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我直言[综]》珞神月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06: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当初云静静被政治课搞得头昏脑胀,现在云静静用政治课把柱间和斑搞得头昏脑胀,一套一套理论下来,两个人彻底蒙圈了。
      
      柱间的眼神都带上了惊恐畏惧。
      
      斑了两眼放空,跟云静静以前上政治课时神游太虚的样子是多么的相似。
      
      云静静却还在讲,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种感觉大概就跟以前开学典礼的时候,校长表示只讲个10分钟,结果却絮絮叨叨啰里八嗦的讲了三个小时,下面听的人顶着大太阳站的腿都软了,这画面是何等的似曾相识,只不过现在风水轮流转,絮絮叨叨讲一大堆的人变成了云静静,他几乎用上了毕生的功力,只为证明这么多年政治课没有白上。
      多年学习成果终于找到发挥的机会。
      
      柱间和斑这两个倒霉孩子就这样经历了一波来自社会主义的填鸭式教育。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然而很多地方不明觉厉。
      
      对于渴望和平而心存期望的他们来说,或许一开始只觉得犹如天降甘露,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觉得这甘露快要变成洪涝了。
      
      如果不阻止的话,何止是三个小时呀,云静静能讲上三天三夜都不带重复的,这充分证明了学校的教育是多么的成功,死记硬背的填鸭式教育还是很有优势的。现在云静静就把这种模式带到了异世界,死命往柱间和斑的脑子里塞理论,成功让他们听得头昏脑胀。
      
      眼看即将淹死在知识的海洋中,柱间决定自救。
      
      “小静你说的太深奥了,我好多听不懂。”柱间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说,他一脸羞愤,“对不起。”
      
      斑一脸放空看着前方上空,好像在数天空飘过的白云。柱间的话叫他回过神来,斑振作了一下精神,故作平静,“你说的很有道理也很深刻,果然跟其他人很不一样。”
      
      柱间疯狂点头,一脸的心有余悸。简直太可怕了!比让他练习忍术体术,出任务跟别人对战都要可怕的多!他宁愿回去多接几个任务跟人对砍,也不要坐在这里听小静絮絮叨叨的讲一大堆,好像没完没了,能讲到天荒地老。
      这是来自学渣的心声。
      
      不论什么年代的学渣都是一样的,而这里一个学渣在给另外两个学渣上课,其结果就是听课的两个学渣被荼毒的痛苦不堪。讲课的学渣却感觉仿佛夏日里喝了冰雪碧一样,透心凉心飞扬,多么的舒爽呀。
      想当初,他就是这样在课堂上挣扎的。
      
      欺负呃不,是教育小朋友的赶脚如此快乐,云静静语重心长的说:“和平想要实现和平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够实现的,也不是挥舞着拳头就能得到的。靠强大武力获得的和平,其实只是另类的一种压迫感,强大的人讲道理才能够真正带来和平,而道理就蕴藏在这些理论当中。要看清当今社会一切现象的规律,才能从中找出大家都能够接受的道理,然后一起维护它,和平是属于所有人的和平,所以要让所有渴望和平的人一起维护。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柱间的表情都扭曲了。
      
      斑继续两眼放空,看着天空飞过的小鸟。
      
      是了是了,有着共同的理想确实是让人很高兴啊,终于找到知音了,但是这知音太会讲了也是种烦恼,一套套复杂的理论听得人头昏脑胀,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一口气给自己讲这么多,是不是太心急了一点?不想承认自己其实很多地方都听不懂,斑硬是憋着没有打断云静静的话,他打算回去后自己研究研究一下,不想在小伙伴面前显得自己好像很无知。
      
      云静静还在讲,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柱间听的都快哭了,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身为文盲的痛苦。眼瞅着身为难兄难友的小伙伴两眼放空,丝毫没有开口的打算,柱间两眼含泪,再次决心自救。
      
      “小静,你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不如我们一起去附近的地方转转吧,嗯……对,就是你说的那啥,社会实地调查?”柱间笑容僵硬的说。
      
      斑向柱间投去大力赞许的目光:干得好。就算漫无目的的到处瞎逛,也好过呆在这里听小伙伴讲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一遍遍感受自己身为一个文盲的痛苦。大少爷就是大少爷,这文化水准,他们这些忍者拍马都赶不上他。
      不开口打断云静静的话是斑最后的倔强。
      
      云静静一脸的意犹未尽,他觉得自己还能发挥得更好。
      
      柱间真心怕小伙伴又揪着自己开始讲,跑的飞快,就跟后面有鬼追他一样,往树上一跳就跑远了,留下云静静和斑望着他跑走的背影。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柱间便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柱间一脸讪笑。他抓抓自己的西瓜头。对云静静说:“要不我背你?”
      
      从这里到附近的一个村落,以忍者的脚力不算太远,但是云静静自然不可能像忍者那样赶路,柱间反应过来之后自然就跑了回来。
      
      斑看了看云静静,“我们如果带着这家伙跑到附近的那个村子里去,会非常显眼的吧。”
      
      柱间看了一眼云静静,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两个倒还好说,小静的这一身打扮真的太显眼了,简直就像是在向众人昭示自己的不平凡。
      
      云静静一脸的迷茫,他真的不觉得自己这样打扮有多么惹眼。见柱间和斑这两人都这么肯定,云静静站到河边去看自己的倒影。
      
      新换上的这一身白色衣服并没有多豪,样式简单,最多不过用同色丝线绣了一些花纹,可以说很低调了,一点儿不张扬。荷包里有许多跟这一身一模一样的衣服,云静静猜测或许这是门派校服。唯一比较惹眼的大概就是戴在脖子上的项圈璎珞,上面缀着颗大大的珍珠。在现代珍珠并不是十分名贵的东西,可在珍珠养殖技术研究普及以前,珍珠是很名贵的,这么大一颗珍珠完全能让人铤而走险。
      
      云静静试着摘掉戴在脖子上的项圈,然而他却怎么都找不到连接口,这个项圈浑然一体,完全没有活扣这样的设计,想想一周目是修仙的也就了然了,估计是通过炼器炼出来的,说不定还是个法宝,就跟挂在腰带上的荷包一样,有着特别的作用。
      既然摘不下来就藏到衣服里了。
      云静静试图用衣领把项圈遮住,但是这样一来就显得很奇怪,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衣领里有什么东西,因为项圈把衣领的料子都撑起来了。云静静想了一会儿,从荷包里拿出了一个云肩穿上,这下终于完美遮住了这个项圈。
      
      “好了,这样应该不显眼了吧?”
      
      看云静静这样自信,柱间和斑都没忍心跟他讲,并不是珍珠的问题,而是他整个人都非常的显眼,但是对于一个不知人间疾苦,想吃牛肉就吃牛肉的大少爷来说估计是很难理解的吧,眼见为实,亲眼见一见就立马明白了,说再多也没用。
      
      于是柱间和斑一左一右站在云静静两边,架着他在树杈上飞快的穿梭跳跃。
      
      第一次用这种方式赶路,云静静一开始吓一大跳,但是没一会儿就习惯了,并且觉得超级有趣,游乐园里多少刺激项目都比不得。
      
      “我感觉自己在天上飞!”云静静兴奋大叫,被风灌了一嘴,终于懂得了闭嘴,两眼亮晶晶:在树枝间跳来跳去,居然都不会被树杈刮道,也好厉害!
      
      柱间和斑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就赶到了附近的一个村子,但是他们没有入村,而是选择了停在村子外的一棵树上。这个位置既能观察到村子,又不会被村子里的人瞧见。
      
      只一眼,云静静就被自己看到的景象震惊到了。
      
      一左一右两个小伙伴见到他这幅样子,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穷是什么呢?
      
      云静静并不是真的不知人间疾苦,但他真心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也会成为近似“何不食肉糜”的那种人,但这不是他的错,是时代的问题。出生于物资丰富的时代,云静静根本没有办法想象物资贫乏的时代究竟是怎样一副光景。他知道面黄肌瘦,知道瘦骨嶙峋,知道衣衫褴褛,这些都是对贫穷之下最常用的形容词,造句写文章都用的很顺手。他也不是不知道穷苦,但是直到这一刻亲眼瞧见旧时代社会平民百姓生活的画面,他才真正感受到何谓面黄肌瘦,何谓瘦骨嶙峋,何谓贫穷。
      
      这个时候云静静才知道柱间和斑为什么说他太惹眼了,何止是惹眼,鹤立鸡群都是委婉的说法。
      
      云静静望着不远处的村落,内心受到巨大的震撼。村民们一个个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神情麻木,身形微微佝偻,感觉不出多少活力,精神面貌十分的萎靡不振,显然是长期挨饿,劳作繁重造成的。视野范围内看见的村民基本都是这个样子,就连小孩子也是一副营养不良的瘦弱模样。相比之下他和身边的两个小伙伴反倒成了反常。
      
      云静静情不自禁伸手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肉。这游泳圈曾经让他多么苦恼啊,怎么减都减不掉,但在此刻,曾经的那些烦恼全都成了矫情。
      
      “这种情况很常见,普通平民大部分都是这个样子。”斑蹲在树干上淡淡的说,一只手还扶着云静静,以免他失去平衡跌下去。
      
      “所以你们才说我太显眼了。”云静静惆怅的说,随即一脸的懊恼,“可你们看起来跟他们都不一样啊,我以为所有人都是你们这样的。”
      
      正是柱间和斑误导了他。他们俩人完全不像村子里的村民那样面黄肌瘦,一看就是身体健康,营养充足,吃嘛嘛香,精神面貌好得很,跟云静静印象中的小孩子一毛一样,不,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更加的有精神。
      
      “我们是忍者,跟这些平民自然不一样。忍者的任务金价格不菲,有能力维持较好的生活。”斑面无表情的回答。尽管忍者的生活充满了危险,也好过平民那样日复一日辛苦劳作却经常吃不饱,食不果腹,所以就算对现状很不满,却也不能不当忍者,不当忍者该拿什么养活自己和家人。
      
      云静静忍不住问:“这些村民平日里都是吃什么的?”
      
      这个问题让两人愣了一下。
      
      柱间思索了一下回答:“主食一般是小米荞麦小麦还有豆类,配菜一般是腌萝卜和野菜,偶尔有鱼,肉食不容易得,吃的更少,普通村民基本都是吃这些,如果再穷一点的话还有吃糠皮的,做成糠窝头,和着米汤吃下去。
      
      云静静再次受到了惊吓。
      
      平日里都吃这些玩意儿,难怪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还有吃糠的……
      
      云静静想起小时候,偶然听老人们讲他们以前一些穷苦人家没有吃的,只能吃糠。
      
      糠是什么云静静知道,现代脱壳技术成熟,脱下来的糠都被打碎成粉,细细的糠粉再粗糙也就那样了,但是糠皮就……很粗粝,再怎么捣碎就那样,不可能变成糠粉,这种玩意儿吃下去喉咙还要不要了?
      
      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多,云静静决定吃一顿好吃的压压惊。
      
      “还要继续进去吗?”斑问了一声,话虽如此,他却觉得小静大概不会想进村子去。
      
      云静静望着前方的村子,村民们面黄肌瘦是一方面,村子的卫生状况才是真正叫他却步的原因,实在糟糕之极,连条平坦的路都没有,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垃圾路边乱丢,房子破破烂烂,云静静很怀疑这种看起来随时会倒的危房真的能遮风挡雨吗,还没有进村子他就已经闻到些许不可名状的臭味。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干净洁白的千层底布鞋,斩钉截铁道:“不要进去!”
      
      “平民的村子很多都是这样,有些村子比较富裕,看起来要好一些,国家如果富饶一些,都城会更加繁华。这个村子最近,附近好一些的村子离这里有些远,我和斑无所谓,跑几个时辰就到了,但是小静你的话大概就不行了,就算是我们带着你跑,也会很累的。”柱间认真的说。
      
      云静静抹了一把脸,“我们找个地方弄些好吃的吧,我肚子饿了,只吃了一点牛肉干红薯干果然不顶饿。”
      
      柱间和斑不禁瞅了瞅他的腰,小静刚才捏自己腰上肉肉的动作他们可是瞧见了的,赘肉耶,多稀奇,居然能奢侈到养出赘肉来。
      
      那稀罕的目光叫云静静额头青筋凸起,他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犹叹当年小蛮腰,空余恨,一身五花膘!
      
      来自大吃货帝国的美食诱惑,能抵挡得了算他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