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贾赦长子》天日月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胡锐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
      
      非常清脆的喀啦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死的这么彻底,还能有什么然后呢。
      
      痛到了极限之后便是无感,所有的感觉随着血液而流逝,呼吸停止,眼前一片漆黑,意识刹那间陷入混沌之中。
      
      但随着胡锐吐出最后一口气时,所有的感觉再次回归,剧烈的疼痛如闪电一般瞬间划开混沌的意识。
      
      痛!好似脑浆被搅乱一般的剧烈疼痛,胡锐痛的大声尖叫,试图用尖叫声来宣泄他的痛苦,但不知是因为太虚弱,还是痛到无法控制身体,他以为他自己叫的很大声,但实际上他的惨叫声却如同刚出生的小奶猫一般细弱无力。
      
      隐隐约约的,他似乎听到一个着急的女声不断唤着:“瑚哥儿!瑚哥儿!”
      
      不过短的几秒钟,胡锐却觉得自己好似死去活来了好几次,当他好不容易再次挣开眼睛之时,首先先撞入眼帘的,居然是一个大大的(>﹏<)!!!
      
      胡锐惊的险些从床上跳起,别以为考古工作者就不怕鬼啊,随便捉一个考古工作者问问,十之八九都有一些不可说的故事,只不过碰到这种时候,大伙都一起默念考古院长的住址,让那些好兄弟们别走错门罢了。
      
      胡锐还来不及叫有鬼,马上便被一年约三十来岁的妇人给抱住了,那妇人抱着他直哭:“瑚哥儿!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活过来的胡锐被她这么一抱险些又要重归地府,这么一打岔,胡锐反倒去了些惊惧之心,盯着那个(>﹏<)许久,随着那妇人又哭又笑,那玩意也跟着一下(>﹏<),一下(*^▽^*),变化了无数次。
      
      胡锐暗暗黑线,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怎么感觉这玩意像极了颜峻那几个小年轻爱玩的,什么叫颜文字的玩意!?
      
      “瑚哥儿,你没事吧?”那妇人着急的问道。
      
      妇人心下惴惴,怎么瑚哥儿一醒来就在发呆呢?莫非是方才没了气时坏了脑子,傻掉了?
      
      见瑚哥儿呆呆傻傻的模样,妇人又心疼了起来,“别怕!别怕!”
      
      她连忙把胡锐抱回怀里细细哄着,“奶娘在这里,奶娘陪着你啊。瑚哥儿去那,奶娘就跟到那,不会让瑚哥儿一个人去荷花池了。”
      
      瑚哥儿!?荷花池!?
      
      这两个关键字唤醒了胡锐尘封许久的记忆,一段他自己几乎都快要遗忘的往事刹那间涌进心头。
      
      按说投胎转世之前,会先饮下一碗孟婆汤,转生断前世,但他偏生还记得自己的前世。
      
      在前世时,他叫贾瑚!
      
      父亲姓贾名赦,字恩候,母亲为当朝张阁老府上的嫡长女;有一叔单名政,二婶则是出自金陵王家,有个姑姑亦恰恰好嫁到姑苏林家,祖父亦正好官封荣国公。
      
      而最碰巧的是,他和红楼梦中的贾瑚一样,死于八岁那一年。
      
      被人丢到荷花池中,溺水而亡!
      
      两世惨死的记忆交杂在一起,一会儿是在荷花池中无助挣扎,最后力竭,水淹溺死之苦,接着又是巨石崩落,骨裂身残之痛。
      
      贾瑚不断颤抖,双眸间难掩恨意,是谁!是谁想要他的命!?
      
      两世为人,他一直不能明白,自己与母亲究竟是挡到谁人的路了?为什么非得要了他和母亲的命?
      
      “瑚哥儿别怕啊。”张奶娘还道贾瑚怕的厉害,把贾瑚抱在怀里细细哄着,“奶娘在这里,别怕啊,奶娘在这里。”
      
      贾瑚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能够重生,便是上天给他的一次机会,让他好好查查究竟是谁对他和母亲下此毒手!
      
      想到母亲,贾瑚突然想到一事,他环顾四周,偌大的屋子里除了他和奶娘之外,别无他人,就连个小丫环都没有。
      
      贾瑚心下一沉,旁的人也就罢了,但他出了事,母亲怎么可能不来瞧呢?
      
      “太太呢?”贾瑚如坠冰窟,整个人抖的厉害,颤声问道:“太太呢?”
      
      在红楼原著中,老爷后来是另取了邢氏为妻,书中并未说明太太的死因,莫非……他前脚刚走,母亲后脚也跟着走了?
      
      “太太……”张奶娘眼眸微闇,吱吱唔唔着不肯说,“瑚哥儿,太太她……”
      
      “太太在那!”贾瑚不耐烦的直接问道:“太太在那?我娘怎么了?”
      
      张奶娘吱吱唔唔道:“太太在给你生小/弟/弟呢,太医说──”
      
      不待张奶娘说完,贾瑚迈开小短腿就跑。
      
      “瑚哥儿!”张奶娘吓了一跳,急忙追了出去,“这时候你可不能给太太添乱啊。”
      
      太医说了,太太受惊早产,这一胎极为危险,一个不好怕是会难产,瑚哥儿这时过去,岂不是给太太添乱吗?
      
      张奶娘连忙追了出去,但贾瑚虽然才刚醒来,行动速度却快的很,没一会儿便跑的不见人影。
      
      贾瑚拼了命的跑到东院正院,但正院里却冷冷清清,只有几个扫散的粗使丫环有一搭没一搭的扫着落叶灰尘。
      
      粗使丫环们一见到贾瑚,吓的憟憟发抖,好几个胆小的甚至还吓的直跌坐在地上。
      
      贾瑚不及细想,随手捉了一个人问道:“太太呢?太太去那了?”
      
      那丫环尖叫一声,直喊着有鬼,挣扎了几下挣不开贾瑚的手,竟然两眼一翻,瞬间晕了过去。
      
      贾瑚:“……”
      
      不过就是死而复生,有必要这么害怕吗?
      
      昏了一个小丫环没关系,主院里还有其他的粗使丫环,贾瑚再捉向另外一个小丫环,结果第二个小丫环竟然直接哭了,头上的颜文字也由惊吓变成了吐魂。
      
      贾瑚莫名的有一种感觉,如果他再多吓二下,可能不只颜文字吐魂,这个小丫环也会真吐魂了。
      
      贾瑚无奈轻松手,望向第三个小丫环,这个小丫环算是众人中比较镇定的一位,至少她的颜文字是(⊙_⊙),而不是┏┛墓┗┓,不等贾瑚开口询问,第三个小丫环伸出抖动不停的手指向西北方,颤声道:“太太……在清心院。”
      
      贾瑚一拍额头,顿时也想了起来,毕竟事隔四十年,他倒是有些忘了前事。
      
      当年外祖家不知道犯了什么事,瞬间败落,而太太也因此被老太爷和老太太关在清心院中,虽是被关了起来,但老爷私下跟他说了,把太太关起来是为了太太好,太太在清心院中反而安全些,当时他不明白是发生了何事,而如今倒是有几分明白了。
      
      贾瑚心下一紧,连忙加快脚步,匆匆赶到清心院中,才刚到清心院门口便听见一阵的惨叫之声,还有满天乱飞的颜文字,贾瑚不由得被惊了一下。
      
      先前正院里就几个小丫环倒是还好,现下清心院里满满都是人,再加上圆圆胖胖的颜文字满天乱飞,害他一瞬间想到了某本恐怖漫画。
      
      贾瑚暗暗黑线,有金手指是件好事,按着奶娘和那些小丫环的反应,他猜测这些颜文字代表着每个人的真实心境,有了这金手指,固然是可以了解每个人最真正的心情,但他不知为何有种预感,他以后的生活恐怕会很热闹,非常热闹。
      
      在众多颜文字中,最特别的是那代表着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与她身旁有些微胖的年轻少妇的颜文字,虽然她们的颜文字和其他人没啥两样,都可看得出两人对屋中产妇的担忧之情,不过不同的是,她们两人的颜文字旁竟然有镶边!
      
      像先前的张奶娘和正院里的粗使丫环们的颜文字都是黑色的边框,但那中年美妇的颜文字的边框却是宝蓝色的,而那年轻少妇的边框则是粉红色。
      
      贾瑚仔细辨认了许久,总算想起了这二人的身份,这二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祖母──贾母与二叔的妻子──王氏。
      
      贾母不安的来回踱步,“都生大半天了,老大家的这一胎怎么还没生下来?”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命里带煞,还未出生,自个外祖家便出了事,临出生时瑚哥儿又出了事,如果要是张氏再出了事,只怕这孩子当真会坐实了克亲之名了。
      
      贾母眼眸微眯,要是张氏无事便罢,如果有事,说什么都得把老大家的忌日再往后推上个半天一天,总不能让孩子一出来便担了恶名。
      
      王夫人安慰道:“老太太别担心,大太太身子健状,必定能给您添一个皮实的孙儿。”
      
      贾母虽是担忧,但王夫人说的讨巧,也忍不住微露笑意,她冷哼一声,“哼!这孩子要是有珠哥儿一半乖巧,少折腾他娘,我也就满足了。”
      
      珠哥儿虽然身子弱了点,不过倒是个孝顺的,没让他娘受什么罪,从破水到生产,王氏也不过就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便把孩子顺顺当当的产下了,那似张氏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明明都已经是第二胎了,却生了好几个时辰都没有生下来。
      
      想到一事,贾母又开口问道:“瑚哥儿的事……”贾母眼眸微闇,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问道:“老大家的还不知道吧?”
      
      王夫人连忙摇了摇头,正色道:“这事一直让人暪着大太太呢。”
      
      大太太还以为瑚哥儿落水之后被人救了起来,在屋里休养着,那知道瑚哥儿已经断了气,她也让人把这事暪的死死的,要是让大太太知道了,大太太一时想不开,到时一尸两命怎好?
      
      贾母微微点头,这王氏虽然不如张氏能干,但倒是有几分眼力劲,应变得快,不然让张氏知道了瑚哥儿的事,只怕张氏当真会想不开,没力气生这孩子了。
      
      “也是我这个做祖母的不是。”贾母忍不住抹了抹泪,“要不是我多注意一下瑚哥儿,也不会发生这事了。”
      
      说起来也是她太粗心,因为珠哥儿身子骨比寻常孩子更弱了些,她整个心神都放在珠哥儿身上了,就连荣禧堂里的丫环、仆妇也是尽顾着珠哥儿了,没想到竟然忽略了瑚哥儿,让瑚哥儿自己一个人跑到了荷花池畔,还落了水!
      
      王夫人也有些难受,她进门时瑚哥儿才三岁,这孩子也算是她看大的,好好一个孩子说没就没了,这府里上下那个人不难受呢?不过她知道瑚哥儿在荣禧堂内出了事,身在荣禧堂的婆婆怕是最难受的,连忙说了好些话儿宽慰。
      
      此时的王夫人可不是之后的闷葫芦,反倒有几分王熙凤的风采,妙语如珠,好话一句接着一句,直逗的贾母忍不住微笑。
      
      贾母拍了拍王夫人的手,和蔼道:“好孩子,你的心意我明白,但你才刚出月子,怎好一直站着,这里有我,你且回去休息吧。”
      
      贾母这话正和王夫人的心思,她虽是出了月子,但这身子还未调养回来,不过略多站了一回儿,便觉得腿肚子一直在打颤,横竖此处有婆婆在,她也可以偷个懒,先回去休息。
      
      王夫人嘴上谦虚了几句,又细细吩咐了赖嬷嬷,方方面面都安排妥当了,这才扶着周瑞家的手回屋休息,不料她这一转身,刚刚好跟着一旁的贾瑚撞上了。
      
      王夫人当下吓的倒抽一口冷气,尖叫道:“鬼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胖胖努力码字中啊,求收藏,求留言,拜托各位小天使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星火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