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我要学机甲》一陆二西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22 06: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周教官话音刚落,闻纵手指一动,小机甲接收到指令瞬间到了季秋的机甲面前。
      
      先发制人!
      
      季秋一嗓子嗷出来:“兄弟你不地道!”
      
      闻纵充耳不闻,手下指令不断,小机甲抬起手臂轰向对手,季秋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紧接着,他的手指也快速动了起来。
      
      季秋的小机甲猛地下蹲,一手撑地,趁闻纵收势不及一个扫堂腿攻了过来。
      
      闻纵反应迅速,小机甲向上一跃,落在季秋小机甲的后方,趁着季秋的小机甲还没站稳,以一个刁钻的角度一脚踹上了对方膝关节。
      
      季秋的小机甲受到攻击单膝跪地,秉承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闻纵毫不留情的操控小机甲顺势前倾,一脚踩着季秋小机甲的小腿,双手开工扼住对方的颈部。闻纵握着操控板,笑眯眯的按了几个键,只听“啪嗒”一声,季秋的小机甲光荣牺牲。
      
      尸首分家,实在是惨。
      
      季秋捧着自己的小机甲凄凄惨惨戚戚:“我可怜的崽子哦!”
      
      闻纵拍了拍季秋的肩膀,语气沉重:“兄弟,出其不意晓得伐?”
      
      季秋一脸悲愤:“不!我不晓得!”
      
      闻纵:“不晓得就多读书,乖。”
      
      季秋捏着自己最后的倔强:“有种军训完了约星网,咱们一决雌雄!”
      
      闻老师特别慈祥:“好好好。”
      
      季秋:“……”这莫名其妙的憋屈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纵和季秋这边结束的迅速,其实也有闻纵取巧的锅。然而周围的同学们还在操控着机甲你一拳我一脚的胶着着,而且操控板的键盘对于男生,尤其是强壮的男生来说还是太过小巧了,一根指头按三个键还差不多。
      
      闻纵看着周围小机甲抱来抱去颇有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摸着下巴泛上了些坏水。
      
      “季秋同学,你说教官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季秋试图将自己小机甲的头给接回去,语气十分挫败:“我怎么知道,肯定没好事。”
      
      他试了试,觉得凭自己是安装不上了,又道:“你怕什么啊,反正你已经进入安全圈了。”
      
      闻纵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音,特别做作地故作疑惑:“教官说同归于尽算输,你明明可以拉着我同归于尽啊!”
      
      季秋:“卧槽……”我怎么没想到。
      
      正在胶着的同学们眼前一亮:“卧槽!”
      
      周教官一脸欣慰,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于是闻纵话音刚落,周围缠缠绵绵到天涯的小机甲跟打了鸡血似的抱住敌人,抓到哪挠哪,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混蛋要死你死别拉着我啊啊啊啊!”
      
      “独死死不如众死死,来吧兄弟!”
      
      十分钟后,胜负已分。
      
      周教官踏着一地的机甲残骸感叹道:“看不出来你们还有这等潜力。”徒手拆机甲啊这是。
      
      大家异口同声:“报告,都是教官指导得好!”
      
      周教官不仅没生气还笑了:“看来大家精神很好嘛,来,听我口令!”
      “以我为中心,胜者在左、败者在右,矮在前高在后,一行四人,各自列队!”
      
      队列排好,周教官看着人数完全不均等的两组,语气莫测:“同学们,听说过吃鸡吗?”
      
      同学们保持沉默,并表示:“报告,没听过!”
      
      “没听过不要紧,我跟你们解释一下。”周教官踱着步,说道:“这是古地球曾经流行过的一个游戏,学名’绝地求生’,将一百人投入特定的场景,最终活下来的那一个人算赢,赢的人系统会自动分配一只鸡供玩家享用,也就是所谓的‘吃鸡’”
      
      “我把规则改了一改,你们分为两组,胜者红队,败者蓝队,以机甲系场地为准,其中一队全员灭亡则游戏结束,胜组每人每天晚上多供应一个鸡腿,最后成功存活下来的同学另有特殊奖励,败组嘛,哼哼。”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初出茅庐的同学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
      
      闻纵瞅了瞅自己的小身板,总觉得这个游戏对自己太不友好了。
      
      “接下来咱们可以探讨一下刚才机甲对抗中败者组的惩罚问题了。”周教官在败组面前笑道:“给你们一个机会,一分钟内想出六十个夸我的词语不能重复,我酌情给你们减点。”
      
      败组:“……”有这等好事?
      胜组:“……”这不公平!
      
      电光火石之间,败组有同学的声音洪亮至极:“周教官您真是玉树临风!”
      “风流倜傥!”
      “谦谦君子!”
      “英俊潇洒!”
      “神勇无比!”
      
      “……”
      
      闻纵发誓,她活了两辈子就没听过这么假的彩虹屁,惊得隔壁郑教官都探过头来,生怕老周一个不注意就把学生给逼疯了。
      
      一分钟后,败组同学一副身体被掏空的虚弱样子,周教官却容光焕发还颇有些意犹未尽。
      
      “来,胜组的同学说一说应不应该给败组的同学减负?”周教官的恶趣味又上来了。
      
      虽然知道这是陷阱,虽然知道败组说了不止六十个词语,但是胜组就算不要脸也绝不可能给对手机会:“报告,不应该!!”
      
      败组怒目而视,周教官老神在在:“为什么?”
      
      胜组沉默了一下,闻纵开口:“报告!”
      
      周教官对闻纵的一系列骚操作非常欣赏,于是道:“讲!”
      
      闻纵不动如山:“报告教官,败组同学讲话之前没有喊‘报告’!”
      
      败组:“……”什么玩意儿?
      胜组努力憋笑给独苗苗默默点了一个赞:“……”干得漂亮!
      
      角度非常刁钻,但是有理有据。
      周教官扼腕叹息:“对不起了败组的同学们,功亏一篑啊!”
      
      败组:“……”如果教官您那幸灾乐祸的表情再收一收说不定我们就信了。
      
      事到如今,败组的同学们也知道自己被教官给涮了,然而,不能反抗!
      
      周教官逗完了这群傻白甜的学生,咳了一声:“行了,整理好队伍,跟我过来。”
      
      周教官带着机甲系的两支队伍来到了基地的仓库。闻纵一路上看见新生们被虐的惨无人道,望向他们这里的目光带着无尽的羡慕。
      
      第一军事学院的基地仓库拥有军部至少百分之五十的机械装备,都是装备系的学长学姐闲来无事组装出来的,军.械装备不能私自买卖,也不能安装能源驱动装置,于是学长学姐们干脆上交给学校,所有枪.械只能发射特制的普通空包弹,不致死,就是疼。
      
      周教官让两支队伍分别拿了属于自己的颜色臂章,看他们都贴好了才道:“宣布蓝队惩罚措施之一,每个人去拿两个重力器绑腿上。”
      
      “不是吧教官,你要开几倍系数?”
      “惩罚措施之一?教官请你善良一点!”
      
      周教官无视了蓝队的鬼哭狼嚎:“去去去,赶紧的,磨叽一秒多加一倍。”
      
      蓝队同学瞬间闭嘴,乖巧的绑上了重力器。
      
      看重力器都绑上了周教官才满意地说:“很好,现在解散,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挑选武器。”
      
      话音刚落,同学们跟撒了欢似的往仓库的武器区跑。
      
      闻纵慢悠悠的走在后面,在同学们嫌弃的目光下捡了一把手.枪。
      
      那把手.枪枪.管比普通款长三公分,原本安装能量槽的地方换成了差不多大小的弹.夹,能装十枚空包弹。闻纵掂了掂重量,摸索着将枪给拆了。
      
      这是闻纵熟悉装备的方式,她组装火烧云的时候就是亲力亲为,甚至自己还打磨过一些零件,只有手指熟悉了装备的任何一个细小的零件,她才能发挥武器最大的威力。
      
      主要她是怕这里的武器跟她以前的武器原理不一致,尤其枪.支这个东西,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不过运气还算不错。闻纵成功将拆开的手.枪组装了回去,忍不住默默吹了个口哨,这个时空的机械制造与她以前的时空差不了多少,甚至更加精细。
      
      正当闻纵准备组装第二遍的时候,她眼前出现了一把黑黝黝的狙.击.枪,闻纵顺着枪.管往上一看,他们周教官笑眯眯地连枪带脚架往她面前一递:“我觉得这把枪很适合你,射程长,不需要近战,你这个小身板用近战枪.支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闻纵手下不停,将手.枪组装完毕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周教官:“教官,您还知道我这小身板啊?”
      “您别是欺负我什么都不懂吧?这可是把重狙,恐怕前一秒我开了枪,后一秒就被后坐力给轰出去了。”
      
      闻纵对自己现在的身体非常有自知之明,尽管她也知道狙.击更有优势,但是对于没经过任何训练的她来说,适合才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仓库中大多是机甲装载武器,平常都是安装在机甲中的,为了保证武器威力与机甲更相配,所以会在武器中叠加能源输出指数,也就意味着区区□□根本承受不了那可怕的后坐力。
      
      尽管基地的武器按比例缩小了点,也没了能源支持,用的是更省力的空包弹,威力只剩下了武器本体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低到能让经过训练的新生赤手使用,但讲道理,让□□用机甲专用武器真的变态。
      
      退一万步,就算她体能跟得上,她也不会选那把重狙,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狙.击手。
      
      闻纵愤愤道:“我严重怀疑周教官你与蓝队勾结想要干.掉我这个红队种子选手!”
      
      “不要就不要,扯那么多没用的。”周教官没骗到人,把枪放回了原位,“就你还红队种子选手呢,别托后腿就谢天谢地了。”
      
      “周教官你这是性别歧视。”
      “我这叫基于事实的合理推测。”
      
      闻纵道:“教官您大学学的不是数据分析专业吧?”
      
      周教官点头:“正宗机甲系单兵作战专业,论起来我还是你学长。”
      
      闻纵恍然大悟:“我估计也是,就您这分析水平,搁指挥系根本毕不了业。”
      
      周教官:“……”
      
      “滴滴滴,滴滴滴……”周教官设置的五分钟时间到,他抬头让闻纵赶紧归队别碍他的眼:“时间到,拿起你们的武器按照刚才的队伍排好。”
      
      闻纵捞了一把短匕跟同学们一起心满意足的列好队后,周教官带着两队学生回到了机甲系的场地。
      
      “现在我来宣布比赛规则。”
      “双方队伍分成红、蓝两队,不可摘下臂章,摘下即为淘汰;模拟器将自动选取场景与运动面积,但不会超过学校规划的机甲系场地面积;不许跨过场景范围,违者淘汰;击中要害、或三次击中非要害淘汰;淘汰后不许再进行攻击,武器可被拾取。”
      
      “场景范围内实施全角度监控,淘汰后会有专人带你们走出场景。”
      “现在宣布蓝队第二个惩罚措施:原地待命三十分钟。”
      “现在是首都时间下午两点五十分,比赛从三点开始,截止到晚上七点,共计四个小时;规范时间内以其中一支队伍团灭为准,若规定时间内没有队伍团灭,则存活人数多的那一方获胜。”
      
      周教官打开模拟器,一片森林缓缓张开,拟真的恒星光变换着角度,微风吹起树叶沙沙作响,声音与光影交换间仿佛弹奏着一场乐章,而乐章则勾勒了整个世界。
      
      真实得不可思议。
      
      “入口开启,蓝队原地待命三十分钟,红队入场!”
      
      “比赛开始!”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话:
    私设就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躺)
    小剧场与正文无关
    关于地球文明和星际文明本质有壁这件事:
    有一天周教官穿越到了地球,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正版绝地求生,于是周教官大杀四方成功存活,看着游戏界面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符,周教官Jio得自己的晚饭有着落了。
    然而从夜幕降临等到太阳升起……
    饥肠辘辘的周教官:“鸡呢?我的鸡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