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我要学机甲》一陆二西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21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周教官笑完了直接把郑教官撵了回去。
      
      闻纵老神在在不动如山,后面使劲憋笑的同学们在心里默默的给这位独苗苗点了个赞。
      
      军训第一天,敢怼教官,真乃壮士也!
      
      周教官把郑教官踹回去后,吹响手中的哨子:“笑什么笑,立正!”
      
      “身为战场上的前锋,我们不止需要强大的机甲驾驶技术,更需要一副强壮的体格,我丑话说在前头,别以为你们是新生我就会手下留情,就算你们已经累死了,也得给我诈尸!”
      
      闻纵没退役之前也是做过教官带过新生的,对教官心里那点恶趣味简直一清二楚。话是怎么狠怎么说,实际上谁也不敢把帝国花朵给摧残废了。
      
      周教官如愿以偿的看着新生们那副胆战心惊的样子,他手指向闻纵:“你,补齐队伍!”
      
      闻纵:“是!”
      
      闻纵麻溜的补到了队末,机甲系的身高水平其实差不多,没有低于一米八五的,闻纵身高在女生堆里算上游,在男生堆里就不够看了,一站进去跟没站进去差不多,好好的队伍硬生生给凹下去一块。
      
      周教官沉默一会,没人的时候他觉得难受,怎么有人了他觉得更难受了呢?
      
      闻纵成功以一己之力,拉低了整个机甲系的平均身高。
      
      周教官点点头:“现在,听我命令,1、2报数!”
      
      1、2报数就是只报1和2,到了闻纵这正好喊到了2。
      
      “喊到2的向前一步走!”
      
      “向后转!”
      
      “对齐!”
      
      三个命令下到,闻纵跟对面的同学面面相觑,不知为啥觉得对面的同学特别眼熟。
      
      然后周教官不知从哪拎过来一个大箱子,随意指了前排两个人:“你们两个,把这些东西发下去。”
      
      闻纵站在队末,东西是最后拿到手的。
      
      那是一个脚掌大小的机甲模型,外加一个看上去就很古早的操控键盘,闻纵把键盘往胳膊底下一夹,揪着机甲的两条腿来个一个干脆利落的一百八十度劈叉,猛地听到对面同学的抽气声。
      
      闻纵看着对面同学笔直笔直绷得死紧死紧的大长腿,默默把机甲的两条腿给掰了回来。
      
      东西都发了下去,周教官说道:“往年第一个项目除了跑圈就是跑圈,没什么意思,今年来个不一样的,看看你们手里的机甲和你们对面的同胞,你们明白吗?”
      
      新生们好几脸懵逼:“报告,不明白!”
      
      周教官痛心疾首:“身为机甲系的一员,只要机甲在手,必须勇往直前,现在,看着你们对面的同胞,请毫不留情的用你手中的机甲干翻他们!”
      
      新生:“……”WTF?!
      
      谁家上战场用这么小的机甲?还勇往直前,这么一点点还不够一只脚踩的呢!
      
      闻纵把小机甲放到地上,颇为好奇地按着操控板。她大概猜到教官要做什么了。这是一个小型的手操机甲模型,但是做工十分精细,各个关节的衔接处没有丝毫迟钝,连手指的关节也很灵活。
      
      操控板也有两个巴掌大小,上面层层排列了差不多三十个按键,土包子闻纵第一次见这么精巧的手操小机甲,一个一个按键试过去,机甲跟随着指令伸伸手踢踢腿,偶尔还扭个脖子,把闻纵稀罕的不行。
      
      闻纵稀罕,其他人还真不稀罕。在这里,这种小机甲属于儿童益智玩具,就是操控板顶多四五个按钮,用来培养一下小孩对机甲的兴趣,随便戳两个键玩个热闹,到了四五岁懂事了,都嚷嚷着要传感机甲,毕竟拿着游戏柄哪有真身上阵来的痛快。
      
      虽然帝国没有淘汰手操机甲,但是由于手操机甲的局限性,还是传感机甲占主流。因为手操机甲运行主要靠代码,这不仅要求驾驶员拥有超快的手速,还需要绝佳的记忆力,记住哪个代码代表机甲的哪个行为,记混了说不定就能发生想来一发粒子炮轰了人家老巢结果手一抖举了白旗这种大乌龙。
      
      而传感机甲就不一样了,只要身体素质和精神力跟得上,戴上传感器就等于穿了一层铠甲,丝毫不影响行动,扛着炮就能向前冲。
      
      第一军事学院虽然强调多元化发展,但还是驾驶传感机甲的人比较多,看看新生们这大个头和那壮硕的身材就知道了。
      
      那边周教官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用你们手中的机甲模型跟你对面的人进行对战,同归于尽算输,输的一方,哼哼……”
      
      “给你们十分钟自由活动时间熟悉操作,十分钟后正式开始!”
      
      周教官没说惩罚措施,但最后那句在嘴边的“哼哼”硬生生让新生们出了一层冷汗。
      
      虽说是益智玩具,但是讲道理,五个键的益智玩具跟三十个键还是很大差别的好吧!
      
      周教官背着手巡逻,看着地上的小机甲手忙脚乱还时不时的左脚绊右脚摔个嘴啃泥,毫不留情的嘲笑出声:“你看看你们,还好意思说自己学的是机甲?五岁小孩都比你们玩的溜!”
      
      有新生捧着操控板欲哭无泪:“那您让五岁小孩上战场啊!”
      
      周教官一巴掌糊过去:“五岁小孩能上战场还要你们干什么,嘤嘤嘤吗?”
      
      得,这话没法接了。
      
      闻纵戳着操控板,她记忆力好,不一会就把代码记了个七七八八,小机甲在地上顺着指令劈了一个叉,紧接着一个扫堂腿掀起了一丢丢尘土,小机甲站了起来原地待定,闻纵盘腿坐到地上,把操控板放在腿上,两根手指不停地戳着按键。
      
      小机甲抬头挺胸双手叉腰,左脚迈开与肩同宽,伸手、踢腿、下腰、转身,仿佛有无形的声音在打着节拍——
      1234,5678
      2234,5678
      来了一套极其标准的广播体操。
      
      对面跟闻纵对战的同学其实也熟悉的差不多了,刚摆好一个冲锋的姿势就被敌方的广播体操骚到了腰:“……”卧槽!
      
      周教官的声音在闻纵头上响起来:“哟,不错不错。”然后转头开始地图炮:“你们这些大男生,还不如咱家独苗苗呢!”
      
      闻纵手一滑,机甲直接九十度侧弯下腰,仿佛突然中风的老太太。
      
      众男生齐刷刷的转头盯着闻纵。
      
      周教官看热闹不嫌事大:“来来来,都来看看,什么叫行云流水!”
      
      闻纵:“……”
      
      几百号人顿时把闻纵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
      
      “前面的蹲下,给我们后面的留个空!”
      
      “你旁边那么大的空呢,让我过去挤挤!”
      
      “我去!我是咱独苗苗的对手好吗?别来扒我!”
      
      “你都观察那么长时间了,也给我们个见识的机会呗!”
      
      “我就不信了,从指挥系转过来的怎么会玩机甲,还特么会玩手操机甲!”
      
      听到这句话闻纵不乐意了:“指挥系的确实不会玩机甲……”
      
      闻纵操控着小机甲,让它直起身体,见周围人声音小下来了,才慢悠悠的说完下一句:“可我又不是指挥系的!”
      
      机甲系嘲笑指挥系都是只会理论不懂操作的花架子;
      指挥系讽刺机甲系都是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大块头。
      
      鄙视链由来已久。
      
      闻纵伸着两根食指在键盘上戳了两下,小机甲接收到指令,一手放在胸前,一手自然下垂。然后,闻纵的手指在按键上疯狂戳了起来——
      
      小机甲瞬间动了起来,脚步在地上恍若没有摩擦一般,踩着虚无的鼓点在特定的范围内飘了起来,没错,是飘。
      
      小机甲的手也跟着脚上的步伐舞动着,带着熟悉的韵律,转身、踢腿!小机甲侧着身体作奔跑状,脚步却是在地上滑行,紧接着,小机甲姿势一换,来了个后空翻,直接一字马落地,掀起了一小片尘土。
      
      看着那力度,男生们眉毛齐齐一跳。
      
      小机甲双手在地上一撑,身体旋转一圈站了起来,一手横在胸前一手背在身后向四个方向各行了一个谢礼。
      
      众男生:“……”卧槽,这特么是鬼步舞吧?
      
      闻纵默默把小机甲姿势摆成立正站好的样子,深藏功与名:“十分钟快到了吧?”
      
      众男生:“……”卧槽!!
      
      周教官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光脑:“还有三分钟!”
      
      男生们乌泱泱的赶紧回原地练习。
      
      “我去,这年头都不给人活路的吗?”
      
      “不不不,咱们要这么想,传感机甲和手操机甲有可比性吗?咱们走的是战士,人家走的是肉盾,完全不是一路的嘛!”
      
      “对,战士尤可贵,肉盾价更高!”
      
      “战士不能缺胳膊少腿,肉盾缺胳膊少腿的照样能浪!”
      
      “我就是记不住代码,人艰不拆好吗?”
      
      “求别拆!”
      
      周教官看够了热闹磨磨蹭蹭的又去瞅着机会打击男生去了:“磨磨唧唧干什么呢,输了有你们哭的!”
      
      闻纵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她的对手,对手被闻纵看的心里发毛:“你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闻纵摸了摸下巴,说道:“同学,我看你十分眼熟啊!”
      
      对面的同学抿了抿唇,颇有壮士断腕的感觉:“您贵人多忘事,你是看着我搭的帐篷。”
      
      噢——缘分呐!
      
      闻纵这才想起来:“十分抱歉,我刚转过来,实在是认不清人。”闻纵伸出手:“我叫闻纵,新闻的闻,纵容的纵。”
      
      对面的同学看着那双白嫩嫩的手,忽然觉得这位独苗苗似乎也不是特别变.态嘛,瞅瞅这态度!于是他把手握了上去,白净的脸上带出一丝羞赧的笑,无端端特别惹人喜欢:“我叫季秋,四季的季,秋天的秋。”
      
      哎呦,真是个好孩子!
      ——闻老师决定一会下手轻一点!
      
      这边正上演着同学情深,那边教官的哨声已经吹响:“时间到,全体起立!”
      
      闻纵拿起腿上的游戏柄拍了拍屁股迅速站了起来。
      
      周教官喊道:“全体都有,比赛开始!”
      

  • 作者有话要说:  闻纵:都让开,我要装个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