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妖孽的总裁上司gl》秋寒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2 15:39: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初见。 ...

  •   文/秋寒生
      
      春季到来,温度宜然,太阳高高挂于蓝天,投射落至地面形成淡淡光圈倒影,白云朵朵布于天空,新生叶片青葱翠绿,A市显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颜色。
      
      而当夜幕降临了以后,A市却又是别样的美丽。
      
      贪吃的陶气包:
      【我是同性恋。】
      
      许陶浅的这条微信消息令正在喝水的霍晶瑶险些咽住。
      
      妖精病:
      【许陶浅,你是不是疯了?】
      
      贪吃的陶气包:
      【没疯,跟你说正经的。】
      
      妖精病:
      【不行不行,让我缓冲一下。】
      【你可能真的疯了。】
      
      消息说至此,许陶浅将手机息屏。
      
      她将手机放下,双手撑在阳台上,看着这个车水马龙,万家灯火的景象,就如同是黑夜里星星的点缀一般,明亮闪烁,路灯昏黄的灯光明明晃晃,让人心里增添一些暖意。
      
      景色固然是美丽的,但却因为这里已是许陶浅居住生活了23年的地方,故已习以为常,自然并不觉得稀奇。
      
      且,她此刻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许陶浅,是春季开学刚由大三步入至大四的学生,学的专业主要为艺术设计,这个艺术设计囊括的范围及广,包括房屋设计,店面设计,艺术品设计等……
      
      因个人成绩优异,且人长得又极为好看,她清新脱俗的气质与常人不同,身材高挑且纤瘦,令人易产生保护欲。
      
      在刚进入A大不过两个月,‘许陶浅’这个名字,就已广传许多学长耳里。所以自大一开始,追她的人就已自觉排起了长龙模式。
      
      可却没有能让她看对眼的。
      
      她也曾尝试接受一些男生,但不过两个星期便会觉得厌烦。
      
      不论怎样校草级别的人物从她生活里经过,都无法将她的心带走。
      
      正因如此,许陶浅在A大时,即被戴上了校花的花冠,也被扣上了千年铁梨花不会开花的外号。
      
      开始时许陶浅以为自己只是没有遇见中意的,但久而久之,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感情的认知也逐渐完善,对爱情的了解也多于往昔。
      
      ‘千年铁梨花’的外号,让许陶浅陷入沉思。真的是因未遇见中意的吗?这个问题,在经过时间的打磨,自我的历练后,逐渐解开。
      
      许陶浅发现,自己从未喜欢过男生,并且相较于男生来说,她更愿意与女生接触,她不知这算不算是一种觉悟,但她只知,她对男生,毫无兴趣。
      
      手中握着的手机‘滋滋’震动,是有消息传来了,许陶浅懒散的撑扶阳台,拿起手机便划开了解锁,查看消息。
      
      妖精病:
      【你确定你是同性恋吗?我的天啊,堂堂一个A大的校花!你要颜值不缺颜值,要身材不缺身材,你缺的,竟然是那一颗会爱男人的心!怪不得说你千年铁梨花,但你身后那么多帅哥……】
      
      贪吃的陶气包:
      【…… …… ……】
      
      妖精病:
      【但作为你最忠诚的朋友,不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的!就是可惜这么貌美如花的小姐姐,竟然是个同性恋。】
      
      妖精病:
      【不过你可别打我主意啊,我可是秦葛学长的人。】
      
      许陶浅看着消息,摇头叹笑。
      
      贪吃的陶气包:
      【放心,我还看不上你。】
      
      妖精病:
      【……,真是没眼光。】
      
      与霍晶瑶一番闲聊过后,想至还有事情,许陶浅便将手机收起,看着华灯初上的繁华夜市,她浅微一笑,稍而便双手抱臂转身走进客厅。
      
      今日在市中将会举办一场艺术展,此场展览,艺术品多为收录来自世界各地大师级的作品。
      
      昨日梁沁就正巧邀请了自己,许陶浅本意其实是拒绝,因个人还有辅导兼职,时间相冲突,但就在今日早晨,需辅导对象的家庭便早早通知她,明天与后天他们一家人将会出趟远门,所以这两天许陶浅则不需再去那处做辅导兼职。
      
      于是便腾出了时间。恰巧此次在市中举办的艺术展过后不久,许陶浅报名参与的艺术设计大赛的日子也即将来临。所以去看看艺术展并无妨碍,兴许还能收获一些设计灵感,也可用在艺术大赛上。
      
      于是许陶浅便应下了。
      
      梁沁与霍晶瑶是许陶浅在初步入大学时遇见的两位好友,三人姐妹之情深往,都是可为对方两肋插刀的国民好舍友。
      
      许陶浅在客厅里静坐不过一会儿,想至与梁沁的约定,预想时间应已差不多到了,许陶浅便由沙发上站起身,回房便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蓝色长款裙。裙子的设计是一层连接着一层的纹沙,裙纱上挂有几条蓝色丝带,裙摆下侧如同花蕾般,将人衬托如同水中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娇滴滴,也很美艳。
      
      将衣服换好,许陶浅便踩着家居拖鞋,走至玄关处换鞋,准备出门。
      
      在鞋柜里琢磨了一阵子过后,许陶浅给自己配上了一双同色的淑女鞋。整体而望,许陶浅整个身子修长高挑,裙长遮住了细腿一侧,仅露出脚踝上部一小半。
      
      往镜子前立身直站,淑女,窈窕,文静,甜美,应有尽有。
      
      将所有一切都已备好,许陶浅便满意的出了门。
      
      —— —— ——
      
      打车,路程,外加堵车,许陶浅这一路总共行驶了1小时20分钟。所幸的是,在这一路颠婆摇晃之下,许陶浅到达漫展附近时,时间还未算晚。
      
      许陶浅调整理顺自己的肩包后,便从包里拿出手机,她垂眼看此刻的时间,是18:20分。
      
      许陶浅路途还未到时,梁沁便已提前给她发了消息,告知她会面的地点——漫丝咖啡。
      
      许陶浅走入漫丝咖啡店。
      
      A市地大物博,属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魔都城市里,地下车库,地下商场,地下餐厅等…,都是随处可见的景象。
      
      随着城市经济的快速发展,令许多陌生地段都兴建起陌生的建筑,譬如许陶浅此刻双脚踏入的这家咖啡店,许陶浅并未来过这里,但看其新旧程度,应是近几年才开张营业的。
      
      此咖啡店的内在装饰很是华丽,一看便知店主在装修上注入了许多心血,咖啡店屋顶挂饰心型吊灯,周围贴修许多小彩灯,灯光晕乎打落,将整个咖啡厅围绕在这晕黄里。
      
      四周布置齐放开得盛放的玫瑰花,白皑的墙壁上贴有各式各样的图案,图案大体都排成心型的模样。
      
      显托出一派浪漫艺术色彩,但每个角落仿佛都写满‘单身狗勿进’的五个字眼,因其太适合情侣约会。
      
      许陶浅将目光放远,四下打量过一番后,并未见梁沁的影子。
      
      梁沁与她约定见面的地点就在此地,按梁沁的性格,她应当会比许陶浅提前15分钟到,可这时却未见她,莫非是选了最里层的位置?
      
      刚想罢,许陶浅将视线移动,便见咖啡厅的一个拐角道,按设计师的常理思想来设计,拐弯处进去,应当还有许多位置。
      
      梁沁或许就坐于里面。
      
      于是许陶浅便提步前走,走至拐角处,向左拐了一个弯道,在不经意间抬眸之时,未见梁沁的身影,反倒是一个成熟女人诱惑勾魂的笑闯入她的眼里。
      
      许陶浅眼睫颤动,心尖恍然一息,鼓然跳动不停。
      
      女人长得很是好看,她体态丰满,看似很成熟稳重。她高贵典雅,眉间不停流露出妩媚性感的姿态,精致的脸庞如同是精雕细刻出来的一般,完美的令人挑不出毛病。
      
      女人一袭弯卷的长发由肩头散落至腰间,她与对面的人畅谈,诱人的身段婀娜多姿,迷人的美里藏着冷艳。
      
      如此艳美的女人,就算仅是干巴坐着,气质这个东西,也无法控制的发散而出,引人注目,撩拨人心。
      
      许陶浅见到女人,心率跳动好似瞬然便慢了半拍般。
      
      这个女人,是许陶浅长这么大以来,唯一见过的,长相最为美艳动人的。
      
      未曾历经,许陶浅的眼目直勾盯看,一时间,竟也恍然失神。
      
      女人似乎感觉到了许陶浅炙热赏悦的视线,她突而便将头抬起,妩媚动艳的长睫轻眨覆盖,视线投向许陶浅的方向投来。
      
      女人将视线投落,瞬时恍然一刻,两人视线交融。同样,女人怔的一下,但这仅是存于瞳孔里微小的细节,若不注意看,是看不出来的。
      
      但女人掩饰能力极好,她很快便将自己的情绪掩回,一看便知是稳熟干练,女人将视线移回后,便继续与她面前的男人畅聊。
      
      见女人故将神移,许陶浅才意识到是自己冒犯了。不知心里滋生何感觉,但许陶浅却可以敏锐的察觉到自己心率不齐的颤动。
      
      而正当许陶浅站立僵持时,梁沁突然便打来了电话,告知许陶浅,路上堵车,可能会来晚半个小时,并让许陶浅先在漫丝咖啡等她。
      
      许陶浅接听完电话,便将手机放回包中,抬眼便下意识又向女人那方瞄了去。
      
      女人仍旧在与面前的男人谈论,只是这次,女人没有像刚才那般笑,而是略有些严肃的在说些什么。
      
      见此,许陶浅不由自主便从心发出真诚感叹,世上竟会有如此好看的女人,无论是笑,亦或是不笑,气质那一块儿,都被她拿捏得死死的,性感妩媚仿佛就是由骨子里透流出来的一般。
      
      即想掩饰,都未必能掩饰得住。
      
      在A市生活23年,能有幸遇见如此貌美的女人,许陶浅觉得自己是三生有幸。
      
      既然梁沁还未来,那许陶浅就需先找位置坐下,以便等待梁沁。
      
      许陶浅刻意将余光扫过女人附近的位置,她尖利的目光寻到了一处空座,视线再加移动,许陶浅不自觉便又注意到了坐于女人对面的男人。
      
      这引发了她的好奇。
      
      坐在女人对面的男人,是谁?
      
      会是她老公吗?
      
      如若是,那她老公又会是怎样的?
      
      是英俊潇洒,还是风流气度?
      
      如此多娇贵丽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她。
      
      如此想着,许陶浅便越发好奇。
      
      她轻步缓提,向前走去,走至这处饮区的第二个位置后,许陶浅的脚步便停顿了下来。灵跃的思维似破壳而出的蚕虫,为她在脑中所思所虑之事铺平了道路。
      
      许陶浅脚步仅是顿稳了4秒,半停歇过后,许陶浅便继而提步,她面若无事,装祥从容,她从女人身旁一略而过,刻意走至女人身后,后又故意挑选女人身后的位置坐下。
      
      许陶浅挑选此位置的有利条件便是,这个位置,不仅可以看清女人对面的男人,而且还能欣赏女人精致性感的背影。可即便是位置已选好,但幻想未达到预期,还是会令人难以接受。
      
      譬如女人对面的那个男人……
      
      奇丑无比。
      
      许陶浅透过女人成熟艳美的背影而看去,清楚可见的便是,长相邋遢,一目便知不修边幅,不注重外表形象的男人。
      
      男人肤色极黑,全庞黝黑的脸仅有牙齿看得过去,他塌得接近扁平的鼻子上还架有一副四方眼镜,下巴处的胡须浓密,看似已有数月未打理,他头发较少,但却抹着许多发蜡。
      
      他与女人聊天的过程中,嘴巴都不曾合拢过,这显得更加笨拙。
      
      这莫非便是社会流传的现实:嫁给金钱?
      
      许陶浅心里生出不解。
      
      能有幸偶遇如此花容优雅的女人,许陶浅定会先好好欣赏一番,可现在,却因女人对面的男人,令许陶浅心生不满,这种不满并不是无来由的,也不是不知原由的。
      
      是因女人长相太过出众妖媚,但男人,却又如同是泉间泥沙般。仿佛男人与女人坐在一同,便是玷污了这条山间清澈透亮的溪泉般。
      
      城市太大,一面之缘太过仓促,今日一过,日后,她或许再也无幸遇见如此美丽的女人。
      
      想罢,许陶浅不自觉便拿出手机,她将相机点开,刚将后摄像头对上女人浓艳绝美的侧脸时,女人突然便转了过来。
      
      霎时一刻,许陶浅心跳好似慢了半拍,许是因做了亏心事,心觉怯意,所以当女人美如画卷的艳容转向她时,她便因想收回手机,一时慌急,错按了拍摄,手机镜后很快便闪出一阵亮光。
      
      在意识到自己未关闪光灯后,许陶浅当即便窘迫地将手机收放,心里如同做了错事般惊慌,但面上却还强装淡定。
      
      如若这时地上有洞口,许陶浅定会毫不犹豫地钻入,若是没有洞口,恩赐地下通道也未尝不可,若连地下通道都无,那自己拿把铲子挖也算为解救。
      
      但这时心想这些都已为时已晚。
      
      因为,那个女人,现在已经注意到她了。
      
      “那苏总,我先走了,关于南疆那边的开发案,做好了我会马上发到你的邮箱上,到时注意查收。”
      
      坐于女人对面的男人开口道。
      
      他言罢,女人颔首点头,互传笑容道别后,男人便转身走了。
      
      见两人非夫妻关系,许陶浅沉心瞬而变轻,心里仿佛落下一块大石,仿佛这个女人的择偶标准,就正为她的择偶标准般。
      
      但,此刻貌似并不该关心这件事情。
      
      许陶浅身体僵硬地,将头缓缓转向,却发现女人正笑盈盈地看着她,女人的薄唇显明地上扬起高度,本就易令人沉沦的美貌这下变得更为妖艳了,如此风姿雅趣,许陶浅心觉无法招架,心跳如同震鼓般响敲。
      
      互相沉默地对看不过几秒,女人突然便站起身来,她直立的身材纤瘦且高挑,她站于许陶浅面前,眼目兴致明显,似玩笑意味,又似趣味连连。
      
      女人弯形地眼睛下是精致的如同雕刻般的脸庞,她低眼静默注视许陶浅,每一眸一笑,都如同弦丝般紧紧扣住许陶浅的心弦。
      
      心脏愈发激跳,许陶浅越发伪装不出淡定。
      
      这个女人长得太好看,且她身上的魅力就如同是天生具有的体香般,无法控制的随意散发。
      
      许陶浅一个女生都能紧张不停,这若是换成男人,谁还控制得住自己野狼般的心?
      
      许陶浅似伪装得很好,但却掩不过女人细心洞察的眼,女人已看出许陶浅的紧张,由她局促的行为便可以感觉到,见此,女人浅搁淡笑,她目视许陶浅,仿佛是见到有趣的事物般,卷美的花容所流露出的,皆满兴致勃勃。
      
      许陶浅不明女人之意,她臂手端正,脚坐整齐,以此来掩盖内心翻涌波浪。
      
      这便是23岁与28岁之间的差距了,心事的隐藏,谁可伪装,谁可拆穿,仅在一目了然之间。
      
      女人也不再僵持,她唇角轻翘,弯抬手臂,便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将名片伸至桌子上,并道:
      
      “苏昭,你好。”
      
      许陶浅恍然失神,表情微微呆滞。
      
      稍而,许陶浅才回答道:“哦,你你你,你也好…”
      
      见此,苏昭仰笑。
      
      这令许陶浅心里忐忑不舒,意识到自己结巴,许陶浅只感丢人。
      
      且丢人也就罢了,还是在这么好看的女人面前,这要她做何举措?许陶浅此时全身僵硬,怔定不动。
      
      “浅浅,原来你在这。”
      
      声传而来,许陶浅迅速回头。
      
      是许陶浅等待的好友,梁沁来了。
      
      “梁沁,你来了……”
      
      见梁沁,许陶浅提亮双眸,仿佛遇见救星,仿佛她这时正是行走于黑暗中的人般,梁沁便是那处光芒,许陶浅对梁沁眉开眼笑,以此掩饰尴尬。
      
      苏昭见了,眸微一笑:“那我先走了,有机会下次再会。”
      
      言罢,苏昭便踏着黑压端冷的高跟鞋,走出了咖啡店,她走时的身姿背影都极其完美,许陶浅的视线还留在苏昭背影消失的地方流连不断,迟迟未移开眼神。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昭是正宗的白富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