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三皇子拜访 ...

  •    “我们一见少爷您晕了,也顾不得那舞娘,就将您带了回来。”昌吉叙述完,又直愣愣的站好,等待陈青的责罚。
      
      少爷罚总比老爷罚要来的轻些。
      
      陈青烦躁的“啧”了一声,如今这陈青已不是当时的陈青了,底子里换了一个。听着昌吉的叙述,只觉这原本的陈青挺不是玩意的。仗势欺人,强抢民女,这简直是电视剧中那赤.裸裸的大反派。
      
      这真是给了一手好牌,被打的稀巴烂。
      
      整理着思绪,既然自己来到这里,路就不能原样走了,否则估计也难逃那凄惨的命运。如今是崇祁十九年,书中陈青死时是崇祁二十年。一切的关键就是三皇子登基,陈青入宫。书中设定三皇子萧彻乃是千古一帝,弑父夺嫡就跟开了外挂一样,想要阻止他登帝估计有些困难。但只要不入宫,自己是否就有一线生机。
      
      玉来楼被撞晕抬回来的事还是没瞒住,到傍晚时就传进了太府大人陈德发的耳中,说到这陈青也是生了一肚子的闷气。你说这陈府还缺找个马车的银两吗,这三个夯货在自己晕过去后竟三人抬着自己大喇喇地从玉来楼回了陈府,还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丢人被撞晕的事。
      
      陈青白日里都窝在自己的小院子里,谋划着如何能活的久点。酉时,陈德发却派人来唤,让他去正厅吃饭。
      
      左右寻思着,最后陈青还是心里打颤的去了正厅。到时桌上早已摆好了饭菜,一男一女正坐在桌前。男人中等身材,四方脸年纪在四十多岁左右,唇上还留了两撇小胡子,一脸的严厉肃穆,看着陈青心中打鼓,这或许就是权贵者的气势吧。旁边那女人人近中年,却仍是风韵犹存,一脸的和蔼可亲。见着陈青到来,眼中更是带着暖暖的笑意。
      
      男人想必就是陈青的亲爹陈德发了,这个女人却不是陈青的亲娘。她是府中的三夫人,有一子,是出去游学的陈述。而陈青的亲娘也就是正房夫人在陈青出生时便难产去了。
      
      “父亲,儿子来晚了。”当时书中也没仔细介绍这父子俩的相处模式,但看着陈德发那肃穆的面孔,还是谨慎些好。
      
      桌上的二人听了陈青的话,面色都是一变。陈青一看,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那三夫人却突然柳眉一挑,面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快过来吃饭罢,别饿坏了。”
      
      陈青愣了一下没动,上座的陈德发冷“哼”了一声,陈青吓的忙过去,看着桌上摆放的碗筷,在陈德发身旁坐好。
      
      微微抬眼一瞅,见陈德发面色舒缓,才松了一口气。
      
      “我听人说,你今天怎又被抬回来了?”陈德发声音浑厚有力,说出的话却不由让陈青深思。
      
      这一“又”字着实得品味一下,估摸着这大少爷不止一次被人抬回府了。
      
      “上楼时不小心磕了脑袋,现已无大碍了,劳父亲关心。”回忆着脑中那少的可怜的古装剧,文绉绉的说着。
      
      “嗯,可叫大夫来瞧瞧没。”
      
      陈青将筷子放下,回:“让顺子上了药,如今已好些了,不必请大夫。”
      
      见着陈青规规矩矩的模样,陈德发心中暗道,这臭小子莫不是又惹什么祸了,今天怎么这般乖巧。
      
      “嗯,无事便好。”
      
      陈青埋头吃饭时,却总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忍不住抬头,就见着陈德发时不时的瞅自己一眼。莫不是自己露馅了?陈青心惊。
      
      “父亲……”
      
      陈德发光瞅,不说话,陈青心中实在按耐不住,忍不住想开口。却没想到陈德发将筷子一放,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说吧,什么事?”
      
      这下可给陈青搞的懵了,什么事?我怎么知道什么事。陈青想的后脑勺又隐隐作痛,暗道难道是因为这原身强抢民女的事?这一想,便觉得可能性很大。
      
      “父亲,今日我在玉来楼不……不该……”
      
      一句话还没讲完,却没想到陈德发一副了然的神情,开口道:“就这点事,让昌吉再去一趟,将那舞娘带回来给你便好了。”
      
      陈德发说的爽快,陈青却更加的懵了,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跟不上这位太府大人的脑回路怎么办!
      
      夜
      
      陈府书房内,陈德发负手站在窗前,听着身旁管事柳江的禀报。
      
      陈德发听着面色阴沉:“一个不受宠的灾星罢了,我倒要看看,他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说着到桌前,在信纸上写了几行字,照着烛火看了一遍,才折起来装进信封里交给了管事柳江:“将这信送入宫中。”
      
      次日
      
      陈德发五更天就乘着马车去上了早朝,倒是陈青,一觉睡到日晒三干才起。这也怨不得他,穿来头个晚上,夜里自然有些睡不好,辗转反侧到了凌晨才渐渐睡去。
      
      待起来,一旁守着的小桂林让奴仆进来服侍陈青洗漱。陈青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牙刷,虽然做工粗糙,但总比没有的强。
      
      洗漱好,奴仆将早就准备好的早餐端了进来,熬的绵软的白粥,谷香浓郁,清淡适口。旁边还有几碟小菜,煎的金黄的鸡蛋,腌制酸甜的萝卜……
      
      那小菜下饭十分开胃,陈青连吃了两碗才满足的将筷子搁下。
      
      “嗯?怎么不见顺子与昌吉他俩?”这时陈青才想起他们,好似自己一起来,就只小桂林一人。
      
      “昨天他们照顾少爷不周,被老爷罚了板子,如今在屋里躺着呢。”小桂林回答,得亏少爷还要人服侍,不然老爷估计连自己也要一并罚了。
      
      “啧,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不同我说。”这把人打的下不来床,那该是多严重啊。
      
      “昨天晚上就被罚了,少爷您睡了就没敢喊您。”
      
      陈青叹了口气,说到底也是因为这具身体,便让小桂林带路,打算去看看。
      
      顺子他们三个人是一间房间。
      
      见到陈青来,顺子与昌吉本能的想起身,却触到屁股上的伤势,两人疼的嗷嗷叫。
      
      “别乱动,我让小桂林带了药过来,给你俩抹抹。”陈青看他俩鬼哭狼嚎的,赶紧让他们别动了。
      
      给他俩上了药,嘱咐他们安心休息几日,便出去了。小桂林跟在后面,见着少爷关心顺子与昌吉他们,有心邀邀功,也想让少爷对自己看重些,便开口:“少爷,可要小的带您去见那舞娘,昨天我们便把她关在了柴房,就等少爷您处置呢。”
      
      陈青开始听的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一巴掌就拍到了小桂林的后脑勺:“你们居然还把人抓了回来?”
      
      挨了揍,小桂林顿时委屈八叉的,无辜的看着陈青:“昨天老爷吩咐的,说将那舞娘抓回来,少爷若喜欢就给您做妾了。”
      
      这下陈青脸真是黑了,昨晚饭桌上陈德发的话竟是这个意思。怪不得能出陈青这样无法无天之徒,原来是有个熊孩子的爹。
      
      叹了口气,对小桂林道:“你去将人给放了吧。”
      
      挨了打,小桂林不敢再多话,乖乖地听陈青的吩咐。
      
       “顺便再给些银子给她,不许为难人家。”想着那舞娘是赚钱给他爹治病的,被抓来虽不是自己的缘故,可和这个身体脱不了干系,能弥补一点也行啊。
      
      “哦。”小桂林嘴撅的都可以挂油瓶了。
      
      “还不快去,等着挨揍吗?”
      
      陈青板着一张脸,吓的小桂林一溜烟的就跑了
      
      见着小桂林跑开了,陈青才朝自己的小院走去。可还没等人走两步,一个奴仆便匆匆跑了过来,看到陈青便道:“少爷,三皇子来了。”
      
      陈青惊讶的看着那奴仆:“你说谁来了?”
      
      “三皇子啊,说来找少爷您的。”
      
      “这……这人在哪里?”
      
      “在偏厅等着呢。”
      
      纠结了半天的陈青,还是决定去见见这个以后杀死自己的人。被那奴仆带着回到自己的小院,就见一个修长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院中那棵椿树下。穿着墨色缎子衣袍,身材高挑修长,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整齐的束着发髻,上套着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
      
      听到动静,那身影转过身来。见到陈青,一双细长的眼中染着笑意,全身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气质。
      
      陈青有着呆愣,这就是那冷血无情的景帝?
      
      “长倩,昨日见你昏去,没来得及探望,现可好点?”男人开口,那乌黑的眸中带着关心。
      
      “我……我没事了。”
      
      毕竟不是陈青亲身经历过,看着面前这个温良的三皇子实在是带入不了那个冷酷无情帝王的模样。陈青已不再是原来的陈青了,结局会不会也有所不同。
      
      “见你没事我也放心了,昨日看你似要踩空,本想抓住你可是还是晚了一步,我心中甚是自责。”
      
      自己或许可以趁此机会改变一下萧彻对自己的映象。书中所说,皇三子萧彻因为早年丧母,又不得帝王宠爱。而陈青作为太子一派,对萧彻时常羞辱,这也是后来为陈青入宫,得景帝厌恶埋下的伏笔。
      
      “多谢三皇子关心,昨日我也有错,不过是看那女子舞的动人,便想邀那舞娘上来饮几杯,却不成想会与三皇子闹了个误会。”
      
      “既然都是误会,如此也就不再提了。我想着你的伤势,特去太医院求的药膏。”
      
      看着萧彻手中拿的木匣子,陈青示意那奴仆去接了来。
      
      “那就多谢三皇子了。”
      
      陈青作为二十一世纪三好青年,自然是礼貌道谢的。不想那三皇子听了,面上一顿,狭长的眸子看着陈青若有所思。
      
      “怎么?”陈青见三皇子不语,开口问。
      
      “无。”萧彻摇摇头,看着陈青那双不同以往,透彻清亮的眸子说着。
      
      最后萧彻道今日还有些事,待改日再请他一同喝一杯。
      
      将人送走,陈青回了房间看着奴仆将萧彻送来的木匣子搁在桌上。拿起打开,是个青花瓷的小瓶子,上面塞着一个木塞。打开来里面是浓稠的液体,有股子淡淡地清香飘散出来,闻着甚是好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