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螳螂捕蝉 ...

  •   瑶华回到了屋里,将姜汤分给大家。恩哥儿尝了一口,却什么也没说,待不慌不忙地吹凉了姜汤,他捏着鼻子一口饮尽。让瑶华又欣慰又心酸,顺带将方才那位“糖都不放”的青年鄙弃了一番。
      
      四人喝完姜汤,闵江便不让瑶华出去了,“小姐,入夜了,我方才听着前面的动静,好像又有客人前来投宿,你们就别出来了,早些歇息吧。我来将这些归还到后厨便是。”
      
      瑶华点头,“也好。方才我在后厨遇到一个佩着长剑的人,瞧着不像是行镖之人,你不要跟他们发生冲突。”
      
      闵江点头,“小姐放心,我只出去看看就是。”
      
      闵江来到后厨的时候,那位佩剑的青年已经离开了,后厨的两个伙计正在咋舌这拨客人的铺张浪费。
      “……那丫鬟居然将我们店里的茶杯茶壶都丢给了我,全用的是她们自己带来的杯子。我从门缝里偷瞄了一眼,地上还铺上了地毯。”
      “我的乖乖,这么大的排场,莫不是位公主?”
      “就算不是公主,也是金贵人家的小娘子,不过脾气不怎么好,正在里面发作呢,说什么‘给我把他找来’,也不知道是谁得罪她了。”
      
      闵江听了一会,并没有听到什么重要的信息。他心中思忖,这里也是一条上京的道路,想必是那家官宦或巨贾人家的小姐,恰巧投宿到此处罢了。闵江还完了东西,便回转客房,跟瑶华禀告了一声,便回屋歇下。这些日子连着赶路,他着实辛苦,不一会儿,便鼾声大起。
      
      谁知院中有人听到他屋里这番动静,这才放下心来,轻手轻脚地回去禀报。“掌柜的,那两房客人都歇下了。”
      
      掌柜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你去问问那些行镖的人,可还需要什么东西。不然我们厨房也要歇下了。”
      
      伙计连忙过去询问,那些镖师终日走镖,自然知道店家也是要歇息的,“无妨,你再给我们添些酒水卤肉馒头。”
      旁边有人阻止,“老三,镖头说过,不让喝酒的。”
      那个叫老三的嗨了一声,“无妨,大哥已经歇下了。你们不说,他怎会知道。再说了,这趟货物不过就是笨重些,又不值钱,怕什么?”
      同行的镖师都拦不住他,只好由他去了。
      伙计走到柜台边,跟掌柜低声学话。掌柜的笑道,“客人吩咐,你赶紧的。”手指却在柜台面上画了画。
      
      伙计明了,转去了后厨,不一会儿便端了酒菜冷盘上来。
      那几个镖师禁不住老三劝酒,多少都喝了几杯。不一会儿,前厅里便渐渐安静了下来,再无声息了。
      
      伙计上前喊了几声客官,可那几个镖师似乎都睡死过去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伙计回头四处张望了一番,立刻动手在他们的身上搜索了起来。不一会儿,他皱眉回头对掌柜的道,“没有,东西不在他们身上。”
      
      掌柜眉头一皱,“没道理,上头传来的消息,那几路都扑了空,只剩这最后一路了。前几天,那几辆镖车上也查过了,也没有……”
      
      伙计眼神朝后面的客房飘了一下,“莫不是那镖头一直贴身带着?”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要不是上面不让打草惊蛇,我们倒不必左右为难了。”
      
      伙计低声道,“用上迷魂烟便是。任凭他有天王老子的本事,只需几口,保管敲锣打鼓,他都不会醒。”
      
      掌柜的皱皱眉,“也罢,前面离京城越来越近,再下手难有机会了。只是后来的那拨客人里,有几个护院般的人物,看起来十分棘手……”
      
      伙计眉毛一挑,“您放心,特地给他们安排的东边的院子。我又不是真的敲锣打鼓,惊动不了她们。”
      
      掌柜的点点头,伙计二话不说,快步向后面走去。从柴房里摸出了一个烟管,然后翻身去了院子外面,悄无声息地往那镖头的房间后面摸去。他担心那镖头耳聪目明,听见响动,故而在离那镖头的房间还有隔着好几间客房的地方,也就是和瑶华的客房窗外掏出了火折子,点燃迷魂烟的引信。
      
      轻轻的噗嗤一声,躺在客房里的瑶华立刻睁开了眼睛,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捂住了恩哥儿的嘴巴。
      
      窗外的异动只停留了一小会,便走开了。瑶华惊出一身冷汗,万万没想到,他们四人慎之又慎,居然还是挑了个黑店一头扎了进来。
      
      瑶华只觉得头皮发麻,她从床上探出手来,悄无声息地取来放在床头的茶杯,淋湿了自己的汗巾,捂住了恩哥儿和自己的口鼻。她等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动静,立刻悄声起床,推醒了闵婶……
      
      那伙计只当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哪里想到只是用火折子点迷魂烟的那么点极细微的动静,就惊动了和瑶华。他摸到了那镖头所在的客房之外,从早已预留的一个暗道,吹进了迷魂烟。不一会儿,房内便传来了镖头的鼾声。
      
      伙计得意一笑,从袖子里掏出一柄细长的匕首,挑开窗子,像只狸猫一样翻了进去。屋内响起了兮兮索索的翻找声音。不多时,那伙计得意的啧了一声。那窗子又被打开,他又灵巧地翻了出来,顺手将窗子关了起来。可就在这时,他的颈项突然感到一阵冰凉,他低头一看,一截如秋水寒冰般的利剑已经架在了他的咽喉。
      
      伙计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持剑的人微微用力,伙计只能顺着他的劲道往后退去。两人渐渐退到了偏僻的无人之处,持剑人道,“把东西交出来。”
      伙计眼珠一转,低声求饶,“贵客高抬贵手,小的知错了,小的不过是想进房内偷点银钱,贴补家用。小的家中尚有老母,重病……”
      
      持剑人不吃他那一套,剑锋微颤,便在伙计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血印。
      
      伙计心中一凛,“尊驾想要做什么?”
      
      持剑人在他背后连点几处穴道,伙计顿时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怀中的东西也被持剑人搜出拿走了。
      那伙计鼻尖急得冒汗,却什么都做不了。
      
      持剑人也不伤他,回身就走。可刚一回头便听到风声不对,有一不明物朝他当头袭来。他反应极快,手中的剑如一道流光,准准地劈中了那不明物体。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蓬粉末当头炸了开来,呛得他直欲咳嗽。持剑人顿时手脚无力,口不能言,双眼一黑,瘫倒在地上。晕倒前,心中只来得及大喊一声,糟糕。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说持剑人和伙计是螳螂与蝉,那么和瑶华则是那只黄雀了。她用汗巾蒙脸,走到了持剑人和伙计身边,俯下身去搜出了持剑人胸口里的物什。可是让她意外的是,那并非是银票或地契之类的东西,而是一叠陈年的信件。
      
      和瑶华一皱眉。她遥遥地跟在这伙计后面,大概将这一出看得明白。她原以为是一出谋财害命,以为持剑人要出手伤人,才丢了一包迷药出来,可谁知他们折腾成这样竟然是为了一叠书信。
      
      这……
      
      她拿着那叠旧信,如同握着一团火炭,很是悔不当初。
      
      闵叔也悄悄跟了来,“如何?”
      
      和瑶华低声道,“此事恐怕并非一间黑店谋财这么简单。我们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才好。”
      
      闵叔点头,“那个掌柜也被我迷晕了,我们现在就走。”
      
      和瑶华点点头,走了几步,又转回来,“我们还是将此人带走,否则,一会儿掌柜的那伙人要是找了来,他说不定性命不保。”
      
      闵叔二话不说,将那持剑人抗上了肩膀,又捡起了他的宝剑,跟着和瑶华轻手轻脚离开了客栈。客栈前厅那些镖师还没醒,而掌柜的已经被闵叔迷晕了。所以闵婶毫无阻拦地带着恩哥儿溜了出来,驾着马车等候在外面。闵叔将那持剑人随意丢进车里,跳上车辕,驾车飞快地离去。
      
      “小姐,我们现在往哪里走?”闵叔担忧地问。
      
      和瑶华思忖了一下,“继续往京城走。往京城走人会越来越多,他们就算想动手也得顾忌官兵。”
      
      “可是这个人怎么办?”闵婶搂着恩哥儿坐在车里,担心地看着那个昏迷不醒地持剑人。
      
      和瑶华想了想,“他本来也是要从伙计手里抢走那些信件的。反正伙计也没看见我们。我们便将这些信件统统留给他,不要横插一脚了。一会儿找个地方把他丢下车便是了。”
      
      和瑶华在他身上搜了搜,居然没有任何身份的证明,只有那包旧信,还有几张百两面额银票。瑶华想了想,取走了那叠银票,只给他留了一张。那些旧信倒是碰都没碰,重新塞进了他的怀里。
      
      恩哥儿惊讶地看着瑶华,“姐姐,你为什么要拿他的银票?”
      瑶华道,“我们要是什么都不拿,他反而要疑心。这些旧信必然不简单,又是托镖师故作玄虚地押镖,还有店家和这个人都这么感兴趣。还不如让他以为我们只是求财的江湖人士,不知道这些信的价值。”
      
      闵江担忧,“只是我们和这人一起失踪,少不得那掌柜的要疑心我们跟他是一伙儿的。”
      
      和瑶华沉思了一会儿,“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