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04 ...

  •   “城堡”并不算大,仆人太多,他们基本都睡在走廊上,不过是厨房后面的走廊——常年漏雨,潮湿得满是水汽,而池晏的房间大约是整座城堡里最豪华的地方,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椅子,地上还铺着一张兽皮充当地毯。
      
      桌上摆着一个铁质的花瓶,里面插着几束野花。
      窗户是木质的,被风雨侵蚀的已经腐朽,整个房间里都有一股霉味。
      
      尽管如此,这依旧是城堡里最好的屋子。
      池晏也没法抱怨,别人比他住的还差,他凭什么抱怨?
      
      两名骑士也分到了房间,他们的房间只摆的下一张床和一个柜子,连桌椅都没有,不过他们并不嫌弃,只是想尽办法跟管家搭话,让管家把他们挪得离池晏的房间更近一些。
      克莱斯特分到的房间跟骑士一样,不过因为他是客人,虽然没有爵位,但管家还是把他安排在了池晏的隔壁。
      
      来这的第一个晚上,池晏在参观完整个城堡之后洗了个痛快的澡,换上衣服之后听管家介绍领地的情况。
      
      管家给池晏介绍道:“领地里的奴隶多数是北方来的,买他们不贵,现在奴隶很便宜,死了也不用心疼,您放心,虽然雨季快到了,但是今年的粮食比往年还要多,年底可以换到很多东西。”
      
      池晏问管家:“我们的粮食多吗?”
      管家认真道:“足够领地里的所有人吃到下一个收获季。”
      
      池晏:“我是问,如果让他们一天吃两餐,能吃多久?”
      他在书上看到过,奴隶一天只吃一餐,而这一餐绝不能填饱他们的肚子。
      
      管家诧异地睁大眼睛:“他们吃一餐就够了,奴隶的胃很小,一天只能吃一点东西。”
      
      管家是认真的吗?
      这下轮到池晏诧异了。
      
      管家坚定地说:“以前的领主大人曾经赏赐一个奴隶吃肉,那个奴隶吃的太多,然后死了。”
      “奴隶不能吃肉,也不能吃太多东西,不然就会死。”
      
      池晏懂了,他虽然忘记了原理,但也知道一个人如果饿久了,忽然胡吃海塞,确实是会死的。
      但是只要控制量,慢慢来,把胃养好就行。
      
      于是他说:“你只需要告诉我,一天两餐能坚持到收获季吗?”
      管家抿着嘴,认真道:“可以,但另一餐只能吃豆子。”
      
      池晏这才知道,领地种出来的粮食,在年底的时候需要拿出一定的分量去跟商人们购买必需品,比如香料,布匹之类的东西,剩下的分量才是口粮。
      以前的领主会用三分之二的粮食去跟商人们换东西,比如精致的布匹,鹅毛笔以及羊皮纸等等昂贵的东西。
      
      所以给奴隶们的口粮很少。
      
      池晏放心了,只要他年底的时候不去换奢侈品,粮食哪怕所有人一天吃三顿都有富余。
      池晏:“那就让他们一天吃两餐吧。”
      
      管家还想劝,但是看见池晏的表情,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他觉得新领主还对奴隶们保有仁慈的关爱。
      
      但他也觉得,奴隶们配不上任何仁爱,他们只是人形牲畜,不用太放在心上。
      
      可能因为这位新领主是从圣院出来的吧?
      管家叹了口气,奴隶很会蹬鼻子上脸,如果不是因为需要他们种地,他连一顿饭都不想让他们吃。
      
      池晏难得睡了个安稳觉,虽然鼻尖总有股若隐若现的霉味。
      但总比之前睡在马车上号,至少有床,垫得还挺软。
      
      第二天早晨,他是被管家叫醒的。
      
      管家等他穿好衣服后问:“大人,您要用餐了吗?”
      池晏肚子确实很饿,在马车上一点胃口都没有,外面的路凹凸不平,车身颠簸起来,他不知道吐了多少回,也不敢吃东西,每天只喝一点水,吃一点面包。
      面包并不好吃。
      
      不甜也不香,又干又硬,他得合着水嚼才能咽下去。
      就这个,也只有他和骑士才有,马车夫怎么劝说都不吃,只吃黑面包。
      ——黑面包更难吃,因为是合着麦麸一起做的,很难下咽。
      
      但马车夫已经很高兴了,他表示自己以前只能吃糊糊,就是各种豆料一起煮,很多都是已经瘪了的豆子,好豆子也轮不到他们这些仆人。
      
      池晏被管家领去了餐厅,他再次认为这里不该叫城堡。
      就是个石头搭的房子,里面也没什么装饰品,但是在这个没有工业的时代,能用石头搭起一栋三层建筑,已经称得上是巧夺天工了。
      
      桌子是方形长桌,用的是整块木头,上面因为经年累月的使用留下了刻痕和擦不干净的污渍。碗碟也是铁质的。
      
      管家又去叫来了两名骑士和克莱斯特,艾伯特和卡尔显然睡得不错,他们一脸饱足的表情,只有克莱斯特看起来有些没精神,他依旧穿着池晏的衣服,袖口和裤腿都有些短,露出手腕和脚腕,却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反而有种独特的美感。
      
      只可惜艾伯特和卡尔没有因为克莱斯特的外表对他少几分敌意,他们瞪了克莱斯特一眼,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大约是碍于池晏在场,才没有出口嘲讽。
      
      克莱斯特坐到了池晏的右手边,骑士坐在池晏的左右边,至于池晏对面的位子,那是留给未来的领主夫人的。
      
      人齐之后,女仆就开始送上早餐,她们全都低着头,并且全都很年轻,最小的大约不到十四岁,估计是因为营养跟不上,看起来就像是十岁的小孩子。
      
      没想到自己穿越之后成了雇佣童工的黑心地主。
      池晏的良心很痛。
      
      送上来的早餐是几片面包和一碗浓汤。
      但只有池晏的面包不是黑面包,另外三位全都是黑面包,不过他们也没有表露出任何抗拒的神色。
      
      池晏喝了一口汤。
      
      然后表情狰狞的咽了下去。
      管家反而在一边说:“厨娘最擅长的就是浓汤,以前的领主大人也很喜欢。”
      池晏:“……是吗?”
      
      还没有他煮的白菜汤好喝。
      有一股怪味,好像是香料的味道,说不清楚是香还是臭,入嘴非常奇怪。
      还很咸。
      尤其是池晏本身就不怎么喜欢西式浓汤。
      
      艾伯特和卡尔倒是对浓汤赞不绝口:“就是在圣城也没几个厨娘有这样的手艺!舍得放这么多香料!”
      管家与有荣焉:“商人们经常会送香料过来。”
      
      商人们会把卖不出去的奴隶送过来,等他们买了之后,就把香料当添头送给他们。
      
      池晏实在喝不下浓汤,就着水吃下了面包,算是解决了一餐,糊弄了自己的胃。
      等仆人收下碗碟之后,他才对管家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修几个厕所。”
      
      否则他估计自己一辈子不会迈出“城堡”的大门。
      “找人把排泄物收集起来掩埋……”池晏表情古怪。
      
      管家倒没有提出异议,领主的要求,除非十分无礼,否则下属必须要达成。
      他虽然不理解,但愿意忠诚的实施领主下达的指令。
      
      毕竟管家这个职位,就是为此而生的。
      
      当天早上,所有领地内的“奴隶”们就知道了自己的新任务——修厕所以及掩埋粪便。
      他们被奴役久了,从不质疑领主的决定,只有地精不太高兴。
      
      “大人!我们的粪便都是挖坑埋好的!”绿皮地精指着其他人,“我们不要掩埋他们的粪便!”
      管家很不高兴,他不高兴了,就有仆人挥动鞭子抽向了刚才说话的矮小地精,地精不敢躲,硬生生的承受下来,鞭子的破空声极为刺耳,地精的脸被抽了一鞭子,立马留下一条蜿蜒的血色伤痕。
      
      管家冷着脸:“奴隶没有拒绝的资格!”
      
      所有人都缩着肩膀,压低脑袋,不敢说话也不敢抬头。
      等管家走了,人们才动起来,地精的母亲连忙抱住自己的孩子,伸手去摸孩子脸上的伤痕,她瘦的只剩一把骨头,胸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耷拉到了腹部,她没有上衣,只围了一块破布在腰上。
      
      她心疼的摸着孩子的脸。
      地精却一脸仇恨地说:“妈妈,我们逃吧!从这里逃出去,到别的地方生活!”
      女地精连忙捂住孩子的嘴,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他们之后才说:“不要说傻话,逃出去要怎么生活?外面没人给我们饭吃,会被商人抓走,去当苦力的。”
      
      好歹在这里只需要种地和干杂活,如果去当苦力,就是一直干活,从早到晚,到死为止,而且苦力是没有饱饭吃的,死一个苦力还有更多的苦力。
      虽然他们在这里也吃不饱,可总不会饿死。
      
      而且矮小的地精除了打洞以外没有别的优势,他们跑不快,也没有牛头人那么大的力气和结实的身体。
      女地精拉着孩子:“回去用草木灰敷敷就行了,可能会留疤……”
      地精低着头,他紧咬着牙,恨不得时光倒流,扑向管家,用牙咬开他的脖子。
      
      牛头人闷不做声地去开荒,他们要把树用砍断,再把树根挖掘出来,但他们只有两把斧头,所以没有斧头的牛头人,只能用拳头捶打树干,如果树干比较细,那么他们可以把树干锤弯以后折断。
      
      矮人和地精一样,身材都十分矮小,唯一不同的是矮人的肌肉更发达,哪怕总是吃不饱肚子,矮人们的肌肉看起来依旧很结实,而地精的皮肤是绿色的。
      
      矮人做的都是一些力气活,比如耕地,他们会把耕地的木器套在自己身上,向牛一样埋头在地里干活。
      他们很少交流,从睁开眼就干活,直到太阳下山,什么都看不见为止。
      
      他们也没有住的地方,因为以前的领主不允许他们盖屋子——哪怕是个草棚,觉得他们有盖屋子的时间,还不如多干一点活,死的奴隶很多,但领主不缺钱,总能买来更多的奴隶。
      
      至于人族,人族负责播种,浇水,如果哪一块地的收成不好,那负责那块地的人族就要倒霉了。
      
      他们的惩罚并不多,但很残忍。
      鞭挞只是最轻的惩罚,重一些的就是扒|光衣服倒吊起来,然后抽鞭子,晕过去就用水泼醒。
      再严重一些,比如试图逃跑,或者是损毁了作物,就会被当众用石头砸破脑袋,尸体就扔在原地,等动物叼食或者自己腐烂。
      
      池晏并不知道他领地里的人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他头一次当领主,穿越之前当过最大的官就是学习委员,因为初中沉迷玩游戏,只当了一个学期就被班主任革职,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当过“官”。
      
      所以他十分谦逊地找克莱斯特取经:“你觉得我让他们一天吃两顿做错了没有?”
      克莱斯特穿着一身白色睡衣,胸口敞开,露出雪白的胸膛,池晏并不是没有看过他的身体,但是此时只露出一点,反而更添几分诱|人色|气。
      
      克莱斯特坐在窗边,他房间里有一扇窗,窗台有半米宽,人可以坐在上面。
      他斜看了池晏一眼。
      
      池晏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随后连忙唾弃自己竟然肤浅的为美色所惑,对方再美也是个男人,身体构造跟自己一样。
      
      克莱斯特:“一样。”
      池晏:“嗯?什么一样?”
      
      克莱斯特:“你不让他们吃饱,每年就要花一笔钱买新的奴隶,你让他们吃饱,食物跟买奴隶的钱一样。”
      
      池晏:“我不是问这个,我的意思是我这样做的话,应该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吧?”
      克莱斯特奇怪的看着他:“谁会来找你麻烦?”
      
      池晏叹了口气:“圣院啊,我不知道一天一餐是不是圣院规定的。”
      克莱斯特:“不是,这是你的领地,只要你能保证每年给圣院足量的小麦,圣院不会干涉你。”
      
      池晏:“那就好,我还准备让他们自己建草棚,天天睡在路边感冒了怎么办?听管家说雨季就要到了,总得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克莱斯特看他的目光更古怪了。
      
      池晏:“你这是什么眼神?”
      
      克莱斯特收回目光,他觉得很奇特,于是认真道:“你是个善良的人。”
      池晏莫名其妙被夸,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呵呵地说:“是吗?你是头一个这么夸我的。”
      
      就是有点傻。
      克莱斯特在心里说。
      
      池晏:“行,那我就这么干!”
      虽然他是被迫来到这里的,可他跟自己没仇,想过的好一些,对苦行僧的日子没有兴趣。
      
      只有提高生产力,才有好日子。
      反正他已经受够干巴巴的面包和味道古怪的浓汤了。
      
      他既然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又成为了一个领主,那就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毕竟他玩游戏的时候,最爱玩“我的世界”。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网瘾少年当主角,哈哈哈,其实池晏以前最爱玩劲舞团——谁还不是非主流呢。
    想试试以前没写过的主角类型。
    写过睚眦必报的,表面温柔内里冷漠的,话少人狠的,还是第一次写沙雕类的。
    这章依旧前三十有红包,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榴莲猪蹄 2个;冷夜冥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怪诞物生 69瓶;ζMidnight Poison 20瓶;小菊花、幻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