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恶毒的算计 ...

  •   啥?分家?分了家,司云的嫁妆封家人就不能插手了。
      
      其他村民没想到封衡竟然会这么说,都把目光放在了司云身上,露出敬佩,没想到这么一个半大小子,刚嫁进封家,竟然能让封衡为他分家。
      
      不过实话实说,分了家也挺好,分了家什么事都没了,安安静静的多好。
      
      只是分了家,封家就会少一个壮劳力,如今正值农忙,少一个壮劳力家里的活就干得久些。封衡不能做,司云可能做。
      
      然而封家想的却比村民们想的更多,分家就意味着他们不仅拿不走司云手里的嫁妆,还得倒贴封衡一些银子。
      
      封衡话音刚落,封老头便首次开口,“不准分!”
      
      接着封老太也跟着尖声叫道:“好啊,你个丧门星,刚嫁进我们家,就怂恿我的儿子和我们分家!”
      
      司云表情冷漠,封家人可真会扣大帽子。
      
      不过不等他说话,封衡便剧烈咳嗽了两声,咳得他弯下了身子捂着胸口,司云也顾不上原主为了不嫁给他自杀这件事,赶紧抬手拍了拍封衡的胸口,让他别那么激动。
      
      在外人看来,就是司云和封衡的关系还好的样子,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封衡会因为司云分家。
      
      封衡受了重伤快要死了,这个嫁进来冲喜的妻子不仅不嫌弃他,还照顾他。虽然出嫁前几天跳了河,但嫁进来之后,也算尽了当妻子的本分。
      
      如果他们是封衡,这种时候有人关心在意他们,他们也会对妻子好,尽管那个妻子是个男人。
      
      封衡拍了拍司云的手,剧烈咳嗽过的嗓子充斥着沙哑,他嘶声道:“娘,分家我什么都不要,我用那些东西换阿云的嫁妆。”
      
      什么都不要?封老太不可置信,“田地你都不要?家具房子那些也都不要?”
      
      封老头更是接着急问,“你全部都拿来换司云的嫁妆?”
      
      先不说新房那几间砖瓦大房子,比封衡的一间毛糙土坯房好多少,就说庄稼人的立身之本就是田地。
      
      封家有田地十五亩,四亩上等,六亩中等,五亩下等,其中有沙田和水田,还有一些土地。每一亩田地的价格因为等级不同而有区别,上等的大约是十三四两一亩,中等的为七八两,下等的为三四两,封家因为这十五亩田地,在封家村算是富庶。
      
      封老太和封老头在封云河和封云海成了亲之后没有分家,不仅是因为分了家家中没有足够的壮劳力,还就是分了家,田地一分出去,封家就没那么有钱了。
      
      封衡十多岁被逼得离家,出门打仗,回来成了亲封老太和封老头依旧不分家,就是惦念着那几亩田,现在封衡不要,那可是天大的便宜,这可比司云的玉佩值钱多了。
      
      “封家老大,你真要分家?”村长也被吓了一跳,忙问。
      
      封衡打仗回来,没有田地那怎么了得?而且他因为受了重伤,这几年在外打仗的钱都治了病,没有银子又没有田地,以后该怎么生活?
      
      封衡点头,肯定道:“对,我真的要分家,什么都不要。”他顿了顿,声音放低了点,对村长道:“王叔,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阿云嫁给我已经是受了委屈,如果我连他的嫁妆都保不住,那我还当他的什么夫君。”
      
      村长微微沉默,低声道:“但你分家什么都不要,这还不是让他受委屈。”
      
      不受委屈,我根本就不在意,司云和封衡站得近,他们两人的话他都听见了,当即就在心中回了一句。
      
      他才不在意那些田地,就算是分下来了,他也不会种,而且他空间里有许多藏品,随随便便拿出一件卖,也能换钱生活,就算不卖藏品,他也可以像现代那样当蔬菜供应商。
      
      只要空间在,他怎么也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如果回到了现实世界,原主的灵魂回来了,也大可以留些银子,原主也可以买些田地,活得好好的。
      
      “不会的,我想阿云会接受我的决定,比起田地,那嫁妆对他更为重要。”封衡说道,拉回了司云的思绪,“阿云,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他低低的问司云。
      
      司云点头,很对,比起那些田地,他更在意手里的玉佩。若不是在这个世界他没有任何能力,才不会站在这里和一群恬不知耻的人扯皮。
      
      封衡的决定,深得他心,这男人,还挺会察言观色。
      
      既然两人都没意见,村长便也不再说什么。那边,封老太和封老头已然心动。几亩田地换一块玉佩,他们赚了。
      
      封老太和封老头正要开口,封家的两个儿媳却凑到两人的跟前,嘀嘀咕咕。
      
      封林凤娇道:“爹,娘,你们可别被大哥骗了,他早年离家不会种田,不要田地也没关系,但是你忘了,大哥外出打仗这么多年,手里就真的没有银子了?我可听说兵士每月的薪俸至少有二两,一年就是二十多两,五六年……一百多两啊!”
      
      封陈小凤跟着道:“大哥就算治病,也不可能把一百多两全用完了吧,怎么也得剩下七八十两,再加上大嫂那块玉佩……”封陈小凤咽了口口水,“至少有一百两,跟家里的田地一样多的钱了!”
      
      封林凤娇心里一动,补充了一句,“要是大哥哪天去了,那些还不全是我们的?”
      
      封林凤娇这句话说得恶毒,但封老太和封老头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而是顺着她们的话往下想,越想越是觉得很对。
      
      当初他们就觉得封衡不可能一点银子都没留,身上肯定还藏着打仗的薪俸,就计较过等老大死了,不管多少都得把薪俸拿过来,现在司云手里的那块玉佩也值钱,那这块肥肉,他们怎么也得咬住了。
      
      但……封老太表情一变,“他偷偷卖了怎么办?”
      
      “姑妈,你这个就想多了,我看他把那玉佩宝贝得很,怎么也不可能卖。”封陈小凤道,她是封老太的侄女,嫁给了封云河,亲上加亲,对封老太的心思最明白,“你看司云,他把玉佩捏得紧紧的,怎么也不是要卖的意思。”
      
      封老太顺着封陈小凤的话看过去,这一看,果真发现司云把玉佩捏得紧紧的,看起来异常在乎那块玉佩,就像是他的命根子,果然不用担心他卖。
      
      经过一阵劝说商量,封老太和封老头心中有了计较。
      
      封云河和封云海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等自家媳妇回来一问在,再一听,心里也有了决定。
      
      这家,绝不能分!
      
      众村民都围着看热闹,看封家怎么处理这件事。村长也不悦的等着,封家人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封衡小时候就没受过什么好,把他逼走,结果打仗受伤回来,还不容易娶了一门亲,还被这样算计。
      
      封家村没几个不讨厌封家的,但封是大姓,封家还有钱,加上这是别人家中的家务事,他们也没有插口的权力,只得看着。
      
      “老大,这家不能分。”封老太终于表态了,她擦了一下眼底,收起了刚才的撒泼表情,做出一副慈母的样子,道:“你媳妇不懂事,我们做大人的不能不懂事。嫁妆我们就不要了,一家人就得整整齐齐,不能离了心。”
      
      封老头也道:“家,就是所有人住的地方,有家我们才能过得好,才能有幸福的生活。我还没死,这家就不能分。”
      
      封家说得冠冕堂皇,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封家不答应,那封衡想分也分不了。
      
      所有人看向封衡,封衡却意外的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他没看封家人,只是看着村长,对村长道:“村长,你带我们去里正那里吧,自古以来,讲究成家立业,我已经成家,就组成了一个小家,为了家庭和谐,远香近臭,分了家对我们大家都好。”
      
      不愧是在外面闯荡过的人,即使理由不算充分,但语气也比封家人好得多。村长本来就觉得封衡受了欺负,现在他的心更是往封衡那边偏。
      
      然而封家人却是气得不行,封衡能耐了啊,竟然狠心的真的要分家,要是闹到里正那里去,他把嫁妆,分家的理由说出来,那里正肯定得让他们分家。
      
      “好啊!你居然真的这么狠心!”封老太眼睛一转,捶着胸口大吼,“白养你这么大了,我的心啊好痛啊!”
      
      说完,封老太眼睛一翻,就地倒下。封家人一见,眼神闪了闪,跟着就演了起来。过去扶着封老太就要往家里赶,只要他们不在这里,封衡就不能让他们分家。
      
      一群人扶着封老太就要走,却不想司云站在了他们面前,不准他走。不仅是司云,连那个惹人厌的封衡也挡着他们。
      
      这是摆脱他们的绝佳好机会,两人都不想放过。
      
      封云河和封云海早就气得不行,看他们在面前挡着,他们欺负封衡惯了,习惯性就推了他一把,让他滚开!
      
      司云一看,就要阻止他的动作,可他来不及过去,就看到封衡一下被封云海推得倒在了地上。他这个暴脾气,冲上去就和封云海打了起来。
      
      他的人也敢欺负!
      
      司云会打架,他学过跆拳道,足以自保。司家很有钱,小时有人抓过他威胁家里人,后来被救出来,他就报了武术班。
      
      拳脚比不上专业的,可对付一个没系统学过,没招式,动作也不敏捷的农家子,已经足够了。
      
      一脚踢到封云海的大腿根,把人踢得倒下,司云揉身上前,对着封云海那张丑陋的脸就揍了上去。他双眼通红,颈侧青筋绷起,一拳又一拳的打在封云海脸上,拳拳到肉的声音听得人牙疼。
      
      司云揍得兴起,发泄心中的怒气,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封衡晕倒了!”
      
      他忙回头去看,就见到封衡捂着胸口倒在地上,闭着眼睛,面白如纸,紧抿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晕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封老太:一家人就得整整齐齐。
    司云:小猪佩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