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陈府遭窃 ...

  •   抵在墙上那白皙修长的手终于无力的垂下,欲望舒解,萧彻的酒劲也消散了不少。陈青瘫软的倚靠着萧彻,好看的眉眼紧闭着,面上一片苍白。
      
      感受着身前的人一点点的向下滑,萧彻一手环过陈青的腰间,将人箍在怀中。
      
      酒醒后,看到被自己压在墙上昏迷过去的陈青时,萧彻只觉头更疼了。真是喝酒误事,竟把陈青当做那花楼中的小倌了。
      
      已是深夜,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此时十分的清冷,偶有还在收摊的小贩卒,推着架子车走进那夜幕中。
      
      怀中人衣裳凌乱,胸前衣襟微微敞着,雪白的肌肤上那斑驳的红痕犹如雪中盛开的花朵,娇艳欲滴。下面的亵裤却不知脱到哪里去了,光滑修长的双腿在青色罩衫内若影若现。
      
      萧彻脱下外衣,裹在陈青身上,随即将人抱起。也不知是否触到了他隐密的伤势,陈青眉头微蹙,唇中溢出几声闷哼。
      
      那弹出来的东西竟是一扇木门,萧彻抱着人走了进去。里面是一方庭院,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联通着这庭院的二层小楼竟是那出了名的勾栏院,此时那里仍旧灯火通明。
      
      “爷,您回来了?”一个面白无须的男人走了过来,说话时声调细长,显得十分的阴柔。
      
      “嗯。”萧彻应了声,脚步不停地走着,进了间厢房,将陈青放在床上。才对着跟进来的男人说着:“去准备桶热水来。”
      
      刘朝钦看着被自家爷裹在怀中严严实实的人,虽看的不大清楚,可那隐隐漏出来凌乱的衣裳也能猜的出八.九分。
      
      “是。”知道自家爷的脾性,也不敢多看,恭敬的应了声就下去准备热水。
      
      “爷,可要小的来。”刘朝钦指挥着下人将浴桶倒满热水,随即在一旁等着吩咐。
      
      “下去吧。”
      
      听到吩咐,刘朝钦面色一顿,惊呆在原地,自家爷这是要亲自给人沐浴?这可真是头一遭啊。这一想,心中更是好奇那床上躺着的究竟是何人。
      
      萧彻将床上的人衣物脱尽,便打横着抱起,放入了浴桶中。陈青十分的疲累,这动静竟没能醒来,身体浸入温热的水中,紧蹙的眉头才微微舒展开。
      
      陈青身体软的不行,萧彻只好一手支撑在浴桶边沿,让陈青趴在自己的胳膊上才勉强不让他滑到水中。待将他清理干净,把人裹进锦被中时,萧彻才发现自己上身都湿漉漉的,异常难受。
      
      就着陈青用过的水,草草地冲洗了一遍。刘朝钦被唤进来时,看着自家爷刚沐浴完的模样,再一次惊住了。
      
      “你去拿些止疼消炎的药来。”刚才清理时,发现陈青那隐密之处红肿不堪。微微触碰,便听他疼的直抽气。
      
      话刚落,刘朝钦似早有准备,从袖兜中掏出了一盒膏药。
      
      萧彻接过来,一双眸盯着刘朝钦。刘朝钦自三皇子八岁时就跟在近前伺候,心思通透,哪里猜不出自己家爷这是恼羞成怒了。
      
      “这药奴才一直随身携带着,以防万一所用。”这话说着一听便知是假的,但却给了自家爷个台阶下。
      
      “下去吧。”
      
      “是。”
      
      刘朝钦应声退下,快到门口时,就听屋内萧彻的声音响起:
      
      “这习惯甚好,日后继续保持。”
      
      “是。”刘朝钦苦着脸推了门出去。在廊下越想越后悔,扇了自己一个巴掌:“让你自作主张,该!”
      
      明灭的烛火在厢房中闪烁着,萧彻坐在床头,一双黑眸暗沉如水,看着熟睡的陈青。
      
      “十七。”萧彻突然开口。
      
      “爷。”厢房中突然多出个黑影,恭敬的站在萧彻的面前。
      
      “将他送回去。”
      
      “是。”那人影一身黑衣,面上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覆着。将床上裹着锦被的人往肩上一扛,从敞开的窗上跳了出去。
      
      陈青做了场梦,梦中自己乘着小船在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海面上一阵风卷云涌,小船在那不停翻滚的浪潮中摇摇晃晃,沉沉浮浮。陈青面上一阵青白,腹中绞痛欲呕。迷迷糊糊中睁开了双眼,面前一片黑,唯有一个汉白玉镂空的圆形玉佩,下面坠着黑色流苏在自己面前来回晃动。
      
      “你……”陈青低吟着,那黑影突然一闪,便消失了。再次昏睡前,那个不停摇晃的玉佩却映入了陈青的脑海中。
      
      隔日
      
      陈青在一阵酸痛中醒来,双腿微动,那隐密处疼的陈青面色发白。这预示着自己昨夜那些事情并不只是一场噩梦,而是真实的发生过。手紧紧地抓住身下的被子,陈青眼瞪的通红。
      
      汉白玉雕刻的玉佩此时在脑中来回晃动,陈青咬牙,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锦被中的身体不着一物,陈青不想被其他人再看到自己的这幅模样。忍着疼痛将衣服穿好,昌吉就推了门进来。当看到站在床边的陈青时,一双眼瞪大十分的不可思议:“少爷,您……您回来了?”
      
      昌吉一声惊呼,门外的顺子与小桂林闻声而来,见到陈青时,竟红了眼。
      
      “少爷,您回来了。”顺子跑到陈青面前,声音哽咽。在看到陈青苍白的面色,心中担心:“少爷,你是不是受伤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没有,别担心。”见着他们如此担心自己,陈青心中欣慰。
      
      “都怨我和小桂林贪玩,没跟在少爷身边好好看着。”顺子自责道。
      
      “是啊,都怨我们,以后再也不会了。”小桂林一边擦着泪一边说。
      
      昨夜他们正玩的高兴,突然就被找过来的昌吉拉住了,问有没有见着少爷。
      
      他俩看那杂技表演看的入神,哪里有见过少爷。见着昌吉一脸的焦急,心中有了不好的感觉。
      
      昌吉本跟在少爷身侧,刚下了桥,一股人潮就涌了过来。昌吉本能的想去拉住少爷,可一个壮汉不知被谁绊倒,朝自己摔了过来,还是二少爷拉了自己一把才躲了过去。等两人再向桥下看去时,哪里还有少爷的影子。
      
      随即几人分头去找,可是等子时过了,都没见到少爷。顺子几人心中既担心又害怕,回去老爷若是知道他们把少爷弄丢了,那是真要扒了他们一层皮下来的。
      
      回了陈府,昌吉想要去禀报给老爷被顺子拦住,让他再等等,若是天亮了少爷还没回来再去说。
      
      昌吉虽然忠厚,可是晓得老爷若是知道了定会大发雷霆,他们难免一个死,便同意了顺子的决定。
      
      三人在小院门口守着,等到了天明也不见少爷回来。自知死路一条,昌吉叹了口气,打算去少爷屋内看看,却没想到自己的少爷竟活生生的站在床边。
      
      看到少爷没事,顺子心中放下心来,也暗自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
      
      陈青身体仍旧难受,嘱了顺子将早饭送到小院吃,便不去正厅了。
      
      却没想到饭还没吃,府中就传出了被盗窃一事。一个下人急慌慌的跑了进来:“少爷,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陈青看着那下人问:“可知什么事?”
      
      “是昨夜陈府出了贼,老爷道是二少爷作怪,如今正在书房大发雷霆。三夫人没辙,所以想让您去求求。”
      
      陈青本就没什么胃口,听了下人的话,让顺子扶着便朝书房去了。
      
      陈府中有两间书房,一间在陈青的小院中,那是陈德发专门为他修缮的。还有一间在听雪堂,那里是陈府重地,除了陈青外,三夫人都不许进入。
      
      三夫人在门口焦急的来回走动,述儿都被带进去半个时辰了,怎么仍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此时心中不免有些怨愤,这陈府也不止述儿一个少爷,怎么偏偏出了事,都是述儿受罪。
      
      “三姨娘。”陈青喊住不停来回走动的三夫人。
      
      “青儿,你来了,你快劝劝老爷,他们都进去半个多时辰了,还不出来。你说这太府失窃哪里会与述儿有关,这是他家,他还能偷不成。”三夫人又气又急,话中不免带着怨怼。
      
      “我去瞧瞧。”
      
      陈青上前,在门上轻扣几下:“父亲,您开开门,有事好好说。”
      
      书房内没有动静,陈青本以为这门是开不了了,却没想到房门“吱”的一声竟是打开了。
      
      开门的是陈述:“大哥,父亲让你进来。”
      
      三夫人看着陈述,见他没有被责罚心中放下心来。陈青进去,陈德发坐在书桌前,面上阴沉似水。
      
      陈述回到书桌前,便跪了下来。陈青僵在一边,不知是否也要跪下。
      
      “父亲。”陈青小心翼翼地喊着。
      
      “嗯。”陈德发面色缓和了些:“卿卿,你弟弟说昨夜一直同你在一起,可是真的?”
      
      想到昨夜的事,陈青面上一阵泛白,低头看着沉默不语的陈述:“是的,昨夜我与弟弟在一起。”
      
      陈德发:“不曾分开过?”
      
      “不曾。”
      
      陈德发沉默,陈青手中都渗了汗,才听他开口:“陈述你给我想清楚,你是陈府的少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我想你还是懂的!”
      
      “是,父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