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之墨兰花开》霜冷长安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26 21:10: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揭穿 ...

  •   盛墨兰顿时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她回到了自己尚待字闺中未嫁时,不过,嫁人也快了。
      
      因为曾经她一心想嫁高门,和小娘一起谋算着,使计出了盛府后假装偶遇和梁晗搭上,之后私相授受之事暴露,逼得盛府阖府上下为她想办法嫁入梁府。
      
      毕竟,在本朝,女子若是被休或是德行不检,带累的可是整个家族,尤其是家族中的女子,出嫁女儿甚至会被休回娘家。
      
      当时,她和小娘就打着这个算盘,不信盛老太太不顾她的宝贝心肝儿明兰,还有王氏那个粗鲁夫人会不救如兰。
      
      可虽然她和小娘的计划成功,她也如愿以偿了,但小娘却挨了板子,被抬到庄子上后当晚就香消玉殒!
      
      她悔,世上唯一疼她的就只有小娘,全心全意为她打算的也只有小娘,就连后来她的亲哥哥长枫在娶了柳氏后也不再照顾她,甚至柳氏说上几句后他就会不耐烦自己的哭诉。
      
      可是,这个唯一疼爱她的小娘,也会在不久之后死去。
      
      墨兰情绪万千,突然惊觉过来,发现脸上凉凉的,她手指一抹脸上,发现不知不觉中早已泪满双颊。
      
      她想掏手帕擦擦泪,免得被人看了笑话,可是却发现她身着女使的衣服,双袖紧束,身上哪里有什么藏帕子的地方。
      
      是了,这时她因为私逃出府和梁晗幽会,穿的自然是这身掩人耳目的女使服饰。
      
      她直起身,借着整理发饰的动作,隐晦地擦去脸上泪痕,免得被身后来人看了去。
      
      “都沦为阶下囚了,还装什么千金小姐?”身后的盛华兰平时柔顺的嗓音中透着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
      
      墨兰此时却没了前世那般期待又恐惧的心情,也没了关心她自己的前程的忧惧,因为她知道,盛家会让她如愿以偿的,可她此时却更担心另一桩事情。
      
      她定了定心神,道:“阶下囚又怎样,不论什么时候,我都还是盛家的四姑娘,爹爹的亲骨肉。”和前世一样的答复。
      
      身后的声音依旧端庄平淡,“母亲去和梁家说亲了,”她顿了顿,“吴大娘子,不肯要你。”
      
      说完,华兰就不再言语。
      
      可盛墨兰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因为盛老太太最后还是去了梁府,豁出了脸面去,让吴大娘子答应了这门亲事。
      
      前世她不知,心慌意乱之下,威胁说,不说成这门亲事,盛家脸面也一起不要的话,甚至撒谎说一尸两命,才逼得盛老太太不得不出面。
      
      经历了一次事,她自然不会如前世那般惊惶不择言,但也必要嫁入梁府。
      
      梁晗是她看中的目前最好的人家,虽及不上明兰后来嫁的顾廷烨,但也比盛如兰嫁的穷酸举子文炎敬好太多,毕竟是侯门嫡子。
      
      就算文炎敬之后十几年仕途顺畅也不过做到了五品小官,更别说如兰之后十几年虽然被丈夫捧着,但宴会上却只能为了丈夫仕途和一些小官家眷们来往交际,打听消息也只能通过娘家和华兰明兰这里。
      
      即使如兰不介意这些,但墨兰却忍不了这样的生活,在她看来,这样为了一个人的前途而委屈自己的日子还不如不过。
      
      丈夫上进又如何,自己何必要那样辛苦,自己被宠日子舒心才是重要的,在外头看人眼色过活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她上辈子和小妾斗来斗去,半辈子也不舒心,但是那不过是她念头不通达,至少作为侯门夫人的她是不用看人脸色的,和小妾争不过是她自己找罪受而已,但她决不允许自己要迫于地位而卑微。
      
      曾经的齐小公爷是更好的目标,但她明白那有多么不可能,更别说齐衡喜欢的还是明兰那个贱人!
      
      所以,墨兰想的很清楚,梁晗是她能嫁的最好人家,而且她交换的东西也只能用在他身上。
      
      想到此,墨兰微微一笑,“是吗,那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京中谣言?打死我吗?”说到此,她想起这句前世华兰的狠话,微微一笑,又道:“是啊,死了一清二白真好,不过你们若想一尸两命就尽管试试罢。”
      
      华兰果然一惊,她细细打量了她,嘲讽哼笑,“别给我耍花招,林氏那些下三滥招数,不管用!”
      
      墨兰正了正身,平淡道:“我何必拿这种事情说谎呢,”她清淡的瞥了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海氏,道:“嫂嫂,若是你也不信,便帮我请个郎中来吧。把把脉,一摸便知。”
      
      可盛墨兰知道,她们不会请,一请了,这盛府上下的名声就坏了,她那个看中清誉官声的好爹爹也别想做官了,而盛府甚至整个盛氏家族儿女的名声也没了。
      
      所以,她这个谎撒得底气十足,一点也不会害怕被拆穿。
      
      她后来曾听盛明兰说过一句话,大意就是,这人比的,就是谁比谁豁的出去,别人都不敢,而她敢,那就赢了。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墨兰对这句话深感赞同。
      
      “你!……”华兰不复刚才强装的淡然,恨道:“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
      
      墨兰没再说话,而海氏上前在她旁边放下一个饭盒篮子,道:“这种事情若是叫梁家知道了,更不会要你,何况婆婆也去说过一次,给吴大娘子顶了回来,如何还能再去登梁家的门?就去了也一定不成。”
      
      墨兰听着,没再说话,前世她要强,争着说让身为勇毅侯府独女出身的老太太去,把自己这番打算交代的明明白白,可算是耗尽了爹爹的疼惜,拉足了仇恨,最后盛老太太走了这一遭,更让爹爹忏愧不已,再不待见她这个女儿。
      
      这回她知道端着了,她能想到的,盛府那群人精怎么会想不到呢?还是她见识不足,前世遇到这事心慌十足,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白白让这群人看了笑话。
      
      见她不说话,华兰气急,虽然姿态端方,不过语气里的嘲讽恨意更浓:“你是吃定了盛府会想办法收拾你这个烂摊子吗?真是不知廉耻,我原本以为是你娘教坏了你,没想到你比你娘还要贪婪无耻!”
      
      “贪,何为贪?求非己之物为贪。”墨兰嘲讽的轻笑了一声,“怎的,大姐姐嫁入伯爵府,就是正当名分,我嫁入伯爵府就是贪了?”
      
      忽然,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吴大娘子看得上明兰,可明兰看不上她儿子呀!不然我又怎么知道梁晗会去寺里?这送上门来的好处,不要白不要!”
      
      墨兰嘲讽看着两人,故意气她道:“你还真当你那乖巧可人的六妹妹是个好人呐?大姐姐,这盛府里扮猪吃老虎的可更可怕,我现在思绪清明,一想,你才怎的?”
      
      华兰被话惊得有些愣怔,也没再分辨她话里的漏洞,看着她不说话。
      
      “大姐姐你那六妹妹,可真是贴心人儿!前段时间她明里暗里挤兑我,明知我有意梁晗,却整日故意显摆吴大娘子对她的好,一次比一次厉害,甚至逼得我妒意丛生恨不得化了她的脸!逼得我逃出府私会梁晗,甚至还贴心的把梁晗的行踪都偷偷给我准备好了。”
      
      重来一世,心高气傲的她不得不承认,她盛墨兰捡了盛明兰不要的东西,她心里的恨意都快溢出来,想起前世小娘死后她陆陆续续知道的那些,更加心绪翻滚。
      
      有的没的,她都栽赃给明兰了,反正明兰也不禁查。
      
      墨兰神色阴戾,压下心头怒意,幽幽看着她,“我这私相授受的名头可有她一半功劳,她可真是乖巧听话的好妹妹,想逼着你们处理了我呀,我也想通了,这回她真成功了,我跌了大跟头,还是翻不了身的那种呢!不过,大不了一起不嫁,让她也尝尝这算计的苦果!”
      
      华兰神色大变:“你!你无耻!这事明明是你不知廉耻,私会外男,却还要攀扯府里姐妹,明兰确实与你不对付,这时候你还要栽赃陷害,盛墨兰,你真是好得很呐!”
      
      她说着就想要上前拉她动手,而旁边沉默的海氏连忙拉住华兰,一边小心劝着,一边隐晦地瞟了一眼一脸戾气的墨兰,强行拽着华兰出了祠堂。
      
      墨兰幽幽看着,心道,她一点也不可惜就这样揭开明兰的阴谋,这次私会外男的事是她在盛府犯的最大错误,找个人一起承担岂不更好?
      
      更何况,最后盛老太太豁出脸面去求吴大娘子,一副全然为盛府的样子,逼得爹爹直接处置了小娘给盛老太太一个交代。
      
      这次,就让老太太知道,她这次丢脸,不止因为她盛墨兰,不止为了盛府,还因为盛明兰!
      
      是盛明兰算计盛府,算计了她那个从小含辛茹苦养大她的祖母!
      
      墨兰轻笑了起来,笑意轻柔,不再有以往造作的端方可人,而是像是真遇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脸上竟带了些许如兰才有的天真意味。
      
      

  • 作者有话要说:  墨兰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文中道理是按着墨兰人设的三观编的,不要喷!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