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虚弱图标 ...

  •   芒果,这时候大唐有没有啊?
      椰汁……好像要去海南那边?
      西米露,这东西该怎么做呢?
      
      一连三个人生问题,打消了玄萌想要举手表示自己能搞定这事儿的冲动。
      冷静下来以后,玄萌也意识到了,李世民所求肯定不是杨枝甘露这种粤式甜品饮料。
      
      那李世民要的是什么杨枝甘露啊?
      
      “秦王殿下,贫僧之前已经同您说过了,这甘露乃是观音大士所赐,贫僧不敢随意使用。”
      空景法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睁开眼睛,说了两句以后,再一次地闭上了,右手又在继续波动着佛珠。
      
      观音?
      这名字玄萌听过。
      观音的甘露,难道是西游记里那个玉净瓶里,可以救活人参果树的甘露?
      
      对对对,西游记里有两个玉净瓶,一个是观音的玉净瓶,另外一个就是太上老君的羊脂玉净瓶,那么玉净瓶里的甘露叫做羊脂甘露好像没毛病啊。
      
      等等,那按照李世民的意思推断一下,就是自家师父手里有观音的甘露?
      玄萌瞪大了双眼看向自家那个闭目养神的师父。
      师父他,和观音菩萨打过交道,还弄来了甘露?
      
      玄萌本来以为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和尚,虽然有一个未来会去取西经的师兄。但是在西游记中唐僧的师父并不出名啊,再加上平时空景法师也不怎么管着玄萌,玄萌一直就以为师父就是个捡了唐僧抚养唐僧的普通人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师父居然上面有人啊!
      
      就在玄萌在心里感慨着自己这是抱着怎么样一条大粗腿的时候,李世民再一次地说话了。
      
      “空景法师,那我问您,这甘露您用过么?”
      “观音菩萨赐您甘露,就是想让您在危机关头救人不是么?您若是总拿着不能轻易动用的态度,总是把甘露藏着掖着不用,那什么时候才是该用的时候呢?”
      “您心怀天下,维持着一方净土的愿望我也是知道的。但是您供着这甘露,从不使用,才是违背了菩萨赐您这甘露的本意吧!”
      
      空景法师并没有因为李世民一连串的质问就心生怒气。空景法师嘴角带着柔和的笑容,再一次睁开眼睛,毫不畏惧地看向这个手握重兵的秦王李世民,“那殿下又凭什么觉得,这一次贫僧该给您用这甘露呢?”
      
      李世民抿着唇,脸色不善,显然已经开始有些动怒了。
      
      “说到底,殿下来求这甘露,也只是为了救一人,并不是为了活天下。”
      “殿下知道自己所求并不足以让贫僧心服口服献出甘露,所以殿下便拿话来激贫僧。若是贫僧犯了嗔戒,少不得因为内心羞愧,就对殿下所求之事网开一面。”
      说完这些,空景法师并没有再次闭上眼睛,反而是把右手佛珠重新套回手腕,然后双手合十,高呼佛号。
      “阿弥陀佛。”
      
      眼看着李世民那蜷曲的胡子都直直地往上翘,明显是动了真怒,说不定下一秒就要摔杯为号,绑了空景法师直接抢甘露了,玄萌往自家师父身边一站。
      唐初的方桌啊床榻啊坐塌都特别的矮,玄萌虽然个字不高,但是站在坐着的空景法师身边,还是高了那么一点点的,正好把李世民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秦王殿下莫要动怒,容小僧来说上几句。”
      
      李世民想了想,他也不知道空景把甘露藏在了哪里,就算是真的绑了人,把这寺院翻了一遍,万一还是没能找到呢?不如,就先听一听,这个机灵的小家伙会说些什么。
      希望这个小沙弥能够懂点事,劝服空景法师,让出几滴甘露。
      
      “小僧想问问殿下,殿下若是求得甘露,是想救何人?”
      
      李世民皱了皱眉头,想到了那个曾经意气风发潇洒自如,现在却只能卧病在床日渐消瘦的女子。
      “家姐,李秀宁。”
      
      玄萌眼前一亮,“可是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平阳公主?”
      巾帼这个词源自于三国时期诸葛亮派人给司马懿送去女式装饰,嘲笑司马懿如妇人一般,从那以后,巾帼这次就用来作为女性的代称了。所以玄萌此时说这话,李世民也能听得懂。
      
      李世民不仅是听懂了,他还看到了玄萌对他眨了眨眼。
      玄萌站在了自己师父身边略微靠后的位置,这眨眼的动作空景法师自然是看不到,但是坐在对面的李世民看得那是一清二楚。
      
      李世民绝对是个智商情商双商超高的人,在看到玄萌的‘暗示’之后,立刻明白了过来。
      刚才空景法师的论点是,甘露应该用于救天下救万人,而不是救一人。
      那么如果说李世民求得甘露所救之人,曾经救过万人呢?
      
      “不错,正是家姐平阳公主。”李世民当即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家姐曾经联络过许多路反隋义士,组织了七万人的娘子军。家姐在军事上的直觉和见地绝不比任何一个男子差,就连隋朝名将屈突通都曾经被家姐打败过好几次。”
      这一次李世民再提到李秀宁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
      
      “不错,小僧也曾经听闻,平阳公主当时所率部队,令出必行,军纪严明,得到了当地许多百姓的赞赏。平阳公主的作为,至少可以算得上是活一地了。”其实玄萌并不太知道李秀宁到底做了些什么,但是玄萌觉得既然是领兵统帅,那能夸的无非就是从无败绩,从不扰民之类的。
      而自家师父明显关心的是人文方面而不是军事方面的成就,所以就照着平阳公主保护了多少人,让多少地方免受战火纷扰,帮助大唐快速夺得天下,避免生灵涂炭这方面去夸就好了。
      
      李世民看向玄萌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家姐不只是个活人无数百姓拥戴的好将领,对本王来说,家姐也是个再好不过的姐姐了。”
      
      “所以本王真的无法看着家姐久卧病床,渐渐变得毫无生机。”李世民右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眼神再一次透着利光看向空景法师,“御医们束手无策,本王也请了许多江湖名医也都无计可施。”
      “甚至与最近,家姐让本王不必再为她烦忧,她……她仿佛接受了很快就要离开人世这件事情。”
      
      李世民虎目含泪,“法师您知道么,家姐她当初是怎样风采夺人,她总是对一切都很有兴趣,热爱着一切,以前她的眼神里那勃勃生机连我有时都自叹不如。可是现在,现在……”
      “家姐连床榻都下不了,眼睛里也如同一汪死水。”
      
      李世民胡乱地抹了两下脸,擦掉了脸上的泪水。
      “她真的不该就这样死去,她以女子之身奋斗半生,就图一个没有战争没有□□的盛世,可她已经看不到了!”
      
      “阿弥陀佛。”空景法师叹了口气,“秦王殿下说的,贫僧都能明了。但是在我佛眼里,众生都是平等的,若是公主殿下活了,或许会有人因为缺了这滴甘露而死,或许有人会因为公主殿下之后的所作所为而死,贫僧没有这个资格去决定谁死谁活。”
      “若是公主殿下真的因为贫僧此时不作为而仙逝,贫僧会为公主殿下念一辈子的经书,祈求换得公主殿下下一辈子长命百岁。”
      
      “空景,你!”李世民一拳头砸在了桌案上,直接把那张桌子给砸裂了一条缝。
      
      玄萌撇过头看了眼自家师父的后脑勺,心里嘀咕了起来。
      不应该啊,自家师父从来不是那么守规矩的人啊,要不也不会对自己偶尔偷吃荤食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啊。那为什么师父这时候要这么守规矩,不肯给秦王几滴甘露呢?
      
      总不会是因为李秀宁的死,是天命注定这种理由吧?
      
      玄萌想不通这事儿,现在也没时间让他琢磨这事,李世民说不定下一秒就要打人了。
      为了自家师父、师兄、自己以及寺里的其他僧人的脑袋考虑,玄萌又一次开口提问。
      
      “那容许小僧问秦王第二个问题,甘露当真是最后一个办法了么?”
      
      李世民压着心里的怒火,表情有一些狰狞地点了点头,“本王原本觉得是宫里的太医们怕担责任,不敢下猛药,于是请了许多未曾入宫的名医,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家姐的情况比起之前有所好转过,可是很快又回到了那副虚弱的样子。”
      “甘露确实是我最后一个希望了,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出现在谛音寺里。”
      
      李世民的目光转向门外,“现在她就在此地,我想着如果真的这就是她最后的日子,那便让她看看我大唐河山,就带着她一起出来了。”
      “若是甘露也没能对家姐有所帮助,那本王也不会多做打扰,自然会带着家姐一起再往远处走一走,看一看她曾经保护过的城镇和百姓。”
      
      李世民说的是如果甘露没用,而不是如果没能拿到甘露,就已经说明了,无论空景最终是否主动答应,李世民是不会放弃的。
      哪怕是得罪了整个中原佛教,他也要抢夺最后一个能帮到李秀宁的可能性。
      
      李世民身上那杀气可不是假的,是从千军万马厮杀中诞生的,是在战火和鲜血中历练出的。
      玄萌不自觉地抖了抖。
      
      “二郎,别为难大师了,”房间的门被推开,门外站着一个身披软甲,头发扎成马尾的女子,手虚扶在了门廊边,“这大概就是我的命吧。”
      
      李世民快步走到门口,扶住了来人。
      玄萌也猜出,这位英姿飒爽但是脸色惨白的,一定就是平阳公主李秀宁了。
      
      在玄萌猜到人名之后,他突然在李秀宁的脑袋上看到几个漂浮在空中的字,还是他曾经无比熟悉的简体字,字体还不是什么宋体楷书,而是他上辈子曾经特意在游戏设置里改过的的【XXX手写体】。
      ——【平阳公主(李秀宁)】
      以及这串字下面表示【虚弱】的debuff图标。
      
      怎么滴,这是活了12年,NPC系统终于开了的意思?
      

  • 作者有话要说:  李秀宁,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应该是因为《大唐双龙传》的寇仲吧……
    也是个奇女子,被围剿的时候,让她丈夫柴绍先带人跑了,自己留下来以后,三个月的时间留拉扯出十几万人的起义军,打败了隋朝的围剿还攻下了许多地方,后来还被李渊安排守山西。
    等长安之战完了之后,史书上基本就没她了,再次出现就是她去世了……
    平阳公主,是中国封建史上,唯一一个由军队为她举殡的女子。
    ------------------------------------------
    作为一个本命是奶花的花姐,我看到debuff的第一反应就是清风垂露或者直接提针驱散……
    后来想了想,我写的是个和尚啊,锻骨决只能给自身驱散不是么。
    (然后我就像搜搜看说和尚有没有驱散,结果出来的帖子都是要什么驱散,是奶花不够还是剑纯不够!此话有理!233333)
    我活在剑三80-95年代,如果100级有大的技能变动,请各位小可爱忽略吧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