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妖孽的总裁上司gl》秋寒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01 23:24: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是她。 ...

  •   许陶浅在未来参加比赛时心情淡然平静,无可使她提心注力之物,除了本次艺术大赛一等奖获得者的奖金,是她做家教辅导一个月的工资以外,其他的,就再无任何东西可吸引到许陶浅了。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因为,苏昭也来了。
      
      想到苏昭,许陶浅不自觉便捏紧了裙角,即便是站在舞台的幕布后,许陶浅也仍旧感到很紧张。
      
      “有请参赛选手上场!”
      主持人说完,台下再次掀起一阵热烈的鼓掌。
      
      随着出场音乐悦耳地播放,舞台上的幕布缓缓地上升。台下的观众也由头至身一点一点暴露在许陶浅眼前。
      可她却不曾看过这些人。
      
      她四下打量寻找苏昭。
      
      终于在幕布升完的那一刻,许陶浅见到了苏昭。
      
      苏昭今日穿着一袭黑长裙,衣领处为V领,如此显露身材的穿搭,令苏昭的大好风光皆暴露于明日之下,若隐若现,浮隐浮美。
      
      苏昭端稳坐于评委席,虽只能见她上身模样,但她美艳地脸却如同风景般,印入许陶浅的眼眸。
      
      不知是否是因为巧合的缘故,许陶浅在看苏昭未超过两分钟,苏昭便突然很巧地正往许陶浅这看。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许陶浅很快便将视线躲闪,并心跳加速,耳部感觉至一阵滚烫。
      
      许陶浅如若知道这场比赛苏昭会来,那么她定然不会将苏昭的画作为参赛作品。
      
      因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苏昭,因她与苏昭仅有过一面之缘。如此唐突地,未经允许便将别人的画像作为作品参赛,且本人还在台下。这种行为,无论是否认识,别人应该都会认为她走后门吧。
      
      “好,让我们先有请许陶浅小姐来介绍一下她画中的意义。”主持人开口道。
      
      许陶浅稍愣顿,似未预料会如此快,她指着自己,问道:“我么?”
      
      主持人点头:“许陶浅小姐,就是你,别紧张。”
      
      说罢,便转身望向台下,道:“让我们再给许陶浅许小姐一点鼓励,掌声再热烈些。”
      
      众人击拍手掌力道又大了几分。
      
      许陶浅不言抿笑,微微颔首,双手提起自己的裙子,便向舞台中间走去。
      她本次比赛穿的裙子,是霍晶瑶精心为她挑选的仙女款式系列裙,这条裙子上贴缝许多波光粼粼地亮片,在如孔雀开屏地裙摆处精简地绣了一些花瓣。
      如此多娇合宜,配上许陶浅本人,便真就为仙女下凡了。
      
      许陶浅本不愿穿,但因是由霍晶瑶辛苦挑选,她便不好意思拒绝。
      
      许陶浅走向舞台中央时,台下便有观众连连赞叹,不一会儿,便再次掀起热烈地鼓掌声。
      
      苏昭本低目看手机,闻掌声热烈,她随之抬头,见许陶浅,她嘴角似扬起一抹浅笑。
      
      “好,让我们来参观一下许陶浅许小姐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作品呢?请看大屏幕。”
      
      随言落,大屏幕便迅速放出了许陶浅的作品。
      许陶浅画技高深,画中的女子神态怡然,活灵活现,美得娇贵。
      
      台下的观众未见过苏昭,故一个接着一个赞叹,可5个评委却认得苏昭:“这……”
      
      一个评委欲想说话,但苏昭将手摆挥,将他打断,评委便识相地转头,未再提言。
      
      主持人展手指目:“好的,现在我们在大屏幕上看到的,就是由许陶浅小姐所作的作品,那么请问许小姐,您为什么会选择作这样的一幅画呢?”
      
      许陶浅挺身直站于演讲台上,她对正了话筒,道:“额……,其实,这幅画的灵感主要是来自于我两个星期前在咖啡厅里遇见的一个女人,她……,她长得很漂亮。无论一眼一眸,笑亦或不笑,她都美得独具特色。正像这幅画里所呈现,她是静谧地草原上那颗最闪亮的星,这幅画上的草原,它是黑地,是宁静地,但却因为有着这个女孩的点缀,变得不再黑暗,变得充满亮光………”
      
      许陶浅言语情真意切,她演讲完后,台下便响起一片敬佩地掌声。
      
      许陶浅下意识地便往苏昭那瞄,本只看一眼,可谁料,苏昭一直在看着许陶浅。故而许陶浅急忙闪躲地视线未躲过苏昭明亮澄目。
      
      苏昭唇间似笑非笑。
      
      她不知苏昭见自己将她画作画,并用做作品,心里是何想法。会觉得她无礼貌吗。
      
      对视未过几秒,苏昭便转脑对身旁的其他评委说话。
      
      待各个选手都已退场,评委进行最后计分总结,最后将会有宣布的环节。
      
      许陶浅站在台下观众席的最末尾,她前面有人流经常性地来回走动,这便可将她遮挡,令她可勇敢地偷看苏昭。
      
      苏昭容颜俏佳,浓妆艳抹但却不失韵味。许陶浅觉得心里群鹿而过,欢声笑语,这是她倾尽一生,都未曾感受过的心悸。
      
      统计环节已过,正要宣布获奖人员时,苏昭突然接了一个电话,许陶浅虽未听见声音,但看着苏昭的神色,也能估摸出是急事。
      
      果不其然,苏昭微微蹙眉,便站起来了。她转身越过观众席,向工作人员专用的工作通道走了去。
      
      眼看苏昭的身影马上就要消失,不知为何,许陶浅心里竟突然生出许多不舍。鬼神差使地,许陶浅提起裙子便朝工作通道跑去。
      
      “本次艺术大赛冠军的获得者是……许陶浅小姐!”
      
      许陶浅进入工作通道:“苏昭!”
      
      声音凄婉,似含声嘶。
      
      苏昭往前的脚步一顿,稍而便停下来。似不用回头便可知是谁唤她。
      
      “许小姐,恭喜。获得冠军。”
      
      苏昭好听地声音传来的同时,身体也转了回来。
      
      在苏昭转身的那一刻,面带笑脸,一袭长长地裙子从上至下将她的身材凸显的无比丰满,她柔顺地卷发经打理得整齐风雅,美上加美。她今天涂了深红色的口红,将整个人的气色与气质都展现的完美,依旧美艳动人。
      
      魅力如同是毒玫瑰般,令人无法逃脱。
      
      “那应该是谢谢苏……总才对。”许陶浅言语顿转,怕生出不妥,便立马改口。
      
      苏昭忽然便妩媚一笑,声音性感柔情:“谢我什么?”
      
      如同绝世美人般,连说话都能令人陶醉迷乡,许陶浅心跳突然加速。
      
      许陶浅强装自然,她道:“当然是谢谢苏总不计较那画上的内容,还要谢谢苏总您对我的赏识。”
      
      听闻,苏昭再然而笑,她用手轻掩着嘴,妖媚地眼神透出一丝愉悦:“这是你自己的实力,不用谢我。”
      
      完罢,苏昭便起步转身。
      
      “苏昭!”
      许陶浅忽而又唤住了她。
      
      苏昭微微蹙眉,倒也不生气,她扭头回身看着许陶浅,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如若换成平时,根本就无人敢连名带姓地唤她两遍。
      
      “我送你……行吗?”
      语气请求恭敬。
      
      苏昭未回答她,稍思考片刻,苏昭便微点头示意。大概觉得这是好意,于是便未拒绝。
      
      苏昭两步刚出,许陶浅很快便跟上来,她默默地在苏昭身后。也就正于这时,她发现,苏昭身上的香水味很浓,但却是很好闻。苏昭用的香水就如同苏昭本人般,撩波人心。
      
      她这仅是第二次见过苏昭,就已如同自来熟般提送苏昭,她不知苏昭是如何看待她,她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有勇气追苏昭而出,总之,她心里是喜悦地。
      
      —— —— ——
      —— —— ——
      
      艺术大赛告一段落。
      
      许陶浅获得第一名,并得到了丰华集团设计师的保送名额。
      
      妖精病:
      【确定要去吗?三个月的实习期哦~而且我听说,在丰华实习的人,十有八九是过不了考核的。那里可都是国际精英人士,人才随抓随来,那里连研究生都不缺,你一个大学未毕业的,能行吗?】
      
      贪吃的陶气包:
      【我已经想好了。】
      
      妖精病:
      【好吧。但你以前不是最讨厌实习期长的工作吗?】
      
      贪吃的陶气包:
      【现在不一样了。瑶瑶,现在许陶浅她喜欢的是女孩子。】
      
      妖精病:
      【…… …… ……】
      
      【你这么一说我就突然想起来了,我上次在艺术大赛看到了一个女人,哇,那个女人,简直好看得没法形容,跟你画中的女人,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贪吃的陶气包:
      【是她。】
      
      妖精病:
      【??? 气场这么强大的女人,你能行吗?】
      
      贪吃的陶气包:
      【我喜欢就好。】
      
      是了。喜欢就好。
      
      既不配追,那她还不配喜欢吗。
      
      许陶浅将手机灭屏,平身躺在软绵绵地大床上。
      
      苏昭……现在在干嘛。
      
      不知从何时开始,许陶浅对苏昭的想念已变得越来越放肆,任由她心里的思念泛滥成灾,她也不制止自己想念苏昭。
      
      她未曾想过,她仅只见过苏昭几面,更未曾想过,苏昭的模样能如此清楚地刻在她的脑海里。
      
      什么是喜欢?
      
      什么又是爱?
      
      是知她要走心里不舍,还是知她在那所以心生眷恋。
      
      忽而想罢便感慨万千,许陶浅将手机拿起,点开朋友圈,便编辑了一段话:【你的离去,如同是对我致命地枪弹,你的出现,像是我心尖上地海浪。不舍你走,你在心悸。这算不算是喜欢?】
      
      朋友圈发出去不过两分钟,很快便有人在下面评论道:
      
      【A大的校花,你莫不是千年铁梨花要开花了?】
      
      【铁梨花讲情话了?是我看错了吗?校花你不是还不具备喜欢别人的功能吗。】
      
      【有情况,花花学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哎,校花恋爱了,A大的帅哥们怎么办呢。】
      
      【教学区到宿舍楼都是你的迷妹迷弟,前几天追你的土豪同学呢?不是成了吧?不过A大的校花向来没心没肺,成了也不爱。T^T】
      
      【许校花!你给我如实招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花花,我相信你,相信单身贵族的你。(>_<)】
      
      许陶浅看着评论,唇间不禁浮起笑意,她摇摇头,叹声一笑。
      
      兴许是喜欢吧。如若不然,怎会三番五次想念。
      
      丰华的通知已下达,她也已收到,去丰华报道的日子为两天后。
      两天后便是她以实习生的身份,正式踏入丰华集团的日子。
      
      心里有些激动还未抚平,到时,她是否就可每天见到苏昭了?
      
      —— —— ——
      —— —— ——
      
      周一。
      天气晴朗,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车行人过,马路上喧闹沸腾。
      
      今日是许陶浅去丰华报道的日子,为能逃过科任老师的点名挂科,许陶浅可畏煞费苦心,既找人代点名,又得想出长假的理由。
      
      忙活来去,事情也得到了解决。
      
      —— —— ——
      
      车行不过小时,许陶浅便已进入A市最繁华地商业区。路上并不堵车,所以许陶浅这一路来的很是顺利。
      
      到了以后,许陶浅便出使身份证进入丰华,看着一栋栋高耸地建筑,许陶浅忽而迷茫。她顿了顿脚,有些茫然无措。
      
      若丰华有新人手册该多好。许陶浅原地站立,不知去哪。A市最大的企业便是丰华,丰华资金力量庞大,这里聚集了A市许多精英骨干。许陶浅作为一名实习生,且仅是个无名小翠,自然不敢随意去劳烦别人。
      
      许陶浅调整肩包带,抿嘴无助地候着。去留两矛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但既无人管她,她便不能只原地等待。于是许陶浅提步欲走,想寻求警卫帮助。
      
      可很快地,一道靓丽高挑地身影便出现在许陶浅眼前,使她眼前一亮。
      
      苏昭。
      许陶浅心里默念。
      
      苏昭从公司外进来,应当是刚到。她一进来便有穿着正装的老干部缠于身后,与她讨论着什么。
      
      苏昭今天穿的是黑色地职业正装,相较之前,苏昭今天穿的算为保守。但不论苏昭穿的什么,她骨子里的魅力总能不经意地撩波人心。
      
      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这句话应当用在苏昭身上。
      
      许陶浅静默远观,未上前与苏昭搭话。她不敢麻烦这里的员工,自然更不敢麻烦苏昭。
      
      兴许是许陶浅的视线炙热,苏昭在与人讨论问题之时,无意间便向许陶浅这方向看了过来。
      她的脚步突然停下。
      
      许陶浅见苏昭已看见了自己,她便朝苏昭礼貌颔首微笑。
      
      苏昭见此,与身旁的人说了些什么,那人恭敬地点头后,便离开了。
      
      而后苏昭便向许陶浅走来,许陶浅心里再次无来由地紧张。
      
      一双黑色素穆典雅地高跟鞋停在许陶浅面前,浓浓勾人地香水味袭来。
      
      许陶浅不自觉便背过手,慌张使她用力按捏自己的手指甲。
      
      “早。”苏昭最先开口。
      
      许陶浅神色一顿,迟钝地答道:“哦,早。”
      
      “怎么在这里站着?”苏昭语气平和地问道。
      
      许陶浅面色不好意思一笑,犹豫地道:“我不知道…,这怎么走。”
      
      

  • 作者有话要说:  挂第一个预收文。《纵情》:
    她是青楼头牌歌姬,长相艳丽绝美,仅只卖艺,而不卖身,26年来一直保持玉洁之身,无人能与她有肢体接触,众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如此窈窕淑女,本以为今生都无男人能走入她心。可却不料,她的闺房,日日夜夜都有黑影跃入,并总能在夜深人静时,闻听娇息之声,残息喘急,轻喊声不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