分钟里,原本还算宁静的酒店大厅忽然热闹了起来。不单大厅里忽然多了很多穿着整齐的服务人员在列队,还有一群一看身份就不一般的男男女女青中年队伍,正快步往酒店大门口走去,脸上是眼见的紧张,惶恐等等。
      
      这是来了什么大人物?作为官二代,又是将来准备混娱乐圈的人,徐少润的情商自然不低,明白过来二话不说,便大度的拉着汪泽的袖子和其他几位普通客人一起退到了一边。
      
      “多谢,多谢。非常感谢二位。”大堂经理满脸诚恳的道谢,随后快步追上了那二三十人的队伍。
      
      不到一分钟,几乎就在那快步冲出去的高层精英人士刚刚站定。汪泽和徐少润等就透过酒店的落地玻璃墙,看到了门外缓缓而来的一排浩浩荡荡的豪车队伍。
      
      徐少润见到车队,眉头微挑,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这车队豪啊,没有一辆车是低于千万的。……卧槽,这是……”
      
      汪泽表情也是动容,因为门外正出现的着对于很多现代人来说非常夸张的一幕。前前后后排列和迎接的酒店人员数量近百就不说了,这从豪车上走下的队伍——
      
      “靠,这来的不会是世界首富吧?”一道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说话的是一位年纪二十多的小青年。“否则,这保镖档次,赶超奥巴马了都。我数数,……草,光是保镖就超过五十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