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分化热 ...

  •   “温馨提醒,您的实时体温为38.8摄氏度,已超过正常体温。”
      “因您登记的性别为‘Beta’,已排除分化热可能。”
      “请您及时服用退烧药或就医。”
      
      江星野拽起被子蒙住了脑袋,过了一会儿才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智能家政机器人还在不断地提醒:“请您及时服用退烧药……”
      
      江星野抓了抓头发,直接把提示给关掉了。他不喜欢吃药,现在发烧了没多少感觉,打算硬抗过去就好了。
      他踩上了拖鞋,晃悠去洗漱。
      
      哗啦——
      江星野拧开了水龙头,接了一捧水扑到了脸上,稍稍清醒了一些。他抬头,镜子里面的人头发凌乱,双眼茫然,脸颊上还泛着不自然的红晕。
      可能是发烧了的缘故,他的脑子有点钝,过了一会儿才拿起毛巾擦了擦脸,黑白分明的眼睛才渐渐清明起来。
      
      他床上了外套来到了客厅里面,方文齐听到动静转过身,一下子就看出了他身上的不对劲:“你怎么了,生病了?”
      
      江星野已经缓了过来,感觉没什么事了,随口道:“还好,有点发烧。”
      
      方文齐上下打量了一下,问:“要吃药吗?”
      
      江星野难得孩子气地撅了撅嘴唇:“不要!”他才不喜欢吃药。
      
      方文齐拗不过他,又见人要出去,连忙问:“你生病了还不好好休息,去干嘛啊?”
      
      江星野抬手用手背试了试额头的温度,还好,只有一点点烫。等那点钝劲过去了,他又十分清醒,和正常没什么区别:“真没事,我出去赴约。”
      
      方文齐:“谁啊?”
      
      江星野一下子说不出来那个名字:“嗯……”
      
      方文齐反应过来了:“陆琛?你都发烧了还去?”
      
      江星野拿起挂在墙壁上的鸭舌帽带了上去,他回过头:“发烧怎么了?发烧也能揍你两个。”
      
      方文齐:……
      他喊了一声:“你小心点——”
      
      江星野拎起了背包,头也没回朝着方文齐挥了挥手,小腿一勾把门给关上了。
      
      *
      
      学院的宿舍楼总共十层,都是套间,为了方便培养默契,一般来说是机甲驾驶系、后勤维修和指挥系,所以不仅有Beta还有Alpha,至于Omega他们更加稀有,学院方便安排了更好的住处。
      
      江星野晃悠着走了出去,迎面遇到了好两批Alpha,他们神神秘秘的凑在一起,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你们昨天晚上有没有闻到?”
      “闻到了闻到了,好甜的信息素,要不是我补打了一针抑制剂,都要忍不住了。”
      “你说会不会有Omega伪装成Beta住在里面啊?嘿嘿,到时候控制不住……”
      “我们这里也没住着几个Beta,去探探底就知道了,说不定能遇到一个发热柔软等待安抚的Omega……”
      
      江星野听了两耳朵,“啧”了一声,走到了挡在路中央的人群面前,毫不客气地说:“让让——”
      
      Alpha顿时止住了话,看向了来人。
      “呃……”他们统一向两边站,如同摩西分海一样让出了一条道路。
      
      江星野走过去以后还听见他们在背后讨论。
      
      “……不管哪个Beta是Omega伪装的,绝对不会是他。”
      “那肯定的,要是他是Omega,我倒立跑操场三圈!”
      “我和你一起!”
      
      “啧。”江星野抓了抓头发,翻了个白眼,“无聊透顶。”
      
      *
      
      今天是帝星机甲学院的休息日,只有在这一天,那些学生们才可以通过正规的流程离开学校。
      
      江星野和陆琛约在学校附近见面,为了避免身份穿帮,他比约定好的时间提前一小时离开了学校。
      约好的地方是在一个偏僻的巷子口,这里行人寥寥,又没有摄像头,实在是勒索打劫打架斗殴的好地方。
      
      江星野率先占据了有利位置,盘算着该在哪个地方揍人比较好。在巷子里走了一圈,刚走到尽头要折回来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一变,捂住了嘴巴。
      “呕——”
      一阵恶心感翻涌了上来,他干呕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咳咳……”江星野靠上了墙壁,只觉得手脚发软,从骨头里延伸出来一股疲惫感,让他想要闭上眼睛休息。
      他喘了一口气,强制自己打起精神,可到底抵抗不过身体的本能。
      
      不行。
      今天揍不了人了。
      这是江星野的第一反应,他点开了智脑,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
      
      “今天我有点事,改天再……”
      话还没输完,巷子口传来了嘈杂的声响。
      
      “好香。”
      “这是什么味道?”
      “大哥,进去看看?”
      
      五六个人挤了进来,领头的留着一个鸡冠头,走路的姿势大摇大摆的,一看就是专业的小混混。
      
      “一个Omega?”
      “味道这么浓,要发-情了吧。”
      “嘿嘿,老大,这里就你一个Alpha,快点去帮帮他。”
      
      江星野关掉了光幕,抬手揉了揉鼻子。
      原来是Alpha,难怪他能闻到一股子难闻的信息素味。
      
      可能真的是脑子有点混沌了,江星野甚至都没有去想为什么他一个Beta能闻到信息素的味道。
      
      不过他现在也没空去想这个,那群小混混已经逼近了过来,他们五六个人堵住了所有的退路。为首的那个鸡冠头在其他人的串掇下,满脸笑容地靠了过来,怎么看怎么猥琐。
      
      江星野按着手腕扭动了一下,一点也不慌,在小混混们走到攻击范围内的时候,右脚脚尖一点一只易拉罐凭空飞起,再扭身一脚踢了出去。
      
      砰!
      易拉罐正中鸡冠头的脑袋。
      
      鸡冠头惨叫得倒了下去,其他小混混对视了一眼,嗷嗷叫着冲了上来,要把这个Omega就地正法。
      
      江星野抬手压了一下鸭舌帽帽檐,侧身躲过了一个小混混按住了他的肩膀,借力凌空而起一脚踹飞了另一个小混混。落在地上后,他顺手抓住了背包的肩带用力砸了过去。
      
      不到半分钟,地上已经躺满了一地的小混混,个个发出了痛苦的嚎声。
      
      江星野平缓了一下呼吸,慢慢靠上了墙壁。
      如果是平时,这群人都花不了他十秒钟的时间,可今天不知怎么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难道真是发烧的缘故吗?
      啧……失去控制力的感觉真的令人讨厌。
      
      江星野闭了闭眼睛,正要起身,突然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肩膀,他扭头,一张鲜血横流的脸靠近了过来。
      
      鸡冠头狞笑:“这么烈的Omega爷还没搞过,今天爷非要搞一搞!”
      话音落下,鸡冠头身上爆发了一股信息素。
      
      就算江星野没上过关于AO两种性别的课,也知道鸡冠头是要用信息素让他臣服。
      他觉得有点好笑,真把他当作Omega了?他不过只是喷了信息素伪装剂而已。
      
      话说……
      这信息素伪装剂真的这么好用吗?
      
      一个念头从江星野的脑海中闪过,但他来不及去捕捉。这鸡冠头的信息素劣质难闻,但确实对他造成了一点阻碍。
      
      “你知不知道……”一滴汗水从江星野的额头滑落,模糊了视线。他咬住了舌尖,爆发出了一股力量反手扼住了鸡冠头的手腕,一个过肩摔把人摔在了地上,接着单膝跪了上去,抵住了鸡冠头的咽喉。
      
      那盏鸭舌帽掉在了地上,露出了江星野精致的眉眼,他冷笑了一声:“你的信息素真的挺难闻的,和你的人一样。”
      殷红的嘴唇毫不留情地吐出了四个字:“——臭鱼烂虾。”
      
      在鸡冠头惊恐的目光中,江星野抬起手臂握紧了拳头,一拳砸了下去。
      
      两分钟后。
      江星野重新戴上了鸭舌帽,走出了巷子,身后留下一地爬都爬不起来的小混混,他甩了甩手,一点鲜血溅射在了地上。
      
      *
      
      “呼——”
      一直到走出了巷子的范围,江星野才彻底地放松了下来。在经历了一场打斗后,心脏跳动加快,他感觉到更加燥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被释放出来。
      
      要赶紧回学校,如果真在外面晕倒会很麻烦。
      江星野意识到了这一点,想要加快脚步,奈何身体不受控制,刚走了两步就眼前恍惚了一下,腿一软向前倒了下去。
      
      还好,江星野没有摔在了地上,而是落在了一个怀抱里面。他的眼睫闪动了一下,勉强看清了这个人的样貌。
      
      陆琛。
      他怎么来了?
      不是说……
      
      江星野的脑子简直变成了一团浆糊,什么也思考不了,他不再是他自己,身体依靠本能驱动着,只能看着自己伸手攀附上了陆琛的脖子,想要从他身上吸取什么东西来保持自己的存活。
      到底是什么?
      
      “雪……”
      江星野的目光茫然,喃喃地吐出了这个字。
      
      这是陆琛信息素的味道。
      干净清澈又带着点冰冷,就如同雪山上千年不化的积雪,在日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半透明的光泽。
      
      陆琛手一伸,把人稳稳地抱住:“现在怎么样?”
      
      可能意识到没事了,江星野放松了下来,头一歪靠上陆琛的肩膀,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陆琛已经被浓郁的铃兰花香给包围了,要不是他带着信息素隔离器加上从小经过训练,不然早就失去意识了。
      他出脱下外套盖在了江星野的脸上,再把人抱了起来,无视周围窥视的目光匆匆走进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酒店的服务型机器人问:“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陆琛说:“开一间房,再送一支抑制剂上来。”
      
      机器人在扫过陆琛的身份信息后,恭敬地弯下了腰:“您的要求已被满足,请进入1205号房间,抑制剂马上为您送来。”
      
      *
      
      可能服务机器人误会了什么,安排的房间是一个情侣套间,双人浴缸、暧昧的图案、心形的大床,床单上甚至还撒了新鲜的玫瑰花瓣。
      
      陆琛的目光在玫瑰花瓣上停留了片刻,直接把床单扯了下来打包扔到了一边,这才把江星野放了上去。
      
      江星野闭着眼睛,在信息素的作用下,他的脸颊泛红,额头上冒出了一滴滴汗水,细碎的黑发都湿漉漉地贴在上面。或许是真的太热了,他的嘴唇微微张开,毫无意识地喘息着。
      
      精致又脆弱。
      陆琛的脑海里冒出了这两个词。
      
      明明是个Omega,连发-情期到了都不知道还在外面乱跑。
      或许看他的样子,连自己的真实性别都不知道。
      
      “真是够大胆的。”
      陆琛的声音很轻,目光在落在江星野脸上的时候,慢慢地柔和了下来。
      
      这个Omega……
      江星野躺在雪白的床单上,头发散乱了下来,睫毛纤长浓密轻轻颤抖着,好像下一刻就会睁开。他侧过头,露出了白玉般的耳垂,上面泛着一抹红晕。
      
      陆琛盯了片刻,像是被诱-惑了一般,伸手捏住了江星野的耳垂。只是指尖刚刚触碰到,旁边突然传来了“滴”得一声,让他惊醒了过来。他几乎是做贼一般收回了手。
      
      “您好,抑制剂没有库存了,已经下单购买了,预计二十分钟后送上门。”
      
      二十分钟。
      来不及了,如果Omega的发-情时间持续太久,会对身体造成无法逆转的损伤。
      
      陆琛看着江星野,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就如同嫩芽生出土壤,怎么也塞不回去。
      
      既然没有抑制剂,不如……
      帮帮他。
      

  • 作者有话要说:  非典型ABO,二设极多,不用考究!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愿愿超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莲花坞主母、小歌 10瓶;鸠燏、小忆 5瓶;guim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