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之墨兰花开》霜冷长安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2 22:21: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坦白 ...

  •   婚事一定,墨兰便被放出了祠堂。
      
      她缓缓走出了光线黯淡的祠堂,看到门前院子里的一棵二人合抱的古树,参天的枝干,茂密的枝叶,让那初夏的阳光透不到它下面的树荫中。
      
      墨兰不知哪里来的闲情,在刚经历一场人生大起伏之后,想细细观赏这棵她以前从来没有中意过的古树。
      
      纤细洁白的手指覆上古老粗糙的树皮,墨兰在树下仰头望去,甚至看不到光亮。
      
      这就是荫蔽啊,参天的大树遮着,树下便再也没有了风雨和烈日。
      
      真好,她想到,这一世就算没了爹爹庇护,有了那样东西她照旧可以顺风顺水的过活,盛府再好又如何呢?
      
      爹爹薄情寡义,直接将小娘打个半死,送到庄子上竟没挨过几天就去了,死后不见爹爹有任何伤心,连她提出领回小娘排位的事情,都被明兰轻易阻拦。
      
      说甚么小娘活该,可她想,爹爹不同意或许只因那时明兰是顾侯夫人吧。
      
      墨兰想着,离开了树下,一路朝着林栖阁走去。
      
      路上,她遇到的下人都只行了个礼然后匆匆而去,墨兰不在意的一笑,这些人估计知道了她被罚之事,担心殃及自身而避着,但因什么而罚他们却绝然不可能知晓。
      
      进了林栖阁,来到主屋,她一进门便不住的唤道:“娘!”一连唤了几声,但每一声里面都有应答。
      
      “墨儿!”
      
      墨兰一进门便跑去林小娘方向,到她面前,见此时的她穿着一身素衣,【一张清丽的面孔满是泪水,更如明月般皎洁】,身姿纤纤,整个人显得因那白衣而显得出尘。
      
      墨兰是知道小娘的美丽的,不然也不会得了爹爹二十多年的宠爱,但隔了一世,此时又见到了小娘最美的容颜,她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娘,我好想你!”
      
      墨兰猛地扑进林小娘的怀里,林小娘也接着她,和她一起哭。
      
      墨兰不住地说着好想好想娘,情绪平静不下来。
      
      但林小娘不同,她不过是和女儿策划了一起勾搭豪门公子嫁入高门事件,暴露后受罚到女儿此时被放出来也就一两天的惊心动魄而已。
      
      她这哭有对墨兰的担心,有对女儿此时狼狈面容的心疼,也有这几天的后怕。
      
      陪着女儿哭了一会儿后,林小娘就止住了哭声,忙问道:“你今天怎么出来了?莫不是,梁家这事成了?”
      
      墨兰哭着点点头,但却不想说这些了,只留着泪看着眼前的小娘,一时竟觉得冷了几十年的心终于有了一点温度。
      
      “是寿安堂那个老婆子吧,活了几十年的老妖精了,也只有她能让吴大娘子点头了。”林小娘一猜就中,在见到墨兰仍不说话也没追着问,只不住的抱着她道:“你可熬出头了,娘也熬出头了!”
      
      墨兰正流着泪,此时一听这话顿时一住,眼盯着小娘,眼里猛然泪水更多。
      
      “娘,不是的,不是的……”
      
      林小娘见她如此,方才情绪激动的面容此时又哭又笑,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对墨兰来说更多的是暖心。
      
      林小娘疑道:“什么不是?”
      
      墨兰大哭,一想起前世小娘在她不知道的庄子上死去,崩溃道:“娘,爹爹打算处置你了!呜呜呜……他好狠的心呐呜呜呜……”
      
      林小娘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又帮她理了理凌乱的鬓发,“没事,没事,当年卫氏那个小狐狸精死的时候,也闹过这么一场,最终又如何?你爹爹还不是和我和好如初了。”她面含泪水的清丽面容有了几分幸福又得意的笑容,“没事,再说他与寿安堂啊,终究不是什么亲母子,不会对那个老太太言听计从的。放心。”
      
      林小娘又拭了下泪水,安抚着她笑道:“大不了,大不了你娘再使点手段,寻个死什么的,你爹爹就会乖乖地回到我掌心啦。什么时候办事,说了没?”
      
      墨兰顿时又哭的更凶了,不过这次没有哭声,只有那止不住的泪水汹涌而下,“娘,爹爹他,爹爹他这次真的会处置你了,……你会被打了板子后直接送到庄子上,然后,然后…………”
      
      墨兰压抑着没有发出哭声,只脸上流着泪,为了不让哭声出来,说话断断续续,一个一个字似得憋出来。
      
      林小娘不以为然的一笑,正要安抚她,却见她猛的再次扑过来,死死压抑着哭声,小声地在小娘耳边道:“娘,你要相信这些,墨儿没有说谎,墨儿想做了一场梦一般,一醒过来,就像重活了一次一般,这次你真的会死的,真的呜呜呜……”
      
      哭声和絮叨在林小娘耳边萦绕,让她被这内容惊得心中欢喜一滞。
      
      林小娘拉开墨兰细细看了片刻,她对自己女儿太过了解,见她短短两天,少女的明媚和无忧更是被一股子幽愤掩盖,还隐隐有着几分暮色,如此大的变化让林噙霜不由一惊。
      
      墨儿这身上竟有几分王氏被她压了几十年而不得志的郁气,不由对这疑鬼神之说信了几分。
      
      林小娘不信佛,她自己作天作地,更害死了卫氏,就没怕过这报应二字,但此时佛教盛行,周围信佛之人不知凡几,对于这类黄粱一梦的佛谒也有听说。
      
      但书上的佛经内容,发生在女儿身上她不由心下大骇,竟真有鬼神乎?
      
      “墨儿,墨儿别慌,来来来,你慢慢给我说说,娘看看怎么回事……”林小娘扶着女儿,让她坐在床畔,和她相对而坐,她慌忙擦了擦女儿脸上的泪水,心疼道:“来,给娘细细说说。”
      
      至此,墨兰就将前世的经历一一讲过,甚至还谈到了皇城叛乱,最后哪个宗室即位也清清楚楚。
      林噙霜闻此又信了几分,同时还松了口气,幸好不是报应,她做的坏事没报应到女儿身上。
      
      及至谈到后来女儿不受夫君宠幸,不被盛府荫蔽,而她的儿子长枫也在娶了一个什么柳氏之后不再管女儿之时,更顾不上担心自己的处境,骂道:“枫儿好不知事,竟听了那个什么柳氏的小狐狸精竟不管你,你可是他的亲妹妹啊,”林小娘心疼地双手捧着墨兰小脸,竟也流了泪来,“墨儿居然过得这么苦,都怪娘,没能撑过来……不然这家里,谁敢慢待你……”
      
      墨兰见她只骂了三哥哥两句,就又开始怪小娘她自己,她无奈,她一直明白,在小娘心里其实长枫的地位更高一些,因而也没生气。
      
      “娘,先别说其他的了,我们先仔细想想怎么让爹爹消气,千万不能让他把你送到庄子上去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里是原著小说的描写
    文中人物的话大部分是剧中人物对话修改而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