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心上人成了情敌GL》热到昏厥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12 01:02: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曲盼烟匆匆调整好心情,跳下秋千,提着裙摆落落大方地往素灵玉和曲暮秋走去。每走近一点,素灵玉的美貌就会更加清晰一点,也越来越无懈可击。
      
      曲盼烟简直想大喊:仙女你下凡辛苦了!
      
      出口却是乖乖地一声:“见过灵玉姐姐。”然后羞涩地躲到曲暮秋身后。
      
      素灵玉是清冷绝艳型的,这一类美人都有个共同点——不爱笑。她们只有面对喜欢的人和至交好友时,才舍得展现她们艳世笑颜。曲盼烟一样都没占到,故而只得到了她无喜无悲地一声“嗯”。
      
      曲盼烟的小鹿死而复生,又撞了她一下。草,姐姐好酷!我又爱了!
      
      素灵玉又道:“不回苍南派了?”
      
      曲盼烟唔了一声,点了点头。
      
      曲氏一直都有个习俗,那就是会让家中子弟在十几岁时隐姓埋名去宗派里学习,等到一定年龄便可回来。除了家主继承者,其余的子弟若想留在宗派里也是可以的,比如曲盼烟的二哥曲长烨,就是去了长清宗,修着修着就留下了,然后成了宗门的骄傲,整个修真界就没有人不知道长清宗有个了不得的“长烨师兄”。
      
      曲盼烟虽然很喜欢苍南派,但那对她来说就是个学校,老师都很好的学校。学校里头每天都有严格的早上自习,晚上按时睡觉的规定,而且弟子众多,像木倩那样的烦人精还不少,真不如在自己家里舒服。
      
      哪怕是学校里的优等生,也会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啊。
      
      “宗派里的生活还是过于严苛了些,不如自家里轻松自在,是我我也不想留。”安丞走到阶下,面带微笑地开了口。
      
      素灵玉没有接话,也没什么表情。曲盼烟站在曲暮秋身后偷偷望了她几眼,越发觉得安丞是个哈批。
      
      你搞搞清楚,你未来道侣可是一宗之主,你在外人面前说宗派严苛是不是太扫她面子了?!
      
      曲暮秋温柔地笑了笑,拐开了话题:“安少家主逛了一圈,对我曲氏的景色可还满意?”
      
      安少家主回以一笑:“仙气缭绕,如登紫府。”
      
      曲暮秋道:“不敢当。”
      
      见素灵玉一直没有开口的打算,曲盼烟摸不准她是不是不高兴了。毕竟像这种咖位的大佬,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曲盼烟小心翼翼地开口喊道:“灵玉姐姐。”
      
      素灵玉眼珠子转了转,淡淡地开了口:“怎么了?”
      
      草,酷死了!曲盼烟在心里嗷嗷叫,面上不显:“你的合籍大典,我可以去吗?”
      
      素灵玉的眼睫毛上下一扫,仍是没什么表情:“自然可以。”而后又看着曲暮秋道,“我们该回了。”
      
      曲暮秋说好,又如娘家人一般嘱咐安丞好生照顾素灵玉,安丞皆一一应下,她这才放下心来。
      
      曲盼烟清楚地看见素灵玉在安丞应下的时候,冰冷的眉眼之间泛生出几许甜丝丝的柔情,是一个有心上人的女子才会显露出来的样子。
      
      曲盼烟确定了,素灵玉是真的喜欢安丞。她忍不住又酸了一把,好羡慕能俘获神仙姐姐芳心的人啊啊啊啊!
      
      曲暮秋亲自送他们离开,曲盼烟厚着脸皮跟上了,一路上余光时不时就能瞄到安丞在看她。
      
      曲盼烟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他别是......中buff了吧。
      
      ...
      
      素灵玉的合籍大典就在五日之后,曲盼烟虽然是要去参加心上人的婚礼,但她也没那么难过,能参加她的合籍大典,亲口祝福她,对爱情小鹿死去活来的曲盼烟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了。
      
      然而她这几日右眼皮子经常跳,又心神不宁,老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来了。
      
      本来在现实世界就流传着“右眼跳灾,左眼跳财”的迷信说法。穿到了玄幻的世界里,一切的不科学都成为了现实,那她就更相信这个了。
      
      故而这几日,她过得很烦躁,这种心情如同大姨妈要来的前几日,为此她好多跑了几趟厕所,而后才想起来,修真界的女子二十岁就不来大姨妈了......
      
      合籍大典的前一天晚上,曲盼烟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她把安丞打了一顿,力度凶狠,天灵盖都差点给他掀下来了。而素灵玉则是站在不远处负手而立,无悲无喜地望着他们,仿佛与她无关。
      
      曲盼烟立马就吓醒了。
      
      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难不成还是为了给她爱情小鹿报仇吗?!
      
      不应该啊!
      
      曲盼烟自认是个对感情理智的人,无缘就是无缘,怨不得旁人。况且这是同性之情,这个世界虽然也有不少的同性恋,但仍有一大部分的世人是无法接受无法认可的。所以哪怕是没有安丞,素灵玉也未必能看上她。
      
      故而她看得很开,只打算偷偷地藏在心里喜欢。谁年轻的时候,没偷偷喜欢过一个人呢。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重新躺了回去。
      
      苍天哦,别再让我做这些奇奇怪怪的梦了。
      
      ...
      
      合籍大典在天鉴台举办,因为这个世界的人都喜欢让天来做见证人。
      
      天鉴台和古代帝王祭天的寰丘台一样的圆窄,一座三层式结构,两面通了九层阶梯,整个以汉白玉砌成。旁边建有栏杆,栏板上由匠人细细雕琢而成的祥云流水图还会动,围绕着整个天鉴台滚滚向前永不停歇,象征着万物不停不息奔赴前行的天地之理。
      
      合籍大典来的人很多,各门各派,各家各族都带了好几名弟子来,好让他们多见世面多通人脉资源。所有的人都围站在天鉴台下,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曲盼烟跟在曲暮秋身边,已经见了好几拨来热切地嘘寒问暖的人,无一例外地都要问曲盼烟是哪位。就像常年在外读书,终于要毕业了的人面对一干来家里做客的亲戚时的场景——一个都不认识,但还是要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合籍大典时辰还未到,曲盼烟的嘴都要因为假笑抽抽了。她环顾四周,在一片乌泱泱的人头中一下就看见了曲长烨。
      
      帅的人果然都是很显眼的。
      
      曲盼烟也好久没见到他了,同曲暮秋打了声招呼便往他那边去了。千辛万苦挤到一半的路程,前头就被人挡住了,来者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曲盼烟熟得很。是无极宗的门宠小师妹安琳儿,也是安丞的妹妹,去年因为心上人曲长烨多看了曲盼烟两眼,也不知道她就是曲氏三小姐,就一直骂她是个狐狸精。比木倩还要烦人。
      
      “你又想去找长烨师兄。”琳儿叉着腰道,“映真,你别以为找了曲氏做你的靠山,你就能让长烨师兄喜欢你了。”
      
      曲盼烟:“......?”小妹妹你这脑子怎么长的啊,你没听过曲氏还有三小姐吗?我前几天都公开身份了,你不知道吗?无极宗消息这么不灵通的啊?
      
      琳儿见她有点懵逼,哼了一声道:“你就是个狐狸精!长烨师兄不会喜欢狐狸精的!”
      
      曲盼烟道:“喜不喜欢狐狸精我不知道,反正肯定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小笨比。
      
      安琳儿猛然被她戳中伤口,想到曲长烨一眼都没看过自己,却看了她那么多眼,竟生起气来,恶狠狠地骂她:“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你勾引了那么多男的喜欢你,你就是个狐狸精!狐狸精!”
      
      “勾引?”曲盼烟不解道,“我过我的,他们自己要喜欢,怎么就算我勾引了?”
      
      安琳儿哼道:“你生得这副狐媚模样,还不算勾引吗?”
      
      长得好看还有错了?曲盼烟呵呵笑了两声:“你可真会说话。”
      
      她的袖中倏然传来叮铃的一声脆响,在这人声吵杂的地方,安琳儿听得无比清晰。安琳儿表情一变,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去。那是曲盼烟的火铃绸,细长飘逸的一条雪白绸缎,两端各系着一个火铃铛,打在人身上可生生将人的皮肉都烫下来,非常可怕。
      
      安琳儿自知自己打不过曲盼烟,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别乱来啊!我未来嫂嫂可是仙梦宗主!你要是打我,就是在跟仙梦宗作对,还有我安氏!”
      
      曲盼烟故意笑着露出半截火铃绸,长绸柔滑细腻,由特殊材料锻造而成的镂花铃铛精致玲珑,她的手一动,便跟着发出叮铃铃的声音,又好听又危险:“哪又怎么样呢?”
      
      老娘在梦里连你哥都打,还会怕你一个小东西?
      
      安琳儿见状,正想转身就躲,人群却忽然沸腾起来,齐齐发出惊叹之声。她二人跟着望去,便见安丞与素灵玉正从天上飘然而落。
      
      他们都没穿大红的喜服,素灵玉里头穿着一件玄黑色的及地长裙,外头裹着一条水蓝色广袖纱氅,纤细的腰肢别着一圈白玉带。头上别着两支银玉钗,还有一支朝天凤步摇,缀在她那乌黑浓密的发丛里如锦上添花。
      
      她从天而降时,发丝飘扬,衣裙如水在空中荡起漂亮的弧度,真像极了仙子入世。
      
      直把曲盼烟看呆了去,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
      
      怎么会有人......能这么好看呢?
      
      等她回过神来时,才发觉台上二人有些不同了,有种诡异的疏离感。他们相对而立,中间隔着一块圆石。那块石头就是天鉴石,将需见证的人的血滴在上面,才能开始天鉴。滴血之后便是起誓,让天作证。待天鉴石使两血相融,便算向天下人昭告此二人结为道侣,自此之后共承命数,同承气运。
      
      但他两谁都没有动。
      
      安丞拧着眉头看天鉴石,素灵玉背着手,面无表情地看他,两个人仿佛按了暂停键,连空气都好似凝固住了。
      
      台上最先动的人是安丞,他艰难地抬起头,望向对面貌美的女子,张了张嘴,干巴巴地道:“对不起。”
      
      素灵玉面不改色:“安丞,我给过你一次机会了。”
      
      安丞抓了抓袖子,又松开来:“对不起,是我不好。”
      
      素灵玉仍旧是那副淡漠地样子:“你我相识一年,还抵不过区区几日?”
      
      安丞又道了声对不起:“请你成全我们吧。”
      
      “成全你们?”素灵玉倏然笑了,这次不是面对心上人的甜蜜笑意,而是觉得安丞真的讲了个笑话的笑。她道,“你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
      
      曲盼烟的右眼皮猛然跳了起来。
      
      下一秒,安丞的目光精准无误地刺了过来,连带着她周围的人都看向了她。仅仅一瞬,焦点就从台上挪到了她身上。
      
      安丞眼中流泻出万丈柔情:“曲三小姐,你可愿意?”
      
      曲盼烟:“......”
      
      这该死的buff!

  • 作者有话要说:  热到卖不动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