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挑战[综英美/美娱]》撸猫客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01 02:13: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首次捕猎 ...

  •   詹妮弗是被一阵轻微的嗡鸣声吵醒的。
      
      睁开眼时头顶一片血红,是天光透过帆布打进来的颜色。
      
      海浪在救生艇底部积了一层水,沾湿的衣物紧紧贴着身体,在海风吹拂下显得格外冰冷。夜晚的温度比詹妮弗想象得更低,如果昨天她没有把帆布遮盖在救生艇顶上,也许这会儿已经因体温过低而患病了。
      
      等完全清醒后她才发现嗡鸣的是四台摄像机,它们脱离了自己的机位,正共同打出一幅投影。
      
      【Day2:幸存者数目4979。】
      
      原本以为制作组给的道具不少应该能多撑几天,现在看来已经有人撑不住了。
      
      詹妮弗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退赛,另一头的观众已经开始不断涌入官网直播。
      
      【影后还在啊,隔壁美妆博主已经退出去了。】
      【我一直在看直播,她舒舒服服地睡了一夜,隔壁几个九宫格划船划了一夜。】
      【刚才看到官网通报淘汰,好多都是主动退赛的,大概在一望无际的海面漂流真的挺可怕的吧。】
      
      这也难怪,人类和大地有着亲密的联系,陆地就是他们的根,除了常年出海的渔民和船员,很少有人能够适应在海上的生活——更不用说是坐着个没有动力随风漂流随浪晃荡的救生艇。
      
      詹妮弗不知道这些官司,她只是为那21人感慨片刻,然后小心翼翼地坐起身。
      
      帆布被从两边合拢,倾斜,一个角搁在手电盒子上方。约莫过了几秒钟,露水汩汩流出。
      
      耐心地等到不再有水流出,她这才脱下长袖,顺着帆布表面擦了一圈,顺着充气船两侧船舷擦了一圈,放在盒子上拧干。
      
      虽然衣服里还残存着一些海水,但只要混合足够的淡水,海水也不是完全不能喝。为了不把难得的露水浪费,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另一头喧嚣的城市里无数上班族正叼着早餐挤公车,无聊的旅程让他们纷纷打开手机翻新闻看直播,在詹妮弗脱下长袖T恤的瞬间,许多古怪的响动同时发出。
      
      某辆公车上戴着毛线头套的年轻人拿手肘顶顶同伴,“哥们,看看这手臂线条,我赌一张富兰克林这绝对不是在健身房糊弄一两个月能练出来的。”
      
      他的兄弟凑过去看了一眼,又是恍然大悟,又是扬眉吐气,“早就告诉你了,这女人是个狠角色(badass)。”
      
      詹妮弗的肌肉线条确实非常漂亮,除了参加节目前放肆了几天,平时她的外形管理十分严格。
      
      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管理是正向的,少部分时候,比如角色有特殊要求的时候,它也会是反向的。她曾为一个麻雀变天鹅类型的角色增重四十斤,拍到后期又硬生生减了下来,其中苦楚不足为外人道也。
      
      从去年开始,她还进行了额外的高强度训练。原本这种折磨是为了新筹备中的三部曲《饥饿游戏》,但翻年经纪人带来了坏消息——比起戴维斯小姐,制片方更青睐另一位詹妮弗,詹妮弗·劳伦斯。
      
      这位女演员在去年刚得到奥斯卡影后提名,也是个年轻的实力派,和她旗鼓相当。詹妮弗自己的金球来自两年前的《蕾切尔的婚礼》,也正是这部电影为她带来了一个奥斯卡影后提名,但最后还是遗憾败给当年风头正劲的凯特·温斯莱特。
      
      当时难过了几天,不过现在一切都没关系了。
      
      虽然拍不了饥饿游戏,詹妮弗还能参加荒野挑战。
      
      饥饿游戏通过相互残杀来角逐冠军,荒野挑战则是拼尽全力对抗自然的屠戮,某种程度上还有点相似。
      
      詹妮弗就着这一点水吃了半块饼干,她现在状况不错,她自己感觉得到,观众们也感觉得到。
      
      昨天傍晚某个帆船运动员通过疯狂划船和好运气抢先登上陆地,直播间顿时被“天助自助者”的评论刷屏,个个都在批评影后的消极应战。
      
      不过很快观众们就惨遭打脸。
      
      今天上午再一看,许多选手都出现了精力不济、体力不支的情况。他们的水和食物消耗巨大,脸上身上还出现了被太阳晒伤的红痕.......反而最没用的影后倒状况良好,睡得安稳,有吃有喝,弄到了一点淡水不说,这会儿还有闲情逸致拿着一枚别针仔细研究。
      
      上班族们吃汉堡的动作不由得放慢,想弄明白这根别针有什么独到之处。
      
      很快,詹妮弗就揭晓了答案。
      
      她将别针掰开,把尖锐的一边弯折断,去绕过竖直的一端,然后再将它二次弯折固定,只留下一个锋利而微微扭曲的尖头,这一系列动作花费了将近半小时。
      
      等别针固定后,她又拿出户外刀沿着帆布边角用力割下一长条布料,然后将一头搓细,再将别针捆在了上头。
      
      【这是准备钓鱼?帆布倒够硬了,但别针太软了吧?】
      【别针扭的手法其实不错的,成果粗糙是因为没有钳子,我为了好玩也自制过鱼钩。】
      【问题是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鱼饵呢?哪里去弄鱼饵?】
      
      这也是詹妮弗在烦恼的问题。
      
      如果现在有一盒沙蚕或者死虾,一切就会容易得多,但她什么都没有,只能碰碰运气。
      
      死马当活马医,詹妮弗干脆将剩下的干粮丢进手电盒子里,又放进去一点点海水。很快压缩干粮就在盒子中泡发,膨胀,变成了一坨黏糊糊的东西。
      
      她试着用手搓起一团,发现它们勉强能粘附在鱼钩上,不过肯定不会坚持很长时间。海水流速太快,只要一入水,面粉糊就会迅速开始瓦解。
      
      如果说前面的举动都有据可依,现在已经到了碰运气的时候。
      
      果不其然,前头的几次都无功而返,评论区一片冷嘲热讽。詹妮弗心态平稳,只是继续甩钩。
      
      第九次甩钩后不久,帆布似乎被什么拉动。
      
      另一头有东西!
      
      她整个人来了精神,双手使劲缠绕,很快就将并不算长的帆布拉到尽头。
      
      先是跃动的水花,旋即,一条约有两个手掌那么长的鱼破水而出,挂在鱼钩上不停挣扎。
      
      这套渔具太脆弱了,詹妮弗不敢托大,拿手电照着鱼脑袋就是一闷棍,然后飞快地将僵直的猎物提溜上船。
      
      直播间的评论区顿时炸开了锅。
      
      【?????】
      【这什么运气????】
      【这样也可以的吗?????】
      【我用过混合面粉饵,但这可是压缩饼干啊?!】
      
      别说观众,詹妮弗自己都觉得走运。
      
      她露出两天来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脸,也总算有了点兴致和拿钱办事的觉悟。
      
      招招手,一台摄像机就在智能系统的控制下飞了下来,把海鱼的真面目全方位无死角地展现给观众。
      
      詹妮弗抽出户外刀,拿刀背拍了拍鱼身。
      
      “这是一条普通的六带鲹,南太平洋随处可见的食用鱼类。看到它的硬棘和棱鳞了吗?”
      
      刀尖挺开鱼嘴。
      
      “还有它的牙齿,这些下齿列上的尖状犬齿非常锋利,能够轻松地把人类的皮肤刺破。”
      
      詹妮弗边说边把大块帆布打开,船舱里已经到处是水,但铺点东西垫着聊胜于无。
      
      她把又开始挣扎的六带鲹按到帆布上,手起刀落,一刀捅进鱼脑后部切断了它的脊柱,然后将鱼钩从它口中脱出。
      
      接下来的步骤十分赏心悦目,詹妮弗先是从两侧胸鳍下方斜着切入将鱼头整个切下,然后把鱼头和鱼身中流下来的血和内脏一起装到盒子里。
      
      做完这些,她才继续分切,从鱼腹后部平刀片入至鱼中骨,沿着背鳍片入同样切到中骨,自尾部从后向前切割。
      
      刀口平滑,无论是抓鱼的手还是运刀的手都没有丝毫错漏。
      
      詹妮弗顺顺当当地将半扇鱼肉完整取下,然后是另半扇,最后将中骨剔净。
      
      “这条鱼身上的每个部分都可以被利用。肉可以食用,骨可以削成鱼钩,皮可以做鱼饵。”
      
      她用刀指指边上血淋淋的盒子。
      
      “这片海域到处都是鲨鱼,哪怕是一滴血都可能引来它们的觊觎。我会把所有能吃的部分都吃掉,除了鱼胆和鱼骨。”
      
      “说到鱼骨......虽然它不能食用,但骨头里的液体能帮我补充水分,在这种情形下我不能有任何的浪费。”
      
        话音刚落,詹妮弗就把中骨放在嘴边吸/吮。
      
      这味道又腥又苦,简直和拿舌头舔生鱼黏/液没什么两样,在文明世界待了好几年的她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
      
      不过在观众们看来影后小姐只是皱了皱眉。
      
       皱眉算什么,啊?
      
      知不知道我们盯着屏幕的已经开始干呕了?!
      
      【虽然开始解说我很喜欢,但这也太......】
      【这么硬核的吗?这一大堆东西都血淋淋的。】
      【我先去吐一会儿,后悔在上班时间打开直播。】
      
      直播那头大吐特吐,然而詹妮弗不知道。不仅不知道,她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吸完的鱼骨放到一边,又拿刀挑内脏、片鱼肉,最后连盒子里的血都拿淡水冲干净咽进肚子里。
      
      饱餐一顿后,她舔舔手指,继续同还坚/挺着的观众讲解。
      
      “剩下半条鱼留到晚上。现在我能钓鱼就钓鱼吃,如果收获不好,包里总共还剩下4块压缩干粮,按照2块一天的量足够坚持2天,暂时不用担心食物来源。至于淡水——”
      
      她指了指逃生箱,摄像机聪明地飞到上头。
      
      “通过蒸馏的办法一天能获得半格水,足够维持最低限度的淡水需要。如果下雨就更好了。最怕是阴天......不过我还有两包应急水和大半瓶矿泉水,支撑两三天不是问题。”
      
      詹妮弗望向远处。
      
      “在太平洋上有着非常强大的洋流系统,在这种风速下,救生艇有时可以漂流80英里一天。运气好的话它们会把我带到陆地上,要是运气不好,接下来60天恐怕都要靠捕鱼生活。”
      
      她耸耸肩。
      
      “现在除了祈祷,再没有别的可做的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最快乐的事就是看到从前陪伴过我的小天使和新的小天使XD
    话说虽然女主那么大佬,但我自己其实是个杀鱼都要干呕半天的人,那个味道真的......啊,销魂。
    谢谢Louna小天使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