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之墨兰花开》霜冷长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30 20:50: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对镜梳妆 ...

  •   林小娘闻言,忙道:“对对对,如果这是真的,那你爹居然这么……这么狠心,我当年跟了他,虽然有为了盛府的富贵,但也有对他的爱慕呀。”但这爱慕有几分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过,饶是林小娘这般利益至上之人,听闻盛竑欲处置她也不禁心中失望,她完全忘了自己曾在长枫乱言导致盛竑被留皇宫时,自己变卖家当欲逃的事情。
      
      可见她心性凉薄,估计除了自己儿女,就只为盛竑付出过些微感情,但这点感情却不足以让自己与他共担风雨,而此时,就连这点付给他人的丁点感情似乎也被人背叛了。
      
      墨兰见小娘开始伤心,虽不觉得她的伤心有几分真,但也好歹安慰了几句,然后才道:“小娘,这次我们真把爹爹惹生气了,我有办法将这件事一半推到明兰身上,但并不能确保爹爹会放过你呀。”
      
      墨兰原先已有打算,但那个方法并不能让小娘之后的生活再如目前这般优渥,如果可以,她想,她还是希望小娘如以前一样舒心。
      
      林噙霜却没有理会她的问题,反而问她:“推到明兰身上?”
      
      墨兰接下来将明兰这段日子做的手脚一一说来,一些是她上一世后来慢慢查到的,另有一些是她猜的。
      
      不过,墨兰确定一件事,虽然不知道明兰动作了多少,但她和梁晗这件事确实是她促成的,且手段高端,算尽了她的性格,即使告知他人,也不过会说墨兰水性杨花,虚荣贪婪而已,与盛明兰一点干系都无。
      
      林小娘听罢,整个人有些僵,轻声喊道:“果然啊,她知道了,前几次她姨妈过来时我就开始怀疑了,果然……”
      
      林小娘清理的面容上狠色一现,“墨儿别怕,就算她知道也没什么,这种事全然没有证据,不过这次她居然出手了,那小蹄子这么毒,全然不似卫氏。”
      
      墨兰听着小娘的话,心道果然,她虽知小娘和明兰之母——卫小娘之死有关,但是却没想到关系这么大,小娘竟还害怕明兰报官。
      
      不过在侯爵府里过了近二十年的墨兰自然知晓,这种阴私之事,盛府这种书香人家是绝对不会报官的,就算证据确凿也多半会被按下,而且只要她日后得了侯府看重,小娘是不会有事的。
      
      关键是让小娘度过目前的难关。
      
      墨兰忧心忡忡,但林小娘反而理了理耳边的碎发,朝她安慰一笑,“墨儿别怕,明兰这小贱人别说只做了这些,只要她插手娘就能让她剥下一层皮来!”
      
      墨兰看着小娘笑意盈盈的脸上显出一分狠戾,她还是有些犹疑,“娘,爹爹对你的情分可能不像你想的那么多了,你不要惹了他生气。”
      
      墨兰最怕她小娘想不通,因为小娘在她幼时无数次向她灌输盛竑对她的偏袒和宠爱,即使是墨兰,没有重来一世,也绝不相信盛竑会说处置小娘就处置的。
      
      林小娘笑容淡了一点,轻轻把她搂紧怀里,“好了,娘知道了,墨儿放心,”接着又放开她,从床头拿出一个盒子,又和前世一般将她所有的财产给了她陪嫁。
      
      墨兰和林小娘又谈了一会儿,临走前又忧心忡忡再次回头,想起前世明兰后来每次和爹爹说话的深意,提了一句:“爹爹最为在乎名声和前途,娘,你千万不要触到这点。”
      
      林小娘笑意更深,“好好好,娘知道了,你放心,快回去歇息,受了这么多罪,这个月就要做漂亮的新娘子了,”说到这里,她又想起墨兰说过她嫁给梁晗后并不舒心,只觉得是没有盛府给她撑腰,因而再次坚定了这次一定伏低做小,使出百般手段拉明兰那个小贱人顶罪的想法。
      
      *******
      
      墨兰和林小娘分别后就回了自己房里,见到秋江和芙蓉二人立在门前向她行礼。
      
      看到秋江那张秀美面容,她不禁怒从心来。
      
      云载因她和梁晗之事爆发被处置之后,秋江和芙蓉就被提了上来成了她身边的一等女使。
      
      一想到秋江前世的背叛,她狠狠掐了手,快步越过两人进入屋内,直接在窗前矮榻坐下,看着窗前欲放的兰花,她安静了一会儿。
      
      突然,墨兰又坐起身来,唤来芙蓉,前身到屋子里找了找,取出一些碎银子和银票,道:“你去把这些银子给云载二人的家人,她二人也是因我落难。”
      
      墨兰不是突发善心,而是经过了前世女使的背叛,她突然觉得只云载二人对她确实衷心,可惜这一世她已来不及救下她们。
      
      她经过秋江的背叛,看谁都觉得不放心,只觉得那些下人女使不安好心,对于衷心与自己且已死的云载当然更加信任,当下也肯给一些善待。
      
      不料芙蓉和秋江二人见她如此,心道四小姐虽然争强好胜,害的云载二人被处置,但她对她们这些丫鬟却有一份心。
      
      芙蓉安静接过银两,低身行了行礼,道:“是,奴婢知道。”自此告退。
      
      待她离开屋子里,墨兰起身来到妆台前,唤来人为她洗脸更衣,披上秋香绿绣长枝花卉的薄缎纱衫,梳上流云髻,只点缀了一对珊瑚绿松石蜜蜡的珠花,她左右看了看,吩咐为她梳头的女使清晗去院子里摘一朵新鲜的白玉兰花来压在鬓边,顿时镜中人显得清雅秀气,又不过分低调。
      
      她满意的上了妆,只觉得镜中女子面容清丽,如幽兰雅致,又有一股书香之气。
      
      只墨兰再看了几眼,就又开始生气起来,纵使容颜再复,天真娇美,但也不再眼神请明,十分的清雅也只剩了八分。
      
      美貌是她的头等大事,前一世她愈加愁苦,后来和明兰在一处竟仿若比她打了好几岁,这点也是墨兰一直耿耿于怀的。
      
      想到前世的罪魁祸首。
      
      梁晗!
      
      她咬牙切齿的想到,这一世你就为我做牛做马到死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