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我要学机甲》一陆二西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齐昭:“……”
      堂堂机甲系大四学长痛心疾首,想要感慨暴力机甲系初心不在,到最后却只憋出一句:“心脏,心真脏啊!”
      
      祁修远点头表示了同样的痛心疾首:“机甲系不配拥有心这么脏的学妹!”
      
      周教官冷笑一声:“真不巧,她就是从指挥系转过来的。”
      
      祁修远:“……”
      祁修远:“我为指挥系感到由衷的遗憾,以及对机甲系表达由衷的喜悦,并替你们感谢学妹为拉高机甲系智商做出的伟大贡献。”
      
      机甲系平均智商的周教官微笑:“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正好缺个苦力,等学妹淘汰我就让你亲自把学妹领出来怎么样?”
      
      祁修远一点不慌:“那真是谢谢周教官了!”
      
      身在模拟器里的闻纵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人在背后说她坏话。
      
      就在几分钟前,红队特意放缓了进攻节奏,在最大程度保全自己和造成对方伤亡的前提下,让蓝队冲了出去。淘汰的同学自动回城后,红队将蓝队的装备和散落在地上的空包弹捡起来回收,小小的赚了一笔。
      
      打扫完战场以后,五个卧底所在的定位开始分散,看起来蓝队也分组苟着了。
      
      闻纵只拿了十颗空包弹揣到了兜里以防万一,然后打开了通讯器看着不断远去的卧底定位。指挥频道给卧底开了特殊权限,他们的定位是非常醒目的绿色。
      
      这边红队的同学们也分好了战利品打算分组去堵蓝队,最后只剩下了陆奕鸣一个。
      
      闻纵看着陆奕鸣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亲爱的陆同学,我有一个主意……”
      
      亲爱的陆同学眉头一皱,似乎觉得这句话似曾相识。
      
      闻纵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奕鸣身后,露出了又眼馋又可惜的目光:“身为机甲系唯一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柔弱女生,我觉得对方一定以为我这颗人头好拿,到时候我的后背就交给陆同学了。”
      
      陆奕鸣顺着闻纵的眼神歪了歪头看见了自己身后背着的那把重狙,秒懂:“可以。”
      
      然后陆同学人设不崩地又加了一句:“但是我不会因为你把我自己赔进去的。”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对方人数太多我hold不住我就先跑了你保重。
      
      闻纵摊摊手:“当然。”
      毕竟菜是原罪。
      
      闻纵随手指了一个距离他们两个人最近的卧底定位:“走。”
      
      模拟器随机模拟出来的是一片丛林,树木、灌丛层层交叉,能给人相当真实得触碰感。光照、阴影甚至树叶的踩踏程度都会充分反映出人行走过得痕迹。
      
      几分钟后,虽然没有跟卧底的定位汇合,但却发现了一支蓝队的行进痕迹。
      
      那一小支队伍不知道有几个人,默默苟在一片灌丛里,若不是闻纵耳力惊人听到他们在说话,隐藏得简直□□无缝。
      
      这里离着模拟器出口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还是陆奕鸣顾忌着闻纵的脚力不敢迈太大步子怕她跟不上。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闻纵悄悄给陆奕鸣打手势,让他架好重狙,她自己则像个猫一样压低了腰,悄无声息地靠近了灌木丛,待陆奕鸣冲她打了ok的手势后,假装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枝,发出了足以让对方警觉的声响。
      
      “啪嗒。”
      
      在闻纵看不到的地方,灌丛里的蓝队队员竖起食指表示安静,然后悄悄地向声音发出来的地方看去。
      
      只见他们机甲系的独苗苗特别外行的背对着他们,朝着另一个方向缓慢前进。
      
      有蓝队队员悄声道:“女生。”
      剩下的队员表示:“能淘汰对方一个是一个,谁让独苗苗不长眼就碰到咱了呢。”
      
      闻纵耳朵一动,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她脚步状似无意地一转,身体顺着惯性一避,一颗空包弹准确的砸在了闻纵之前所在的地方。
      
      她身体转向空包弹来源的地方,做出防御的姿势:“谁?!”
      
      只见灌丛里走出四个人,一人举着枪,假装可惜的语气道:“对不起了同学,立场问题,早淘汰早休息!”
      
      闻纵悄悄握紧了口袋里那把伸缩匕首,腰缓缓下压,一腿弯曲,一腿拉开距离绷得笔直,在对方开枪的瞬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她手中的匕首瞬间出鞘,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犹如实质的杀气无声蔓延,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惊恐的眼神中将伸缩匕首插.进了对方的脖子上。
      
      然后闻纵紧接着迅速卧倒,属于陆奕鸣的重狙发出怒号,接连三次点射,每一个空包弹都准确的打在了剩下三名队员的心脏部位。
      
      虽然一院的军训服有防护功能,但这个距离被狙到也是把三个人疼得都骂出了声。
      
      全部淘汰。
      
      闻纵坐了起来深呼吸了两口,刚才这种瞬间爆发的战斗让她的心脏加速了跳动,她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平复了下心跳才懒洋洋地说:“对不起了同学,早淘汰早休息。”
      
      “……”
      这句话竟然该死的耳熟。
      
      “哦我忘了……”闻纵站了起来:“‘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然后闻纵特别顺手的把人家的武器卸了下来,扔到收好重狙过来的陆奕鸣怀里 ,说道:“谢了,兄弟。”
      
      蓝队四人组不知道闻纵这句话到底是想谢她队友枪法好还是想谢他们自己千里送武器,这种难以言喻的憋屈感。
      ——这身手像没经过任何训练的吗?!!
      
      闻纵目送着四人组自动回城,假惺惺地叹了口气:“年轻,还是太年轻了。”
      
      没上过战场的年轻人心就是大,闻纵在战场上曾吃过小孩的亏,一点点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身上绑了将近三公斤的液体炸.药,差点就把她连人带机甲炸了个开花,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敢小看任何人了。
      
      回过头,闻纵从陆奕鸣手里接过了一把枪,研究了一会把枪给拆了,将空包弹揣自己兜里,又摸索着把枪给组装了回去。
      
      闻纵掂了掂重量,觉得后坐力没在可能够承受范围内,硬用的话胳膊大概率会肿,得不偿失,就又给随手扔地上了。
      
      抬起头,闻纵才发现陆奕鸣的脸色及其复杂。
      
      “怎么了?”闻纵问。
      
      陆奕鸣回想着闻纵干脆利落的手段,擅于把握机会的绝佳爆发力,想起自己刚才还在考虑如何给她解围不至于早早淘汰,又想起自己之前对她一言难尽的评价……
      
      “不,没什么……”陆奕鸣用力搓了搓脸,干巴巴地问出了蓝队四人组的疑惑:“你真的没经过任何训练吗?”
      
      “是没经过任何针对体能的系统训练。”闻纵纠正:“比普通人的体质强点,但是要跟上你们的进度确实有些难。”
      
      “但是跟上指挥系的进度应该没问题。”
      嗯。闻老师日常diss指挥系人设不崩。
      
      陆奕鸣:“……”这倒是。
      
      “我休息好了,咱们继续?”突然爆发让闻纵腿有点抽筋,歇一会就好了。
      
      陆奕鸣点头:“好。”
      
      然后两个人开启了横扫模式,扔出一只闻纵白兔,就能钓出一窝大灰狼,大灰狼万万没想到白兔皮下是只老虎,身后还跟着一只会吃人的狮子。
      
      “死”不瞑目。
      
      不到一个小时,在寻找卧底坐标的途中,闻纵和陆奕鸣前后淘汰了蓝队将近十五个人,陆奕鸣从刚开始的惊呆到习惯闻纵直击要害的身手只用了短短一个小时。
      
      陆奕鸣枪法很好,就是闻纵体力跟不上,在最后那一波的时候被打中了右臂。
      
      闻纵伤的是手腕上方的部位,好巧不巧的碰中了手筋,空包弹虽然没有杀伤力,但也是疼得闻纵差点拿不住匕首。
      
      “嘶……”闻纵左手轻轻揉着已经青紫的地方,忍不住感慨自己想当年被能源枪穿了腹,眉头也不眨一下,如今只是青了一小块,痛觉神经就突突乱跳。
      
      “怎么样,可以坚持吗?”陆奕鸣打扫完战场,淘汰的同学已经被一个娃娃脸的学长带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学长看向闻纵的眼神有点微妙。
      
      闻纵反复握着拳,企图找回一点力气,但是她一用力,痛觉神经就突突地跳。闻纵伸出手,看到手指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
      
      “没什么问题。”
      对于闻纵来说,只要没有淘汰那就没有问题。
      
      闻纵将匕首收了起来,将自己从没用过的手.枪拿了出来仔细检查了一下。她左手握着枪,有些微微的不适,但还是反复将左手肌肉贴合枪身,试图找到一点熟悉感。
      
      陆奕鸣目瞪口呆:“你为什么会拿两把武器?”
      
      闻纵惊奇反问:“教练说过只让拿一把吗?”
      
      陆奕鸣:“……”
      是,教练确实没说过。
      
      闻纵语重心长:“做人不要太实诚,教练没讲清楚规则是他的错,但你明知道他没讲清楚规则还要盲目遵守,就是你的错了。”
      
      陆奕鸣:“……”
      陆奕鸣:“受教了。”
      
      与此同时,闻纵近乎诡辩的两句话通过监控准确的传递到了周教官耳朵。
      
      被淘汰的同学们面面相觑,仿佛看到了周教官身上犹如实质化的黑气,瑟瑟发抖。
      
      偏偏还有人视若无物哈哈大笑。
      
      祁修远一边笑一边感叹:“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母星文化诚不我欺。”
      “老周你也有今天啊!”
      
      周教官脑门青筋直跳:“你怎么还不滚回指挥系!”
      
      祁修远义正言辞:“说好了等学妹淘汰我要亲自去领的,学妹还没淘汰我怎么能轻易走呢?”
      
      然鹅闻纵学妹此时确实面临淘汰边缘了。
      
      她遇到了六个人,其中一个还跟她有点小仇。
      
      正是闻纵用小机甲亲手淘汰的对手,季秋。
      
      季秋同学居高临下,手指关节按得“咔吧、咔吧”响,酷炫狂霸拽地说出了经典台词:“兄弟,你终于落我手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母星文化=古地球文化=地球文明
    私设地球文明没有遗失,但在转移的过程中有脱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