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器巨富》竹亦心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22 18:44: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白灿灿当人的日子,那是过得相当舒服。他丝毫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直接霸占了白家主的坐椅,在吃饭的时候。
      白家主气得都不来一起吃,而是自己单独去吃了。
      
      但白夫人和白翩迁兄妹两个却是来吃了的。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吃的菜,全进了白灿灿的肚子里面。
      
      白月杰最是个冲动性子,几次忍不下住要怒而起身,却都被白夫人一个眼神给压了下来。
      他自己也知道现在这位大哥不好欺负了,所以憋得连饭都吃不进去。
      
      “气都要气饱了。”
      白灿灿这边吃饱喝足一离开,白月杰就摔了筷子。
      
      白翩迁也没好到哪里去,咬牙忍着而以。
      
      “娘亲,这白灿灿简直欺人太甚。”白翩迁咬牙道。
      
      白夫人叹息道:“那还能怎么办,只怪那晏煜偏生废了。早知如此,我们当初就不该抢那个名额。”
      
      “其实说起来这个时候废,总比妹妹去了出事强,到时候可就回不来了。”说起这话来,白月杰仿佛还真是个懂事又懂行的高人。
      他说:“我就是气不过,心里还是明白事儿的。”
      
      白夫人看着他十分欣慰,未了又有些可惜,“要是晏煜没事,那该多好。”
      
      “听说晏楼主修为高强不说,人还……”
      
      白灿灿不想再听下去,干脆直接从屋顶跃到另一边,然后就这么走了。
      心中则是嘲讽不已。
      
      原来这白家不是打算送女儿去当徒弟,而是准备去勾人啊!
      听听这三人说的,仿佛晏煜没废,白翩迁去了银月楼,被那楼主瞧见了,就能让人家爱上她似的。
      想什么美事儿呢。
      
      先看看晏煜是什么人吧,据说是两千年以内,就是他上个主人飞升之后,最有可能飞升的人。
      天生的道骨,那要配也该配什么天生媚骨或者天生剑骨什么的,总之得实力相当才行。看看那白翩迁吧,说出去也就单灵根这一点能看。但这天下间单灵根何其之多,小门派里面或许当个宝,到了大门派里面也就是个内门弟子而以。
      不够努力,悟性不行,那就什么都不是。
      
      白灿灿好歹是一挑一个能飞升的主人的剑,眼光那是一等一的。那白翩迁一看就没什么悟性,以后是走不远的。
      就这,拿什么去配晏煜。
      别说她长得漂亮有资本,修士有几个长得丑的。真要有,那才是人群中最显眼的那道光呢。
      
      自从这顿饭之后,白灿灿就有了可以不去饭厅一起吃饭的特权。甚至于白夫人给了他权利,可以随便点菜让大厨房去做。
      
      但他还是时不时的会去坐白家主的位置,让白家主和白夫人几人气得不轻。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让步得够多的了。”白家主在又一次发现位置被抢之后,气得骂道:“有你这么对待爹娘的么?”
      
      “就是。”见到白家主说话,白月杰也是趁机道:“你抢爹的位置,让娘亲坐你下首?”
      世上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看着他们这翻模样,白灿灿瞅了瞅白家主,又看了看白夫人,最终丢下一句爆炸之言:
      “爹是亲爹,娘可未必是亲娘。”
      
      此言一出,满屋皆惊。
      
      几个还没来得及退出去的丫鬟小厮心说大少爷这是越来越疯了,都要不认娘亲了。但下一秒,他们发现家主和夫人的表情不大对,瞬间冷汗就下来了。
      这事儿,竟然可能是真的。
      
      这事当然是真的。
      
      白灿灿怎么也是跟过那么多大能主人的剑,懂的法术什么的多不说,像这种看人上面,他更是从未出过错。
      毕竟剑挑主人,总不能挑个废物吧!
      扯远了,就说他有这么一种本事,一眼望过去,就能大概知道谁跟谁有没有关系。
      
      硬要通俗点儿解释的话,就像什么合欢宗之类的双修门派,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是不是雏一样。
      白灿灿也能。
      
      他不光看人元阳失没失,还能看得出来双方间有没有亲缘线,而原主跟白家主有,跟白夫人没有。
      这还用说么?
      
      肯定不是亲生的啊!
      
      再联想到原主的生辰日期,以及府上一直有传言说,白家主和白夫人是奉子成婚。甚至还有人猜测着,原主其实并不是白家主的种。
      原主一直以为是因为这些传言让父母丢脸了,他们这才对他不喜欢。再加上他的修行天赋确实不行,灵根也差得很,就更不敢争了。哪曾想白家主那里或许是因为这个,白夫人那边却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自己亲儿子她何必去疼。
      
      白灿灿的目光扫过白翩迁和白月杰,发现这二人也是一脸震惊,显然并不知道此事。
      
      白月杰还在嚷嚷着:“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白灿灿笑了。
      “胡说八道么?”他看向白家主,“不如问问他们,看看是不是胡说八道。”
      
      白家主咬牙道:“你怎么知道的。”
      
      白灿灿一挑眉,“你猜?”
      
      白家主:“……”
      
      “总之别招惹我,不然大家一起玩完。”白灿灿往椅背上一靠,闲适的问他们:“还想再指责我么?”
      
      白家主等人:“……”
      指责个毛毛球。
      现在只想让你滚。
      
      白家主怒而甩袖离开,白夫人也是一脸憋屈,扫了一眼周围的下人们,正要开口令他们不要乱传,却又停住了。
      呵,她为什么要替家主遮掩。
      
      要不是成亲之前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孩子,也说好了记在她名下。这些年被传成那样,她哪里会不解释。
      
      如今可不是她嚷嚷出去的,是家主那‘好儿子’自己传出来的。
      正好给自己正正名。
      
      虽然这事说出去她也未必有面子,但怎么不比她带着个野种嫁进来强?
      
      白夫人冷哼一声,一招呼自己的一双儿女,就这么也走了。
      看起来估计是要去讲这段往事。
      
      满桌的菜,就全是白灿灿一个人的了。
      
      他可以说是完全不用担心,除非这家人又想让白翩迁或者白月杰去银月楼了,不然肯定要好好养着他。
      要是以往,原主犯一点儿小错都是要被罚的。如今他这么嚣张,更是怼得白家主话都说不出来,还不是没事儿?
      
      他吃完了饭,溜溜哒哒的跑去听了听墙角。
      当然不是光明正大去的。
      
      白家的人根本发现不了他去了哪,当然他们也没人在意。只要不去为难他们,大家都乐得瞧不见他。
      白灿灿到的时候,那边正说到关键点。
      
      “你父亲当初还说那孩子肯定灵根天赋都不错,让我好好对他,以后说不定靠得上。呵,现在看看,一个五灵根,天赋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我的两个孩儿呢。”
      白夫人说着嘲讽的笑了,“不过也的确是用上了,如今可不是就得用他替你去银月楼么?”
      
      白灿灿心想估计剩下的就是渣爹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原主的母亲是谁,还活着没。
      至于白夫人说的去银月楼的事儿,他并不觉得不好。
      
      甚至他都不懂白家哪来的资格嫌弃银月楼。
      
      银月楼是修行界第一大楼,常年压着同样做拍卖,消息往来生意的盛祡楼。这一是因为银月楼确实厉害,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因为晏煜这个楼主。
      如今晏煜出事,银月楼要说没有影响是不可能的。盛祡楼极有可能要摆脱第二的名声,重新变回业内第一了。但对于白家这样的家族来说,银月楼照样高不可攀才对。
      
      所有人都在担心银月楼会出事,但哪那么容易。
      
      白灿灿见过太多的事,自然也明白这样‘一座楼’想要出事有多难。或许这次之后,会不如以往风光了。但哪能像白家人觉得的那样,被盛祡楼直接给吞了。
      
      除非银月楼中有人叛变,直接投向盛祡楼。
      但目前看来,似乎没有发生这种事。
      
      “白家这些人啊!”白灿灿感慨,“到底还是目光短浅了些。”
      最让白灿灿不解的是,他们一边担忧银月楼就此不行了,一边还不敢得罪,自个儿难道就不觉得矛盾么?
      可能是怕晏煜那几个厉害的弟子找麻烦?
      白灿灿漫不经心的给他们想着理由。
      
      大少爷出行,闲人皆避……白灿灿还是逮了两个跑得慢的小厮,让他们帮自己出门买东西。
      
      什么糖葫芦,糖人什么的,白灿灿都想尝一尝。
      
      说来他还不知道味道呢,原主也从未吃过,他翻记忆也没啥用。现在越想越觉得原主过得挺惨,这种便宜的小吃都没吃过。
      
      他在这里日子过得舒坦得很,也懒得想去了银月楼之后的事儿。
      他不想,银月楼里的人却很快知道了他。
      
      因为有一个在外办事刚得到消息往回赶的弟子,正好路经此地。而白家这事本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他还不巧听到了两个小厮的对话。
      
      “我看这大少爷是真的疯了,这种时候了要吃什么糖葫芦。”其中一个说。
      
      另一个开口说:“我倒觉得这也正常,毕竟被当成弃子要送去银月楼呢。他本就是个五灵根,这去了银月楼……”
      
      “听听这叫什么话?”那弟子回来之后气得不轻,“一个五灵根还敢嫌弃咱们银月楼,听说就因为这事还气疯了?”
      “我要不是急着回来,当场就打上那白家,要他们说个清楚明白。”
      
      “行了,你跟蠢货计教什么。”
      
      屋子里坐了一共五人,三男两女,起先说话的那个年纪最小,这会儿开口的却是一名女子。她扫了一眼小师弟,开口道:“别管那些,此次招收的弟子想来的来,不想来的就算了。”
      
      那小师弟又忍不住蹦了起来,“那怎么行?”
      
      坐在最上首位置的人扫了他一眼,“不然呢,是收进来一帮歪瓜咧枣的,还是被家里挤兑不得不来的废物?”
      “人各有志,咱们不强求。”
      
      所以,几日后,来接人的银月楼小管事跟白家主说明,此次去与不去全凭自愿,就是不去,银月楼也绝对不会怪罪。
      
      白家主还算沉稳,白夫人却是没忍住,问了一句:“真的么?”
      
      “当然。”
      银月楼的小管事倨傲的看了她一眼,“最近楼里事情多,收了弟子也没空教导,所以其实这一次是想取消了的。但没办法,毕竟事先已经说好了,我们不能言而无信,所以只能跑这一趟。”
      
      这一翻话,说得仿佛银月楼要收这批弟子,收得多么免为其难似的。
      白家主和白夫人的面色顿时就难看起来了。
      
      要是真的可以直接说不去就行,那他们这段时间做什么要忍白灿灿那个疯子?
      
      那银月楼的小管事还在问,“怎么样,你们还去不去啊!”
      
      白家主忍不住看向后面的白灿灿,心中是即想将人留下好好教训一顿,又担忧其实银月楼这管事说这话只是开玩笑。
      要是没有忍这些天的事,要是准备去的人是白翩迁,他肯定当场就说不去了。
      
      银月楼的小管事看着这一幕,不由对这家人更加鄙视。
      他看向显然是这次要去的那个华服小少爷。
      
      “小子,你去不去?”
      
      白家主没有开口,心说这样也好,到时候就算出点儿什么问题,全推白灿灿身上就是。
      正这般想着,就听白灿灿开口了。
      
      他问,“银月楼的伙食好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初雪锁晴投的深水鱼雷,谢谢!!!
    感谢孟初夏投的地雷,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