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好烦 ...

  •   第二天的比试,帝星正好轮到的对手是苍南。
      
      观赛台上坐满了乌压压的人,声音嘈杂热闹。
      “帝星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输吗?我上我也行。”
      “就是,每年都垫底,也好意思来参加比试。”
      “要是我都早就弃权了,哈哈……”
      
      听着耳边各种不堪入耳的话,帝星的学生脸色发白,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唯一的希望。
      
      江星野抓了抓头发,没好气地说:“看我干嘛?”
      
      学生们咬了咬牙:“江星野,你一定要赢啊,不然我们帝星的脸都丢光了。”
      
      江星野瞥了他们一眼:“脸是你们丢的,要找回来自己找,而我……”他点了点自己的脸颊,“我的脸还好好的呢。”
      
      学生们:……
      就是很气,但是一点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台上的屏幕一亮,跳出了江星野的名字,而他的对手是苍南学院的花英岚。
      
      方文齐在观众台上扯着嗓子喊:“你小心点,这家伙下手可狠了——”
      
      可不知道江星野听没听见,朝着这边点了点头,就干脆利落地跳上了擂台。
      
      高清屏幕上出现了两个人的影像,引发了下方观众的一番热议。
      “这是谁,帝星的?昨天没看见过他啊。”
      “啧啧,长得真好看,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帝星温室里养出来的。”
      “帝星不会技不如人打算用美人计了吧?要是我肯定舍不得对他下狠手,哈哈……”
      
      这些话灌入了江星野的耳中,他没有动怒,而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无聊的人。
      他转头看向了他的对手。
      
      对手是来自苍南的花英岚,他留着一头脏辫,带着个面罩,只露出了一双孤狼般的眼睛。
      
      有点难度。
      江星野活动了一下手指,跃跃欲试。
      
      按照学院定下的规矩,两人没有多话,在互相握手之后各自启动了外机械骨骼。
      
      咔!
      江星野的肩膀上展开了一对锋利的羽刃,手指弯曲了一下,坚硬的外骨骼覆盖上了每一个角落,白与黑完美地交替在他的身体上。
      他微微仰头,在屏幕上露出了半张白皙脸庞,被压在面罩下的黑发摇晃了一下,擦过了柔软的嘴唇。
      
      太矛盾了。
      冰冷完美的机甲与脆弱精致的美人在这时融为一体,就连台下一直在嘲笑帝星的观众们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
      “太可惜了。”
      “希望花英岚下手轻一点。”
      “就是,这样的美人要是破相了就不好了……”
      
      昨天花英岚一战成名,他出手狠辣,一点也不留情,比赛结束后对手只剩下了半条命。
      这样的格斗方式在帝星很少见,这是在实战中才能磨炼出来的。
      
      在裁判一声令下后,花英岚率先出手,直指向江星野的胸口。
      
      太快了。
      花英岚的速度太快了,几乎化作了一道残影,根本没人能躲过去。
      
      台下的观众发出了一声惊呼,有胆小的甚至闭上了眼睛,在他们想来,这个漂亮的机甲驾驶员绝对不会是花英岚的对手,说不定会跟个布娃娃一样被拆得七零八碎。
      
      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在擂台上。
      只见江星野向后一仰,腰肢弯曲成不可思议的弧度擦着拳风而过,在半途中,肩膀上的两片羽翼一扬,他腾空而起双腿绞住了花英岚的手臂用力往下一压。
      
      砰——
      一声巨响,两个人一起砸在了地上,如此巨大的冲击,就连悬挂在上空的屏幕都颤抖了一下。
      
      场上局势变换,江星野单手扼住了花英岚的脖子,膝盖一跪直接抵在了他的胸口。
      
      “三、二、一!”
      “帝星江星野胜出!”
      
      裁判播报出了结果。
      
      观众们哑然无声,这个结果太让人惊讶了,以至于忘记了为胜利者欢呼。
      
      在一片寂静中,江星野卸下了面罩,一股微风吹来,拂过他额前的碎发,露出了凌厉的眉眼。
      这一幕在大屏幕上如实呈现,那些观众这才反应过来,振臂欢呼。
      
      江星野站了起来,外骨骼机甲收缩,重新变成了一个机械圆球,他抓了抓凌乱的黑发,朝着台下走去。
      
      花英岚挣扎地爬了起来,看着他纤瘦的背影,声音隔着面罩有些变形:“你很强,是我轻敌了。”
      
      江星野侧过头,嘴角噙着笑:“我当然知道我很强,另外……”他歪了歪头,“就算你不轻敌,也就这么一回事吧。”
      说完,他轻快地跳下了擂台,朝着帝星的队伍走去,正好对上了下一个上场的同学A。
      
      同学A有些紧张,面色发白,没上场就知道应该要输了。
      
      江星野心情不错,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没关系,放轻松,你能赢的……”
      
      同学A可能这辈子都没见到过江星野这么和颜悦色,被这么一说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一脸恍惚地登上了擂台后。
      
      刚才江星野赢得干脆利落,观众们也对帝星的印象有所改观,现在又看见一个帝星的选手,就自发地为他加起了油。
      
      同学A反应了过来,握了握拳头,看向了他的对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江星野的鼓舞有效,同学A没这么紧张了,其实他们的实力还算不错,只是缺乏实战经验才导致输给对手,现在冷静下来了,输赢就在伯仲之间,一番交手后,同学A险而又险地赢下了比赛。
      
      在赢了以后,帝星学子们簇拥上来为同学A庆祝,同学A在人群中找到了江星野,诚恳地道谢:“江星野,谢谢你。”
      
      江星野打了个哈欠,有些无辜:“你自己赢的,关我什么事?”
      
      同学A早就习惯了江星野的脾气,一点没有在意:“要不是你说得那句话,我不一定能赢。”
      
      江星野一下子没想起来是哪句话,歪着头回忆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哦……”
      其实他还有半句没有来得及说——没关系,放轻松,你能赢的。如果赢不了直接就滚回去吧。
      
      但现在这个场景再说就不好意思了,江星野面对同学们感激的目光,有些不太适应,扭头避开嘀咕了一声:“要不是为了团队分,我才懒得理你们……”
      
      同学A:……
      他打起精神:“没事,江星野的脾气就是这样的,他其实是为了我们好,大家努努力,争取多赢两场。”
      
      江星野:……好烦,好像解释不清楚了。
      
      那边帝星的同学们斗志昂扬,摩拳擦掌打算再拿下一分,江星野坐在位置上,玻璃苍穹上照射下来的日光和煦照得人昏昏欲睡。
      他一手撑着下巴,像一只猫一样靠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想,或许……这样也不错。
      
      *
      
      第二天帝星终于开张,获得了四胜三负的好成绩,在接下来的六天内,他们输赢各半,最后结算积分的时候竟然没有垫底,还排在了中游偏下的位置。
      为此,学生们还特意庆祝了一番。
      
      “干杯!”
      “大家在野外团体赛继续努力!争取获得好成绩!”
      “这次已经不错了,大家继续保持,保住现在中游偏下的位置。”
      
      江星野缩在角落里没去掺和他们的热闹,捡起了一枚葡萄塞到口中,撇了撇嘴角:“还中游偏下,总共六个学院,直接说第四名不就完事了吗?”
      
      方文齐在那边喊:“星野,这里的披萨特别好吃,快过来——”
      
      江星野懒得动弹:“不来。”
      
      方文齐只好端着披萨过来,可走到半途却被别人截了胡。
      
      江星野不太喜欢热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喝着酒,喝着喝着突然一盘披萨从天而降。他看看布满了芝士的披萨,又抬了抬头,看见陆琛站在边上。
      陆琛本来个子就高,现在两人一个站一个坐,影子落下来将江星野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他干脆挪动了一下屁-股,让出来一个座位。
      
      陆琛也不客气,直接坐了过去:“一个人躲在这里?”
      
      江星野捡起一片披萨咬了一口,含糊地说:“太吵了,你怎么也过来了。”
      
      陆琛:“唔……确实有点吵。”
      他一进来就在找江星野,他以为他喜欢热闹,没想到只一个人待在角落,就连灯光都吝啬得只剩下余光,黯淡得落在他的身上,眉目间只剩下疏离的冷漠。
      
      白天格斗场上江星野闪耀夺目,而可现在却莫名地令人心疼。
      
      江星野两三口吃完了披萨,没找到纸巾就直接舔了舔沾着芝士的手指:“而且我在想下一轮比赛的事情。”说起擅长的事情,他好像又鲜活了起来,“我看了历年的作战录像,在野外团体作战这一方面,苍南每次都是头名……”
      
      野外团体作战。
      是以学院为单位,学生三人一组,分别是机甲驾驶者、指挥者和维修后勤人员,他们被分散在野外的各个角落,每组手中持有一个印花,被夺取印花的小组即被淘汰。
      历时三天,最后按每组持有的印花来排列名次,相应的名次可以给学院加相应的积分。
      
      “如果要得到冠军,我们一定要拿下头名……”
      
      陆琛听着听着,突然没声了,他转头一看,江星野不知什么时候趴在了桌上。一簇不安分的黑发翘起,脸颊压在手臂上,压出了一点红痕。
      他的呼吸平缓,带着一股子果酒香味。
      
      喝醉了。
      
      陆琛看了一眼周围,伸手把人抱了起来,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
      
      学生们都已经喝嗨了,都没注意到少了两个人,他们一直庆祝到半夜,一个个都晕乎乎的。
      同学A突然道:“我们嗝——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
      “什么事啊?”
      “没有吧。”
      
      同学A:“那就是我记错了……”
      
      在某个房间里,被关在衣柜里的谢霖肚子咕咕响,他欲哭无泪。
      今天怎么还没人给他来送吃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