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成男恋爱小甜饼》千年大白菜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3 14:15: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突然出现的挂件 ...

  •   肉馅剁好了,关贺予便将所有材料放在灶台前,然后心中默念做包子。
      
      看着自己的两只手自己动来动去,把面粉和成面团,再揪下来一块捏了捏就往里塞了一团肉馅,随即双手灵活的动起来,一个白莹莹的包子就出现在了手上。
      
      就这样看着双手动来动去,没一会儿,所有的包子都已经包好被摆在了菜板上。
      
      看着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包子,再看了眼灶台上已经被他清洗干净的锅灶,关贺予有些不知所措。
      
      有锅有灶有包子......
      
      但是...没有笼屉要怎么蒸?
      
      现在出去做一个?
      
      可是他...不会啊......
      
      略有些无助的回了回头,好像每次他缺的东西金无望都能找到,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也找到个笼屉?
      
      坐在门口练眼力的金无望在关贺予回头的瞄他时候就发现了,再一看被他摆放在菜板上的包子和空空如也的铁锅,金无望立刻黑了脸;“那个东西没有,这里是猎户用来歇脚的,谁会把家当都搬进来!”
      
      关贺予讪讪的回头,抬脚准备出去现做一个笼屉。
      
      不就是笼屉么,他...
      
      大不了劈个木板钻孔!
      
      笼屉笼屉笼屉......
      
      嘴里念念叨叨的反复嘀咕着这两个字,关贺予一边就向门外走去。
      
      等等!
      
      关贺予突然站定身形,念叨了半天的笼屉,他突然想起来,他拥有的东西里还是含有笼屉这个东西的!
      
      包子铺·虎仔挂件!
      
      这是他16年在上海参与醉江湖狂欢夜时获得的,是一个手里捧着两笼生煎包的机关虎偶,头上还带着两根戏剧里边的朝天的小毛毛,看起来可爱极了!
      刚想到这个挂件宠物,他的后背就是一重,一股不详的预感在心中升腾起来,关贺予伸手在后背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个机关虎…
      这时左侧脖颈忽然一凉,金无望操着一把小匕首贴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花……花……”长了二十几年第一次被人用匕首抵着脖子,关贺予一个小宅男哪里见过这种名场面,当场就吓得抖着身子说不出话来!
      
      “花?花妖?”
      
      “不……不是……”
      
      抖抖抖,关贺予身上的破烂布条随着他的颤抖摇摇摆摆,见金无望没有下手的意思,他悄悄地缩了缩脖子。
      
      “别乱动,那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人,人啊!”
      
      两只眼睛疯狂的向下斜视,试图看清抵着自己的匕首,关贺予抖着嗓子回话。
      
      “一个能凭空变出这么大一物件的人?”
      
      手中匕首动了动,金无望说着拍了拍关贺予背上的虎崽。
      
      当即吓得关贺予又是一抖,闭着眼睛说:“是人是人就是普通人,这些能力是别人给我的!”
      
      “别人给你的?”
      
      “就是我被他误杀了,他给了我这些能力把我扔到这里的!”说着关贺予秃噜秃噜把自己的来历直接吐了个干净。
      
      “所以说,你的这些奇怪的能力都是一个什么游戏?”
      
      “是……是游戏……大佬…金兄…金大哥…你能不能把这个匕首放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
      
      关贺予歪着脖子伸手,试图把脖子上的匕首推开。
      
      “别动!”
      
      啪的一下打掉关贺予伸向匕首的手。
      
      “我怎么知道你对这里有没有危害,所以……” 金无望勾着嘴角压低声音说到:“还是杀了你以绝后患!”
      
      说完还冲着关贺予脖颈吹了一口凉气,吓得他当即一抖!
      
      “啊!痛痛痛!大哥饶了我吧我是好人绝对没做过坏事!最多就是捡到银子不归还啊呜呜呜~”
      
      贴着颈部的皮肤已经被划出了伤口,几滴小血珠从伤口处流出,金无望见自己的匕首居然真的划破了关鹤予的脖子,也是骇了一跳。
      
      他一开始确实是被关贺予突然变出来的东西唬住了,第一反应就是干掉这个奇怪的人,但是把匕首放在他脖子上后关贺予的反应却成功的卸下了他的心防。
      他......
      
      从未见过功夫这么高却这么胆小的人......
      
      还挺有趣的,所以他此时也就没有想要伤他的意思,加上关贺予的反应实在是有趣,他就接着吓他一下给自己枯燥的生活找点乐子。
      
      哪想到关贺予最后抖的那一下的幅度竟然那么大,他的匕首又很是锋利,所以在他没反应过来时,关贺予的脖子就被划出了一个小口子,好在伤口不大。
      
      “噗!你这人,好生奇怪。”
      
      收了匕首,金无望拍了拍关贺予的背,安慰道:“之前是吓你的,哪想到你这么胆小,没尿裤子吧?”
      
      听了这话,关贺予当即炸毛:“我们关系很好吗!你这么吓我!还有!我才不会尿裤子!!!”
      
      “好好好,在下错了,在下给金兄赔罪。”
      
      说着金无望拱手对着一身破烂的关贺予深深的做了一揖,嘴里不忘说道:“关兄没有尿裤子,关兄这么大的人怎么可能会尿裤子呢!”
      
      “你!”关贺予词穷,他知道金无望在捉弄他,但是他...不知道怎么顶回去,难道为了顶他说自己尿裤子不成?
      
      “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了,关兄不饿吗,来来来,我们进屋先把包子整上,然后慢慢聊。”
      
      金无望说着一搂关贺予的肩膀,把他带进了屋子里的灶台旁,然后从他背上把虎仔怀里抱着的蒸笼拆了下来,放人关贺予捏好的包子,再放到被关贺予洗刷干净加了水的锅里。
      
      关贺予不情不愿的上前,蹲下身子准备点火,这时身体突然一僵。
      
      “你不会点火?”
      
      金无望见他身体突然不动了就知道又出问题了,便张口问了一句。
      
      “谁不会点火了,我只是没有火折子!”关贺予皱着眉头转头喊道。
      
      “咳哼!”
      
      右手握拳抵在唇边,压下涌上来的笑意,金无望拿起火折子递给关贺予:“给。”
      
      抬头看着递给他火折子的金无望,关贺予伸手接过火折子,在手里晃了晃,他看电视剧的时候那些人都是这么晃火就烧起来了,这个应该也是如此吧。
      
      果然,不过在手里轻微的晃了几晃而已,手中长长一条的火折子便从尖端燃起,拽了一些枯草在灶台里,用火折子点了,然后加了几块灶台边的干木头,见火慢慢的燃烧起来关贺予便闷闷的坐在了旁边,只等包子蒸熟了好及五脏庙。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