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后心怀蜜谋》许乘月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11 23:12: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此时是天命十六年二月,距离史载的“卓啸窃国”尚有一年半。
      
      有蔡王弹压,目前卓啸还不会师出无名地针对缙质子府。但他意图从李恪昭身上抓到把柄借机生事,以游说朝中支持攻缙的小动作频频。
      
      主责今日验喜事宜的蔡王后中宫女御官卓氏虽礼仪周到、笑容得体,却行径强硬地率众直抵后院喜房门口。
      
      做为李恪昭的亲信随护,飞星很清楚,卓氏这份跋扈并非来自蔡王后,而是源自她那力主攻缙的侄儿。
      今日若与她正面冲突,难免给自家公子招来祸端——
      毕竟,李恪昭昨夜才带他去做了件“绝不能被卓啸逮到蛛丝马迹”的事。
      
      不便硬碰硬地拦阻卓氏,飞星又不太确定喜房中的李恪昭与岁行云是否已做好万全准备,只得一路忍气赔小心,试图为喜房内的二人多拖出些“查漏补缺”的时间。
      
      “万没料到钦使今日来得这样早,多有怠慢。方才已差人禀过,还请钦使前厅用茶稍待,我家公子与夫人……”
      
      “无须多礼。”卓氏扬笑打断他的话,定在喜房门前的双脚好似生了根。
      “素闻缙公子喜清静,府中后院不留近侍婢女也不留。王后念及公子首次娶亲,夫人又是初来乍到,只怕二位贵人今晨会有需人照应之处,这才特命我等提早到来,以供缙公子夫妇临时差遣一二。”
      
      这话无可驳,飞星一时再想不出该如何支走她,急得背后冒汗。
      
      好在喜房的门被从内打开,飞星抬眼见李恪昭昂藏立于门扉前的光影之中,暗松一口大气。
      
      别看卓氏在飞星面前横,面对李恪昭时却立刻收了气焰。
      
      她旋身捋整裙裾,毕恭毕敬以单膝触地,口中问安:“蔡中宫女御卓氏,请缙六公子安。公子万年。”
      她身后八名随行宫女也跟着同礼,齐齐道:“缙六公子安。公子万年。”
      
      李恪昭淡淡颔首,长腿迈过门槛后,侧身让出进房通路:“有劳钦使。”
      
      *****
      
      看过喜帕后,验喜钦使们便帮着更换府中各处的灯笼、喜烛等物,其中两人更是进了厨房,当场熬煮起蔡王后赐予缙公子夫妇的补汤。
      
      而卓氏则以“王后关怀”为由,单独与岁行云留在喜房,窃窃声询问些极其私密之事,说是“以便回宫覆命时有所禀报”。
      
      卓氏笑得眼角起了鱼尾纹,略凑近岁行云耳畔,低声道:“夫人觉得昨夜……如何?可有不适之处?”
      
      岁行云虽活两世而未经人事,但在后世时有不少成过亲的军中同袍。“帏中浑话”听太多,少女心思几近麻木,与人谈及此类话题时甚少羞涩慌乱。
      
      此刻闻听卓氏之言,她只是浑身乍起恶寒,同时心中又火气熊熊。
      当世的婚俗风气究竟怎么回事?!窥私癖如此严重,实在丧心病狂。
      新婚夫妇洞房感受是美妙还是苦楚,与外人有何相干?
      若答“感受不良、极度不适”,蔡王后还能帮忙另找人来“代打”是怎么的?!
      
      不过,这时形势不允她发脾气,只能老实缩做鹌鹑状,垂首屏息,尽力使脸上泛起应有的红晕。
      “初时疼了一阵,之后就好许多。此刻只身上乏些,略有酸疼,并无旁的不适。”
      这么说应当没什么纰漏……吧?
      
      “是了,世间女子都要经此一遭。夫人莫羞莫惧,往后会更入佳境的,”卓氏轻笑出声,又问,“昨夜公子与夫人入眠时,喜烛燃去几何?”
      
      这问题几个意思?岁行云暗暗皱眉,望着自己的鞋尖,脑中飞快转动。
      对了,方才李恪昭说过,卓氏既来帮侄儿来寻破绽,最想知道的应当是李恪昭昨夜有无“趁新娘入睡后,半夜离开喜房”的举动。
      
      如此,卓氏大约就是打算通过喜烛,来推断李恪昭昨夜待在喜房内的真正时长。
      
      想明白对方意图后,岁行云谨慎遵照早前“紧急串供”的方案,给出个含糊说辞。
      “这说不好。一整夜醒醒睡睡,折腾来折腾去,我也没太留心喜烛。只记得近丑时睡沉前,似乎听到烛芯落到灯油中熄灭的声音。”
      
      卓氏捂住嘴闷笑:“看来缙公子勇武非凡,竟折腾到快天亮。夫人受累了。”
      
      这就算证明李恪昭整夜都在喜房,不曾趁夜外出过了吧?好,使命达成。
      岁行云暗暗松了半口气,这才抬起头来。
      
      就在此时,卓氏却望向帐内已新换过的被褥,眸心微湛。
      “王后听闻贵府后院少留人手,夫人您又只带了一名婢女随嫁,特令我等今日提早来,便是为帮手打点此类琐事。夫人如此,可衬得我等拖沓来迟,大大失职了。”
      
      她顿了顿,笑里藏刀:“莫非夫人出嫁前,族中女尊长们竟不曾提点过,今晨更换喜夜被褥之事,不该您亲自动手?”
      
      那是李恪昭让换的,有本事你出去捶他,别冲我放冷箭。
      岁行云扯扯唇角做羞赧状:“承蒙王后关爱。族中婶娘提过的。只是我瞧着污糟,怕钦使们看见要笑话。”
      
      “夫人倒是个羞怯性子,”卓氏噙笑点头,状似随口,“春寒清晨,夫人怎的才起身就开窗?也不怕被风扑贵体。诶?既开着窗,怎又点香呢?”
      
      墙角处两个琉璃罩金盏中都新点了馥郁的“甜梨香”,这卓氏分明在方才一进来就闻到的。
      大清早才起身就点突兀浓香,却又窗户大开,是个人都会觉得古怪。
      可卓氏却不动声色将这最大疑点留到最后,在岁行云以为事情已了、心神松懈时,突然来个回马一枪。
      一个常居深宫的妇人都能如此老辣,姓卓的人果然不能轻忽。
      
      卓氏如此做法,多半是对她先前所说的什么事仍有疑虑。岁行云定定神,再度垂首,嗫嚅道:“有气味,羞人。”
      
      “原来如此。”卓氏果然忍俊不禁地笑开,疑虑尽散。
      
      目送卓氏离去后,岁行云站在喜房正中,骄傲地扬起下颌,得意叉腰。
      
      说真的,李恪昭该大礼谢她。幸亏方才她灵光一闪点了这香,否则就穿帮了。
      
      *****
      
      卓氏自喜房出来,见李恪昭负手等在廊下,赶忙上前行礼。
      “恭喜缙公子,贺喜缙公子。夫人冰清玉洁,柔怯贞静,与您佳偶天成。”
      
      李恪昭回身颔首:“嗯,辛苦钦使。”语毕,递过去一个沉甸甸的大红锦袋。
      
      等到另八位完成差使的随行宫女聚拢,卓氏领着她们向李恪昭再拜道喜,又谢过赏赐,这才回王宫复命去。
      
      前院小僮将这行人送出府门的同时,飞星急匆匆跟上李恪昭的脚步进了喜房。
      
      *****
      
      “她方才问了你什……”李恪昭倏地皱眉,“谁换的‘甜梨香’?!”
      
      他平淡的嗓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绷,这让岁行云疑惑地瞥向他:“我。”
      
      李恪昭面色隐隐沉凝,似觉此事不妥。
      
      他身后的飞星更是络腮胡根根炸毛,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急恼低吼:“糟糕了,昨夜喜房内点的可是蔡王君与王后钦赐的‘玉棠欢’!这好端端的,夫人做什么想起换‘甜梨香’来?!”
      
      那玉棠欢雅致清淡,此刻全被甜梨香的浓郁气味盖过。
      
      若卓啸加油添醋将这事捅到蔡王跟前去,“缙质子藐视蔡国王君所赐之物”的帽子虽扣不死,但搞风搞雨折腾出点风波怕是难免了。
      
      “我料想,蔡王再是喜怒无常,也不至因我私自换了香就要谁人头落地吧?公子方才叮嘱过,若被卓啸发觉他昨夜不在喜房,才是真正性命攸关之事。我也是在卓氏进来前才突然想起尚有一处疏漏,来不及请公子示下,只得自作主张。事急从权,两害之间取其轻罢。”
      
      岁行云无奈撇撇嘴,为自己分辩的同时,捂住两耳揉了揉。飞星中气十足,沉声一串急喝震得她两耳嗡嗡响。
      
      这副身躯还是娇气了些,必须得想法子尽快提升体力。
      
      她叹气,又道:“方才公子出去后,我忽然想到,既要说公子‘折腾到天亮’,那房中似乎就该有另一种气味。卓氏是已婚妇人,‘折腾通夜’的房中该是什么气味,她岂会不懂?”
      
      这番解释让李恪昭与飞星双双愣住。
      
      “什么气味?”飞星茫然脱口。
      
      “一种很像石楠花的气味吧?”岁行云侧头觑向他俩,不解地眯了眯眼,“这时节寻不到石楠花。况且卓氏都堵在门口了,来不及去找相似的闻香,我就自作主张换了甜梨香。方才她问起,我便哄她是我因那气味害臊,特地点了浓香盖住,看起来是信了。”
      
      “哦,哦哦。如此,卓啸应当会相信昨夜公子并未外出。至少,暂时不会追查了。呵,呵,幸亏夫人机灵补救。”
      飞星络腮胡遮了大半脸,本不易让人看清脸色。可此刻他耳根尽红,每一根胡须都仿佛起火了,尴尬之色无所遁形。
      
      “方才是我冒犯,没明白夫人良苦用心,请夫人海涵。您饿了吧?我去、我去请容茵为您备早膳!”
      气氛诡异到令人窒息,飞星顶不住了,转身开溜。
      
      可惜李恪昭不能像他那般没出息地落荒而逃,只得佯装无事地撇头看向墙角,握拳抵唇轻咳一声。
      “是我疏忽,多谢你及时找补。你……”
      
      “哦,我以往听人扎堆闲聊浑话时提过,”岁行云坦荡作答后,闷笑低言,“说来也怪,公子是男儿,理当比我更熟知此事才对吧?”
      
      “只是一时没想起,有什么奇怪的?”李恪昭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恼羞成怒的时候,“我又没成过亲!”
      
      “我也没成过亲啊,”岁行云看他别扭得很,一时好奇,忍不住大着胆子多嘴一句,“公子平常不与人聊些……唔,年轻人间的混账话?”
      她发现,此时李恪昭面对她,似乎已隐约有些不同于初见时那般紧绷防备。
      
      “你觉得我有多闲?”李恪昭眼神不善地横她一眼,没好气地冷声道,“又以为飞星多大狗胆?”
      
      岁行云摸摸鼻子,识趣地换了话题:“哦,那公子您看,需不需我请见王后,当面再解释一遍换香的缘由,以免有人借此生事?”
      
      “不必特地请见。三日后你随我进宫赴宴,届时再寻机会向王后解释。”李恪昭举步走在前头,出了喜房。
      
      “好的。”岁行云规规矩矩跟在他身后半步,这是下属身份与主君并行时该有的距离。
      
      走了一小段路后,她到底决定试试心中揣测是否确实。
      
      “公子啊,其实‘那种事’是人之常情。咱们今日也算情势所迫,心无杂念地就事论事而已,不必面红耳赤尴尬这样久吧?”
      
      “岁行云!”李恪昭头也不回,咬牙切齿唤她的名。
      
      “在!”岁行云抬头挺胸应得利落,心中巨石落地。
      她只在早前歃血盟志时自报过一次“岁氏行云”之名。此刻他唤的是“岁行云”而非“岁十三”,这算默许了她的下属同盟身份吧?
      
      李恪昭硬声硬气道:“首先,我并未面红耳赤。其次,姑娘家不要如此热衷与人闲磕浑话,晚些来书房详谈正事。最后,闭嘴,吃你的早膳去!”
      
      “得令。”岁行云憋笑,迈着雀跃步伐往膳厅而去。
      
      会被她三言两语就惹急眼,怎么看都像是将她划归“自己人”的苗头。
      看来,经过清早的“歃血为盟”,再加上这半日的跌宕起伏,她算是初步得到李恪昭信任了。
      
      唔,待三日后进宫赴宴回来,应当就可与他细谈休书之事。
      接着,得琢磨琢磨如何快速提升体力、掌握李恪昭目下处境、详细了解当前天下大势、摸清主流军阵与战法……
      对了,还得找人教教她识字。这时的字对她来说是深奥神秘的“上古雅言”,她跟个睁眼瞎没两样,这问题亟需解决。
      这么想想,事情还真不老少。
      
      罢了,明日愁来明日愁。总体形势大好,待会儿多吃一碗饭聊表庆贺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出了点意外,今天更晚了,抱歉TAT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