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嫁妆 ...

  •   阴暗的土坯房里,一个瘦小的人影坐在破旧的木床上,床边放着两口红木箱子,箱子上贴着大红色的囍字,不仅是箱子上,房间的墙壁上也同样贴着囍字。然而房间里没有任何喜庆的感觉,甚至达到了一种恐怖的寂静。
      
      人影半仰着头看着窗外,似乎在想些什么,他头发乱糟糟的顶在头顶,也没有整理的打算,或者说是不会整理。看了窗外许久,人影往后一倒,躺在床上彻底不动了,颇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和里面的安静不同,外面则很吵,有人用力敲打房门,挡不住的嘈杂声音从外面传来,不断的传到屋里人的耳朵里。
      
      “老大家的,开门!”
      
      “谁让你把门锁上的!快开门!”
      
      “老二,他要是不开门,就冲进去!反了天了,嫁到我们封家就是我们封家的人,谁给他的胆子关门的!”
      
      “老大,让你媳妇把门打开!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连自己的媳妇儿都管教不好!”
      
      “嫁妆都要充公,他也不例外,赶紧的,让你媳妇儿把门打开!”
      
      媳妇儿?叫谁媳妇儿呢!谁是你家媳妇儿!
      
      在屋里烦躁得不行的司云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几大步就走到了门口,一把拽住门把,豁的开了门。
      
      “能不能闭嘴,没人教过你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别乱吵是吧!要嫁妆是吧,拿了赶紧给我滚!”
      
      司云大吼出声,还未变声的嗓子带着少年的清脆,高声叫起来有几分刺耳的尖利。听到这难听的声音,司云的表情更难看了。
      
      其他人听到这尖利的声音也安静了一瞬,封陈氏更是呆愣在原地,反了天了,刚嫁进门的媳妇儿竟然和婆婆大小声。
      
      封陈氏的另外两个儿媳也愣住了,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安静了,司云舒服了,但他的目光没有放在那三个女人身上,而是放在一旁靠着墙,面色有些苍白的高大男人身上,男人身体不好,可此时司云的脸色比他的脸色更难看。
      
      原因无他,因为这个男人就是他名义上的丈夫,他就是嫁给了他。
      
      封衡被司云看着也没有生气,只朝他淡淡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还挤在门口的封陈氏,道:“娘,我和阿云成亲之后就搬出了家里,有很多家具需要添置,以后也不和你们住在一起,按道理来讲,我们本来应该住在新屋,现在搬出来,那新屋也就变成了您和弟弟妹妹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他的嫁妆可以不充公。”
      
      封衡不说则以,一说就说得封陈氏心肌梗塞,气喘不匀,气得不行。
      
      “老大!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次!”
      
      封衡面色不改,还真的又说了一次,“我觉得阿云的嫁妆可以不充公。”
      
      这可不得了了!封家其他两个媳妇儿嫁进来之后,嫁妆都充了公,没道理司云的嫁妆可以不充公,封衡这话一说话来,封家在场的那两个媳妇儿就不干了。
      
      凭什么她们的必须充公,司云的就能不充公?
      
      其实嫁妆算是私产,但在封家,就是公用的。
      
      二媳妇儿封林凤娇一大步上前,“大哥,你这话就说得没理了,那房子哪里算是我们的,你自己得了病不能住在那里,还能怪我们?”
      
      三儿媳妇封陈小凤也跟着说道:“刚才大嫂都说了可以把嫁妆拿走,你现在说不让拿,你什么意思啊,嫁妆是大嫂的,他说能拿我们就能拿。”说着,她还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旁边的司云。
      
      “再说了,这门亲事家里也出了不少钱,要不是你身体不好,为了给你冲喜,家里也不需要多这一份儿开支啊。”
      
      封衡顺着手指看向司云,小孩儿正倚着门眸色沉沉,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你真的愿意让他们把嫁妆拿走?”封衡道,“咳咳,这些嫁妆都是你自己的东西。”
      
      男人身体不好,说两句就会咳嗽,司云看了眼男人,意外他为自己说话,但还是不耐烦的点了头,“对,拿走,全拿走!”
      
      什么鬼嫁妆!
      
      只要这些人能赶紧滚,什么嫁妆都无所谓!
      
      那些嫁妆他看着就碍眼睛,有人拿走他求之不得!
      
      司云都这么说了,封衡再说什么也没用,封陈氏三人一见,抬起下巴,冷哼了一声,在封衡有些冷的目光下大摇大摆进了屋,直朝那两个大箱子冲了过去。
      
      封陈氏看着有近六十岁,是个矮小的老太婆,封林凤娇有点壮,但只是虚胖,封陈小凤则是高高瘦瘦的,更是没力气,箱子有些沉,三个妇女抬不走,三人就扯了箱子上的红纸,清点里面的东西。
      
      撕碎的红色囍字落在地上,轻飘飘的,没半分重量。没过多久,就被那几个女人踩得稀烂,陷进了泥巴地面里,和泥巴融成一团。
      
      清点完毕,封陈氏吩咐封陈小凤,“凤儿,回去把老二叫来,让他搬箱子。”
      
      封陈小凤立刻答应,“是,姑母,我这就把相公叫来。”
      
      封陈小凤风风火火的从房里冲出来,一个没在意,把站在房门前的封衡撞了一下。男人站立不稳,连忙抓着墙勉强稳了下来,司云见状,把要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
      
      里面的场景看着实在是厌烦,他深吸了口气,赶紧走到一边,花了会儿心思才找了个干净的石头地方坐下。
      
      刚坐下,他就发现刚刚撑过石头的手青黑一片,登时,他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脏兮兮的手,屁股底下传来的冰凉温度都实实在在的告诉他,这里真的不是现代社会,而是古代,他不再是现代社会的司云,而是被人下药嫁人的司云。
      
      不,他才不会在这个世界一直待着,也不会成为某个男人的妻子。
      
      他一定要找办法离开这里,回到现实社会。他只是出了一个小车祸,昏迷之前他记得气囊弹了出来,他应该不会死,也不可能就这么穿越。
      
      除非车子爆炸,他死无全尸。
      
      这古代什么东西都没有,他一个人也不认识,陌生的环境,落后的条件,完全陌生的世界,他一定要想办法回去。
      
      如果他回不去了,那么哥哥们怎么办?爸爸妈妈怎么办?他不是孑然一身的孤儿,而是有着一个美好的家庭,他还没和他们相处够,还没见到侄子出生,还没来得及和爸妈说再见,还从来没和他们说过我爱你,他必须回去。
      
      司云的鼻子有些酸,忍不住红了眼睛,他抬手悄悄蹭了蹭两下眼底,突然他在手腕上看到了一颗熟悉的红痣,他心神一动,抬手摸了两下那红痣,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熟悉的空间,当即,他的脸色好了一点。
      
      空间还在!
      
      那么……
      
      司云的心神再一动,他的掌心凭空出现了一块锦鲤玉佩,锦鲤通体白色,只有在中间有几分红色,摇头摆尾,生动可爱。
      
      锦鲤意味着万事如意,康泰吉祥,这是司云小时候他爷爷专门找人设计送给他的,从小陪伴他到大,后来爷爷年老去世,他就把玉佩放进空间里,小心留着,他空间里放的大多是他的收藏品,和家人相关的竟然只有这一块玉佩。
      
      捏着玉佩,司云的眼睛更酸了。
      
      封陈小凤已经带着封云河赶了回来,除了封云河,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半大姑娘,娇俏可人,是封家小姑娘,叫封蔷薇。
      
      司云喜美人,对漂亮的女孩总会礼让三人,可是看着封蔷薇,他却是冷着一张脸。
      
      来人了,里面的嫁妆就能带走了,四个女的和一个壮劳力,很快就抬着两箱嫁妆走了出来,封蔷薇年纪小,就没动手,在一边扶着。
      
      农村的嫁妆其实不算得多,顶多只有一些压箱底的银子,还有几床新棉絮和几件新衣服,可那几个人就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司云不在意的往那边看了眼,便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了手中的玉佩上,他一定要回去。他是出了车祸穿越过来的,那么在这个时代他再出一次车祸应该可以。
      
      古代没有小车,牛车马车却有,他不确信这两种撞车的威力,到时他可以主动撞上去,力气大一点,应该可以。
      
      正计划着怎么撞车,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是打着空手没下力的封蔷薇。封蔷薇俯着身,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手掌心,还算大的眼睛里迸发出浓浓的贪婪。
      
      不等司云开口,她便长大嘴巴,用女生独有的尖利嗓子尖叫道:“娘!他这里还藏了一块玉佩!”
      
      封蔷薇一嗓子喊完,那边的一群人赶紧朝这边跑来,以封陈氏为首的乌压压的一片站在了司云面前。
      
      和封蔷薇一样,封陈氏豆大的眼睛里也迸发出浓浓的贪婪。
      
      然后,在其他人一样贪婪的目光下,对司云道:“老大家的,你行啊,还在这里藏了一块玉佩。”
      
      封林凤娇跟着道:“我就说大嫂怎么那么爽快,感情是有这么值钱的玉佩啊。”
      
      你眼睛瞎了,这是司家出得起的嫁妆吗?
      
      司云心中怒斥,接着,封陈小凤的话彻底燃爆了他一直压抑着的怒气。
      
      “娘,这也是嫁妆吧。大嫂,这东西你也得充公。”
      
      充公你妈!
      
      司云一下暴起,一把将面前的几个女人推开,怒气中的他力气很大,四个女人一下被他推得站立不稳倒在了地上。
      
      然而他还没停下,在四个女人惊恐的目光下,一下拉过旁边没反应过来的封云河,对准他的脸一下就揍了上去,骨头和骨头相撞,发出砰的一声沉闷声音。
      
      “真把我当软柿子捏是吧,眼睛瞎了?能把我这贵重玩意儿看成嫁妆。”
      
      “那两箱东西拿走无所谓,敢打我这玉佩的主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说完,司云对着封云河的右脸又来了一下,做了个左右对称,然后冷笑一声,“我不打女人,可不代表我不打男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封衡:媳妇儿强悍,我喜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