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你的剑 ...

  •   沙沙——
      长靴走过树荫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陆琛走在最前方,手持着一把锋利的短刃削去所有碍事的树枝;中间则是方文齐,他身为小组里面的后勤人员背着一个重重的背包;江星野走在最后,叼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来的草,双手抱着肩,走得散漫。
      
      在休息了三天后,野外团体赛正式开始。
      比赛的范围包括整片野生雨林,江星野小组的运气不好不坏,正好抽到了正中央的坐标。
      
      陆琛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上面闪烁着一个红圈,正好将他们所在的地方圈了起来:“信号圈正在缩小。”
      
      今年的野外团体赛增加了一个趣味小环节,为了防止有投机取巧靠苟到最后的学生,特意设置了一个“信号圈”,在这三天内信号圈会不断地缩小,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到达信号圈中的学生会直接宣布失败。
      
      江星野越过方文齐瞅了一眼,咬断了口中的野草:“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吧。”
      
      陆琛点了点手表,上面冒出了一簇白光,一副缩小版的地图出现在了半空中,他点了一下:“这里,距离我们不远,正好在信号圈的必经之地,地势高、视野广,可以……”
      
      江星野嘴唇一翘,接上了他的话:“守株待兔,来一个宰一个。”
      
      *
      
      “草,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啊。”
      “别说话了,我们抓紧一点,说不定还能赶上呢。”
      
      一只小队行色匆匆。
      他们是北海学院的学生,实力还行运气却不太好,抽降落点的时候直接来到了犄角旮旯里,本来还庆幸周围没人可以苟到最后,结果信号圈一刷顿时欲哭无泪——这离得也太远了。
      
      没办法,为了不被淘汰,只能拼了命地往信号圈里面赶。
      
      “快点快点,我的能量块快用完了。”一个学生身上的外机械骨骼开始冒红光了,这是能量块耗尽即将失效的前兆。
      
      “再坚持一下,等到了那里我们再休整。”
      其中一个学生抬手一指,前方有一处高坡,一块巨石横在那里,正好卡在信号圈的边缘上,可以用来暂做休整。
      
      “行,那我们赶紧过去。”
      
      北海学院的人紧赶慢赶,终于赶在缩圈以前来到了高坡上。
      
      “快点把能量块给我!”
      
      负责后勤的学生手忙脚乱地掏出了背包里面的能量块,只是还没递过去,手臂突然一疼失去了知觉。
      
      叮!
      淡蓝色的能量块掉在了地上,滚了两圈,最后被踩在了一只长靴下面。
      
      “谁——”
      北海学院的学生立刻防备,只是有心算无心,他们还没架起武器,就被打落在地上。
      在他们失去意识前,都没看见敌人是谁就被宣布了淘汰。
      
      “这是第二个。”
      方文齐乐呵呵地跑了过去,撕下了他们肩膀上的印花,“星野,这个给你。”
      
      江星野瞥了一眼:“不要,好丑,你自己贴着吧。”
      
      方文齐把印花贴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丑吗?”他左看看右看看,“我觉得还挺好看的,这不是我们胜利的象征吗?”
      
      江星野:“废话真多,信号圈又要缩小了,赶紧走了。”
      
      方文齐连忙收拾了一下战利品:“来了来了。”
      
      *
      
      江星野他们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紧跟着信号圈走,一天下来收获颇丰,直接斩获了三朵小红花全部贴在了方文齐的手臂上。
      
      方文齐喜滋滋:“都快贴不下了。”
      
      江星野曲腿靠在树上,闻言翻了个白眼:“出息。”
      
      陆琛垂眸,修长干净的手指在半空中写写画画,各种数据形成实体漂浮在指尖上,对应着下方的地图。
      
      江星野歪着头看了一会儿没看懂:“老陆,你在算什么?”
      
      陆琛停下了动作,抬眸表达了对这个称呼的不解:“老、陆?”
      
      江星野挠了挠头:“怎么了?不能叫这个?”
      
      陆琛先回答了他第一个问题:“我在计算信号圈的缩小轨迹和规律。”他顿了顿,“还有,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江星野嘀咕了一声:“什么毛病?”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小陆?”
      
      陆琛眼皮一跳,直接无视了“小陆”这两个字,说:“我算好了,下一个信号圈会缩小到这里地方,我们过去先占据这里。”他指尖一圈,地图上出现了一个标记。
      
      江星野无所谓:“听你的。”
      
      *
      
      这个点是陆琛计算出来的最优点,进可攻退可守,算得上是杀人放火的必经之地。不过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江星野他们刚到达这里没过两分钟,就撞上了另外一组人,正在两方准备开干的时候,又有一组人出现了。
      
      三组人:“……”
      
      本来两组人还可以拼得你死我活,现在变成三组人,生怕让别人沾了便宜,不敢轻易动手。
      一时间三方都僵持住了。
      
      傍晚的风徐徐吹来。
      江星野眯着眼睛,怎么看怎么觉得夕阳像是个溏心蛋,让他感觉到有点饿了,他打了个哈欠:“要不打个商量,我们坐下来吃个饭再接着谈?”
      
      其他两组人分别是苍南学院和焚学院的学生,他们对视了一眼。
      
      ——帝星的。
      ——先把帝星干了再说。
      
      两方无视地达成了共识,毫无征兆地一起出手。
      
      砰!
      一块横在路中央的石头崩裂,碎石四溅。
      
      江星野一跃而起,在半空中翻了个身,轻盈地落在了另一旁。他缓缓地站了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倒映出了夕阳的余韵:“以多打少?”
      
      他们大概是看过之前的1V1外机械骨骼格斗,知道不是江星野的对手,干脆就直接启动了机甲。
      
      江星野抬起了下颚,看着两具庞然大物,嘴角勾了起来:“……我喜欢。老陆!”
      
      陆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能接受了这个称呼:“来了。”
      
      江星野屈指,一枚银灰色的空间纽抛向了半空中,再落到地上时就变成了一具两层楼高的机甲。这并非不是学院里面统一使用的大路货,机甲的体型庞大但不笨拙,机械臂的弧度流畅,亮黑色的外壳在日光下灼灼发光。
      这是江星野的机甲,名为——夜刃。
      
      “申请精神驳接。”
      “申请同意。”
      
      陆琛的声音通过一串细微的电流声传到了江星野的耳中。
      “安全带。”
      
      江星野正在操作着控制面板,不耐烦地说:“帮我扣一下。”
      
      陆琛只好从副驾驶室探出了身子,靠近了过去,从一侧拉下了安全带帮江星野扣上。
      咔哒。
      安全带扣好,陆琛收回了手,驾驶室狭小,两人不可避免地碰触到了一起,他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手指,感觉闻到了一股隐约的铃兰花香。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常识。
      Omega之所以不能驾驶机甲是因为驾驶机甲会造成精神力的消耗,使得Omega压制不住信息素,有很大概率导致提前引发发情期。
      也不知道有没有带抑制剂……
      
      江星野察觉到了指挥者的走神,喊了一声:“老陆?!”
      
      陆琛收回了发散的思绪,全神贯注地分析起了战局:“右侧机甲是炽火1号,火力装置猛烈,注意小心但他防御脆弱,如果能近身不是问题;左侧是迅鸟4号,速度远远超过常规机甲,但攻击方面不足,必要时候可以吃他的攻击——”
      
      江星野拉下了半透明的面罩,无数流光从眼前闪过。
      他的声音在两人之间响起。
      
      “不用说这么多。”
      “指挥我。”
      “我信任你。”
      
      陆琛的手指虚虚一握,有片刻的失神,但很快就恢复了状态开始指挥。
      
      “北17°,闪避。”
      “炽火1号正在蓄力,目标为右侧后翼,弯下。”
      “左侧机械臂即将受损,预计受损17%,还可以驱动。”
      
      在两架机甲的包围下,江星野显得游刃有余,在陆琛的指挥下,犹如在刀尖上舞蹈一般,每一次都与喷-射出的火焰擦肩而过。
      
      “怎么回事?”
      “他怎么每一次都能猜到我们的攻击?!再这样下去会输的。”
      “不管了,全火力倾泻,打不过先跑了!”
      
      陆琛抬眸,炽火1号的肩膀上冒出了蓝色火焰,应该是要拼死一搏了,而迅鸟4号神出鬼没,不知道准备从哪里伺机而动。
      他有些迟疑。
      
      现在有两个备选方案,一是利用机甲的防御顶着炽火1号的火力上去将其制服,再回头收拾迅鸟4号;二是先避其锋芒。
      只是一方案失误的话很大可能会让江星野受伤,属于险中求胜太过于冒险了,二方案比较平和,能够制住迅鸟4号而放过炽火1号。
      
      短短片刻时间,陆琛已经分析完毕,沉声道:“躲开!”
      
      江星野迟疑了一瞬。
      在他的判断中,炽火1号明显是强弩之末了,明显可以顶着火力上去,但……他还是听了陆琛的指挥。
      
      最终苍南学院的学生跑了,焚学院小组被淘汰。
      
      夕阳终于落下,整片森林陷入了一片黑暗中。猎虎星的黑夜只有3个小时,他们决定暂做休整。
      
      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他们没有点起篝火,而是借着黯淡的月光吃了两支营养剂应付过去。
      
      身为后勤,方文齐忙忙碌碌地修复着损坏的机甲。
      
      江星野靠上了一块石头,半歪着脑袋像是在想什么,陆琛坐在他的边上,敬忠职守地守着夜。
      
      一片寂静。
      唯有树林中的虫鸣声响起。
      
      方文齐修好了机甲,本来想还给江星野,可走到一半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对,又缩了缩,倒着退回了原地。
      
      “你……”
      “我……”
      
      两人同时开了口,又同时止住了声音。
      
      江星野扭过了头,见陆琛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声:“你先说。”
      
      陆琛的手指不安地动了一下:“是我指挥失误了,本来可以直接淘汰两组人的。”
      只是他最后迟疑了,不想太过于激进,毕竟第一个方案的容错率太低,一旦失误被淘汰的就是他们。
      
      江星野的眼神一凝:“你不相信我。”
      
      陆琛:“我……”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江星野:“你要相信我的。”
      他站了起来,沐浴在冷清的月光下,更显得皮肤晶莹白皙如雪,“指挥者是执剑者,而我是你的剑,你不该考虑一柄剑会不会失误,你要做的只是用剑去斩杀对手。”
      
      陆琛:“对不起。”
      确实是他失误了,不该在指挥过程中夹杂进太多的私人情绪,指挥是冷静的、克制的、毫无感情的。
      
      “不用说对不起。”江星野莞尔一笑,“我相信你,所以……”
      他朝着陆琛伸出了手:“握住你的剑,我的指挥者。”
      
      陆琛仰头,一把握住了江星野的手,宛如承诺:“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给我个收藏留言吧,这个真的很重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